《九評共產黨》 粵語第07集-【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希望之聲2012年7月2日訊】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大紀元11月25日訊】前言

中國人非常重視「道」。古時暴虐的帝王被稱為「無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認的「道德」標準叫做「沒道理」,就連農民造反還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老子說:「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也就是說,「道」中產生了天地。

而近百年來,共產幽靈的轟然入侵,形成了一股違背自然,違背人性的力量,造成了無數的痛苦和悲劇,也將人類文明推到了毀滅的邊緣。其叛「道」的種種暴行,自然也就反天反地,從而成為一種反宇宙的極惡勢力。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國人自古以來相信和遵守天人合一,人與天地溶合,相依生存。天道不變,循環有矩;地循天時,四季分明;人尊天地,感恩惜福。所謂「天時、地利、人和」。在中國人的概念里,天文、地理、歷法、醫學、文學、直至社會結構無不貫穿這一理念。

然而,共產黨宣揚「人定勝天」,「斗爭哲學」,藐視天地自然。毛澤東說:「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共產黨或許從中獲取了真實的歡樂,而人民卻為此付出慘痛代價。

一.與人斗,滅絕人性

(一)善惡顛倒泯滅人性

人,首先是自然的人,然后才是社會的人。

「人之初,性本善」,「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人們判斷是、非、善、惡的準則,很多是與生俱來的。而對共產黨來說,人就是動物甚至機器,無論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在其眼中都是物質力量。

共產黨的目的是為了操縱人,逐漸把人改造成造反的革命暴徒。馬克思說:「物質力量必須用物質力量來打倒」, 「理論一經掌握了群眾,就會化為物質力量」「全部人類歷史不是別的,就是人性的不斷改變」,「人性就是階級性」。他認為一切都沒有內在的先天的東西,都是環境的產物,都是
「社會人」,反對費爾巴哈的「自然」人的提法。

列寧說:「馬克思主義不可能在工人階級中自發產生,必須從外面灌輸。」列寧費盡心思也不能誘導工人從經濟斗爭轉上奪權的政治斗爭。他從而寄希望于獲諾貝爾獎的巴甫洛夫「條件反射學說」,說它「對于全世界工人階級有巨大意義」。托洛斯基更妄想條件反射不僅能從心理上,而且從生理上改變人,像狗一樣一聽到午餐鈴聲就流口水,讓士兵一聽到槍響就勇往直前,為共產黨獻身。

自古以來,人們認為通過努力、勞動、會得到報償,通過勤勞使生活富裕讓人憧憬;而好吃懶做、不勞而獲則被視為惡劣。共產黨像瘟疫一樣傳入中國后,社會上的流氓懶漢,在共產黨的鼓勵下,分土地,搶財產,欺男霸女,全部堂而皇之地成了合法行為。

人都知道尊長愛幼好,目無師長不好。古代的儒家教育分為大學和小學。十五歲前的小學教育,所學的內容就是灑掃、進退、應對的小節(就是衛生、舉止、言談等方面的教養)。之后的大學教育則側重在尊德性、道問學之類。而在批林批孔,批師道尊嚴運動中,中共把這些道德規范從青少年的頭腦中徹底剔除。

古人云: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1966年8月5日,北京師范大學女子附屬中學卞仲耘老師被女學生們戴高帽子、往身上潑黑墨、敲簸箕游街、掛黑牌子、強迫下跪、用帶釘子的木棍打、用開水燙等等方法活活打死。北京大學附屬中學的女校長被學生強迫敲著一個破臉盆喊「我是牛鬼蛇神」,頭發亂七八糟被剪光,頭打出了血,推倒在地上爬。

大家都認為乾凈好,臟不好。可中共宣傳「滾一身泥巴,磨一手老繭」,「手是黑的,腳上有牛屎」。這樣的人思想才是紅的,才可以上大學、入黨、升官,做共產黨的紅色接班人。

人類的進步是知識進步,而在共產黨統治下,知識卻成了不好的東西。知識份子被稱為「臭老九」,有文化的人要向沒有文化的人學習,要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才能重新做人。為了實施對知識份子的再教育,北京清華大學的教師們被發派到了江西南昌的鯉魚洲。這個地方血吸蟲流行,原來的勞改營都被迫搬遷。教師們只要沾了河里的水就馬上染病。一個個肝硬化,肝腹水,很多人喪失生活勞動的能力。

柬埔寨的紅色高棉(柬共)在周恩來的慫恿下,更登峰造極的對知識份子進行迫害。有獨立思想的就需要進行改造,從精神上消滅到肉體上消滅。從1975年至1978年,柬埔寨人民被殺害了四分之一。有人就因為臉頰上有戴眼鏡的痕跡而難逃厄運。

柬共在1975年勝利后,波爾布特開始建立超前的社會主義,就是無階級差別、無城鄉差別、無貨幣、無商品交易的「人類社會的天堂」。最后家庭也解體了,成立男勞動隊,女勞動隊,一律強制勞動,一起吃大鍋飯,一樣穿黑色革命服裝或軍裝。夫妻只能在獲得批準的前提下方得一周相聚一次。

共產黨號稱天不怕,地不怕,妄想改天換地,其實是要徹底否定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和力量。毛澤東說過:「各世紀中,各民族起各種之大革命,時時滌舊,染而新之,皆生死成毀之大變化也。宇宙之毀也依然,宇宙之毀決不終毀也,其毀于此者必成于彼無疑也。吾人甚盼望其毀,蓋毀舊宇宙而得新宇宙,豈不愈于舊宇宙耶!」

親情乃天經地義,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與人的正常交往構成了人類社會。通過不間斷的各種政治運動,中國共產黨把人變成狼,甚至比虎狼更兇殘。虎毒不食子,但在中共統治下,父母,子女,夫妻之間互相揭發,斷絕親屬關系的比比皆是。

60 年代北京的一所小學,一個女老師在給小學生聽寫生字時不慎把「社會主義」和「垮臺」放在了一起。結果被學生揭發出來。之后她天天被批斗,被男生扇嘴巴子。她的女兒跟她斷絕了母女關系,一有風吹草動她女兒就在全班揭發她媽媽的「階級斗爭新動向」。以后幾年這位老師天天在學校打掃衛生、刷廁所。

經過文化大革命的人們都不會忘記張志新,她被投入監獄。獄警多次毫無人性地將她衣服扒光,把手反銬在背后,投進男犯人牢房,任人輪奸,終至精神失常。即使這樣,在臨處決她時,怕她呼喊口號,監獄直接把她的頭按在磚塊上,不施麻藥動刀切開了她的喉管……

即使是最近幾年對法輪功的鎮壓,中共采取的仍然是制造仇恨,鼓動暴力的老一套手段。

共產黨抑制人的善良本性,鼓動、縱容和利用人性中惡的一面來強化統治。一次一次的運動,有良心的人也畏懼于暴力陷于沉默。共產黨系統地把宇宙中普適的道德概念破壞殆盡,以圖徹底顛覆人類維持了千萬年的善惡廉恥。

(二)超越相生相克的邪惡

老子說:「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說白了,就是人世間存在著相生相克。不但人分好壞,就一個人本身來說也是善惡同在的。

盜跖被認為是強盜的代表,但他卻對嘍羅說:「盜亦有道。」并解釋說當強盜也要「圣、勇、義、智、仁」。也就是說,即使為盜者也不能胡來,還是有規矩要守的。

反觀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可以說是充滿了投機和叛賣,沒有任何規矩的約束。比如強盜最講的就是「義」字,哪怕是分贓的地方都要叫「聚義分贓廳」。但是中共的同志之間只要一面臨危機,就立刻相互揭發、落井下石,甚至栽贓誣陷、無中生有。

以彭德懷為例。毛澤東農民出身,當然知道一畝地種不出十三萬斤糧食,當然知道彭德懷說的都是真話,當然知道彭德懷并沒有想奪他的權力,更何況當年彭以兩萬部隊浴血苦戰胡宗南二十萬部隊,幾次救了毛澤東的命。然而彭德懷剛批評了毛兩句,毛馬上就把他親筆題詩「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扔進廢紙簍,定要置彭于死地,可以說恩斷義絕。

共產黨殘暴殺人,不施仁政;同室操戈,不講義氣;出賣國土,沒有勇力;與正信為敵,缺少智慧;搞群眾運動,非圣人治國之道。可以說,共產黨連「盜亦有道」的底線都放棄了,其邪惡已經完全超出宇宙間相生相克的道理。共產黨徹底顛覆自然人性,目的是為了顛覆善惡標準,顛覆宇宙規律,其狂妄至極,自然難逃覆滅的結局。

二.與地斗,違背自然,其禍無窮

(一)階級斗爭延伸到自然

金訓華是上海市吳淞第二中學1968屆高中畢業生,上海市中學紅代會常委。1969年3月,金訓華上山下鄉赴黑龍江。1969年8月15日,山洪暴發,雙河兩岸一片汪洋。金訓華為搶救生產隊的兩根電線桿跳下急流,失去了生命。

金訓華生前的日記:

七月四日

我現在開始感到了農村階級斗爭的尖銳和激烈。我,一個毛主席的紅衛兵,已作好了一切準備,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迎頭痛擊反動勢力,那怕作出犧牲也是心甘情愿的。為鞏固無產階級專政而努力戰斗!戰斗!戰斗!

七月十九日

XX大隊階級敵人的氣焰還很囂張。知識青年到農村來,就是要參加農村三大革命斗爭,首先就是參加階級斗爭。我們就應該依靠貧下中農,發動群眾,把敵人的氣焰壓下去。我們知識青年應該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念念不忘階級斗爭,念念不忘無產階級專政。

金訓華懷著戰天斗地、改造人類的理想到農村,從他的日記中,可以看到他腦袋中充滿了「斗」的思維。他把「與人斗」的思維貫徹到天地之間,最后終于喪失了生命。金訓華是斗爭哲學的一個例子,同時無疑也是犧牲品。

恩格斯說:「自由是對必然的認識」。毛澤東又補上一句:「和對世界的改造」,這一畫龍點睛的補充,實際上充分點明了共產黨對自然的態度,那就是改造自然。共產黨認識的「必然」是盲目的物質,沒法解釋其來源的「規律」,認為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認識客觀規律性,就可以「征服」大自然與人類。共產黨把俄、中這兩塊「試驗田」改造得一塌糊涂。

大躍進的民歌便是中共狂妄愚蠢的寫照:「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

共產黨來了!破壞了這個原本和諧的世界,破壞了自然平衡。

(二)破壞自然自食其果

中共推行以糧為綱的農業政策,大肆開墾不適宜耕種的山地和草原,填平中國江河湖海。結果如何?中共聲稱,1952年糧食生產超過了國民政府時期,但中共沒有透露的是,到1972年,中國糧食總產才超過了同樣是和平時期的清朝乾隆年代,而至今中國人均糧食產量,仍然遠遠落后于清朝,只有中國農業鼎盛時期宋代的三分之一。

亂砍濫伐、堵河填海的結果,是中國自然生態的大破壞。至今,中國生態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海河、黃河斷流,淮河、長江的污染,把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血脈徹底切斷,甘肅、青海、內蒙、新疆草原消失,滾滾黃沙撲向中原大地。

1950 年代,中共在蘇聯專家的指導下,在黃河修建三門峽水電站,發電量至今只有一條中等河流的水平,卻導致上游泥沙淤積、河床抬高。一個大一點的洪水就給兩岸民眾帶來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2003年渭河洪峰最高流量 3700立方米/秒,只相當于三、五年一遇的洪水,卻形成了50年不遇的洪災。

河南駐馬店,當地建造了多個大型水庫。1975年大壩連環決堤,短短二小時內六萬人喪生,死亡人數總計高達二十余萬。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政權對中華大地的肆意欺奪仍在繼續。長江大壩,南水北調,都是準備以萬億計的金錢,圖謀改變自然生態。而中小型「斗地」項目更是層出不窮。更有甚者,有人提出以原子彈在青藏高原炸開一條通道,以改變中國西部的自然環境,其對大地的蔑視和狂妄令天下人為之側目,卻也絕不出人意料。

在周易八卦中,我們的先人以天為乾,尊之為天道;以地為坤,奉之為坤德。

周易像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孔子注易:至哉坤元,萬物資生。

文言曰: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其道順乎?承天而時行。

顯然,以地母之坤德,尚且至柔、至靜、有常而承天,方可厚德載物,萬物資生。同時,提出了人類對乾道坤德之態度,即承天順地,尊重自然。

中共以戰天斗地的姿態,對大地肆意搜刮掠奪,任行欺壓榨取,逆天地而行,最后必然受到天地以及自然規律的懲罰。

三.與天斗,迫害信仰,否定人對神的正信

(一)有限的生命如何認識無限的時空?

愛因斯坦的兒子愛德華曾經問他:「爸爸,你為甚么這么有名呢?」愛因斯坦說:「你看到這個大皮球上有一只瞎眼的大甲蟲嗎?它并不知道它爬行的路線是彎曲的,但是愛因斯坦知道。」這句話實在意味深長,中國人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如果想認識一個系統就必須跳出系統之外去觀察,然而以人有限的生命去觀察宇宙無窮的時空,人類將永遠無法窺其全貌,宇宙也就成了人類的永恒之謎。

科學無法逾越的障礙自然是形而上的,這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信仰」的范疇。

信仰這種人內心世界的活動,對于生命、時空、宇宙的體驗與思考完全不是一個政黨應該管理的范疇,「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然而共產黨卻憑著他們對宇宙和生命可憐又可笑的認識,把他們理論之外的一切都稱之為「迷信」,還要將有神論者洗腦,轉化,批倒批臭,乃至肉體消滅。

真正的科學家宇宙觀是開闊的,是不會用自己有限的「已知」去否定無限的「未知」的。著名科學家牛頓在1678年出版了巨著《數學原理》。書中詳述了力學原理,解釋了潮汐,行星的運動并推算了太陽系的運轉方式。獲得巨大成功與榮譽的牛頓自己卻一再表明他的書完全是一種現象性的描述,他絕不敢談論至高無上的上帝締造宇宙的真正意義。《數學原理》第二版出版時,牛頓曾在書中寫下這一段以表達他的信念:「這一盡善盡美的包括太陽、行星、慧星的大系統,惟有出于全能的上帝之手……就像一個盲人對于顏色毫無概念一樣,我們對于上帝理解萬事萬物的方法簡直是一無所知。」

且不說是否有超越時空的天國世界,是否修煉人可以達到返本歸真的境地,真正信正教的人都相信善惡有報,因果關系的原理。正統信仰能夠將人類道德維持在一定的水準。從亞里斯多德到愛因斯坦,他們都相信宇宙中有一個普遍的規則存在。人們通過各種方式不懈的探求宇宙真理,那么除了科學探索之外,宗教、信仰和修煉不也可能是發現真理的另外方式和途徑嗎?

(二)中共摧毀人類的正信

世界上每個民族在歷史上都是信神的。正是對神的信仰,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們才會在內心約束自己,才能維持社會道德的水準。古今中外,西方的正教,東方的儒、釋、道都告誡人們:信神敬天、從善惜福、感恩知報,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共產主義的中心指導思想就是鼓吹無神,無佛,無道,無前生,無后世,無因果報應。由此,各國共產黨都鼓勵窮人,流氓無產者無須信神, 無須償還業力,無須安分守己,反而應該巧取豪奪,造反發家。

在中國古代,皇帝們以其九五之尊,仍然自稱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轄和制約,不時要下詔罪己,向天懺悔。共產黨則自己代表天意,所謂無法無天,絕無絲毫限制,結果制造了一個個人間地獄。

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認為,宗教為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他害怕人們相信神和上帝從而不信他的共產主義。恩格斯《自然辯證法》一書第一篇收入的就是對門捷列耶夫參與研究「靈學」團體的批判。

恩格斯說過:「中世紀及以前的一切都要在人類理性審判臺前辯護自己存在的理由。」說這話的同時,他已把自己與馬克思當成了審判臺前的法官了。無政府主義者巴庫寧是馬克思的朋友。他這樣形容馬克思:「他儼然就是人們的上帝,他不能容忍出了他之外,還有甚么別的人是上帝。他要人們向神一樣崇拜他,把他作為偶像頂禮膜拜,否則就大加韃罰,或陰謀迫害。」

而傳統的正信,對共產黨人的這種企圖構成了天然的障礙。

中國共產黨對宗教的迫害,可以說達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文革中無數的寺廟被砸爛,僧人被游街示眾,西藏90%的寺廟被破壞,中國至今有數萬的家庭基督教會成員被關押。上海的天主教神父龔品梅被中共關押30余年,1980年代末期才來到美國。他在90多歲臨終前立下遺囑:「等到共產黨不再統治中國時,將我的墳墓遷回中國上海。」一個人為信仰而被殘暴的邪惡勢力單獨秘密囚禁30多年,中共曾無數次逼迫他,只要同意歸中共的「三自愛國委員會」領導,就可以放他出去。而近幾年,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正是中共「戰天」的延續,也是中共力圖強售其奸的必然結果。

無神論的共產黨要領導和控制人們對神的信仰,「與天斗,其樂無窮」,其可笑之程度,絕非「妄自尊大」所能形容其萬一。

結語

共產主義實踐在全球范圍內已經徹底失敗了。世界最后一個共產大國的魁首江澤民,在2002年3月對華盛頓郵報記者曾這樣宣稱:「我年輕的時候曾相信共產主義會很快來臨,但我現在不這樣認為了」。現在仍然真正信仰共產主義者已經寥寥無幾。

共產主義運動的失敗是必然的,其違背宇宙規律,逆天而行,是一股反宇宙的勢力,因而必然受天意神靈的懲罰。

中國共產黨雖然一次次變換嘴臉,一次次抓住救命稻草渡過危機,但其最后的結局舉世了然。中共雖然在一件件除去其美麗外衣,赤裸裸的暴露出它貪婪、兇狠、無恥、流氓和反宇宙的本性,但它仍然在鉗制人的思想,扼殺人類的道德倫理。它對人類的道德文明,對人類的和平進步也仍然極具禍害。

茫茫宇宙攜帶著無法抗拒的天意,或稱之為神的意志,或稱之為自然規律,或稱之為大自然的力量。人類唯有敬天意、順自然、尊重宇宙規律,關愛天下生靈,才可能有自己的未來。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http://www.dajiyuan.com)

11/25/2004 12:08:07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