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下)

2012-07-05|来源: |标签:九评 

【希望之聲2012年7月5日訊】(四)、精神層面的摧毀


中共除了要在物質層面毀滅宗教和文化之外,還盡其所能的在精神上摧毀人們對于信仰和文化的認同。

舉例來說,中共認為回民風俗屬于「四舊」,于是強迫回民吃豬肉,并命令回民農家和清真寺養豬,規定每戶每年要上交兩頭。紅衛兵甚至強迫藏傳佛教的第二大活佛班禪喇嘛吃大便,命令哈爾濱最大的近代寺廟極樂寺三位僧人舉著一張紙做的牌子,上面寫著「甚么佛經盡放狗屁」。

1971年,林彪出逃,摔死在溫都爾汗,然而在毛家灣搜出的孔子語錄,卻在全國燃起了狂熱的批判孔子的運動。「梁效」在《紅旗》雜志上發表《孔丘其人》把孔子描繪成「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虛偽狡詐的政治騙子」,一系列丑化孔子的漫畫、歌曲接連出世。

宗教與文化的莊嚴神圣感被破壞殆盡。

(五)、破壞無遠弗屆

在中國古代,中央對地方的控制只到達縣一級,縣以下全部靠宗族自治,因此無論是秦始皇的焚書坑儒,還是三武一宗滅佛,這種破壞都是一種自上而下的運動,更不可能徹底,佛、儒典籍和思想必然還在民間存在著巨大的生存空間。而處于青春期的中學生受到中共煽動后進行「破四舊」,卻是一種遍及全國的帶有「自發熱情」的草根運動,同時中共這種「村村都有黨支部」的嚴密社會控制體系,使得這種「革命」運動無遠弗屆,觸及到每一個人,每一寸土地。

同時,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皇帝除了用暴力之外,還像中共一樣用詆毀和謾罵的形式,從人心中根除人們認為最神圣和最美好的東西。意識形態上的消滅,有時候比單純的物質消滅更加有效、更加持久。

(六)、改造知識份子

中國的漢字凝聚了5000年文明的精華,從字形、字音到由此組成的成語、典故都包含著深刻的文化內涵。中共除了簡化漢字之外,還曾經推行過拼音化方案,希望從活的語言文字中消除文化中的一切傳統,后來因實在無法實施才作罷。而同樣傳承了傳統文化的知識份子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在1949年以前,中國有大約200萬知識份子,雖然他們中一些人留學西洋,但還是繼承了一部份儒家思想。中共當然不會放過他們,因為作為「士大夫」階層,他們的思想對民間意識形態起著不可低估的作用。

于是在1951年9月,中共從北大開始搞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并要求在此基礎上「組織忠誠老實交清歷史的運動,清理其中的反革命分子」。

毛澤東一向是討厭知識份子的,他說「他們應該知道一個真理,就是許多所謂知識份子,其實是比較最無知識的,工農分子的知識有時倒比他們多一點。」「拿未曾改造的知識份子與工農比較,就覺得知識份子不但精神有很多不乾凈處,就是身體也不乾凈,最乾凈的還是工人農民,盡管他們手是黑的,腳上有牛屎……」

中共對知識份子的迫害是以各種形式的大批判開始的,從1951年批「行乞辦學」的武訓,到1955年毛澤東親自將胡風打成反革命,知識份子還并沒有被大規模的劃成另類。然而到1957年,幾大傳統宗教已經被「統戰」到俯首稱臣時,中共終于騰出手來對付知識份子了,這就是著名的「反右斗爭」。

1957年2月底,中共號召「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鼓勵知識份子給共產黨提意見,并誠懇地表示「言者無罪」。對于中共作為外行卻領導一切,以及鎮反和肅反中濫殺無辜早有不滿的知識份子們以為中共終于開明起來,于是開始說出心里話,言辭也越來越激烈。

歷史過去多年之后,仍然有許多人認為毛澤東只不過是在知識份子對中共的批判越界的情況下忍無可忍,才奮起反擊的,其實并非如此。

毛在1957年5月15日,就寫下了《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在黨內高級干部中傳達,其中說「最近一個時期,右派表現得最堅決猖狂。他們想要在中國這塊大地上刮起一陣7級以上的臺風,妄圖消滅共產黨。」接著,那些對「大鳴大放」并不感興趣的各級黨官忽然變得極其熱心誠懇起來。章伯鈞的女兒在回憶錄《往事并不如煙》中記述道:中共統戰部部長李維漢親自撥電話邀請章伯鈞參加整風座談會,并將他安排在頭排大沙發上。章不知是計,提了很多意見。整個過程中,「李維漢神情怡然。父親大概以為是稱許自己的談話;殊不知,他這是在為獵物墮網而心安。」章伯鈞隨后就成了中國的頭號大右派。

我們不妨看看幾個簡單的日期:章伯鈞的「政治設計院」,5月21日提出;龍云的「反蘇謬論」,5月22日;羅隆基的「平反委員會」,5月22日;林希翎在北京大學演說,「抨擊中共的封建社會主義」,5月30日;吳祖光的《黨趁早別領導藝術工作》,5月31日;儲安平的「黨天下」,6月1日。這些都是在毛磨好刀后之后,這些知識份子「應邀」發表的言論。

這些知識份子隨后當然都成了「右派」,這樣的「右派」全國有55萬之多。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種精神,「士可殺不可辱」,而中共卻能做到你不受辱我就不給你飯票,連家人都會受到株連。于是很多知識份子就真的屈服了,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知識份子出于自保的目的而揭發他人,也傷透了很多人的心。而那些真不可辱的知識份子就被殺雞儆猴,見了閻王。

作為傳統社會道德楷模的「士」階層,就這樣消失了。

毛澤東說:「秦始皇算甚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識份子嗎?我與民主人士辯論過,你罵我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

其實,他何止坑了儒,更嚴重的是摧毀了他們的信仰和心靈。

(七)、偷梁換柱的表面文化

在中共開始改革開放以后,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觀和教堂,也在國內搞廟會,在海外搞文化節。這是中共對殘存的傳統文化的最后一次破壞與利用。這一方面因為中共無法割裂的人性中的善良使「黨文化」走向破產;另一方面,中共要借傳統文化裝潢門面,掩蓋中共「假惡斗」的邪惡本性。

文化之根本是其道德內涵,末節是娛樂作用,中共以恢覆文化表面的娛樂功能來掩蓋破壞道德內涵的實質。不管中共拿出多少字畫古玩展覽,舉辦多少舞龍舞獅的文化節、食品節,修建了多少畫棟飛檐的建筑,都僅僅在恢覆文化表象而非文化精髓,同時也利用這一點增加海內外對中共的文化認同,實質上還是以維護其統治為第一要務的。

再以寺院為例,這本是個晨鐘暮鼓、青燈禮佛的修行場所,或是給紅塵中人懺悔禮拜的地方。修行講究的是清靜無為,懺悔禮拜也要求環境莊嚴肅穆,然而現在卻成了發展經濟的旅游勝地。真正來到寺院的,有多少是沐浴更衣后,帶著虔誠敬佛的心來反省自己的過失呢?

修復門面,毀去內涵,這也是中共迷惑世人的策略。無論是佛教、其它宗教還是派生文化,中共就是要使他們淪落到這步田地。

三、黨文化

中共在破壞傳統半神文化的同時,通過不斷的政治運動,在不知不覺中樹立起中共自己的黨文化。黨文化改造了老一代人,毒害了年輕一代,也影響著年幼的一代。其影響極深極廣,甚至包括許多人試圖要揭露中共的時候,也不可避免的會帶著黨文化的烙印,使用中共的善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

黨文化除了深得外來馬列邪說之「邪」外,還把中國人幾千年來積累的負面因素,如宮廷斗爭、結黨營私、整人權術、詭詐權謀和共產黨宣傳的暴力革命、斗爭哲學有效地結合起來。在幾十年生存危機的掙扎中,不斷充實發展和「發揚光大」其「假惡斗」的特征。

黨文化的性質是專制與獨裁,為其政治斗爭、階級斗爭服務,它從四個方面構成了黨恐懼專制的「人文」環境。

(一)、統治方面

1、封閉文化

共產黨文化是封閉的、壟斷的。沒有思想、言論、結社、信仰等自由。黨的統治好像一套液壓系統,依靠高壓和封閉來維持。一個小小的漏洞都可能造成系統的崩潰。舉例來說,「六四」時不肯與學生對話就是怕開這個口子,一旦開了,工人、農民、知識份子、軍隊就都會要求對話,中國就會走向民主,這就等于挑戰一黨獨裁,因此寧可殺人也不能行這個方便。現在動用數萬網警監控國際互聯網,直接封殺中共不喜歡的海外網站。

2、恐怖文化

共產黨五十五年來是以恐懼壓迫中國人民的靈魂的。高懸的鞭子,高舉的屠刀,不知何時降臨的災難,「規范」了人的行為方式。人們在恐懼中,乖乖地當起了順民。民運人士、自由思想者、體制內的懷疑者、各種信仰團體成員都是殺一儆百的對象,要把異己消滅在萌芽狀態。

3、網絡控制文化

中共對社會的控制是全方位的,包括戶口戶籍制度、街道居民委員會制度、各級黨委結構、「支部建在連隊上」、「村村有支部」、過黨、團組織生活等,并提出與之相應的一系列口號,如「守好自己的門,看好自己的人」、「截留上訪」、「堅決落實包保責任和責任追究制,嚴密防控,嚴肅紀律,確保24小時防范管理不失控」、「610辦公室將組織督辦組,不定期對各地,各單位檢查督辦」等。

4、株連文化

中共全然不顧現代社會的法治原則,大搞株連政策,從對「地、富、反、壞、右」家屬的專政,到「出身論」的提出,一直到今天「對因領導不到位,工作措施不力,導致法輪功人員進京滋事的,對主要領導實行追究責任,通報批評。情況嚴重的,給予紀律處分」,「一人煉(法輪)功,全家下崗」,一位職工煉功,扣發全公司的獎金等。中共還提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黑五類」等歧視政策,提倡與黨一致,「大義滅親」,并通過人事、組織檔案制度,「外調制度」,「檢舉揭發」,「立功受獎」等進行制度保障。

(二)、文宣方面

1、一言堂文化

「最高指示」,「一句頂一萬句,句句是真理」。所有媒體一哄而上,集體幫腔。必要時搬出各級黨、政、軍、工、青、婦領導表態支持,人人過關。

2、鼓吹暴力文化

「八億人,不斗行嗎?」,「打死白打死」,「超限戰」,「原子彈是紙老虎……就算是死一半人,剩下的一半人還可以在廢墟上重建我們的家園」。

3、煽動仇恨文化

「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成為根本國策,對階級敵人的殘忍被視為美德,宣傳「咬住仇、咬住恨,嚼碎了仇恨強咽下,仇恨入心要發芽。」

4、謊言文化

「畝產過萬斤」,「『六四』天安門沒有死一個人」,「我們已經控制了薩斯」,「當前是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三個代表」。

5、洗腦文化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在執行中加深理解」。

6、馬屁文化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一切歸功于黨」,「我把黨來比母親」,「用生命保衛黨中央」,「偉大、光榮、正確的黨」,「戰無不勝」的黨等等。

7、走過場的文化

一個接一個地樹榜樣,抓典型,搞「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和「思想教育」,結果運動一過大家該干甚還干甚么,所有的報告會、讀書會、心得交流都成了「認認真真的過場」,社會道德繼續大步倒退。

(三)、人際關系方面

1、嫉妒文化

宣傳「絕對平均主義」,「出頭的椽子先爛」,嫉妒有能力和有錢的人。「紅眼病」。

2、人踩人的文化

「面對面的斗爭,背靠背的揭發」,打小報告、寫黑材料、無中生有和無限上綱都成了靠攏黨組織和積極要求進步的標志。

(四)、潛移默化規范人的內在精神和外在行為方面

1、把人異化成機器的文化

要民眾做「革命機器上永不生銹的螺絲釘」,「做黨的馴服工具」,「黨指向哪兒,我們就打向哪兒」。「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艱苦哪安家。」

2、顛倒是非的文化

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開槍殺人是為了「換取二十年的穩定」;「己所不欲,要施于人」。

3、自我洗腦絕對服從文化

「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狠斗私字一閃念」,「在靈魂深處爆發革命」,「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統一思想,統一步伐,統一命令,統一指揮」。

4、坐穩奴才位置的文化

「沒有共產黨了,中國就會亂」,「這么大個中國,除了共產黨,誰能領導得了」,「中國一垮,是世界的災難,所以要幫助共產黨維護其領導」。共產黨長期壓迫的團體出于害怕和自我保護,時常表現得比共產黨還要左。

凡此種種,還有很多。每個讀者都可能從你親身經歷中找到黨文化的各種因素。

經歷過文革的人可能仍然對樣板戲、語錄歌、忠字舞記憶猶新,對《白毛女》、《地道戰》、《地雷戰》的對白耳熟能詳,實際上中共就是通過這些文藝形式對人進行洗腦,把中共多么「英明偉大」,對敵斗爭多么「艱苦卓絕」,黨的戰士對黨多么「赤膽忠心」,可以為黨犧牲一切,而敵人是多么愚蠢狠毒等等強行灌輸到人的腦子里,把共產黨所需要的價值觀通過日復一日的宣傳強加給每一個人。今日回頭去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整個主題和表現方式都是「殺,殺,殺」。

同時中共還創造出它自己的一套話語系統,謾罵式的大批判語言、肉麻的歌功頌德語言、空洞無物的官樣八股文章等等,使人一說話就不自覺地墮入「階級斗爭」和「歌頌黨」的思維模式中去,用話語霸權代替心平氣和的說理。它對宗教詞匯的濫用,更是在扭曲詞匯的內涵。

真理前進一步就是謬誤,黨文化在某種程度上還對傳統價值觀進行濫用。比如傳統文化中講「信」,共產黨也講,但是它講的是「對黨要忠誠老實」;傳統文化中講「孝」,共產黨可以把不贍養父母的人抓到監獄里去,但卻是因為兒女不贍養父母,父母就成了政府的「負擔」,而共產黨需要的時候,兒女還要和父母劃清界限;傳統文化講「忠」,但「君輕民貴,社稷為重」,共產黨講的「忠」是「愚忠」,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從到盲從的程度」等等。

中共常用的詞匯十分具有迷惑性。比如他把國共內戰時期稱為「解放戰爭」,好像是把人民從壓迫中「解放」了出來;把1949年以后稱為「建國以后」,而實際上在中共之前中國早已存在,中共只不過是建立了一個新的政權而已;把三年大饑荒稱之為「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根本不是自然災害,而是徹頭徹尾的人禍。然而人們在耳濡目染,天天使用這些詞匯時,卻會不知不覺地接受中共想要灌輸給人的概念。

傳統文化中把音樂作為節制人欲的方式。《史記》的《樂書》上說人的天性是好靜的,感知外物以后就會影響人的情感,并按照自己的心智產生好惡之情,如果不加以節制的話,人就會被無窮無盡的外部誘惑和內心好惡同化而做出許多壞事,所以先王制做禮樂來節制人。歌曲要「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既抒發感情,又對感情有所節制,孔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這樣美好的東西卻被共產黨拿去作為給人洗腦的手段,像「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等歌曲從幼兒園開始要一直唱到上大學,在哼唱的過程中,讓人潛移默化地接受了歌詞中所表達的意思。中共更把民間流傳下來的最好聽的民歌直接盜用其曲調,填上歌頌黨的歌詞,既破壞傳統文化又為黨服務。

被中共奉為經典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把文化和軍事稱為「文武兩個戰線」,并稱只有拿槍的軍隊是不夠的,還要有「文化的軍隊」,規定「文藝服從于政治」,「無產階級的文學藝術……是整個革命機器中的『齒輪和螺絲釘』」。由此派生出的一整套以「無神論」和「階級斗爭」為核心的「黨文化」和傳統文化完全背道而馳。

「黨文化」確實為中共打江山、坐江山立下了汗馬功勞,與軍隊、監獄、警察一樣同屬暴力機器,只不過提供的是另一種暴力──「文化暴力」。這種文化暴力對五千年傳統文化的破壞渙散了人心,也渙散了民族的凝聚力。

當今許多中國人已經對傳統文化的精髓一無所知,甚至把50多年的「黨文化」等同于中國5000年的傳統文化,這是中國人的悲哀。許多人在反對傳統文化的時候,也并不清楚,他們實際反的是中共「黨文化」,而不是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

許多人希望用西方的民主制度取代中國的現行制度。實際上西方民主也是建立在以基督教為主的文化基礎上的,主張「人人在上帝面前平等」,尊重人性和人的選擇。中共這樣專制、非人的「黨文化」怎么可能作為西方的民主制度的基礎呢?

結語

傳統文化實際上從宋代開始不斷遭到破壞而發生對傳統的背離,「五四」以后,一些急功近利的知識份子也試圖從否定傳統文化,靠攏西方文明中尋找中國的出路。但是文化領域的沖突與演變一直處于學術性的爭鳴,而沒有國家暴力的介入。中國共產黨的出現,把文化的沖突上升到中共自身存亡的高度,因此它對文化采取了搗毀砸爛式的直接破壞和「取其糟粕,去其精華」式的和濫用式的間接破壞方式。

民族文化的破壞過程也是建立「黨文化」的過程。共產黨在人們心中顛覆著良知理念,使人們背離民族的傳統。民族文化徹底摧毀之日,也就是民族名存實亡之時,這絕非危言聳聽。

同時民族文化的破壞還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物質傷害。

傳統文化是「天人合一」的,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共產黨號召「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中國現在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與黨文化有著直接的關系。僅以水資源為例,中國人拋棄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傳統,對自然進行瘋狂的掠奪和污染,目前中國五萬公里河流,有四分之三以上魚類無法生存,地下水污染比例十幾年前就超過了三分之一,現在仍然在繼續惡化。淮河上甚至出現這樣的「奇觀」:小孩在油污的河面玩耍,一點火星落入水面,立刻躥起5米多高的火焰,周圍的十幾棵柳樹被燒毀,可想而知在此地生活的人飲用這樣的水怎能不生各種癌癥和怪病。西北地區的荒漠化、鹽堿化,工業發達地區的污染,都與人心中失去對自然的敬畏有關。

傳統文化敬畏生命,中共號召「造反有理」、「與人斗其樂無窮」,可以以革命的名義整死、餓死幾千萬人,由此帶來人們對生命的漠視,造成了假貨、毒貨的流行。以安徽阜陽為例,許多本來健康的孩子在喂養期間開始出現四肢短小,身體瘦弱,尤其是腦部顯得偏大,并有8名嬰兒因這種怪病而夭折。究其原因,是黑心的商人為賺錢而販賣毒奶粉。有人用激素和抗菌素喂螃蟹、蛇、烏龜,用工業酒精兌假酒,用工業油拋光大米,用工業用增白劑漂白面粉,河南省一個縣有八年的時間用垃圾油、泔水油、白土油等致癌物質生產有毒的「食用油」,月產上千噸……這些有毒食品絕不是局限在一時一地,而是遍布全國的普遍現象。這與文化破壞后,人心失去道德約束,而一味地追求物質享樂息息相關。

與「黨文化」絕對的壟斷和排他性不同的是,傳統文化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唐代的鼎盛時期,佛家思想、基督教和其他西方宗教都可以與道家、儒家思想和諧共處,真正的傳統文化對于現代西方文明也必然保持開放和包容的姿態。亞洲四小龍形成了「新儒家文化圈」,它們的騰飛已經明證傳統文化并非社會發展的阻礙。

同時,真正的傳統文化以人內心的喜悅而非外在的物質享受來衡量人的生活品質。「與其有譽于前,孰若無毀于后?與其有樂于身,孰若無憂于心?」。陶淵明窮困但并不潦倒,依然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閑情逸致。

實際上如何發展生產,采用甚么樣的社會制度,并不是文化要回答的問題,它只是在道德領域起著重要的引領和約束作用。真正的傳統文化回歸應該是恢復人對天、地、自然的謙卑,對生命的珍視和對神的敬畏,讓人與天地和諧共處,頤養天年。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http://www.dajiyuan.com)

11/29/2004 9:43:07 AM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