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下)

2012-07-06|来源: |标签:九评 

【希望之聲2012年7月6日訊】五.共產黨邪教的生存法寶—殘酷斗爭


共產黨一貫強調黨員對黨的絕對忠誠,強調組織性和鐵的紀律。中共的黨員入黨必須宣誓:

「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員義務,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見中共黨章第一章第六條)

共產黨把這種獻身入教的精神稱之為「黨性」。它要求一個共產黨員,必須隨時準備放棄一切個人的理念和原則,絕對服從黨的意志和領袖的意志。要你為善就為善,讓你作惡就作惡,否則就達不到黨員的標準,就是黨性不強的表現。

毛澤東說過,「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就是斗爭的哲學」。對黨性的培養和維持,靠的是周期性的黨內斗爭機制。通過不斷發動的對內對外的殘酷斗爭,共產黨一方面消滅異己,制造紅色恐怖,一方面不斷清理黨的隊伍,嚴肅家法教規,培養黨員的「黨性」,增強黨組織的戰斗力。這成為共產黨保持其生存的一個法寶。

毛澤東是中共領袖中最善于利用這一黨內斗爭法寶的大師,其斗爭方式之慘烈,手段之卑鄙,早在蘇區時期就已經顯露出來。

1930年,毛澤東在江西蘇區搞了一場大規模的革命恐怖浪潮--「肅AB團」,幾千名紅軍官兵和根據地內的黨團員及普通群眾慘遭殺害。這場事變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蘇區的權威剛剛建立,卻遭到以李文林為首的贛西南地方紅軍和黨組織的挑戰,毛不能容忍在他鼻子底下有任何違抗自己權威與意志的有組織的反對力量,不惜采用極端手段鎮壓被他懷疑為異己力量的黨內同志。毛澤東為了造成一個肅「AB團」的大氣候,不惜首先拿跟隨自己的嫡系部隊開刀,于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在紅一方面軍迅速發動「快速整軍」——其主要內容就是在師、團、營、連、排成立肅反組織,捕殺軍中地富出身的黨員和牢騷不滿份子。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在四萬多紅軍中肅出四千四百余名「AB團」份子,其中有「幾十個總團長」(指「AB團」總團長),這些人都遭處決。

接下來毛反手開始整治蘇區的異己力量,在1930年12月指派紅一方面軍總政治部秘書長兼肅反委員會主席的李韶九代表總前委,到達江西省蘇維埃政府所在地富田,將省行委和紅二十軍八個主要領導人段良弼、李白芳等人予以逮捕,施用「打地雷公燒香火」等多種刑法,被打者「皆體無完膚」、「手指折斷,滿身燒爛行動不得」。據當時資料記載,被害人「哭聲震天,不絕于耳,殘酷嚴刑無所不用其極」。12月8日,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來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當作「AB團」抓起來,被施以嚴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在殘酷的刑訊下,段良弼供出李文林、金萬邦、劉敵、周冕、馬銘等「是AB團首領,并供出紅軍學校有大批AB團」。12月7日至12日晚,在短短的五天時間里,李韶九等坐鎮富田,厲行肅反,抓出「AB團」一百二十多名,要犯幾十名,先后處決四十余人。李韶九等的殘酷行動終于引發1930年12月12日震驚蘇區的「富田事變」。(見高華的《毛澤東在江西蘇區「肅AB團」的歷史考察》)

毛澤東靠著斗爭學說和實踐,從蘇區到延安,逐步謀取和奠定了其黨內絕對領導地位。建國后,這種黨內斗爭仍然繼續。例如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搞突然襲擊整掉彭德懷,與會的中央領導們沒有一個能不表態過關的,僅有的幾個敢于發表或保留自己意見的,統統被整成了彭德懷反黨集團。到了文革時期,中央的老干部們一個接一個的被整治,竟然都束手就范,哪個敢對毛澤東哼一聲?共產黨一貫強調對黨的忠誠,強調組織性和鐵的紀律,強調對教主領袖的絕對服從。這種黨性,就是這樣在接連不斷的政治斗爭中培養和鍛練出來的。

曾經做過中共領袖的李立三,在文革中被整治的走投無路,六十八歲的人,還要每月平均被批斗七次以上。他的夫人李莎作為「蘇修」特務處理,早已投入監獄,音訊全無。他在別無選擇的絕望中,吞下大量的安眠藥自盡。李立三在臨死前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真正反映出一個共產黨員死到臨頭也不敢放棄的「黨性」:

主席:

我現在是走上了自殺叛黨的道路,沒有任何辦法來辯護自己的罪行。只有一點,就是我和我的全家決沒有做過任何里通外國的罪行。只有這一點,請求中央切實調查和審查并作出實事求是的結論……

李立三 1967年6月22日

雖然毛澤東的斗爭哲學最終把中國拖入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浩劫。但是這種「隔七八年來一次」的政治運動和黨內斗爭,的確成了保證共產黨生存的一個機制。每一次運動,都要整百分之五左右的少數,讓百分之九十五的多數乖乖的統一到黨的路線上,由此增加黨組織的凝聚力和戰斗力。并由此淘汰那些不肯放棄良知的「不堅定」分子,打擊任何敢于對抗的力量。靠了這樣一個機制,共產黨內最有斗爭精神、最善于耍流氓手段的人才能掌控權力,也就是說共產黨邪教教主保證都是富于斗爭經驗和黨性十足的強悍分子。這種殘酷斗爭也給經歷過的人以「血的教訓」和暴力洗腦,同時不斷在斗爭中夠給共產黨充電,愈加強化其斗爭精神,保證黨不被消滅,也不會被演變成一個放棄斗爭的溫和團體。

共產黨所要求的這種黨性,正是從共產黨的邪教本質演變出來的。共產黨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決心與一切傳統原則決裂,決心不惜一切手段,與一切妨礙自己的力量為敵,所以它就需要把自己的黨員都培養成無情無義無信的黨的馴服工具。共產黨這種本質,源自于其對人類社會和傳統的仇視,源自于對自我的虛妄估價和由此衍生出的極端自私和對他人生命的蔑視。共產黨為了自己所謂的理想,不惜用暴力砸爛整個世界,消滅一切異己。這樣一個邪教,遭到一切有良知的人的反對,所以它就一定要設法消滅人的良知善念,才可能讓人信服它的邪說。所以共產黨要保證自己的生存,首先就是要破壞人的良知善念和道德準則,把人變成馴服的奴隸和工具。在共產黨的邏輯看來,黨的生命、黨的利益高于一切,甚至大于全體黨員集體的利益總和,因此任何個體黨員都隨時要準備為黨犧牲。

從中共的歷史看,像陳獨秀、瞿秋白這種多少保留一些傳統知識份子思想的人,像胡耀邦,趙紫陽這樣心里還存有人民利益的人,像朱熔基這樣立志做清官為民干點實事的人,不論他們對黨貢獻有多大,也不論他們如何沒有個人野心,最后都難免不被清洗或擱置起來,被黨的利益和紀律制約住。多年斗爭中培養出來根深入骨的黨性,使他們往往在關鍵時刻妥協,束手就范。因為在他們的下意識里,黨的生存是最大的利益,寧可犧牲自己,寧可眼看著黨內的邪惡勢力行兇,他們也不敢因為堅持良知善念而影響黨的生存。這正是共產黨的斗爭機制的結果,它把好人也變成為其所用的工具,卻用黨性最大程度地限制甚至消滅人的良知。中共十幾次「路線斗爭」,打倒了十多個黨的領導人或是內定的接班人,黨的領袖沒有一個落得好下場。毛澤東雖然稱王四十三年,但尸骨未寒就見其老婆和侄子叮當入獄,全黨還歡呼這是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喜劇乎?鬧劇乎?

共產黨奪取政權以后政治運動不斷,從黨內斗到黨外。毛澤東時代如此,「改革開放」以后依然如此:八十年代人們的思想才稍有點兒自由,共產黨就搞「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提出「四項基本原則」,因為共產黨要絕對領導權;八九年青年學生和平要求民主,遭到血腥「六四」鎮壓,因為共產黨容不得民主思潮;九十年代出現了大批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卻引來共產黨自九九年至今滅絕型的迫害,因為共產黨容不得人性和善念,一定要動用暴力把人內心的良知摧毀,共產黨才能放心自己的權力;進入新世紀以來,互聯網把世界連通在一起,卻唯有中共花大筆的錢搞網絡封鎖、抓網上自由人士,因為共產黨特別害怕人民得到自由的信息。

六.共產黨邪教的惡變

邪教共產黨在本質上否定天理、扼殺人性,本性上狂妄自大、極端自私、為所欲為。雖然在實踐中不斷犯下禍國殃民的罪惡,但是它永遠不會承認自己的罪惡,也永遠不敢讓人民看清自己的本質。另一方面,共產黨從來不在乎改換口號和招牌,因為這一切在共產黨看來都是手段,只要有利于共產黨的生存這個大目標,共產黨甚么都可以干,因為它毫無道義原則可言。

這樣一個制度化、社會化了的邪教,其發展方向,只有走向徹底的墮落。由于權力的高度集中,由于對社會輿論及各種可能的監督機制的扼殺,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共產黨走向墮落和腐敗。

今天的中共,已經墮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貪污黨」,「腐敗黨」。據中國官方統計,全中國有兩千萬黨政官員在位,二十多年以來已經有超過八百多萬黨政官員被查實有腐敗犯罪,受到中國黨紀、政紀、法律懲除,再加上未被查出的腐敗分子,實際上中國黨政官員的腐敗已經超過三分之二,而被查出的仍不過只是一少部份。

貪污腐敗,為自己撈錢、撈取好處,這種物質利益是中共今天抱成一團的最大凝聚力。貪官們知道,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他們腐敗的機會,如果共產黨倒臺,他們失去的不僅是權力官職,還可能面臨著被清算的危險。在黑幕文學《天怒》中,小說家用市委辦公廳副主任郝相壽的嘴道出了這個黨的天機:「腐敗使我們的政權更加穩定」。

老百姓看得很清楚:「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但是共產黨是不會冒著亡黨的危險反腐敗的。它要做的,只是在不得已的時候,殺幾個腐敗分子給人看,用幾顆腐敗分子的腦袋,來為共產黨延續幾年的時光。共產黨邪教到了今天,唯一宗旨就是保住權力,避 免黨的滅亡。

今天的中國,倫理道德被破壞的極為慘重。假貨泛濫,娼妓遍地,毒品復燃,官匪勾結,黑社會橫行,聚賭,行賄,貪污腐化等危害社會的現象泛濫猖獗。共產黨卻在很大程度上聽之任之,而且許多高官直接就是收取保護費的黑后臺。南京大學專門研究黑社會現象的學者蔡少卿估計,中國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至少有一百萬人左右。每破獲一個黑幫組織,總會連帶出背后的政府要員、法官、警官等共產黨腐敗分子。

中國共產黨害怕人民有良知善念,所以不敢給人民以信仰自由。對于追求信仰的好人,如追求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如信仰耶穌和上帝的地下教會成員,中共極盡其殘酷迫害之能事。中共害怕民主政治會終結一黨專制,所以不敢給人民以政治自由,對于有獨立思想的自由人士,甚至對民間維權人士,也是動輒以大牢伺候。但是中國共產黨卻給了中國人以另一種自由,那就是只要你不關心政治,不反對黨的領導,你就可以把自己的任何欲望都放縱開來,直至去干任何邪惡的、傷天害理的事。隨之而來的,就是中共的大墮落,以及令人痛心的中國社會道德大滑坡。

「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這正是當今中共邪教敗壞社會的寫照。

七.對共產黨邪教統治的反思

(一)共產黨是甚么

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卻無法簡單的回答。雖然共產黨披著一個為「公」的外衣,以一個政黨的名義出現,的確能夠迷惑很多人,但是共產黨卻不是一個通常意義上的政黨,而是一個邪靈附體的害人邪教。共產黨是一個活的生命:黨組織,也即邪教的世間表象,是它的肌體;從根本上主宰著共產黨的,是最早注入的那個邪靈,它決定著黨的邪教本質。

共產黨的領袖們,雖然有教主的身份,但他們只是邪靈和黨的代言人與管家。當他們的意志和目的與黨一致并能為黨所用的時候,他們被選擇為領導者。但是當他們不能滿足黨的需要的時候,他們會被無情地打倒。黨的斗爭機制保證了只有最狡詐、最邪惡、最強悍的分子才能坐穩共產黨教主的席位。中共歷史上十幾個黨領袖都難有好下場,恰恰說明了這個問題。黨的最高領導其實出路有限,要么破門出教,像戈爾巴喬夫那樣名垂青史;要么像中共其他總書記那樣被黨吞噬。

群眾,是共產黨奴役和壓迫的對象。在共產黨控制的范圍內,人民群眾沒有拒絕共產黨的權利,卻被強迫接受黨的領導和承擔支持(供養)共產黨的義務。他們還要在黨的鐵血威脅下經常接受邪教式洗腦。共產黨在中國強迫全民信邪教、供養邪教,確是舉世罕見,甚至可以說在全世界獨領風騷。

黨員,是被用來充實共產黨肌體的人群。這部份人中不乏忠厚善良的好人,甚至在社會上取得了杰出的成就。越是這樣的人,中共就越要拉攏進黨內,利用他們的名譽和能力為黨服務。還有很多人為了當官,為了高人一等,撈取私利而積極加入共產黨,助紂為虐、如魚得水。也有的人希望一生中能有所作為,因為在共產黨統治的天下,除了入黨外沒有個人發展的機會而選擇加入。生活中還有不少人是為了分套房子、甚至爭個「進步」的面子而入黨的。所以中共幾千萬黨員,其中好人壞人都不少。但不管入黨的動機是甚么、是否自愿,只要在共產黨黨旗下宣誓,就意味著自愿獻身。從此每周的政治學習和組織生活就是不斷的洗腦過程,以至于相當比例的人變得少有自我意志,被共產黨的邪靈所附體、所主宰。這樣的人在共產黨內的職能,好比是人體的細胞,為肌體的存活而不停工作。更悲哀的是,從此「黨性」的緊箍圈加于頭上,再想摘下來就難了,一旦人性顯露,就很可能遭到整肅和迫害。此時即使想退黨,但因為共產黨邪教許進不許出,就會被當作叛徒對待。所以人們常常看到共產黨員身上普遍存在的雙重人格:政治場合的「黨性」一面和日常生活中的人性一面。

黨的干部,是黨員中掌握了權力的一個群體。他們雖然在個別的地點、個別的時間、和個別的事件上能夠表現出個人的善惡或做出個體的決定,但是他們在總體上只能遵照黨的意志辦事,所謂「全黨服從中央」。他們承上啟下,是共產黨的中堅力量,但是他們起的作用只是黨的工具。這些人在歷次運動中,也是又被利用、又被打擊。這背后的標準則是看你是否跟對了教主,是不是忠心無二。

(二)為甚么人民不覺悟

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五十多年,作惡多端,邪惡無比,但是為甚么全民對它的邪教本質卻缺乏認識呢?難道中國人笨嗎?不是。中國人是世界上最為智慧的民族之一,而且有著五千年的悠久文化傳統。但中國人卻至今還生活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而不敢言其不滿,關鍵的原因在于共產黨邪靈禁錮了人民的思想。

請設想,如果中國人民享有言論自由,如果共產黨的孰是孰非可以公開討論,我們不難想像,智慧的中國人會早已識破了共產黨的罪惡本質,也早已擺脫了共產黨邪教。但是不幸的是,中共統治下的半個多世紀,中國人民喪失了言論和思想的自由。1957年在知識份子中抓右派,為的就是從此鉗制言論、禁錮思想。在這樣一個無自由的社會里,就連文革時期那些曾誠心鉆研馬列原著的青年人,也多數被以「反黨集團」的罪名鎮壓,更不要說討論共產黨的是非了。

共產黨是邪教,相信很多中國人連想都不曾敢想過。但一旦立論,相信在中國生活過的人都不難從自身的經歷和親朋的遭遇中找出充足的論據。

人民除了被禁錮思想自由,還要被灌滿共產黨的說教和黨文化。于是人們只能聽到對黨的歌功頌德,頭腦中除了共產黨的東西之外就貧困的可憐。舉個例子,「六四」鎮壓時,天安門廣場附近一開槍,許多人一下子本能的躲到灌木叢后去了。等人們緩過一點神,馬上從各自躲藏的地方,不約而同的高唱著《國際歌》,勇敢地走出來。那些中國人誠然勇敢、純真、可敬,但是為甚么面對共產黨的屠殺,他們還要高唱共產黨的《國際歌》呢?原因也很簡單:黨文化的教育下,可憐的人們被共產黨搞的只知道共產主義。除了《國際歌》和其它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歌曲,就再也沒歌可唱了。

(三)出路在哪里

中共已經走向徹底的墮落,可悲的是,這個邪教滅亡之前,還在力圖將其命運與中華民族綁在一起。

行將就木的中共,它的力量明顯在衰退,對人民思想的禁制也開始越來越不靈了。現代電信和互聯網的發展,使得中共很難繼續壟斷信息、封鎖言論。貪官污吏對人民的掠奪和壓迫日趨嚴重,對中共心存幻想的大眾逐步覺悟,不少人走上民間維權抗爭之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沒有達到中共鞏固思想禁制的目的,相反卻大瀉了中共的元氣,暴露了中共的殘暴。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反思共產黨成為可能,成為中華民族解除思想禁制,徹底擺脫共產黨邪靈控制的一個契機。

在中共邪教統治下生活了五十多年的中國人,需要的不是暴力革命,而是靈魂的救贖。這需要中國人自救才能達到。而自救的第一步就是認識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總有一天,人民會把附著在國家行政體系之上的共產黨組織剝落,讓靠社會中堅力量維系的社會體系獨立運作。這一天已經不遠了。減少一個盤剝吸血和整人害人的黨組織,只會改善和提高政府機關的工作水平。其實把共產黨從政府中剔除的道理,早在八十年代就被搞「黨政分家」的黨內改革人士所認識所實踐過。但是如果不能在意識形態上否定「黨的絕對領導」,這種邪教體系內的改良努力,事實上證明是不夠的,也是難于進行的。

黨文化是共產黨邪教組織所需要的存在環境。在思想上清除黨文化和共產邪教的烙印,也即清除思想上的黨附體,可能要比清除行政機構中的黨附體困難的多,但卻是真正清除共產黨邪教的根本方法。這只能靠中國人自救才能行。思想上正本清源,人性上返本歸真,才能實現社會道德重建,從而順利完成向一個沒有共產黨的良性社會的過渡。解除附體的妙方,就是認識到邪靈的本質和危害,從思想上與之決裂、清除,讓附體再無立腳之地。共產黨最重視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因為共產黨就是一種意識形態罷了。當中國人民全都在心靈上否定共產黨的歪理邪說,主動清理黨文化,清理共產邪教對自己觀念上和生活上方方面面的影響時,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就面臨崩潰。共產黨就會在人民的自救中解體。

凡是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多與貧困、集權、迫害聯系在一起。這樣的國家已經所剩不多了,中國、北韓、越南、古巴,屈指可數,末日可期。

以中國人的智慧,照歷史上中華民族的輝煌,擺脫了共產黨邪靈附體的中國,將是一個大有希望的社會。

結語

共產黨已經不再信仰共產主義,其靈魂已死,但是陰魂未散。中共承襲了共產黨的皮囊,其中依然充滿了狂妄自大、極端自私、和為所欲為的邪教本性。在中共這個邪教中,共產黨否定天理、扼殺人性的本質一脈相傳,并沒有改變。

今天中共用來統治中國的,正是共產黨多年積累的斗爭手段、嚴密的組織制度、和「黨附體」的統治形式,以及國教化了的邪教宣傳。前文總結的共產黨的六大邪教特征,今天的中共條條俱全,諸善不做,諸惡奉行。

這個越來越走近滅亡末路的共產黨邪教,正在加速的腐敗墮落,最可怕的一點,是這個不甘滅亡的邪教,還在盡其所能把中國社會也帶向腐敗墮落的深淵。

中國人需要自救,需要反思,需要擺脫共產黨。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http://www.dajiyuan.com)

12/3/2004 9:03:29 AM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