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中)
【希望之聲2012年7月6日訊】三·中共的洗腦術從「赤裸裸」走向「精致化」

常常聽到人們說這樣的話,「我知道中共過去謊話連篇,但這一次他說的是真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把時光倒流,在很多次中共歷史上犯錯誤的重大時刻,人們說的都是這樣的話。這就是中共幾十年來練就的欺騙人民的謊言本領。

由于人們對「放衛星」式的謊言有了些抵抗力,于是中共的謊言宣傳也走向了「精致化」「專業化」的道路。謊言從過去的口號式宣傳變得更加「循序漸進」、「細致入微」,特別是在信息封鎖下,用基于某些片面「事實」的謊言來誤導民眾,其危害比「放衛星」更具迷惑性。

英文雜志《中國聚焦》(China Scope)2004年10月登載了一篇中共今天如何用更「精致」的手法制造謊言、掩蓋真相的案例分析。在2003年大陸薩斯病期間,外界普遍質疑中共隱瞞疫情,但中共一再否認。為了了解中共對于薩斯病的報導是不是客觀,作者閱讀了新華網從年初到4月初的所有400多篇關于薩斯病的報導。從這些報導中,作者了解到薩斯病一出現,從中央到地方的專家及時會診,給予治療,病人已經康復出院;壞人掀起搶購風,政府及時辟謠,杜絕流言,保障了人民生活秩序的穩定;外國極少數反華勢力沒有根據的懷疑中國政府隱瞞,但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是不相信他們的,廣州國際交流會將是歷史上參展廠家最多的一次;外國游客作證說在中國旅游是安全的;特別是(被蒙蔽的)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也出面說中共配合得好,措施得當,沒有問題;(被耽誤20多天的)專家還被批準去廣東公開考察。讀完這 400多篇報導,作者覺得中共在這4個月的時間里一切都很透明,對人民健康絕對負責,怎么可能隱瞞什么消息呢?直到4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記者招待會,宣布中國薩斯病全面爆發,變相承認一直隱瞞疫情,作者才明白真相,切切實實見證了中共「與時俱進」的流氓欺騙手段。

在臺灣大選上,中共也是用這種「循序漸進」、「諄諄誘導」的方式暗示人民,選舉總統將會導致:自殺率上升,股市崩盤,「怪病」增多,精神失常,島民外移,家人反目,生活消極,市場冷清,當街亂射,紛爭抗議,包圍總統府,天下大亂,政治鬧劇……一天一天地給大陸民眾灌輸這些亂象消息,讓人民用自己的思維自覺地得出:「這一切都是選舉惹的禍」「我們千萬別搞民主選舉」。

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共的抹黑手法更是創出水平。一切都演得那么逼真,一個接著一個地出臺,不由得許多老百姓不信。中共騙人的流氓手法,做到了讓被騙者心甘情愿主動相信中共的謊話,被騙者還以為自己真理在握。

在這幾十年間,中共洗腦宣傳的騙人功夫變得更加「精致」、「微觀」,是其流氓欺騙本質的自然延伸。

四·中共的人權偽裝

(一)從為奪權爭民主,到獨裁統治和人權偽裝

「一個民主國家,主權應該在人民手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不結束黨治,不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現民主? 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

您也許認為這是境外敵對勢力討伐中共的檄文,您錯了——以上宣言出自1945年9月27日的中國共產黨機關報《新華日報》。

高唱「普選」,要求「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的中共,在竊取政權之后,連「普選」的話題都成為了禁忌,號稱「當家做主」的人民卻毫無做主的權利。如此行徑,連「流氓」二字,都不足以形容中共的面目。

如果您認為畢竟事過境遷,靠殺人起家、謊言治國的中共邪教現在要改良從善,愿意「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那您又錯了。我們來聽聽在60年過去后的今天,中共的機關報《人民日報》是如何說的:

「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的主導權,是鞏固黨執政的思想基礎和政治基礎的根本需要。」(2004年11月23日第九版)

在中共最近拋出的所謂新「三不主義」,居首的是「在不爭論中發展」。「發展」是假,強調「一言堂」的「不爭論」才是中共的真實目的。

江澤民曾接受CBS著名記者華萊士采訪,對「中國為何依然沒有實現普選」的問題,他當時作出如下解釋:「中國人素質太差」。

可是早在1939年2月25日的《新華日報》上,共產黨就呼吁,「他們(國民黨)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然而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訓練民眾。」

這就是中共流氓面目的生動寫照。

六四后的中共,是背負著沉重的人權包袱重返世界舞臺的。歷史給了中共選擇的機會:第一條路是學會尊重人民,真正改善人權;第二條路是對內繼續侵犯人權,對外進行人權偽裝,逃避譴責。

非常不幸的是,流氓本性注定中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第二條路:豢養出一大批包括科學界、宗教界在內的專門向外欺騙宣傳、鼓吹中共人權進步的偽裝人才;拼湊出了一大套強詞奪理的什么「溫飽權」之類的人權謬論(當人肚子餓了就不能有說話的權利了?就算不準肚子餓的人說話,那肚子飽的人也不能替挨餓的人說話?);以及無止境地玩弄人權游戲來蒙蔽中國人民和西方民主國家,竟然可以自吹「目前是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

中共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自由。這純屬中共玩弄的文字游戲。在中共的統治下,多少人被剝奪了信仰、言論、出版、集會、辯護的權利,甚至還規定某些團體的上訪都算違法;2004年以來,一些上訪團體多次要求在北京組織游行,政府不僅不同意,還把申請的人抓起來。;就連被中共憲法確定的香港「一國兩制」都是騙局。什么五十年不變,五年便要試圖通過23條惡法將兩制變為一制。

利用「言論寬松」假象來掩蓋監視控制的實質是中共新的流氓策略。中國人現在說話比過去看起來寬松多了,互聯網的出現,也使得消息傳播起來更快。所以,中共就宣傳說言論自由了,而且很多民眾也這么認為。這是個假象。不是中共變得仁慈了,而是社會的發展,技術的進步,中共擋不住了。從中共在互聯網上扮演的角色看,它是在封網、過濾、監視、控制、治罪,完完全全是逆潮流而行。到今天,在一些違背人權良知的資本家的幫助下,中共的警察已經實現了在警車行進中就可以監測所有上網人士一舉一動的技術裝備。看看中共在世界民主自由的大潮流下的所做所為,當著人的面公開干壞事,它的人權怎么可能進步了呢,連它自己也說是「外松內緊」,流氓本質根本就沒有任何改變。

為了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爭取臉面,2004年中共搞了一系列嚴懲人權侵犯的活動。可是,這都是做給外國人看的,完全沒有實質性的內容。因為在中國,最大的迫害人權之徒就是共產黨自己以及它的前總書記江澤民、原政法委書記羅干、公安部長周永康和副部長劉京。靠這些人來打擊人權犯罪活動,無疑賊喊捉賊。

這就如同一個強奸慣犯,過去在背地里一天凌辱十個少女。后來,來往的人多了,罪犯只能當著行人的面一天凌辱一個少女。能說這個罪犯是在變好?從過去背著人到現在當著人面強奸少女,只能說明這個罪犯干的勾當比原來還要下流無恥。而這個強奸慣犯的本性一點沒變,只是做起來不如以前方便罷了。

中共就如同那個流氓強奸犯。中共的獨裁本質,害怕失去權力的本能,注定了它不會尊重人民的權利。它在偽裝人權上所化的人力物力財力,遠遠超過其真正用于改善人權的努力。共產流氓肆虐中華,這是中國人民的大不幸。

(二)利用「法律」手段,「穿著西服」耍流氓

中共為維護特權集團的私利,一方面撕下偽裝,徹底拋棄工農民眾,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共人權丑聞曝光到國際社會,欺騙和流氓手段也“與時俱進”,用“法治”、“市場”、“為民”、“改革”等等時髦的詞匯給人灌迷魂湯。穿著西服的中共邪惡流氓本性沒有改變,比以前穿中山裝的中共更具有迷惑性和欺騙性而已。就象《動物農場》中描述的豬學會了站起了用兩條腿走路一樣,站著走的豬給了豬新的形像,而豬的“豬性”沒有改。

1) 制定違反憲法的各種法律法規和條例
這些東西被作為所謂的“法律依據”下達給各級執法人員,來嚴厲打擊人民群眾「反迫害、爭自由、維護人權」的各種努力。

2) 「非政治化」的問題,用「政治化」的手段來解決
把普通的社會問題,上升到“同黨爭奪群眾”、“亡黨亡國”、“動亂”、“敵對勢力”等高度,將「非政治化」的問題蓄意「政治化」,然后用搞政治運動的宣傳方式,來煽動人們的仇恨情緒。

3) 「政治化」的問題,用「非政治化」的手段來解決
對于一些民運人士或自由知識分子,中共最新的打擊手法就是設計圈套,制造“嫖娼”、“偷稅”等“民事刑事罪”,來把他們投入監獄。既掩人耳目,又逃避了外界譴責,更能利用這些敗壞名譽的罪名把當事者在大眾面前羞辱一番。

如果要說中共的流氓本性有變化的話,就是變得更可恥,更沒有人性。

(三)綁架十幾億人民的「人質流氓文化」

如果一個破門入室、見色起心的強盜在法庭上辯護說,他的「強奸行為」使他沒有機會殺死受害人,在「強奸」和「殺人」之間,不是殺人更壞嗎?所以,他應該被當庭無罪釋放,人們還應該歌頌他「強奸有理」。

聽起來很荒唐,可是在這一點上,中共六四鎮壓的邏輯跟那個強盜是一樣的:它說「鎮壓學生」及時地避免了一場可能會引起的「內亂」。所以,比起「內亂」來,「鎮壓有理」。

強盜在法庭上反問法官「是強奸好,還是殺人好」,這說明了什么呢?這只能說明這個強奸犯的流氓無恥。同樣在「六四」問題上,中共和其同路人不是檢討殺人該不該認罪的問題,而是質問社會「是鎮壓好,還是打內戰好」。

中共控制了整個國家機器和宣傳工具,可以說13億老百姓就是被中共劫持的人質。只要有這13億人質在手,中共的「人質理論」總是可以說,如果它不鎮壓某些人,就有可能出現內亂,國家將陷入災難。在這樣的借口下,中共隨時隨地想要鎮壓誰,都可以鎮壓誰了,而且永遠「鎮壓有理」。如此強奸民意,還有比這更無賴的大流氓嗎?

(四)胡蘿卜加大棒,從恩賜「自由」到變本加厲地鎮壓

人們普遍感到現在比過去「自由」多了,從而對中共的改良前景充滿希望。其實,人民被「賜予」的自由程度同中共本身的危機感有很大關系。只要有利于維護黨的集團利益,中共是什么都可以做的,甚至所謂的民主、自由、人權,要什么給什么。

但是,在共產黨統治下、靠恩賜所得到的「自由」是沒有法律保障的。這個「自由」是中共在國際大潮流下用來麻痹控制人民的工具。從根本上看,它跟中共的專制利益有著不可調和的沖突。一旦這個沖突激化到超越中共的容忍程度時,中共就會瞬間收回一切「自由」。中共歷史上出現過幾次言論相對自由的時期,后來又跌入嚴厲管制時期,反反復復,就是中共的這種流氓本性的表現。

在如今的網絡時代,如果大家去讀新華網或者人民網,你會發現那里確實有相當份量的負面消息。一是現在壞消息太多,傳播也快,行業競爭,不報不行;二是這個報導的基點符合了黨的利益——「小罵大幫忙」——壞事的原因都歸到某個人身上,與黨無關,而「解決的途徑」一定要落腳到「非靠黨的領導不可」。中共對于什么該報,什么不該報,報到什么程度,是大陸媒體報,還是讓海外收編的親共媒體報,如何把壞消息「升華」為凝聚民心的好結果,可謂爐火純青。許多大陸年輕人覺得現在中共言論挺自由的,從而對中共恩愛有加、充滿希望,就是中共這種「精致的」流氓媒體策略的犧牲品。更有甚者,中共把社會局面搞得越是一團糟,輔與適當報導的負面消息,反而能威脅人民只有依靠中共的強權才能控制大局,脅迫人們除了擁護中共外,別無他途。

所以,如果看到中共釋放出什么改善人權的善意,大可不必認為中共就脫胎換骨了。中共在推翻國民黨的斗爭中,本來就是以民主斗士的面目出現的。中共的流氓本性決定了中共的一切承諾都靠不住。

五·中共流氓嘴臉面面觀

(一)賣國求榮,維護統一是假,出賣國土是真

「一定要解放臺灣」、「統一臺灣」是中共數十年的宣傳口號,借此扮演著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衛道士。中共真的關心國家的領土完整嗎?非也!臺灣不過是國共之爭造成的歷史遺留問題,被中共用來作為打擊對方,籠絡人心的籌碼。

早期的中共在國民政權之下成立「中華蘇維埃」,其「憲法」第十四條宣稱「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甚至各省都可以獨立建國」。為了呼應俄國,中共的口號也是「保衛蘇維埃」。在抗日戰爭中,中共的最大目的是利用時機發展壯大自己。蘇共紅軍1945年進軍東北時奸淫擄掠,以及蘇共扶植外蒙獨立時中共都沒有給予一字譴責。

1999年底,中共同俄國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于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承認了清政府與俄國之間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出賣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相當于幾十個臺灣。2004年,中俄簽訂「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后,據稱又已失去黑龍江省半個黑瞎子島的主權。

在其它邊界劃分、南沙群島、甚至釣魚島的主權問題上,由于對中共保持政權沒有什么利益,所以中共根本不在乎。中共大炒「統一臺灣」,不過是用來轉移內部矛盾,煽動民族主義大耍流氓的煙幕彈而已。

(二)沒有道德底線的政治流氓

政府總是需要被監督的。在民主國家,其分權的政治制度和言論、新聞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監督機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道德上的自我約束。

而共產黨宣傳的是無神論,沒有神性對它的道德約束;它實行的又是集權專制,沒有政治上的法律約束。所以,中共耍起流氓來可以無法無天。那中共是如何向人民交代誰來監督它呢?「自我」!這是中共幾十年來欺騙人民的口頭禪。從早期的「自我批評」,到后來的「自我」監督,「自我」完善黨的領導,到最近的「自我」提高黨的執政能力,中共強調的都是共產黨具有所謂「自我改善」的強大功能。黨不僅口頭上說,還真有行動,成立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信訪辦」等具有迷惑性的「花瓶」機構。

沒有道德和法律約束的「自我改善」,用傳統的話講,就是「自心生魔」。這不過是中共拒絕外界監督、拒絕開放黨禁報禁的借口,是政治流氓為維護其集團利益和執政「合法性」所用來糊弄人民的幌子。

耍政治流氓手腕是中共的特長。「人民民主專政」、「民主集中制」、「政治協商」等等都是騙人的玩意,除了「專政」之外,沒有一樣是真的。

(三)耍陰謀詭計,從假抗日到假反恐

中共一向宣稱是它領導全國人民打敗了日本人。但是,大量史料爆出中共有意不參與當時的抗日戰爭,并趁國民黨抗戰,積蓄力量,拖抗日戰爭的后腿。

中共唯一參與的大型會戰只有「平型關戰役」和「百團大戰」。就「平型關戰役」而言,中共根本不是「指揮和參加這一場戰斗的領導和主力」,不過是伏擊了敵人的補給部隊而已。「百團大戰」在中共內部卻被認為是違背了黨中央的戰略方針。此后,毛澤東和他的中共,非但再沒有打過一場像樣的戰斗,并且沒有產生一個如董存瑞、黃繼光那樣的抗日英雄,只有少數高級軍官戰死在抗日的疆場上,甚至至今連起碼的傷亡數字也無法公布,在中國大陸廣闊的土地上也難得一見中共的抗日烈士紀念碑。

當時的中共在抗日大后方建立所謂的「陜甘寧邊區政府」,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搞「一國兩制」、搞國中之國的「兩個中國」。雖然在指戰員個人中不乏抗日熱情,但中共高層卻沒有抗日的誠意,而是有目的有步驟地保存實力、利用這場戰爭發展壯大自己。在中日建交時,毛澤東向當時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吐露了心聲──中共要感謝日本,如果不是那場抗戰,中共就不可能奪得天下。

這就是中共自稱「領導全國人民堅持八年抗戰直至最后勝利」的騙局的真相。

半個多世紀之后,美國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事件,反恐成為世界的潮流。中共又一次耍起假抗日的流氓詭計。中共利用反恐作借口,把很多宗教信仰、異議人士、地域、民族糾紛等團體歸為恐怖主義,從而在國際大氣候的掩蓋下,大肆暴力鎮壓。

2004年9月27日新華社轉述《新京報》消息,指北京有可能成立全國各省市中第一個反恐局。海外某些親共媒體更是以「「610辦公室」加入反恐」為標題渲染報導(610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聲稱反恐局將重點打擊包括法輪功在內的恐怖組織等。

中共把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和平上訪的群眾定義為恐怖份子,乘機動用武裝到牙齒的「特種反恐部隊」去快速鎮壓這些中國的弱勢群體和善良民眾,并且以「反恐」的名義逃避外界的譴責和注意,同當年假抗日真擴張的流氓手法如出一轍,給國際社會的「反恐」行動蒙上了巨大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