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下)
【希望之聲2012年7月6日訊】(四)陽奉陰違,認認真真走過場

「自己都不信,還要強迫他人信」是中共這個邪教最流氓的手法之一。它知道邪教的教義是假的,社會主義是假的,已經破產,它自己都不信,但是還要人民信,不信還不行,不信就要鎮壓。最荒謬無恥的是,黨還把它的這種欺騙理論寫進了憲法,作為立國大綱。

在實際生活中,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在中國官場的政治斗爭中因腐敗落馬的高官們,白天在大會上還在大講特講「廉潔奉公」,晚上就去「貪污受賄,聲色犬馬」。原云南省長李嘉廷、貴州省委書記劉方仁、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等等這些「人民公仆」們個個如此。如果大家去查一查他們的講話,無一不是在貪污受賄的同時,還反復在各種各樣的報告中要求大家「廉潔從政,加大反腐敗力度」。

中共樹立過很多典型,也常常吸收一些有理想、有作為的人入黨來裝潢黨的門面。但是,今天中國的道德水平敗壞到何種地步,人們有目共睹。為什么中共的「精神文明」宣傳不起作用呢?

其實,共產黨領袖們教導大眾常說什么「共產主義道德品質」「為人民服務」,差不多都是鬼話。馬克思婚外生子、列寧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占歌星被控訴、毛澤東縱情聲色、江澤民淫亂、羅馬尼亞黨魁齊奧賽斯庫全家雞犬升天、古巴黨酋卡斯特羅外域銀行存款數億、北朝鮮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孫日費萬金……共產黨領袖們的言行不一、表里相反,從祖師爺馬克思就已開始。

在中國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人們討厭空洞虛偽的政治學習,對「講政治」這種東西越來越敷衍了事,因為大家都知道是在騙人。無論臺上的、臺下的都心照不宣,但就是沒人去捅破。這種現象被人們稱為「認認真真走過場」。前一陣的「三個代表」,后來的「提高執政能力」以及近一陣的「暖人心穩人心得人心」的什么「三顆心 」,都是說了等于白說的廢話。哪個執政黨不應該代表人民的利益?哪個執政黨不講究執政能力?哪個執政黨不是為了得人心?不然早被轟下臺去了。可中共把這些廢話當做什么深不可測的精妙理論,要全國人民轟轟烈烈地學起來。

當「走過場」潛移默化為十幾億人民的習慣,成為一種「黨文化」現象時,就導致了整個社會的「假大空」現象和誠信危機。中共為什么要這么做呢?過去是為了「主義」,現在是為了「利益」。明知是「走過場」也要走,如果不搞這些,就沒有流氓惡霸的感覺了,還如何讓老百姓擁戴、懼怕自己?

(五)泯滅良知,讓個人的正義感臣服于黨的利益

劉少奇在《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一書中,專門講述了「黨員個人利益無條件地服從黨的利益」。歷史上的中共黨員中,從來都不缺乏憂國憂民的正義之士和愿意為百姓做實事的清官。可是,在中共這部利益機器中,這些官員是不會有出路的。他們總會在「人性服從黨性」的壓力下,或難以為繼,或被淘汰出局,甚至不得不同流合污。

老百姓從骨子里頭見識了中共的血腥,畏懼了中共的流氓「強權」。所以,人們不再敢維護正義,不再相信公理,先是委屈地臣服于「強權」,進而麻木不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思考的邏輯也是自覺地順從于「強權」。這就是中共的黑社會流氓本性。

(六)「愛國主義」,全國緊急總動員的邪教號令

中共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口號是誘惑人們的糖衣。「愛國主義」、「民族主義」不僅是共產黨的大旗,也是它屢試不爽的號令。幾十年不敢回國定居的老華僑,看上幾年的《人民日報》海外版有關民族主義的宣傳,就比在國內的人還愛國。不敢也不能對共產黨任何政策說「不」的中國人,在黨的組織下,打著「愛國主義」的旗幟,就敢到美國駐中國大使館、領事館門口去扔雞蛋、扔石頭,燒汽車,燒美國國旗。

共產黨認準了這一點,凡是需要全中國人服從的大事件,都是以「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方式緊急動員民眾。對臺灣,對香港,對法輪功,對中美撞機事件,無不以高壓恐懼和集體洗腦并重的方法,把全國人民帶入一種戰爭式的狀態。這和當年的德國法西斯非常相似。

由于信息封鎖,黨的洗腦就格外成功。中國人即使不喜歡中共,也都難免用它的思維考慮事情。在伊拉克戰爭期間,不少人在看中央電視臺每天的主觀電視節目分析時,摩拳擦掌,帶著痛恨、復仇、渴望戰爭的心理,詛咒另一場戰爭。

(七)寡廉鮮恥,黨國錯位,強迫人民認賊作父

中共常用來警告人民的一句話就是「亡黨亡國」,「黨」在「國」的前面;立國方針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人民從小受的教育是「聽黨的話」,「做黨的好孩子」;唱的歌是「我把黨來比母親」,「黨啊,親愛的媽媽」,「黨的恩情比海深」,「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行動的指南是「黨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政府救災,人民說的是「感謝黨和政府」,先謝「黨」,后謝「政府」;軍隊的口號是「黨指揮槍」;連大陸專家嘗試設計的為法官穿的法袍領口上的四顆金色紐扣,也是從上到下分別象征著黨、人民、法律和國家。盡管你是法官,黨也是永遠在「法律」「國家」和「人民」之上。

「黨」在中國成為了至高無上的稱呼,「國家」反而成為「黨」的附庸。「國家」為「黨」而存在,「黨」成為人民的化身,「國家」的象征。愛黨、愛黨的領導人、愛國,被混為一談。這是中國愛國主義被扭曲的根本原因。

在長期教育宣傳的潛移默化影響下,很多黨員、非黨員都自覺不自覺地把黨和國家錯位,認可「黨的利益」高于一切。或者說,默認「黨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從而給中共流氓集團制造了很大的出賣「國家利益」的空間。

(八)耍「平反」詭計,把罪行變成「偉績」

歷史上中共犯了很多大錯。但是,它總是通過「平反昭雪」把錯誤歸到某個人或某個團體身上,不但讓受害者感恩戴德,更把中共的罪惡推得一干二凈。「不但善于犯錯誤,而且敢于糾正錯誤」成為中共一次次死里逃生的仙丹妙藥,于是,中共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

也許有一天,中共會給「六四」平反,會給「法輪功」平反。但是,這些都只是中共在走投無路時茍延殘喘的流氓手段而已,它不會有反思自己、清算自己罪行的勇氣。

六·流氓嘴臉大暴露:以國家恐怖主義鏟除「真善忍」

中共邪教集團搞的「天安門自焚騙局」堪稱中共的世紀謊言。為了打擊法輪功,一個政府居然誘騙五人冒充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偽裝自焚。結果是有的被當場打死,有的被事后滅口。中央電視臺錄像的慢鏡頭清楚無誤的顯示出自焚現場的劉春玲是被警察擊打死亡的。錄像中有關王進東打坐的姿式、滅火后兩腿間夾著的塑料瓶,醫生和劉思影的對話,攝影師如何到場等等的許多破綻,都充份證明這場自焚事件是江澤民流氓集團為了誣陷法輪功而惡毒設計的一場騙局。

一個政黨,用這種無比卑鄙、殘忍的手法,傾改革開放二十幾年來積累的舉國之力,動用黨、政、軍、警、特務、外交,以及各種各樣的政府及民間組織,操控覆蓋全球的媒體系統,采用從人盯人到高科技的嚴密信息封鎖系統,來對付一個修身養性的和平團體,這是中共流氓本性最徹底的一次大暴露。

歷史上任何一個流氓無賴,都沒有像江澤民和中共的彌天大謊來得徹底,來得無所不在。它針對每一個人心中的各種各樣的觀念,用各種各樣的謊言,全方位地來迎合人的想法,再加以利用放大,讓人接受謊言,以制造對法輪功的仇恨。你相信科學嗎?它就說法輪功是迷信;你反感政治嗎?它就說法輪功參與政治;你妒忌別人發財出國嗎?它就說法輪功斂財;你不喜歡有組織嗎?它就說法輪功組織嚴密;你厭倦了幾十年的個人崇拜嗎?它就說法輪功搞精神控制;你愛國情緒高昂嗎?它就說法輪功反華;你不是害怕動亂嗎?它就說法輪功破壞穩定;你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嗎?它就說法輪功不真不善不忍,從善心要生出殺心。

你相信政府不會再撒那么多謊嗎?它就把謊越來越大地撒下去,從自殘自殺到自焚,從殺親人到殺他人,從殺一個人到殺一群人,多得讓你不得不信;你同情法輪功,那就把你的政績同處理法輪功掛鉤,有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就免你官職、讓你下崗、扣你獎金,逼你與法輪功為敵;更是把無數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用各種歪理邪說、用親情、就業、就學作為壓力,用連坐法去脅迫家人、同事,加上酷刑折磨,一定要讓你簽下不煉的保證,讓你放棄正信。然后再讓已被洗腦轉化的人,去圍攻轉化別人。流氓中共就是要把人變成鬼,讓人在一條黑道上走到底。

七·「中國特色」的流氓社會主義

「中國特色」是中共的遮羞布。中共一向宣稱它在中國革命中的成功要歸功于「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濫用「特殊性」是中共的一貫手法,為其反復無常的流氓政策作了理論鋪墊。

(一)反復無常,瞞天過海

在這種流氓性的「中國特色」招牌下,中共成就的卻只有荒謬和可笑。

共產黨革命的目的是實現生產資料公有制,欺騙了許多年輕人為了共產大同的理想加入黨的隊伍,其中有不少人背叛了有資產的家庭。但八十三年之后,資產階級又回來了,只不過這次變成了當初打著「大同」旗幟的共產黨自己。如今,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子女、親屬中,不乏腰纏萬貫的新資本家。不少共產黨員們也爭先恐后地加入這個隊伍。共產黨以革命的名義消滅了地主和資本家,掠奪了他們的私有財產,現在黨的新貴們貪污腐敗,成了比過去資本家還更富的官僚資本暴發戶。對于那些跟隨黨打天下的人來說,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流血奮斗了幾十年,到頭來看,只不過是把自己父兄的財產和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共產黨這個邪教。

共產黨講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現實中黨的貪官污吏的官僚經濟基礎決定著上層高壓建筑,所以鎮壓人民成為黨的基本路線政策。

中共又一個流氓特性就是可以給人類文化中的任何概念更換內涵,然后用這些變異概念去批判和專政所有的人。比如黨,其實人類社會中結黨的現象古來都有,遍布中外。但是只有共產黨完全超出了黨集團的利益范疇。你入了它那個黨,它就要控制你一切乃至人性、生存和私生活。你讓它當權,它就要控制社會、政府、國家機器的一切。大到誰做國家主席,誰做國防部長,制定什么法規條例,小到誰能在哪里居住,和誰結婚,生幾個孩子,而且把這些控制方法發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中共打著辯證法的名義,徹底破壞哲學的圓融思維方式、思辯能力和探索精神。共產黨講的是「按勞分配」,「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過程完成的卻是「按權分配」。打著「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幌子,欺騙有此類美好理想的人,然后對這些人進行洗腦和全面控制,逐漸把這些人變成「全心全意為黨服務」而不敢為民請命的馴服工具。

(二)「中國特色」的流氓黨

正是這種為了黨的利益不顧一切的原則,中共以邪教的運作方式扭曲了中國社會,在人類社會造出了一個真正的另類。這個另類和任何國家、政黨、團體都不一樣。它的原則是無原則,在它的微笑背后沒有誠意可言。不過善良的人們理解不了中共,因為他們按人類通行的道德標準推測中共,無法想像竟有那么流氓的一個東西,代表著一個國家。黨以這樣的「中國特色」躋身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國特色」是「中共流氓特色」的縮寫。

中國跛足資本主義就變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失業」變成了中國特色的「待業」;「解雇」變成了中國特色的「下崗」;「貧窮」變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言論、信仰自由的「人權」變成了中國特色的「生存權」。

(三)國家流氓化,中華民族面臨空前的道德危機

九十年代初期,中國開始流行一句話——「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就是中共幾十年流氓治國的惡果——國家流氓化。伴隨著中國經濟的虛假繁榮,是整個社會道德的全面下滑。

中國人大代表在開會期間大談“誠信”問題,中國高考作文要寫“誠信”題目,可見“喪失誠信”、“道德問題”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場看不見卻又無處不在的巨大危機。貪污腐敗,假貨泛濫,欺詐成風,人心卑劣,世風急下,人與人之間的沒有了基本的信任。

口口聲聲滿足于生活改善了的人們,最關心的不就是生活的穩定嗎?什么是社會穩定的最重要因素?就是道德。一個道德淪落的社會是不可能有安全保障的。

時至今日,中共幾乎已經鎮壓了所有的傳統宗教,解體了傳統的價值觀,而中共對財富不擇手段地攫取,對人民不擇手段地欺騙,上梁不正下梁歪,迅速帶動全社會走向流氓化。靠流氓手段執政的中共,從本質上講也正需要一個流氓社會作為其生存的環境,因此中共想方設法要把人民拉下水,試圖把中國人民變成程度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各種流氓。中共的流氓本性就是在這樣葬送著維系中華民族的道德根基。

結語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歷史證明,中共每次放松枷鎖和鐵鏈,都并不意味著會放棄鎖鏈。上世紀60年代初期的大饑荒之后,中共曾經以「三自一包」來恢復農村生產,但那并不意味著中共會改變中國農民「農奴」的地位。八十年代的「自由化」和「經濟改革」,也絲毫不影響1989年中共對人民舉起屠刀。未來,中共也絕不會因為改換了門面,而改變其流氓本性。

如果覺得已經事過境遷,此黨已非彼黨,而滿足于眼前的假象,甚至誤認為共產黨已經改良,或者正在改良,或者有意改良,從而不斷地淡忘過去,那就是給予中共流氓集團繼續生存為害人類的機會。

共產黨所有的努力,就是要人們「忘記」;而人民所有的掙扎,則是要努力「記住」。

事實上,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割裂人民記憶的歷史,是后一代不知道前一代真相的歷史,是億萬百姓生活在對共產黨過去的咒罵、與對共產黨現實的期望這種巨大矛盾之中經歷磨難的歷史。

當共產主義這個邪靈來到人世間,共產黨通過流氓起義和痞子革命奪取政權在人間立足后,它干的就是通過血腥暴政來建立和維護一個「黨附體」形式的專制社會。以反自然、反天理、反人性、反宇宙的所謂「斗爭」精神,來摧毀人類的良知善念,來摧毀人類的傳統文明和道德觀念,用血腥屠殺和強制洗腦來制造一個全民瘋狂的共產邪教的一統天下。在共產黨的歷史上,有過紅色恐怖到達頂峰的猖狂時期,也有過幾近滅亡、落荒而逃的狼狽時刻,共產黨每每都是靠了耍盡流氓來度過危機走向下一個猖狂,繼續愚弄人民百姓。

當人們都能認識到共產黨的流氓本性,并不為其假象所蒙蔽的時候,也就是終結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時候。

※※※※※※※※※※※※

與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相比,中共統治中國的五十余年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在沒有中共的日子里,中國曾經創造出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文明;趁著中國的內憂外患乘機坐大的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的劫難。這種劫難,不僅僅是使中國人付出了數千萬人的生命和無數家庭破碎的代價,付出了我們民族生存所依賴的生態資源,更為嚴重的是,我們民族的道德資源和優秀的文化傳統,已幾乎被破壞殆盡。

中國的未來是什么樣?中國將向何處去?這樣沉重的問題復雜而又極難簡而言之。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如果沒有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沒有重新清晰人與自然、天地的關系,以及,沒有人與人和諧共處的信仰和文化,中華民族,不可能有輝煌的明天。

中共幾十年的洗腦和鎮壓,已經把它的那些思維方式、善惡標準壓入了中國人生命的深層中,以至于我們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認同了它的歪理,并成為了它的一部份,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識形態基礎。

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蘇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這條道路是否能夠走得平穩、和平,取決于每一個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12/4/2004 11:41:5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