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二:系統的思想改造 第9集-回歸和諧相處之道

2012-07-07|来源:

【希望之聲2012年7月7日訊】3) 回歸和諧相處之道


2005年“狼文化”風靡全國。跟風“狼文化”的一本書,《狼魂》中說:“不學狼不行嗎?不行。為什么呢?因為,在你死我活的生存競爭中,在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市場角逐中,如果心存善良,對競爭對手一味地心慈手軟,那么就會被對方毫不留情地吃掉”。這可以說是深得黨文化斗爭思想之精髓了。

這里有一個例子可以與上述思想作為對比。林肯作為美國總統,他對政敵的友好態度曾引起了一位官員的不滿。他批評林肯不應該試圖跟那些人做朋友,而應該消滅他們。“當他們變成我的朋友時,”林肯十分溫和地說,“難道我不是在消滅敵人嗎?”

中國人有句古訓,“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中華歷史上最強盛的盛唐時期,在思想、文化、國力、疆土等等方面幾乎都達到了鼎盛,這和大唐文化包容一切的氣度是分不開的。唐初突厥曾經為患北方多年,唐高祖為了國家安寧都不得不向突厥稱臣。然而唐太宗打敗突厥后,并未趕盡殺絕以雪父恥,反而極其包容地任用了一百多名曾經與大唐為敵的突厥降將,擔任五品以上的將軍和中郎將,約占朝廷武官之半。同時唐朝還允許歸降的突厥人遷入中原。這些舉措深得各少數民族的信任,西北各族領袖共同請求為唐太宗上尊號“天可汗”。
歷史上吐蕃(今藏族)曾經是一個剽悍好戰的游牧民族,與中原時有征戰發生。然而唐朝幾次戰勝吐蕃以后,反而派出文成公主和親。文成公主將農業和佛教傳播到吐蕃,此后數十年中,吐蕃與大唐和睦相處,這不能不說是文教之功。很顯然,趕盡殺絕只會加劇仇怨,邊疆地區仍不安定,戰爭還會再起。

正是唐朝對突厥的寬容政策、對回紇、粟末靺鞨、南詔等族首領所采取的冊封政策、及對吐蕃的和親政策贏得了人心,一時間四夷賓服,諸國來朝,即使遠如波斯、昭武九姓國、于闐國等等都自愿納地成為唐朝府州。在文化上,唐朝尊道、禮佛、崇儒,實行開明的“三教”并立政策。也正是這種寬松、自由的思想環境,造就了唐代恢宏的文化氣象。

中華民族向來講究“和為貴”,推崇中庸之道。我們的祖先賦予自己以教化天下,即所謂“平天下”的神圣歷史使命。從根本上說,實現“平天下”的理想所要仰賴的不是武功,而是文治;它所要實行的也不是霸道,而是王道。所謂“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
在5千年的中華歷史中,盡管華夏民族也曾歷經各種災難,但它在同化周邊各族群的過程中,畢竟已將它們凝聚、融合而為“泛中華”的文化大國。歷史上蒙古族、滿族都曾入侵、統治過中原,然而最終卻被強大的中華文化所同化,蒙古族、滿族如今都成了中華民族的一部分,清朝的康熙皇帝自己就說要做中華的千古一帝。

黨文化不但在縱向割斷了中華民族祖輩承傳的智慧,同時也在橫向以敵視的態度對待西方的優秀文明。這就使得受其熏陶的中國人只能相信黨文化中的“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機關槍、大炮是最有權威的東西”(恩格斯),“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摧毀”(馬克思)。
中國人有句古話,可以馬上得天下,不可以馬上治天下。歷史上用槍桿子奪取政權的例子不少,但用槍桿子對付本國的百姓以維持政權,并最終使得民眾彼此內斗,使得社會中的個體都自然而然的把暴力作為解決矛盾的第一手段,這恐怕是中共的“獨創”了。

盡管中共今天也提出來所謂“和諧社會”,但其真實目的,其實是希望社會底層民眾不要再上訪、不再為自己應有的權利合法抗爭,希望民眾不要對中共的腐敗而發出批評意見,其根本目的還是維護中共的統治。這種黨文化包裝下的所謂“和諧”不過是中共裝點門面的需要,與傳統文化中的“和為貴”截然不同。

事實上,采用暴力的手段來解決人類的社會矛盾,往往最終付出的社會成本大于收益。幾十年的流血斗爭,已經給中國社會帶來難以愈合的創傷。矛盾的雙方除了你死我活的斗爭關系,還可以表現為共生關系、和諧關系,而斗爭關系是最有破壞性的一種。

上世紀60年代美國的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所領導的民權運動,并未用一槍一炮,卻爭取到了黑人、乃至一切白人、有色人種的平等權利,改變了美國歷史;被印度人尊為國父的圣雄甘地,用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了印度民族的獨立,為人類留下了很好的典范。

美國受到911恐怖攻擊之后,一些地方出現了襲擊和騷擾阿拉伯裔移民的個案。馬里蘭州的清真寺被人抹上涂鴉,一高中女教師便聯絡幾個朋友在這座清真寺外為伊斯蘭教徒站了一個禮拜的夜崗;俄亥俄州的伊斯蘭中心收到了非穆斯林美國公民的捐款;許多不同膚色的婦女,穿上了穆斯林婦女的披肩和頭巾上街,以表達她們對不同宗教信仰和不同文化的族群的尊敬和支持;

911事件之后四天,一名穆斯林女學生戴著頭巾和兩個非阿拉伯裔的同學到先付款的自助餐廳吃飯,落座不久,女侍者走過來,二十三歲的穆斯林女學生以為“她要趕我們走”,原來女侍者是來退還三十美元的餐費,并告知餐廳決定給她們提供免費餐。女侍者還說自己不愿意看到戰爭,對穆斯林女學生勇敢地穿著民族服裝而感到驕傲。女侍者一離開,女學生就哭了……

一位巴勒斯坦裔醫生說,911之后的第一個星期五,他去清真寺禱告,內心的疑懼卻揮之不去,害怕被人辱罵,等他到了清真寺,發現門口集結著五十多個基督教的牧師與教徒,他們打著表示團結和聯合的橫幅……這位巴勒斯坦醫生說:“他們令我感到安慰和看到了和平。美國的強大不在于她的軍事和科學的領先,而在于珍藏于這個國家大多數人民心中的偉大精神。”

美國人這種愛國方式,或許能給我們一點啟示。在中共黨文化熏陶下,許多人心目中的“愛國”,已經和“仇恨”畫上了等號。一個簡單的常識是,不論仇日或仇美,都不可能是中華民族強大的精神來源。美國作為一個多民族的移民國家,也許優勢就來源于其對各種不同的文化的兼容并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是傳統文化中的美德。摒棄“戰天、斗地、整人”的黨文化,回歸和諧相處之道,這才是民族強大的精神之源。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