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 緒論
【希望之聲2012年7月7日訊】公告:大紀元發表解體黨文化系列社論

中共的歷史是謊言與暴行交織的歷史,而其謊言卻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在于對事實本身的掩蓋或歪曲;第二個層面,則在于給人灌輸一套邪惡的善惡標準和扭曲的思維方式。這種灌輸一方面以中共所劫持的國家暴力為后盾,另一方面更通過壟斷的所有社會資源而強迫人從記事或學語的第一天即開始耳濡目染。

久而久之,人們一方面對事實無從了解,另一方面卻以中共的善惡標準去分析對錯,用中共的思維方式去解釋其行為,用中共的話語系統去批判中共,用中共規定的行為方式去表達意見,由此形成了無孔不入的黨文化,讓人深陷其中而不自覺。其結果就是讓中共在黨文化環境中茍延殘喘,繼續為惡。

同時在黨文化作用下,人的心靈和思想以及行為產生了深刻變異,在社會、家庭、教育、工作、人際關系等諸多方面偏離正常人類狀態,直接危害到人生活的各個層面。 文化的一大特點就是其傳承性。鑒于一個惡性的文化不可能承載健康的社會和良性的制度,更不可能承載一個優秀的民族,解體黨文化,避免黨文化遺毒繼續為禍中國人,就變得尤為迫切。
黨文化具有龐雜的生態系統的某些特征,其表現為一定的“容錯”性、“自適應” 性甚至“自我繁殖”性。一個或許多物種的滅亡常常不會導致一個生態系統的崩潰,在黨文化中一些看似簡單的觀念、語言和行為方式背后都有各種謊言、邏輯陷阱、似是而非的價值標準等因素的支撐。這些因素交織起來,互相配合形成了黨文化體系。一旦某一部份被揭穿,其它的部份就會自動補充,繼續支撐著黨文化系統的存活。因此徹底破除黨文化,需要系統的論述、剖析和反思。
大紀元編輯部從黨文化的形成歷史、成因、表現、危害,以及中華正統文化的角度出發,推出特別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以期被中共蹂躪85年的中華民族,通過道德與文化的重建,平順過渡到一個自由而昌盛的新紀元。

《解體黨文化》系列文章包括:
上篇:黨文化是怎么建立的
第一章: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
第二章:系統的思想改造
第三章:灌輸手段
第四章: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下篇:黨文化的具體表現
第一章:宣傳中常見的黨文化
第二章:習慣了的黨話
第三章:生活中的黨文化
第四章:習慣性的黨文化思維


在地球的東方,生活著我們中國人,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風俗各異,方言口音千差萬別,是什么紐帶把我們維系在一起,使中國人成為中國人呢?顯然不僅僅是地域,更重要的是文化和傳統。

數千年里,中國人同敬天地,祭奠共同的祖先,使用同樣的文字,學習一樣的典籍……在西方人的眼里,那里曾經是禮儀之邦。 然而,還是在那塊土地上,今天的中國人卻和歷史上任何時期都不同。從小學到大學,我們使用簡化字編成的教科書,我們的必修課是兩個德國人在一百多年前創立的如何摧毀世界的理論和一個俄國人應用這個理論的暴力實踐,我們曾經被告知一切和歷史傳統有關的物品都叫做“四舊”而應該被燒毀或者砸爛。

我們今天的語言、風俗、習慣、思維方式早已和自己的歷史格格不入,和傳統文化格格不入,和世界格格不入,我們不知道自己來自哪里要去往何方,我們成了一個失去了自我的民族。盡管我們的血脈仍在延續,但是華夏文明的薪火承傳卻已被截斷。從文化上看,中國人已經是亡國奴,這并非危言聳聽。
縱觀歐洲、亞洲各國,在其現代化進程中從來沒有如此徹底地喪失民族性。如果去除了高科技工業化因素,在日本人身上仍可以看到傳統日本人的影子。就是按中國人觀點沒有歷史的美國人,和兩百年前獨立戰爭時也還有很多相似之處。
中國人的變化不是工業化、現代化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自然過程,而是強制性的人為的過程和結果。這個變化開始于1949年,一直持續至今。老一代被強制性的放棄傳統,新一代則完全浸泡在這種無所不在的環境中成長,以為中國人、中國文化就是這樣的。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創造出來的文化怪胎——黨文化。
文化一詞本身,很難進行精確定義。現代的“文化”詞義,大約在十九世紀之后才逐漸定型。1952年,美國的克羅伯和克拉克洪在《文化:概念和定義的批評考察》一書中給文化下了一個綜合定義:“文化由外顯的和內隱的思維和行為模式構成;這種行為模式通過象征符號而獲致和傳遞;文化代表了人類群體的顯著成就,包括他們在人造器物中的體現;文化的核心部分是傳統的(即歷史的獲得和選擇的)觀念,尤其是他們所帶來的價值;文化體系一方面可以看做活動的產物,另一方面則是進一步活動的決定因素。”這個定義,被大部分后來的學者所接受。
在這個定義中,文化包括了兩個部分,一是內在的價值觀,二是外顯的和內隱的行為和思維模式。所謂黨文化,指的正是由共產黨價值觀為基礎所支撐而成的思維方式、話語系統及行為模式。這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黨文化可包括三種類型:第一種為共產黨強行建構和灌輸的文化;第二種為民眾為了在中共暴力和謊言下生活和自保而產生的變異文化;第三種為古已有之的糟粕,而被中共重新進行理論包裝,并推廣普及和充分實踐的文化。
在其他文化系統中,終極價值觀都來源于一個超越世俗的最高權力存在。在古代社會中,擔任這個角色的是神,在現代社會,則由神和法律共同擔任。和所有傳統文化不同,共產黨的價值觀,是一種不斷變動和調整的動態系統,其核心簡單地說就是權力和利益。
在黨文化下,我們祖先留下的半神文化,似乎離我們已經無限遙遠,人們不相信那些美好的事物曾經存在過;祖祖輩輩教給我們對天地神明的敬畏,今天已經被戰天斗地所取代;殊勝的修煉文化,今天被扣上了封建迷信的帽子;歷朝歷代的先人賢哲,被輕易地用階級立場一腳踩翻在地;幾千年來重德行善、仁義禮智信的美好價值,被當成了封建糟粕,成為譏笑嘲諷的對象。取而代之的是一套中共的反天、反地、反人性的邪惡黨文化系統。在這里,道德原則的最高標準是黨的權力和利益。中國人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無時無刻不被這個黨文化左右著,人們深受其害而卻難以察覺,更難以擺脫與歸正。
本系列文章將分析中共是如何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如何系統的進行思想改造,采用何種灌輸手段,以及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種種表現。宣傳中常見的黨文化、黨文化的話語系統、生活中的黨文化以及習慣性的黨文化思維這些遍及思想、語言以及行為上的具體表現也將在本文中詳加論述。
落葉歸根,中國人對自己根的尋求和渴望從未停止過。近幾年海外流傳著一句話,“要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讓無數海外游子燃燒起對自己民族的強烈的歸屬感。對黨文化進行清醒的反思和拋棄,驅除馬列毒瘤,解體黨文化,回歸中華民族正統文化,恢復民族的神韻,此其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