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一: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 第1集-宣傳無神論
【希望之聲2012年7月7日訊】【解體黨文化】之一 :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1)

世界上所有的古文明文化,都是由神話開始的。印度幻化萬物的濕婆之舞,雅典宙斯山上諸神的驚心動魄,耶和華維此一念創立世界,埃及太陽神及其萬靈護法,以及中國盤古和女媧的偉大神跡,都是這些古老文明的啟始來源。數千年以來,人類活動也都在神或者諸天的監護和啟示下展開。

中國人稱自己的家園為神州,是神的國度。中國人叫皇帝為“天子”,即天之子,天壇是皇帝祭祀天地之神的地方,面積比紫禁城還要大四倍。“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這是《黃帝陰符經》開
篇第一句話,或者說是中華民族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句話——體察天道,順天而行,所有道理盡在其中。中國人不但崇拜“天”,而且崇拜的還要是“天”中那個最老的,是謂“老天爺”,這是中國人對宇宙的敬仰。在中國人的記憶里,從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到神農嘗百草,神扶持著人類走過了鴻蒙開辟時的艱苦歲月。中華遠古半神文化留下的針灸、易經、八卦等文明,雖經幾千年,今天的人類仍然只能驚嘆而無法完全理解。從軒轅黃帝向神仙廣成子問道,孔子向老子問道,再到佛法東傳,儒釋道為中國人奠定了重德行善的文化內涵,留下了正統的神傳文化。顯然,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人間規則之外還有通往“天”的部分,人們心里有對冥冥中超越世俗的世界的向往,中國人所說的謙卑的真正內涵是對神的敬畏。就連國家發生任何天災人禍,都和“天子”自身的問題有關,皇帝需要自我反省,進行大赦或者是齋戒沐浴禮敬神天。

但是,自上個世紀共產主義禍亂人間,中共奪取政權后,為了維持共產統治,中共展開了全面摧毀中國神傳文化的暴烈運動,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建立起非自然的黨文化體系。其替代的系統性體現在,中共用“無神論”斬斷中國人幾千年來對神的信仰,又把共產黨的那一套“唯物論”當作認識世界和歷史的基本方法強行灌輸給人們,為暴力和斗爭找到理論指導,同時按照共產黨的價值觀來判斷精華和糟粕,先進和劣質,全面否定中國正統的傳統文化,使民族失去文化的根,然后在“無神、唯物、沒有文化根”的中國人民面前,宣傳馬恩列斯毛的偉大,大搞共產黨的“人造神”。至此,伴隨著在實踐中用這套變異文化去改造億萬中國人民的思想的同時,反天、反地、反人性的黨文化理論體系就確立起來了。

1. 宣傳無神論
數千年的人類歷史形成了種類繁多的文化體系,和社會制度體系同時并存。在所有的體系當中,人類的終極價值觀都以神靈或者天意的形式,超越世俗的行政權力而存在。國王和皇帝之上,必須有神或者天的認證、監護和指引,是為“君權神授”。在這樣的體系中,神靈和天意作為俗世中價值觀的終極認定和裁判者,對世俗最高權力擁有評判和裁判的功用,使得世俗最高權力無限膨脹的傾向受到限制。同樣,在普通的世俗生活中,神靈和天也同樣扮演了極為重要角色,發揮著規范人類行為,限制人類私欲膨脹的重要作用,也以超越世俗利益的形式存在。縱觀歷史,文化中含有“敬天”、“神權”的因素在世界各地都有體現,即使現代西方社會的民主制度中都隨處可看到基督教文化中“神”的身影。

但是,共產黨認為,傳統的有神論對其執政合法性提出了挑戰。大多數國家的教育體系中,對神的概念采取中立態度,即不承認也不否認神的存在。事實上,科學并沒有否認神的存在,也沒有證實無神論。作為共產黨宣傳無神論的所謂“科學”基礎——進化論——迄今也不過是未經證實的一種假說,要不然,今天的進化論學家們為什么還一直在致力于尋找證據呢?把完全否定任何超自然存在的“無神論”這樣一種學說上升到整個國家的思想體系高度,只有發生在共產黨這種尋找執政合法性的國家。

于是,在共產黨這里,沒有了全知全能的造物主,而只有大分子隨機碰撞產生的生命,再經數十億年進化為人,人又依據叢林法則弱肉強食,經過階級斗爭而從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進化”到社會主義社會。這一套漏洞百出的說法盡管回答了為什么要共產黨執政的問題,然而卻與傳統文化對社會、歷史和政權的認識格格不入。

傳統的正教都教化人修心向善,與天地自然和諧共處,而共產黨卻要與天、地、人斗爭;信仰正教的人有著對天國世界永恒幸福的追求,不看重世間的榮耀和享受,甚至能夠看破生死,而共產黨卻要靠鎮壓和殺戮來恐嚇民眾,用物欲來收買民眾;正教給人樹立的善惡標準更顯出共產黨的逆天而行。因此,共產黨把信仰的存在視為其統治的最大威脅。

列寧的老師、俄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普列漢諾夫,在他1918年4月病危期間口授、蘇聯崩潰之后于1999年11月發表的《政治遺囑》中,就曾明確指出:“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為了達到既定目標,他什么都干得出來,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 ”

在這里,超越世俗、權力和利益的原則和價值觀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權力和利益,為了目標可以不擇手段。八十年代初,中國曾經展開所謂“真理的討論”,其爭論要點之一就是,真理、人道主義,美好、善良等等,是否有階級屬性?在正統的共產黨人眼中,只有符合共產黨利益的,才是值得鼓吹和發揮的道德,否則都屬于應被打倒之列。

宣傳無神論的最大障礙就是各種宗教信仰。因此,中共在奪取政權后就以鎮壓“反革命會道門”的名義向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各大信仰體系舉起了屠刀;并派出特務打入宗教內部成立協會,一方面肆意歪曲宗教經典來迷惑信徒,另一方面宣布效忠于中共的領導,將中共的地位置于宗教信仰的神之上。

人生有三大問題:我是誰,從哪里來,向哪里去。傳統信仰對此相應的解釋分別是:神創論,前世今生與天國地獄。無神論的替代品:“神創論”變成了“從猿到人”、“勞動創造了人”;“前世今生”變成了“新舊社會兩重天”;“天國地獄”變成了畫餅充饑的“共產主義”。

在傳統信仰中,“三尺頭上有神靈”,他們以超常的能力監護著人。中共在摧毀人們的信仰后不斷吹噓自己“偉大光榮正確”,“帶領我們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宗教中有救世主,中共則稱從來就沒有救世主,自己才是“人民的大救星”。

正統信仰具有穩定的特性。耶穌說“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中國人則講“天不變,道亦不變”。因此有正教信仰的人會根據其經典來判斷對錯,這種是非標準是穩定的。而共產黨卻需要根據其政治需要,不斷改變或推翻它剛剛還在宣傳的是非標準。共產黨的價值觀最核心的一點是權力和利益,如果不在共產黨權力控制之下,或者不符合其哪怕是臨時的利益,都會被冠以“反動”而加以鏟除。
如斯大林鏟除俄國共產革命領袖之一的托洛斯基,毛澤東鏟除同樣是共產黨領袖的劉少奇,并不是價值觀的問題,而是由于權力歸屬的問題。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大量的“馬克思主義小組”、“共產主義小組”等理論組織被宣布為反動組織,后來成為著名經濟學家的楊小凱就是因為參加這樣的理論小組,而被判刑十年。近年發生在中國的事情,也同樣遵循這樣的軌跡運行。2001年中共江西省委把一本減輕農民負擔的中共中央文件集,宣布為反動刊物,下令全部收繳銷毀。其原因十分簡單,因為這些文件不利于江西省地方政府欺壓農民政策的執行。

從消滅資本家到允許資本家入黨,從“一大二公”到“包產到戶”;從消滅私有制到大力發展私營經濟;從“大鳴大放”到“不爭論”;從“關鍵的問題是教育農民”到“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永不翻案”的鄧小平等毛一死就翻了案;“毛主席身邊的人”被毛的衛士長逮捕成了階下囚;“割資本主義尾巴”變成了“發家致富”,每一次改變都是原來的政策已經走入死胡同,再繼續下去就要威脅到中共自身的安全了。

這恰如英國著名作家奧威爾所說:“極權主義國家的特點是,它雖然控制思想,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確立不容置疑的教條,但是又逐日修改。它需要教條,因為它需要它的臣民的絕對服從,但它不能避免變化,因為這是權力政治的需要。”

在共產黨體系中,人性和神性的聯系被徹底斬斷,這些超越世俗權力的評判和裁判的功能被剝奪,原則和道德的認定和裁判成為世俗權力本身的一部分。共產主義者認為,非此不能建立真正牢固的共產黨政權。但是,這樣的價值觀所支撐的人類行為,人性本質弱點所表現出來的所有惡劣部分,不可避免地逐漸被充分發揮和放大,最終演變成為獨一無二的黨文化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