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二:系統的思想改造 第10集-灌輸進化論與現代科學
【希望之聲2012年7月7日訊】4、灌輸進化論與現代科學

1) 灌輸進化論的真實目的──推行無神論和斗爭哲學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名叫威廉.米斯特的美國業余化石專家在位于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赫然發現一個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只三葉蟲上。三葉蟲是一種生長于六億年前至二億多年前的生物,換句話說,在這久遠的歷史時期之前,是不是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人類文明存在?

一八四四年,以發現反射偏光“布魯斯特法則”聞名的布魯斯特爵士在英國科學發展協會發表了一篇報告(Report of Meeting of the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Vol. 14.),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報告中提到,在英國北部靠近Inchyra的Kindgoodie采石場挖掘出的一塊沙石巖中,居然有一枚釘子的一半埋在里面。這枚釘子雖已被腐蝕了,但仍然能辨別出來。1985年,這塊沙石巖經測定后發現至少有四千萬年歷史。那么是誰在古老巖層里留下的釘子呢?

在2001年進行的一次關于人類起源和發展的蓋洛普民意調查中,1000名美國人被要求選擇與自己看法最接近的觀點。調查顯示,45%的人選擇了“上帝在過去1萬左右年創造了今天的人類”,37%的人選擇了“人類從比較原始的形態經過上百萬年的演化而來,而上帝主導著這一過程”,12%選擇了“人類從比較原始的形態經過上百萬年的演化而來,并且上帝與這一過程無關”,剩下6%的人表示沒有觀點或無任何傾向。在另一項由美國裴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于2005年7月進行的調查表明,63%的美國人愿意接受學校在教授進化論的同時,也教授宗教的創世論,38%的人干脆主張學校只教授創世論,不教進化論。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讀者都會對上述調查結果感到非常驚訝。其實在信仰自由的西方國家,不接受進化論的大有人在,而與中共黨文化的思維定勢相反,這并沒有導致這些國家落后、愚昧。事實上這些國家的文明發展恰恰與其開放寬容的自由思想氛圍密切相關。進化論來自于西方,但當今相信進化論的人中,比例最大的是中國、前蘇聯和原來的東歐前共產國家。

這些國家的共同特點是:國家權力被用來禁止對神的信仰和灌輸無神論。中共自從1949年以后就一直在持續地壓制和迫害各種宗教信仰的同時,強制性地灌輸“進化論”,以至于許多國人不僅自己把“進化論”奉為金科玉律,而且當然地認為普世皆然。

中共向民眾灌輸進化論,一方面是出于維護自己的極權統治的目的,因為這樣就可以為強行灌輸無神論鋪平道路,以便于把自己打扮成至高無上的人間救主;另一方面是因為進化論可以為其“階級斗爭”的理論提供支持。馬克思和恩格斯曾經清楚的說明進化論與信仰的關系:“現在我們以進化的概念來看宇宙,再也沒有空間容納一位創造者或統治者了。”(《馬克思、恩格斯論宗教》)

馬克思又說,“達爾文的著作非常重要,它從自然科學的角度支持了人類歷史上的階級斗爭,完全符合我的觀點。”恩格斯也說,“(進化論是)十九世紀三大科學發現之一…...優越的無產階級將贏得這場生存斗爭。”

人類自有了理性思考以后,就一直在追尋“我是誰,我從哪里來”這樣一個永恒的根本問題。在消滅各種宗教信仰之后,進化論就成了中共唯一能夠用來解釋生命起源的學說。在網上做一個搜索,往往會發現許多中學教師對于生物教材中“生命起源和生物進化”一章這樣分析:“對于學生形成生物進化的觀點,樹立辯證唯物主義自然觀有重要意義。”因而中共在鏟除中國敬畏天命的傳統文化的同時,把進化論作為解釋生命起源的“唯一真理”,以“科學”的名義在中國強行灌輸。

今天的許多中國人在談到信仰的時候,都會不假思索的聲稱,“我是信仰無神論的,我是相信進化論的。”拋開無神論、進化論本身的是非對錯之爭不談,事實上對于絕大部分中國人來說,對于無神論的“信仰”,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信仰。信仰是自由心靈的選擇,是相對于“不信仰”而言的,但在中共的強權之下,誰不信仰“無神論”,誰不信進化論就面臨著“封建迷信”、“愚昧”、“誤國誤民”、“反科學”等等可怕的政治帽子,就面臨著被劃離“廣大人民群眾”而成為“一小撮”另類的“改造對像”。在這種環境下,根本談不上自由抉擇的權利,還有什么信仰可言呢?

2) 進化論是未經證實的假說

一八五九年,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根據一些零散的事例,唐突的提出了生物進化的假說,認為今天復雜的生物界是從簡單的原始生物一步步進化而來。然而隨著科學深入廣泛的發展,大量的事實發現對進化論提出了嚴峻的挑戰。

(1) 脆弱的邏輯基礎

許多人都很熟悉“返祖現象”。在人民教育出版社網站的“初中生物教學資源”中這樣寫道,“在人類,偶然會看到有短尾的孩子、長毛的人、多乳頭的女子等等,這些現象表明,人類的祖先可能是有尾的、長毛的、多乳頭的動物。所以返祖現象也是生物進化的一種證據。”要按這種邏輯,嬰兒無腦的畸形更多,那人的祖先就沒有大腦了?先天肢體殘缺的、多長手指、腳趾的也常見,那么人的肢體就是從各種畸形進化來的?跳出進化論的思想框框一想,就會發現所謂的“返祖現象”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是基因病變的反映,和人類祖先聯系在一起是沒有道理的。

科學上,如果一個理論的證明違背邏輯,這個理論就不能成立,但是人們對進化論的邏輯錯誤卻不予深究,也是因為深究起來,就沒有證據可言了。許多人聽到這話感到很驚訝。其實,問題的揭示會使人更驚訝。

比較解剖學證據是進化論的三大主要證據之一。按照比較解剖學,哺乳類中老鼠的爪子、蝙蝠的翅膀、海豚的鰭足和人的手,均有相似的骨骼結構,因此達爾文推斷它們從同一遠祖遺傳而來,只是進化過程中因為功用不同而分化出不同的外形。很顯然,用比較解剖學證據來論證進化論,存在邏輯上的漏洞,因為從同一祖先的假設,邏輯上可以推斷出四肢骨骼結構相似的結論,但反過來卻不一定。正如冰箱制冷可以使水結冰,不等于水結冰一定是由于冰箱制冷。

古生物化石也是進化論的三大主要證據之一。然而進化論支持者以古生物化石論證其進化的過程,卻又需要依賴于進化的模式。比如中國著名猿人“元謀人”的確定,是從僅有的3顆人類牙齒推斷來的;藍田猿人的確定,僅憑一個下頷骨;丁村人,三顆牙齒,一小塊頭蓋骨;馬壩人,一個不完整的頭蓋骨……把它們確定成什么,要完全套用進化模式。這里邊暴露了一個邏輯問題:從進化論來的東西,再去證明進化論,顯然是循環論證。所謂西方古猿(尼布拉斯加人)的發現,就充分暴露出這種論證邏輯的缺陷。

一九二二年,生物學家奧斯本宣布發現了一顆牙齒,這顆牙齒同時具備猩猩、猿人及類人猿特征。他給這顆牙齒的主人取了一個名字——尼布拉斯加人。接著,相信進化論的人士畫出了這個猿人的想像圖,僅僅憑著一顆牙齒。但一九二七年,經過更深入的研究后發現,這顆牙齒的主人是一種絕種了的美洲野豬! 那么進化論是歸納法嗎?不是,太多事實歸納不進去。

有人曾說進化論是歸納法,這種邏輯思路稍微難一些,其實也好理解。歸納法就是提出一個命題,如果能把涵蓋的所有問題都歸納進去,那這個命題就是真理。然而對于進化論,太多的事實歸納不進去。從前面的史前文明證據來看,從進化的速度、物種爆發式的產生的方式、進化的概率等等許許多多不但歸納不進去,而且都在否定進化論,可見進化論的論證作為歸納法是不能成立的,其實還是循環論證。

似是而非的“循環論證”貫穿了整個進化論,人們似乎都對此習以為常了。然而當我們嚴格的分析起來,都會大吃一驚。

中學生物課本上有一張胚胎發育圖,顯示魚、蠑螈、烏龜、雞、豬、牛、兔、人等動物在胚胎發育不同階段的側面,其原版收藏在倫敦大學的Bodleian圖書館,它的作者是十九世紀德國 Jena大學的生物學教授海克爾。從這張圖得出的結論是,雖然這些動物成年后形態各不相同,但在胚胎發育過程中均有一個形態相似的階段,包括人類,各種動物在胚胎發育的某個階段,其形態會重演一個類似魚的形態,表明它們的共同祖先是水生動物,它們祖先的特征在胚胎發育過程中重演了。這就是支持進化論的三大證據之一“胚胎重演律”。

其實,用重演律證明進化論,也可形式地表述為:“假如進化論成立,胚胎發育會重演進化的過程;因為觀察發現胚胎發育會重演進化的過程,所以進化論成立。”邏輯上講,這仍然是用假說證明假說的“循環論證”。

1997年,英國科學家理察遜和多家實驗室合作,收集更多種系的動物,觀察它們在各個胚胎發育期的形態。他們發現海克爾的圖譜不是基于事實的描述,“我們的研究嚴重削弱了海克爾圖形的可信性,海克爾圖形與其說是顯示脊椎動物胚胎發育過程中一個相似時期,不如說是按固定程序設計的胚胎。”權威的《科學》雜志于1997年專門就此事發表了一篇綜述(Science 1997, 277:5331)。

那么,為什么海克爾和理察遜的研究結論差異如此之大呢?原來,海克爾有意選擇形態上比較相近的動物胚胎,比如他用水生的蠑螈代表兩棲類,而不用青蛙,因為蠑螈本身更像魚。又如早期雞的胚胎其眼球是沒有色素的,但海克爾把它涂黑,使得雞的胚胎和其他動物胚胎更相似。海克爾特別對人的胚胎圖作了藝術加工,去掉了人胚胎的內臟部分和腿,就成了一個有尾巴,類似魚的胚胎。

隨著遺傳學的出現和分子生物學的發展,特別是對基因的深入研究,重演論在理論上面臨著空前的危機。現在公認基因突變是進化的原因。既然過去的基因已經突變成新基因了,怎么還重現過去的特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