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二:系統的思想改造 第14集-實證科學的局限
【希望之聲2012年7月7日訊】8) 實證科學的局限

由于現代科學已經滲透人類生活相關的幾乎所有領域,這使得中共很容易就采用僵化的思維方式來灌輸現代科學,以至于許多人不自覺地把現代科學等同于真理,而“不科學”的也就成了謬誤的代名詞。實際上科學(Science)一詞來源于拉丁文“Scientia”,原意是“學問”的意思,和真理根本不是一回事。廣義上講,科學是探索和不斷接近宇宙規律的方法以及由此形成的知識體系。現代科學是以形式邏輯和實證方法為基礎的認識和探索物質世界規律的一套方法及其知識體系,在這里我們稱之為實證科學。從這個意義上講,實證科學并不等同于終極真理,它應當隨時準備接受新的事實的檢驗,并伴隨著人們認識能力和事物本身的發展而發展;同時我們也不能保證現代實證科學的探索方法就是探索宇宙真理的唯一方法。

現代科學在高速發展的同時,已經逐漸給人類帶來許多頭疼的難題。一批有遠見的科學家已經開始認識到現代科學的局限了。來自西方的實證科學的哲學基礎,是把一個完整的世界劃分為兩個獨立的范疇:物質與精神,由此而建立的自然觀把人和自然、人和世界、心與物分割開來。其后果就是不能實證精神活動的本質,精神與物質的關系、精神對物質的作用,而人的生命恰恰是精神與物質的一體。

這樣一來,精神活動游離于現代實證科學的視野之外,道德更是沒有物質基礎的純粹說教,人和自然也不再是完整的一體,其后果之一,就是人與自然的對立;由人主導的科學發展卻有著很大的盲目性。瓦特發明了蒸汽機,由此引發的工業革命帶來大規模利用化石燃料的能源新時代,誰也沒想到200年后的人類會因此陷入溫室氣體帶來的窘境;殺蟲劑DDT的人工合成,曾被認為是人類之福,因為它能使作物免于蟲害,然而人們沒料想到的是,若干年后蟲子産生了抗藥性,而人類的食物中卻發現了DDT,更讓人驚恐的是青少年體內、甚至母親的乳汁中也發現了DDT;可卡因是臨床上局部麻醉的良藥,因為發現了它,才有更多的生命從無影燈下被拯救。然而今天,可卡因的吸食者以千萬計算,我們甚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可卡因毀滅的生命比它拯救的還要多;愛因斯坦發現質能方程(E=MC^2)的時候,絕不會想到幾十年后“核威脅”成為人類頭上揮之不去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愛因斯坦說過,“科學是一種強有力的工具。怎樣用它,究竟是給人類帶來幸福還是帶來災難,全取決于自己,而不取決于工具。”在愛因斯坦看來,科學對人類是福還是禍,不能由科學本身來解決,只能由人自己來解決,在這一點上他想不出,除了傳統宗教之外,還有什么能與之相媲美。他說“如果我們從先知者們所建立的猶太教和耶穌基督所教導出來的基督教中,把所有后來附加上去的東西,特別是那些傳教士所附會上去的那些東西統統除掉,那就留下了能夠醫治人類社會一切弊病的教義。”在此,愛因斯坦已經認識到了現代科學由于將精神和物質分離而帶來的局限。

盡管普通民眾,特別是許多受中共黨文化灌輸而相信現代科學無所不能的大眾,尚不能認識現代科學發展給人類帶來的種種危機,許多清醒的科學家已經意識到這一問題了。1992年,聯合國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了有各國首腦參加的世界環境與發展大會。一封有120多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簽名的信送到了大會,引起反響。信中說道:“人類與自然已經處于強烈沖突之中。人類活動導致了環境和關鍵資源的嚴重破壞,而這種破壞經常是不可再恢復。如若不進行檢討,我們的許多活動將把我們所希望的人類社會和動植物王國的將來置于極其危險的境地,而且可能把這個生命世界變成不能維持任何我們所知道的生命方式的世界。為了避免將要到來的沖突,本質上改變(人類活動)已迫在眉睫。”

需要說明的是,我們無意指責現代科學。在這里指出現代科學的局限,是為了澄清黨文化造成的誤區,揭示中共灌輸現代科學的真實目的——壓制信仰、灌輸無神論,最終達到思想改造的目的。

※※※※

中華五千年文化是從天地、神明和人的關系而確立的自上而下的價值體系,敬畏神明、相信天命和善惡報應、講求順應天道、返本歸真是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中共高舉“崇尚科學”、“破除封建迷信”的大旗,把這些的核心價值一概貶為“封建糟粕”,同時通過灌輸未經證實的進化論和灌輸片面化、宗教化的現代實證科學為手段,以殘酷的政治斗爭為暴力依托,而達到其推行無神論和斗爭哲學的目的。雖然今天的中共出于裝點門面也不得不表現出推崇傳統文化的樣子,但因為其無神論的基礎已在中國確立,對神的信仰幾乎已成為人人皆可嘲笑的“愚昧迷信”,無論其裝修多少廟宇、建立多少“孔子學院”、提出多少諸如“八榮八恥”、“構建和諧社會”之類動聽的口號,中華文化的神韻早已被中共抹殺。這種失去了內核價值的文化形式只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中共借暴力之威強行用“無神論”改造人們的思想,敬天敬神、道法自然的傳統文化幾乎被中共連根拔起,以至于今天的社會秩序僅僅是靠著老年人遺留下來的一點傳統道德觀念維持著,而缺乏信仰的道德與文化顯得如此蒼白和弱不禁風,隨時會被橫流的物質主義、功利主義和縱欲主義所徹底湮滅。當華夏的美德被洗劫一空,當善惡有報的信仰被貶得一錢不值的時候,人們不再探尋生命的價值,也無須追求人格的完善,人們心中沒有任何顧忌,所剩下的只是“活在當下”的“瀟灑”、感官的滿足和對欲望的無度追求。中共思想改造的結果,使中國人的心靈沒有了歸宿,使中華民族喪失了立命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