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1集-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用惡黨教會的語言說話

2012-07-09|来源: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站在未來回首今天的人類歷史,人們會真實地看到共產邪靈肆虐中華大地的那一幕幕觸目驚心、喧囂鬧騰和血雨腥風。在短短幾十年里,在神州的土地上,共產黨以一次一次的殺頭,一輪一輪的批判,一波一波的灌輸,構建起了一個同我們的傳統格格不入的“黨文化”部落。在這個部落里,共產黨宣傳無神論,宣傳唯物論,否定傳統的神傳文化,宣傳馬恩列斯毛的偉大,從而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在這個部落里,共產黨批判儒釋道,批判傳統觀念,灌輸斗爭思想、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邪說,為其政治目的而灌輸進化論與現代科學,從而進行系統的思想改造;在這個部落里,共產黨更是利用無所不在的灌輸手段,從宣傳機器到教科書,從犬儒文人到各種文藝形式,徹底把人洗腦了。嗚呼!血染神州,山河色變。五千年神傳文化之根被切斷了,人們不再認華夏始祖,而是甘做馬列子孫,在短短的時間內,共產黨真的把人們的思想徹底改造了。


有一個笑話說大學考試題目是“請談談對世界一些國家糧食短缺的個人看法”,結果美國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短缺”,北韓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糧食”,而中國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個人看法”。這個笑話反映出我們中國民眾在中共幾十年的宣傳和高壓以及運動實踐中,“個人思想”成了稀有物。

思想控制著人的語言、人的行為和人的再思想。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當然就同原來的本性大相逕庭了——人們習慣于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用惡黨教會的語言說話;不信神,做什么事都不計后果,什么壞事都敢做;天不怕地不怕,滿嘴臟話,行為低下;目前的中國人,去掉黨文化,都已經不會講正常人的話,不會用正常人的思維了。

有人想,這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至少,共產黨自己都在嘲笑過去,現在同過去應該是有很大的不同了吧?

1979年是個分水嶺。談論起前三十年的歷史,人們會覺得那時真是荒唐可笑,說起現在,覺得已經很正常了。是的,人們不再相信共產主義了,人們不再講“磨一手老繭,滾一身泥巴”了,人們甚至也高喊要恢復“傳統文化”了……但是,黨文化本身并沒有改變,而是更臻成熟。黨文化的理論體系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和斗爭哲學,依然是中共的基石和被思想改造后人們的“科學共識”,黨文化依賴的灌輸手段依然沒有收斂,隨著電視的推廣,變得更加容易用“聲情并茂”來改造人們的思想,而面對互聯網的普及,中共比任何時候都更熱衷于封網、過濾和監控。中共的所謂恢復“傳統文化”,是在抽掉傳統文化的內涵之后,今天又按照黨文化的無神論、唯物論等思維模式來盜用傳統,完全是為了現在人們追逐經濟利益和國際認同這個根本目的來恢復的,這恢復的當然不是我們真正的傳統文化,相反,這是繼第一次對傳統文化的神韻施行閹割之后,對傳統文化的表面內容進行的第二次閹割。

所以,無論過去,還是現在,被改造思想后的人們都有著同樣的表現。

1、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用惡黨教會的語言說話

雖然替代傳統文化和改造人們思想是中共幾十年以一貫之的政策,但是,中共在不同時期的思想和語言卻是變化無常的。從“階級斗爭,一抓就靈”到不得不“摸著石頭過河”,從“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到“不管白貓黑貓”,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呀,就是好”到“旗幟鮮明地制止‘動亂’”,從“越窮越光榮”到“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笑貧不笑娼”,從歌頌“張鐵生交白卷”到現在學術界為求名利而大行其道的“學術腐敗”,從昔日的“禁欲主義”到今天的“縱欲主義”……中共政策之出爾反爾,真可謂令人眼花繚亂。

但是,人們的思想被黨文化改造之后的表現就是,不管黨的思想怎么變,人們總是盲目地跟著變,總是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用惡黨教會的語言說話,從而總是維護著惡黨的統治。

在那“一句頂一萬句”的時代,說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人們是相信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人民公社好”,“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廣闊天地,大有作為”,“斗私批修”,“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抓革命,促生產”,“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帝國主義及其一切走狗”……那時就一個聲音,人們覺得當然就只會跟隨惡黨的思想和語言來思考來說話。

現在信息傳遞這么快,這么多,言論也比起過去不知寬松了多少,老百姓都敢罵幾聲共產黨了,人們都在做獨立思考狀,怎么能說還是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呢?

今天誰還能控制人們的思想嗎?

那么我們看看今天的人們都在想什么:“沒有共產黨,中國怎么辦”,“中國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亂”,“不要揪住共產黨的過去不放,要一切向前看”,“給共產黨時間,民主自由早晚會到來”,“人權就是溫飽權,飯還吃不飽,講什么人權”,“什么宗教信仰,哪有神,要破除迷信,崇尚科學”,“壞事都是個別人的素質問題,黨本身是好的”,“國家這么大,換誰不一樣?”,“誰反對共產黨,那就是搞政治,就是被人利用”,“胳膊擰不過大腿,鬧什么鬧?”,“穩定壓倒一切”,“把經濟搞上去再說”……等等,人們普遍認為這些觀點是自己獨立理性的思考,而非來自中共的片面灌輸。

人們真的是在做獨立理性的思考嗎?其實不然。大家想想,上面那些觀點,一個不落的都是共產黨為維持統治而宣傳灌輸、處心積慮地要讓人們去接受的東西。只不過“造反有理”變成了“(黨的)穩定壓倒一切”。可以說,在人們認為已經擺脫了盲目崇拜,并覺得對共產黨的思想控制有了免疫力的時候,黨文化正牢牢地掌握著人們的思維模式,只是在前三十年,人們的思想更多地是被黨直接灌輸所致,而今天的人們經過多年的折騰后,不再“盲目”,覺得自己能“獨立”、“理性”地思考了。

從被動灌輸到主動思考后自律——罵著擁護共產黨
不幸的是,在這個思考過程中,思考的理論體系仍然是共產黨給予的,思考的信息來源仍然是共產黨控制的,所謂的“獨立”不過是在黨文化框框中的“獨立”,所謂的“理性”也不過是在黨文化理論體系中的“理性”,很顯然,這樣思考后得出的結果當然就是共產黨所期望得的結果。

為什么人們“獨立”地思考獨立不起來呢?有下面幾個因素。

1)“獨立思考”中的黨媽媽情結

“黨就是一切、黨就是母親”,“命是黨給的”,“飯是黨給的”,這種“母子情”數十年來早已深入人心。雖然現在不像過去那樣露骨的高唱“黨啊,親愛的媽媽”,但是,黨無處不在、至高無上的威權,對人們衣食飯缽的控制,依然讓人覺得“國家就是黨的”,“飯碗是黨給的”,“共產黨是中華民族的唯一選擇”,把黨、國家、民族等概念混在一起,整個生活環境似乎都是黨建造、賜予、維持的。這成為了人們思考中國問題的一個底線,就是不能越過共產黨,想像不出沒有黨的日子該怎么過了。外界的人很難理解這種心態,孩子大了,不就遠走高飛了嗎?可是,黨文化的封閉式高壓式環境是讓人可以老,思想卻長不大,那孩子能離開母親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