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2集-“獨立思考”的理論基礎

2012-07-09|来源: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2)“獨立思考”的理論基礎


人們思考問題的理論基礎仍然是無神論、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進化論、斗爭哲學和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讓人不相信在黨之外還有“神和天”的存在。人們思考所依賴的基本詞匯或者話語系統,仍然被賦予了黨文化的含義,都是中共教會的語言,這就使得人們只能在黨文化中打轉轉,人們甚至對于超越了“沒有了共產黨”這個底線的思維方式感到莫名的恐懼。同時,政治運動依然不斷,比如,最近二十幾年的反自由化、鎮壓“六四”和迫害法輪功,每一場這種全國性的政治運動,都是對黨文化理論的又一次全面地強化復習。


3)“信息不完整”影響思考過程

人們思考問題的信息來源仍然受到共產黨的嚴密控制,就連負面消息都是在黨的精心操控下,有效地轉化為維護黨天下的素材。俗話說“兼聽則明”,一個人得到兩個相反的觀點,并且認為都有道理的話,他就必須開始自己真正的獨立的理性的思考來做取舍。而中共的一言堂和信息封鎖、過濾造成“信息嚴重不完整”,實際上切斷了人們做出正確判斷的必要條件。再聰明的大腦,再有獨立思考的愿望,也逃不出“無米之炊”的尷尬,這樣的思考也就談不上是真正“獨立理性”的思考。

4)“強權論”讓人的思考不了了之

“共產黨是強權,黨是殘酷的,跟黨作對絕沒有好下場。”這是人們從幾十年的運動中得到的共識。就算是痛恨共產黨的人,也因為畏懼強權政治,使得在思考的心理上很難越過共產黨,覺得“你能把共產黨怎么樣?”,從而反過來以看破中共紅塵的心態去附和中共,也跟著感慨“沒有共產黨,中國怎么辦?”。人們普遍認為的言論寬松的象征——在私底下可以罵共產黨了——其實,都是在黨文化里罵,在罵中來理解黨,最終維護現狀,變相地擁護共產黨。

影響人們獨立思考的因素還很多。這種經過“思考”后仍然跟黨一致的現象,比過去的直接灌輸更有危害性。一旦認為那些想法是自己的獨立“思想”,就會更加相信那些觀點,客觀上造成更主動跟黨一致,自然更便于中共來統治人民。如果說過去是一個被動地被塑造的過程,那么今天就是黨文化發酵成熟和人們主動自律的過程。人們從過去的強行灌輸到今天的主動自律、配合理解黨的政策,“罵著擁護共產黨”,正是共產黨長期改造人民思想的典型結果。

今天嘲笑昨天用黨的思想思考問題的人,明天又會一樣嘲笑自己的今天

一個很具諷刺的現象就是,如果把中共的歷史分成一個個時代,人們總是站在“現在”的時間點,對黨的政策給以擁護,而對“過去”的時間點上的很多事情,給以嘲笑,覺得那時怎么那么荒唐。如果把時間的坐標往過去移動,會發現那個站在今天嘲笑昨天用惡黨的思想思考問題的人,站在昨天的位置又是覺得一切都很正常,照樣擁護那時黨的政策,很可能還在那里嘲笑前天的行為。今天認為共產黨可以迫害法輪功的人,倒退三十年,他一樣覺得共產黨應該發動文化大革命,再往前,他一樣覺得大躍進是如何英明正確。

說起“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人們都會嘲笑那時的荒唐。其實,今天的人們一樣在用這種邏輯思考問題,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自己覺察不到而已。

在連續幾年取得農業發展之后,《人民日報》1958年8月27日發表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文,這是中共中央辦公廳派赴山東壽張縣了解情況的人寫回來的信。文章為了說明畝產萬斤“一點也不神秘”,有聲有色地描述道,只要足水足肥加深耕加密植,“畝產萬斤就成一個現實的事物了。”更有科學家出來根據植物對太陽光能的利用,論證畝產潛力可高達5.85萬斤。如今回首當時的言論和行為,都覺得不可思議。

今天,中共的跛足改革使經濟有了一些發展,于是在中共的宣傳和灌輸之下,人們對于中國的未來有了個直線外推的思考模式:現在制造玩具出口,將來就能制造飛機出口;現在是貧富差距,將來是共同富裕;現在有腐敗、社會不公、教育和醫療福利等各種問題,將來都會解決;現在環境被污染,將來自然會被治理;現在能源不夠,將來一定會有;現在是群體抗爭不斷,猶如火山要爆發,將來一定會成為“和諧社會”;現在人們的道德日益敗壞,將來一定會高尚起來;現在是經濟發展,將來一定會有民主自由的制度發展……“二十一世紀將是中國的世紀”,“中國將在本世紀成為雄霸世界的超級大國”——其實,這就是新時代的“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翻版。

在那個年代,“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造成了“共產風”、“浮夸風”和“瞎指揮風”,把大躍進變成了大后退,人民公社會變成了人民空社。今天這種思想的危害絕不亞于當初,而且由于更隱蔽,人們不容易覺察,更重要的是,當初的思想是被灌輸的,而今天人們的這種思想卻是自己“思考”出來的,危害也就更甚。

其實,“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這句話本身很“唯心主義”,不過是表達一種氣魄和決心。但是,一旦普通的哲學內涵被灌進了黨文化,就變得極具毀滅性了。在極端唯物主義看來,這不再是表達決心,而是要變成實實在在的物件,要的就是畝產指標,層層夸大的指標,是畝產萬斤的高產衛星。不信神的共產黨,追求的是“敢叫日月換新天”的大無畏精神,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一種莫名的東西沖昏了人們的頭。黨文化扭曲人性之甚,可見一斑。

昔日“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號角鼓動人們不顧客觀規律和現實,要畝產萬斤,畝產十萬斤。今天“全面崛起”的鼓噪同樣激勵著人們面對中國的危機熟視無睹,盲目相信中共。二十幾年來的跛足改革帶給中國巨大的危機,但人們不去監督中共,不去批評中共,不去反思中共,不去解體中共,而是不作為,甚至反對別人作為,盲目地把一切期望都寄托在造成這一危機的中共身上,期望中共有意愿解決,期望中共有能力解決,認認真真地重新演繹著二十一世紀的“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人有多大的期望,中共就能有多大的希望”。

對中共的期望悖論:期望等于沒有希望

中共歷史上幾次重大政策的調整,都是因為來自黨內黨外的巨大壓力,感受到了“亡黨”的危機才不得已開始了改革。也就是說,只有給中共壓力,中共才會改良。光是有期望而不反思中共的歷史,不揭露中共現在的惡行,放任中共,附和中共,縱容中共,中共就不會改良。于是,期望等于沒有希望。

可以這么說,在人們盲目的“期望”中,所謂給中共三十年時間的幻想中,社會危機可能已經把中國破壞好幾個來回了。

更重要的是,“改良”對今天的中共來說,已經太奢侈了,因為中共積累的原罪使它根本不愿、不敢、不會改良了。維護統治地位成為中共保住集團和個人利益的一切底線,在中國警察網上有一句醒目的口號,就是“維護黨的執政地位”,如此明目張膽地把警察當作黨的家奴,可見共產黨是鐵了心地“不會從良”,而人們的盲目期望更是給中共增加不愿順應歷史潮流的能量。很顯然,今天的中共已經成為理性討論和解決中國問題的基本障礙,只有把中共解體掉,讓中國人民沒有后顧之憂地來發揮一切聰明才智,自由討論國家的方向和前途,民族才真正有期望。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