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三:灌輸手段 第9集-把黨文化裝扮成“德育”、“常識”、“原理”、“基礎”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2)把黨文化裝扮成“德育”、“常識”、“原理”、“基礎”

黨文化是無中生有的騙人的玩意兒,可是要想讓人無抵抗地接受,就要把它打扮成自然而然、自古已然、天下同然,“放之四海而皆準,衡之古今無不通”。于是,反人性的階級仇恨教育被稱為“德育”,反常識被稱為“常識”,歪理被稱為“原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被稱為“基礎”,好像全世界人民都在學習這一套東西。毫無抵御能力的青少年學生完整地把這一套虛假而扭曲的世界觀、人生觀接受下來,從此變得狹隘而偏執,以為所有正常人都是這么思考問題的,而共產中國才是世界的樣板,動輒貶斥不同觀點為“反動”、“沉渣泛起”、“亡我之心不死”。某中學生學完社會發展史,問老師,“既然社會主義必然代替資本主義,那資本家不順應歷史潮流,他們是真糊涂呢?還是裝糊涂?”

大學的哲學史以馬克思劃線,馬克思以前的西方哲學被稱為古典哲學,不是機械唯物主義的就是唯心主義的,總之尚未發現真理;馬克思以后的被稱為現代哲學,全部帶著垂死的資本主義的腐朽沒落氣息。中國的傳統思想,如果還有一點合理成分,那也是辯證法或唯物主義的“萌芽”,是先民們“天才地猜測”到的。各種《哲學史參考資料》一類的書,按照這種結論閹割史料,把豐富的歷史剪裁成“兩條路線”的斗爭史。學了這樣的哲學,讓人似乎覺得“天不生馬列,萬古如長夜”,令人納悶既然馬恩列斯毛一勞永逸地發現了真理,為何不把其他的書一把火燒掉。

(3)最有中共特色的教學內容——時事政治

中共是一個毫無原則的流氓黨,其立場原則不斷變化,即使那些善于緊跟形勢的人,也不一定知道應該對某一件新近發生的事情持什么態度。“時事政治”教育解決了這個難題。在高考和其他一些大型考試中,總有一定比例(一般是10%)的試題是關于時事政治內容的,強迫學生按照中共當局對事件的解釋作答。2000年的高考政治卷中,就有一道詆毀法輪功的選擇題。

(4)灌輸仇恨和歪理,培養憤青和政治冷漠

人權說白了就是老百姓的基本權利。可是經過多年灌輸,“人權”這個詞在絕大部分中國人心目中成了一個貶義詞,至少是一個可疑的詞。聽到這個詞,人們的第一反應是:“說話的人沒準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我可得多加小心。”

中共知道青少年最沒有辨別力,因此仇恨教育一貫“從娃娃抓起”。1999年以后,灌輸對法輪功的仇恨的內容堂而皇之地進入大、中、小學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的高中三年級“思想政治”教材的第四課里,赫然印著誹謗法輪功的“教學內容”。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11月第三次印刷的小學《思想品德》 (第十冊)十二課中,不但專門假借劉思影之口使大陸小學生落入“天安門自焚”騙局煽動的仇恨,而且讓所有小學生把誹謗與仇恨法輪功當成“理所當然”的正面思想行為。很多家長雖然自己對中共的迫害政策不以為然,但為了保護孩子的純真,不跟孩子談有關話題。不料家長的好心卻恰恰使孩子毫無保護地陷入中共的一言堂宣傳之中。

除了前面引用的直接灌輸某一結論的題目外,政治考試里還有一類題,必須扭曲自己的思維,才能給出正確答案。難怪有人說,“辯證法就是變戲法。”長期訓練以后,學生們學會了“懸擱”自己的正常邏輯思維,進入出題者的變異論理方式。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或者完全習得這套邪惡論理方式,成為“左棍”、“憤青”,或者徹底放棄理解這些推理的努力,滿足于一種“人格分裂”的狀態。這些學生答題可以毫不含糊,但從此對“哲學”、“人生觀”、“政治”等產生深刻的厭惡和冷漠,最終成為只關心一己私利而毫無公共意識的個人。

(5)政治課絕不放松

近年來,中共教育部對某些科目教材編寫的控制慢慢松動。但對于政治課,卻絕不放松。據說,“六四”后每次高校公共政治課內容的重大修改都要經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討論、批準。一個2004年春出籠的“高中思想政治課程標準”這樣寫道:

“高中思想政治課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基本觀點教育,……引導學生……領悟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觀點和方法,切實提高參與現代社會生活的能力,逐步樹立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共同理想,初步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為終身發展奠定思想政治素質基礎。”

看來,中共真地想一條道走到黑了。

2)歷史課:自欺欺人

(1)政治掛帥,歷史就像政治的分支學科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亡。世界各大文明國家都保存了大量的史料,人們可以從歷史中獲得豐富的教益,為個人的立身處世和民族的發展提供寶貴的借鑒。一個不了解自己歷史的民族,就像一個失憶的人一樣,處境是十分可悲的。

可是,中共的歷史并不光彩,真實的歷史是共產黨的大敵。為了論證其統治的合法性,中共必須壟斷歷史的解釋權。御用學者們使出渾身解數,把中國歷史嵌入虛幻的“發展五階段”,得出“歷史選擇了共產黨”的結論。通讀中共的中國史教材,得到的突出印象是:農民戰爭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從陳勝吳廣開始,中國人民就眼巴巴地盼望著掌握了歷史真理的革命政黨出現,好把他們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這一盼就是兩千年。終于“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共產黨來了。

事實真相是,人類歷史發展五階段是純粹的虛構,跟中國歷史更是完全對不上號。如果說,中國從戰國時期進入封建制,那怎么解釋秦始皇的廢封建置郡縣?孔子說“吾從周”,汲汲奔走于六國之間,要恢復三代的禮樂制度,在中共眼里,是“奴隸主階級”的代言人。可是,為什么孔子的儒家思想反而成了“封建時代”的正統思想?謊編大了就難以說圓。這套體系被戳得體無完膚,中共只恨當年不曾把二十五史燒掉。

(2)掩蓋、篡改、斷章取義,把真實歷史碎片化

中共的教育部門編歷史教材的指導原則是:“唯物史觀”解釋不了的一概不講;共產黨的丑事惡行一概不講;歷史上的圣賢君子、明君賢相要挑著講,講的時候一定要指出其“歷史局限性”;“反動階級的罪惡”要大講特講;“農民起義”要大講特講;共產黨的“光輝歷程”要大講特講。

中共的歷史書也講孟子,講的是“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以顯示其“剝削階級”的本性;講國民黨要污蔑他們“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卻從來不敢說真抗日的恰恰是國民政府,中共自己“一分抗日、兩分應付國民黨、七分發展壯大自己”;講基督教不講“愛人如己”的教化,要強調“宗教戰爭”和“宗教是殖民主義的工具”;講資本主義國家要強調“資產階級民主的虛偽性”和“經濟危機的內在矛盾無法克服”。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意識到中共對歷史的篡改,想通過自己的閱讀和研究了解歷史真相,可是由于被先入為主地灌輸了一套中共的邪惡史觀,很難有根本上的突破。在近現代方面,中共壟斷史料、封鎖言路,目前在中國大陸幾乎沒有可能全面了解中共起家以后的真正歷史。由于中共對歷史的系統篡改,要了解中國的歷史真相,不光要有能力看破中共就具體事件編造的謊話,更要有能力從中共的理論框架里跳出來,站在整個人類文明史的高度看待共產邪靈禍亂人間的近一個世紀。在這方面,《九評共產黨》一書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范例。

3)語文課:寓騙于樂

(1)課文的選擇

在給學生灌輸黨文化方面,如果說政治課唱的是白臉,那語文課唱的就是紅臉。政治課是疾風暴雨地灌,語文課是春風化雨地灌,方式不同,目的一樣。

中小學語文課本的文章選擇,很有學問。中共黨魁的文章或關于他們的文章要占到一定比例,中共的所謂“英雄人物”(王二小、劉胡蘭、江姐、邱少云、董存瑞、黃繼光、狼牙山五壯士等)也不能缺席。為了圖解中共的階級斗爭理論,語文課要正面表現古今中外的被壓迫階級,再把幾個臉譜化的地主、資本家(周扒皮等)點綴其間。關于西方國家的課文,要體現出“資本主義糟粕”的特點。小音樂家揚科、萬卡、我的叔叔于勒……或者悲慘地死去,或者黯淡地收場。世界名著不得不選,但要選與中共教條合拍的。因為毛用階級斗爭的觀點讀《紅樓夢》,所以中學教材要選“葫蘆僧判斷葫蘆案”,以顯示封建統治階級自私殘暴,草菅人命。

中學語文課本收錄最多的是毛澤東和魯迅的文章。毛說:“反對自由主義”,魯迅說,五千年歷史,滿本寫著兩個字,“吃人”,要“痛打落水狗”,“費厄潑賴應當緩行”。這些篇章,很多部分都要背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