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5集-“說我沒做好,你自己要先做好”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4)“說我沒做好,你自己要先做好”

“說我沒做好,你自己要先做好”,這是人們反駁別人批評的常用語。其實不對。生活中人人都以對電影明星、足球運動員指手畫腳一番,并不要求自己一定要比對方更會演戲,更會踢球。

但是,中共很喜歡用這句話來為自己的惡行狡辯。當美國批評中共人權問題時,中共的回應就是美國的人權也有問題,而且也要出一本指責美國的人權報告,從而認為自己的人權問題就無所謂了。而中共出的美國人權報告,其內容都來自美國媒體的公開報導和美國政府關注的案例,中共為什么要勞民傷財去多此一舉呢?就是為了出一口“氣”,非為改善美國人權(實際是希望美國人權丑聞越多越好,方便中共作文章),實為侵犯自己人民的人權罪行強詞奪理。

中共為自己狡辯,那是它壞到那個份上了。可是,不少普通老百姓也附和中共的說辭,甚至認為中共的回應理由是多么“為國爭了光”,這就是糊涂了。且不管美國的人權怎么樣,美國批評中共的人權,客觀上是幫助中國人民,因為在中共的人權迫害下,被害的不就是中國人民自己嗎?別人呼吁中共改善人權,不是中國人民自己受惠嗎?遺憾的是,因為黨文化的影響,認為批評中共,就是批評全體中國人民,觸及了被中共灌輸的狹隘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自尊心,結果盲目維護中共的面子。有人為中共找理由,說別人批評中共的后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在用人權要挾中共。就算如此,如果我們不買中共的托辭,堅持要中共停止迫害自己的人民,那么,中共改善自己的行為后,別人不就沒有辦法要挾了嗎?這樣,既為中國人民帶來實惠利益,又打擊了別人“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舉兩得,不是更明智嗎?

所以,正常的思維是,不管對方做得怎么樣,只要指出的是事實,就應該聽取并改正。有人說“正人要先正己”。這又是一種誤解。這話應該是批評者自我勉勵的話,那是批評者境界高,為了更有說服力,嚴格要求自己的表現。但是,不能作為被批評者抵觸別人意見的理由,不是有句話叫“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嗎?

在外國元首要跟中共談論人權問題時,有一個很典型的被認為是“機智”的回答,就是“你沒有資格跟我們說中國人權,因為一百多年前你們嚴重侵犯過中國人民的人權”。在說起中共天不怕地不怕,破壞自然,污染環境時,也有個類似的說法,就是“西方強國不也轉移污染工業,甚至把廢料運到別國嗎?”言外之意是什么呢?就是西方國家曾經侵犯中國人民的人權,為什么共產黨就不可以侵犯中國人民的人權呢?西方國家能夠污染中國,共產黨怎么就不能污染中國呢?

中國要與世界接軌,融入世界潮流,就需要聽取國際社會的意見,除了學習別人的先進技術,還要研究先進的制度。為了化解國際社會在人權、民主自由等方面的壓力,中共總是用“說我沒做好,你自己要先做好”來無理取鬧,誤導民眾,受害的是國家和民族的長遠利益。

5)“對共產黨要一分為二”

共產黨自知壞事干絕,所以,希望人們能對它一分為二。老百姓自己也附和著說,“難道共產黨一點好事也沒干?”這種觀點聽起來好像有道理,但是這要看一分為二的場合和目的是什么。

一個殺人犯,殺人償命,按照法律來說,就已經可以給他定性了。如果在法庭上要求一分為二,想用小時候曾經幫助老大爺推過車,植過樹什么之類的來抵消殺人罪,那是不可接受的。

拿國家和政黨來進行類比的話,可以看一下二戰以前的德國。1933年希特勒成為德國的元首,他的經濟政策使德國的經濟連續多年以100%的速度增長,德國的失業率從30%降到0%,德國當時的國際地位大大提高,因為在一戰以后德國是戰敗國,英法列強對德國是很歧視的,要收它的賠款,但是希特勒當了元首之后,德國成了歐洲的強國,特別是1936年成功地在柏林舉辦了奧運會,使得很多國家對它刮目相看。當時德國修建的高速公路都是可以起降戰斗機的,很多地鐵的挖掘都是希特勒時代完成的,而且希特勒當時說要讓德國的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轎車,這就是德國“大眾”車牌的由來。但是不管希特勒在經濟上做了多大的努力,在軍事上取得多大的成功,有人說他是軍事家或是經濟學家,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他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了全球九千萬人的傷亡,造成了四千億美元的損失,同時他在集中營里面對猶太人殘酷的屠殺,有六百萬猶太人因為二戰在集中營里失去生命。這些事情就足以給希特勒和納粹定性了,所以今天你要是到德國去的話,沒有人說我們要對希特勒和納粹進行一分為二,而且包括現在擁有納粹的標志,或者對希特勒崇拜都是違法的。

我們再拿日本人打一個比方。侵華日軍在中國除了殺人,它還辦了很多實業。特別是在東北三省,它開工廠,開礦業,一直到中共奪取政權之后,當時東北三省的老工業基地,很多都是日本人留下的底子,包括當時東北三省作為全國鐵路網最發達的地區,都是日本人弄的。甚至南京大屠殺之后,日本在中國也搞了很多文化活動,比方說盂蘭盆會,到南京秦淮河兩岸看一看那也是屬于花柳繁華、溫柔富貴的,大上海那也是朝朝飲宴、夜夜笙歌的地方。那么我們要不要感謝侵華日軍對中國經濟發展作出的貢獻呢?也要來個一分為二呢?我們好像沒有人這樣想,因為日本人有南京大屠殺,有七三一部隊,有三光政策,而且這場侵華戰爭造成了中國兩千萬軍民的傷亡,就這些事情本身就足以給侵略戰爭定性了。

所以回到共產黨這兒,在奪取政權之后,中共造成了中國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四千萬人是被它屠殺掉的,四千萬人是活活被餓死的,這個屠殺的數量超過納粹德國法西斯的十幾倍,超過日本人四倍,另外一方面,共產黨又出賣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所以就這兩件事情本身,就足夠給共產黨定性了。

在另外一方面來講,共產黨它自己做事情它也常常不一分為二,它常常把事情做絕了。比如它在鎮反的時候,為什么不對原來國民黨的官兵一分為二呢?在迫害劉少奇、打倒林彪鄧小平的時候,那時候怎么不對他們一分為二呢?今天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怎么一句好話都沒聽說,全部都是詆毀法輪功的話呢?所以從它的表現來講,它所謂一分為二,實際上是為它維持統治所找的一個藉口,讓大家對它有一定程度的認同而采取的一種策略。

如果真要是“一分為二”的話,那么,中共就應該面對過去,面對錯誤。中共說的“一分為二”其實是一個障眼法。它先虛晃一槍,說事情總有好有壞吧,讓人覺得很“客觀”的樣子,然后,話鋒一轉,“壞”就不說了,落腳點卻是“好”。所以,中共是不讓人們去徹底全面地反思中共的過去的,它干的壞事是不讓人說的,要說也只能按它的調子和分寸來說,這樣說的后果反而是給今天的中共貼金。德國總理勃朗特(Willy Brandt)在華沙下跪懺悔對猶太人的罪行,而中共領導人卻從來沒有向全國人民懺悔。如果在德國的格言現在是“千萬不要忘記”,而在中國則是“千萬不要記住”。可是,忘記歷史的社會能夠自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