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6集-“溫飽權高于人權”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6)“溫飽權高于人權”

面對世界民主潮流,中共在人權方面的惡行成為中共在世界上的一大包袱。于是,御用文人們杜撰出了一個人權歪理,“溫飽權高于人權”,“你到饑腸轆轆的農民那里去問問,他們是要飯吃還是要民主自由?”很多人面對國際社會批評中共的人權記錄時,也會用中共這一套話語進行批駁。在中共的政治教科書和每年的政治考題中,對這個問題都是有標準答案的。中共在不同的外交場合,也經常儼然理直氣壯,一副義正詞嚴的樣子。人們重復這句口號,跟中共的宣傳和灌輸是分不開的。

其實,這是一種混淆邏輯的詭辯,它把民主自由當作一個抽像的概念,而把這個抽像的東西去同具體的“食物”進行對比,加上暗示農民的教育水平低,只會要具體的,而不懂得抽像的東西,從而得出農民都“要飯吃”,于是,就否定了民主自由的重要,結論就是“溫飽權高于人權”。

我們稍稍換一個說法,把民主自由具體化,農民們就不會上中共的文字游戲的當了。過重的負擔,壓得農民翻不過身,就連中共自己都承認減免農民負擔是一項關系國家的大事。對饑腸轆轆的農民,如果把“民主人權”的抽像字眼轉換成具體的行為,我們可以這么問,“我們農民被整得苦啊,找人把你們的情況反映出去,你們愿不愿意?”“當官的欺壓農民,苛捐雜稅多啊,咱們把那個壞蛋鄉支書罷了,選個真正為我們干點實事的,大伙樂意不樂意?”對于這樣的提議,農民們難道會拒絕?

人的肚子餓了,要想得到幫助的話,首先就要發出聲音,讓人知道你的肚子餓了。就是說“言論權”比“溫飽權”更緊要。可是,為什么中共顛倒順序的狡辯人們也能欣然接受,聽之任之呢?就算吃不飽的人沒權說話,現在不是有很多人已經吃飽了嗎?為什么不讓他們說,或者容許他們替吃不飽的說呢?

其實,“溫飽權”對于中共來說也不重要,中共在意的只是一個敷衍外界、抵觸言論自由的藉口。

類似上面這樣的似是而非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黨文化改造人的思想之后,的確使得人們溝通起來都很困難,一個問題解決了,還有另一個問題冒出來。如何避免用黨的思想思考問題,避免用黨教會的語言說話,很關鍵的一點,就是把角色分開。把自己同黨分開,克服黨媽媽情結,突破“離不開黨”的底線,不把黨的無神論、唯物論和斗爭哲學、仇恨哲學當作自己思想的基礎。對于那些似是而非的觀點,看一看如果你附和那些觀點,到底對誰有利,是鼓勵黨干壞事還是監督黨、抑制黨不讓它干壞事。中共可以為自己辯解,但是,我們老百姓不能跟著起哄。別人批評中共的時候,并不是在罵中國人。丟中共的面子,不等于丟中國人民的面子。能夠挑戰獨裁,為真相挺身而出,是真正的勇士,是會贏得世人的尊敬的,這種尊敬是對中國人民的尊敬。

2.不信神,造成人做事不計后果,什么壞事都敢做

無神論是黨文化的核心之一。中共之所以得以改造人們思想,就在于切斷了民族傳統文化,用馬列主義外來文化替代了中國幾千來的半神文化,從此“無神論”主宰大陸,敬天畏神、善惡有報變成了封建迷信和愚昧無知。就人類歷史而言,對神的信仰和宗教在很大程度上維持著人類的道德。不再相信神的存在,也就沒有了道德的約束,沒有道德的約束,法律的約束也只能是有名無實。于是,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相信今生來世,不相信做壞事有報應,于是,做什么事都不計后果,什么壞事都敢做。

漠視生命 肆意殺人

1949年以后,在“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中,數千萬人非正常死亡。但在歷次運動中,起作用的卻不僅僅是中共本身。中共搞運動歷來是煽動群眾斗群眾。很多受害者往往是被中共扣上什么帽子,然后眾多鄉鄰、親戚甚至家里人就會一涌而上,將其活活整死、打死。那些打人者本身固然有被中共欺騙的一面,但他們之所以能做得出這些惡行,卻跟黨文化的洗腦緊密相關。一個相信天理,相信人倫人性的社會,不可能大面積干出這種傷天害理、泯滅人性的事情。

“大躍進”之后的大饑荒,餓死的大約有四千萬人,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饑荒。這一場大饑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的洪水、干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完全是一場徹底的“人禍”。事實上,如果當饑荒發生的時候,能夠開放糧倉,能夠尋求解決辦法,這場饑荒的死亡人數不至于那么高。更令人震驚的是,面對餓得奄奄一息的村民,中共干部卻命令軍人強行封鎖道路,目睹他們活活餓死也不準他們爬出去逃生。

文革中的“打砸搶”,學生居然用皮帶抽死老師,孩子用磚頭砸死父親。還有人把對方打死之后,把器官取出吃掉。

中國古代講“人命關天”,“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被當局整肅的對象,本身已經夠可憐了。但現在很多人卻不但見死不救,還要落井下石,甚至以殺人為樂, 只要中共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認為是黨性的需要,是黨的政策的需要,什么后果都可以不顧。中共思想改造的后果之可怕,可見一斑。

時至今日,這種不把人命當回事的黨文化思維并沒有隨時間的推移而成為歷史。因為中共的腐敗與暴政,社會產生了大量的被壓迫團體。富人高官可以利用特權過著一擲千金的生活,而下崗工人卻因為沒錢治病在家自焚身亡,貧窮人家的母親因為沒法替兒子交學費而上吊自殺……但面對下層民眾的凄慘生活,很多人已經漠不關心,毫不在意。面對可憐無助的上訪民眾,那些所謂的執法人員可以大打出手,將人致傷致殘,絲毫不管他人死活。所謂的何院士何祚庥,可以面對無數的礦難,說出“誰叫你生在中國”這樣的狠話來。而中共將官朱成虎,則放話可以犧牲西安以東地區、不惜中國一半的人口來打一場核戰爭,跟老毛的“中國死了三億,還有三億”的說法如出一轍。僅僅因為沒有“暫住證”,大學生孫志剛就被收容所活活打死。而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大量法輪功學員慘遭酷刑甚至折磨致死,在2006年更曝光出自2001年以來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體摘取,中共官員和醫生從中牟取暴利。人性之泯滅,駭人聽聞。

漠視生命不僅僅表現在政治運動當中,也不只體現在權勢者對百姓的態度上,現在社會上人與人之間都充滿好勇斗狠,肆意殘殺的現象。現在年輕人動不動就砍啊,殺啊,對越暴力的越崇拜。手段殘忍的校園兇殺案也屢屢發生。社會上謀財害命、用錢買命的事情隨處可見。官員、富豪雇兇殺人,有時連自己的妻友也不例外。

當人的道德淪喪到如此窮兇極惡的時候,這個社會就處于極其危險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