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8集-世風日下 不講道德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世風日下 不講道德

公務員以及其他各行業的職業倫理也日漸低下。看醫生要遞紅包,孩子入學要交紅包,打官司要給紅包,記者寫新聞要收紅包……金錢把一切固有的職業道德污染了;正常的社會運作模式被破壞了;舊有行業的職業道德變壞了;新生行業的職業道德根本就沒有一個健康發展的環境,一出生就已經被污穢包圍了。

就說造假的程度,從假煙假酒假火腿,到毒米毒油毒奶粉,什么都有。2003年安徽阜陽發生了害死嬰兒的“毒奶粉”事件。長期食用這種奶粉的嬰兒,頭大身子小、身體虛弱、反應遲鈍,并伴有大面積皮膚潰爛、內臟發育腫大。僅阜陽市出現營養不良綜合癥的嬰兒就有171人,因并發癥死亡的有13人。許多患“大頭娃娃病”的農民家庭,為了給孩子治病,幾乎花費掉了所有積蓄,有的甚至變賣了家產。不少家庭因為沒有經濟能力,不得不放棄治療,眼睜睜地看著孩子死去。2006年,北京市糧食局所把2300多噸陳化毒米流入市場,里面含有大量致癌物質,包括目前發現最強的化學致癌物黃曲霉素。然而商家為了利益不管百姓死活,毒米公然進入市場波及全國,湖南、湖北、上海、北京、廣東、遼寧、四川、湖南都出現數以噸計的毒米。更有甚者毒米攙好米,百姓無從分辨。

過去叫盜亦有道,摻假騙錢,也就騙個錢,再缺德也不能下毒。而今天的人們,除了少數心里還遵從傳統道德約束的人,更多的人是覺得道德、良心能值幾分錢?中共的無神論、唯物論、不講天理,不講道德,教育出來的就是這種為了錢,為了個人利益,什么壞事都干得出來的人。

2001年4月16日,朱镕基在視察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時,為該校題寫的校訓是:“不做假賬”。無獨有偶,2003年3月24日的《三湘都市報》報導,有些當地教育局出臺的治理教育“三亂”的“八個嚴禁”,“嚴禁奸污猥褻女生”竟赫然名列其中。不知這樣的校訓和規章,是讓人民放心還是更擔心。

當一個社會已經確立了游戲規則,社會民主制度、法律體系、媒體監督和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已經比較完備地建立,民眾的道德維持在一定程度,國民心態比較平穩時,再有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會是在規則之內,道德和法律在原則上有個約束。而中國是規則還沒有確立,就先學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而且有過之無不及,沒有任何道德的制度的宗教的底線約束,后果可想而知。

性泛濫造成社會危機

時下的中國,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中共的政治改革是禁區,相反,“性生活”卻成為開放最徹底的。婚外戀、包二奶、一夜情、白領階層的換妻游戲、婚前同居、網婚、閃婚、隱婚、成人用品商店、賣淫、色情按摩、性表演、脫衣舞、電視電影節目煽情性的表演、性感美女在平面媒體的獨領風騷等等,談政治色變的中國社會,人稱正在發生著一場前所未有的“性革命”。公安部的數據表明,1984年查獲的賣淫嫖娼的人數是6千,1999年達45萬,被查處的人數直線上升,但查獲率是1%還是10%,沒有人知道,但絕對超不過10%。在這股席卷全民的“黃潮”中,不但是青年一代意識領先,就是中老年人也不甘示弱,似乎要挽回過去被“耽誤”的時光。電影《手機》和安徽原副省長王懷忠的名言“查嫖娼就是破壞投資環境”,就是這種社會現象的折射。憶往昔“全國上下一片紅”,看今朝“全國上下一片黃”。

包二奶、養情婦、性賄賂,已經成為官員追求的一種“流行時尚”,不但不引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調查數據顯示,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有情婦。在1999年廣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 員貪污受賄案件中,100%包養了“二奶”。但這還只是冰山一角。天門市委書記張二江一個人就有情婦107個。

從官方到民間,從權勢人物到平頭百姓,沒有了道德的約束,只要有條件,就都想著占上一把性便宜。上級對下級,老板對員工,教授對學生,導演對演員,強者對弱者,性侵犯處處可見,天理、人倫都可以不管。

就連本是教書育人的學校也頻頻出現禽獸教師。有的學生遭到強奸懷孕,有的被強奸并包為二奶,有的老師強奸未成把學生殺害了,有的甚至對非常年幼的小女孩下 手。國內媒體2003年報導,重慶大足縣一名小學教師,從2002年至2003年,先后對自己所教的10名未成年女學生實施強奸猥褻。甘肅隴西縣一名體育老師 以幫學生走后門上學為名,將該校12名初三女生強奸,其中兩名學生被強奸后懷孕。貴州省錦屏縣河口鄉中仰小學一名51歲的教師在一年半時間里42次強奸12名女學生、35次猥褻16名女學生,僅有3人幸免于他的魔爪。2004年6月,臨夏縣一小學教師在一年半時間內先后將三年級的9名女同學多次強奸和猥褻,其中次數最多者達數十次,而這些孩子最大的一名還不滿15歲,其他均是9到10歲的女童。湛江市下轄的雷州市南興鎮某小學校長林登平3個多月竟然作案7次,共強奸11名均是在校學生的未成年少女,受害者最小僅10歲……這樣喪心病狂、觸目驚心的惡行,在今天卻已經屢見不鮮。

中國人在性的問題上自古都是嚴肅認真,把操守看得很重。只有結婚之后才能住在一起。結婚時要拜父母、拜天地,有天地神明為自己的婚姻作證。反之,如果有人被指控私通、淫亂,那會是一項大罪。強奸就更是跟殺人放火一樣,罪不可赦。“萬惡淫為首”,但今天的中國人,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先輩的古訓。這種局面,不能不說與中共破壞傳統道德價值,宣傳無神論、唯物論密切相關。在中共的黨文化里,權力就是道德的最大詮釋者。只要有權,只要有條件,就可以肆意妄為。從共產黨早年的“共產共妻”,到毛澤東的淫亂,再到現在中共官員的腐敗墮落,從官方到民間,一切傳統價值都被顛覆了,一切家庭人倫觀念被拋棄了。但歷史一次次地告訴我們,亂性往往是一個民族走向覆滅的先兆。再發展下去,我們到底期望一個怎樣的未來?

黃賭毒產業化 官方成保護傘

中國賣淫業一直是非法的,性產業必須同軍警結合才能生存和發展。有些性產業根本就是同軍警合作辦的,有的也不隱瞞這點,因為這是提供安全的保證,例如軍隊或公安的招待所反而客似云來。性服務業涉及的經濟利益越來越龐大,就業人員大約有1000萬,涉及的消費每年大約1萬億人民幣。由于2000年的警察行動,中國經濟學家楊帆估計,失業的女性工作者的消費降低,中國GDP因而減少了1%。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兼職研究員王增先在研究會上“保守估算”,每年有將近6000億元人民幣的賭資流向國外及港澳地區。毒品市場3000多億人民幣,吸毒人員超過1千萬。沈陽市禁毒支隊隊長陳鑫、沈河分局原局長曲月福和現局長張保華及另外100多名警官為毒販做保護傘,毒販和警察勾結,販毒“一條龍”。黃賭毒三大市場幾乎相互關系協調發展,由于從事三大行業的人員需要有特殊的地位與背景,因此,中國的軍警及政府要員成為三大行業的最重要的受益者,因為沒有政府及軍警做背景這三大行業在中國寸步難行。官方參黃參毒參賭,上行下效,造成中國人對吸毒販毒賭博賣淫嫖娼司空見慣,甚至親身參與,不覺得自己干壞事。

在感受著經濟發展帶來的現代生活時,人們最有切膚之痛的就是社會道德下滑后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問題。有人形容共產黨過去在課本里宣傳的“德育、智育、體育”全面發展,今天早已變成了社會實踐中的“權欲、錢欲和性欲”全面崛起,名曰“三玩博士(玩權,玩錢,玩女人)”。假貨盛行,色情泛濫,黑社會活躍,官商勾結,警匪一家,而民間疾苦卻乏人問津,社會公正更是不得伸張。這樣的社會里,沒有內在的道德約束,沒有外在的輿論約束,沒有外在的法律約束,每個人都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