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9集-天不怕地不怕,張嘴就是謊言,滿嘴臟話,行為低下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3.天不怕地不怕,張嘴就是謊言,滿嘴臟話,行為低下

中國素以“禮儀之邦”聞名于世。敬天信神、相信善惡有報是中國人幾千年的傳統,即使那些沒有明確信仰的人,也相信“老天爺”的存在。傳統上中國人遵循神佛、圣賢的教誨而努力完善自己的人格。人們對天、地、人的態度是恭敬、謙卑的,整個社會通過禮儀來規范。
然而共產黨鼓吹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只有把人改造成無所畏懼,中共利用來奪權、搞運動才方便。要是人對人有禮,對物有惜,對天地神明有敬畏,這樣的人是不會把“聽黨的話”放在第一位的。因而在黨文化的建立過程中,中共灌輸的無神論使得中國人遠離華夏祖先對天地神明的敬畏和對生命終極的關懷;其斗爭思想又使得中國人既不信“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古訓,也不信“己所不予,勿施于人”的教誨;其唯物主義則使中國人徹底拋棄祖輩們上下求索的心靈上的超越、人格上的升華之“道”,把來自東方的“慈悲”和來自西方的“博愛”視為“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和“虛偽的遮羞布”。人們的語言中充滿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咄咄逼人,充滿了“戰天斗地”的狂傲,舉止粗俗、滿嘴謊言和臟話,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張嘴就是謊言

世界上哪個國家都有人說謊,但是,在許多國家整個社會的機制是以誠信為基礎的,講信用是一個人能夠長期立足社會的資本。而在中共統治下,謊言成為中共社會的“立國之本”,整個社會靠說謊支撐,說謊成為人們在社會上生存的基本技能。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謊言史,謊言是維持共產黨的統治的柱石。不管是公開,還是私下,不管是對內,還是對外,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處處都充斥著謊言。人們在政治斗爭中,從中共的榜樣中,也學會了謊言。人們為了符合黨的要求,避免自己成為被運動打擊的對象,就得陪著黨說謊,跟著喊“超英趕美”、“畝產萬斤”、“一片形勢大好”。中國大陸流傳過這樣一首打油詩:“村騙鄉,鄉騙縣,下級騙上級,省長騙中央,一級一級往上騙,一騙騙到國務院。”一路說過來,人們覺得習慣成自然,好像說謊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整個世界和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

電影《手機》反映了張口就是謊言的社會現象的一個側面:因為有了外遇,所以要精心編制謊言來欺騙別人,家庭成了編謊和拆謊的戰場。不但如此,它也演出了生活中慣用的許多經典謊言。整個社會存在手機恐慌癥,不是怕手機,而是因為手機容易揭開謊言。電影的編導有句話:“有很多時候謊言支撐著我們的生活”。

傳統觀念中,道家講做真人,佛家講出家人不打誑語,儒家講信,都認為撒謊是不對的。孔子把“仁義禮智信”作為五常。其中人與人之間的誠信,是人最重要的美德之一。所以孔子也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就是說如果人沒有信用的話,不知道他還能做什么。

治理國家的道理何嘗不是如此。孔子的學生子貢曾向老師請教治國的辦法。孔子說:“一是讓老百姓豐衣足食;二是國家擁有強大的軍隊;三是取得臣民的信任。”子貢問:“如果迫不得已要去掉一條,應該先去掉哪一條?”孔子說:“去掉軍隊。”子貢又問:“如果再去掉一條呢?”孔子答:“去掉衣食,寧可不得足食,也要保住信用。如果得不到臣民的信任,國家遲早要滅亡。”

因為唯物論強調物質是第一性的,人們考慮問題都從物質利益出發。在傳統觀念被批判否定后,中國人沒有任何對謊言的顧忌和來自道德的約束。整個黨文化體系又是鼓勵說謊,人們說謊話沒有任何負罪感。說謊變成了沒有任何理由的一種本能行為。只要對我有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天不怕地不怕,因此用謊話來取得自己的利益變成了普遍現象,不但張口就是謊言,而且說謊的時候已經在考慮下面怎么說怎么做能夠圓謊了。

還有人把撒謊不講誠信的社會現象,歸結為西方“資產階級”特有的、唯利是圖的市場本性。然而市場經濟在西方發達國家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而這些國家并沒有因為實行了市場經濟就成了騙子社會。恰恰相反,西方國家十分注重誠信,誠信是最不可或缺的個人品質和最重要的人生財富。在西方,誠信已成為經濟交往中最基本的準則,也是企業追求的目標。在利益和信義發生沖突時,人們會選擇信義,因為惟有信義才能帶來持續的利益,一時的欺詐會取得短期的收益,但最終會成為企業發展的絆腳石。不講誠信,在西方國家里,時間一長寸步難行。

黨文化讓人說謊還表現在兩套話語系統中,就是臺上一套,臺下一套。“落實以德治國,……深入開展反腐敗斗爭”(貴州省委書記劉方仁,受賄660多萬元,無期徒刑),“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未來5年內解決尚未解決溫飽問題的160萬人口的貧困問題”(云南省省長李嘉廷,受賄1800多萬元,死緩),“想到廣西還有700萬人沒脫貧,我這個當主席的是覺也睡不好呀”(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杰,受賄2000多萬元,死刑),“反腐倡廉工作一刻也不可放松,始終頭腦清醒、旗幟鮮明、態度堅決”(上海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陳良宇,涉及數十億社保基金案,被撤職調查)……同樣,普通的民眾也存在兩副面孔、兩套話語系統。在做政治表態,寫政治學習體會時使用一套冰冷的政治話語,在生活中使用另一套比較人性化的語言。

人人張嘴就說謊,既是為了適應中共的政治環境,同時,也已經變成了人們的思維習慣,謊言造成了社會的誠信危機,老百姓最后不得不吞食社會道德墮落的苦果。一個全面腐敗,全面造假的社會,人們自己都說“法不責眾”,誰也不知道該如何收拾中共造成的這個爛攤子了。

黨文化教人學流氓說臟話

除了撒謊之外,滿嘴臟話也是黨文化中的一個特色。傳統觀念衡量好壞看品德,而中共的歷史唯物主義是在“革命”和“階級”標準下辨別好人和壞人,把中華傳統禮儀一腳踐踏在地。

巴黎公社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可以說是共產黨的老祖宗。自稱流氓無產者的巴黎公社社員們按照歷史記載是地地道道的流氓,當年這些沒有受過教育、靠偷雞摸狗過活的社會流氓地痞打著共產主義的旗號洗劫了巴黎城。受巴黎公社流氓起義的啟發和蘇共的栽培,中國共產黨也是依靠流氓無產者起家。中共認為“流氓地痞之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毛澤東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里并不諱言游民痞子的革命作用而大聲疾呼痞子運動“好得很”。毛還在1964年8月18日一篇《關于哲學問題的講話》里說,“什么北大、人大!還是那個大學好,我就是綠林大學的,在那里學了點東西。”

中國古代也有流氓得天下的例子,劉邦年輕時在沛縣當亭長,以好色嗜酒而出名。可是他奪得政權之后,也懂得馬背上得天下,不能馬背上治天下的道理。他命令儒者叔孫通和他的門徒一起,制訂朝儀,用道家思想,以道德仁義、清靜無為令天下修養生息。古時的流氓也知道維持政權得用正統文化而不能用流氓手段。

但中共奪權之后,卻繼續以流氓手段統治國家。在黨文化的體系里,處處充滿流氓的匪氣霸氣,知書達理是“封資修”,知識份子是“臭老九”,粗鄙下流成為最具“革命精神”。滿手老繭的工人心最紅、農民腳上沾的牛糞最香。“盡管他們的手是黑的,腳上有牛屎,還是比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子都干凈。”你要覺得牛糞是臭的,那么就說明你的階級感情有問題,所以幾乎所有的知識份子都必須說牛糞是香的,越聞越香。經過數十年中共對流氓粗鄙文化的宣揚歌頌,從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改造著人們的生活習性,把人變得滿嘴臟話,行為低下。互聯網論壇上,充滿臟話和詛咒的帖子可以說是中文網站的一大特色。本來可以平心靜氣討論,卻變成了某些人用各種下流惡語進行謾罵和大搞人身攻擊撒野的地方。在被黨文化灌輸的仇恨和狹隘的“愛國主義”偏見之下,民主、人權、臺海、法輪功、宗教信仰、外交關系等等話題,都能成為被下流謾罵的犧牲品。

從最高領導人的流氓語言,如“脫褲子”、“割尾巴”、“放屁”等被寫進教科書,到文革全民運動中對流氓行為和語言的鼓勵,再到八十年代以后引進《上海灘》之類流氓企業家影視作品作為樣板,流氓居然堂而皇之成為了大家可以觀摩效仿的對象。

在目前的社會中,信仰缺失,理想破滅,權力、金錢成為人們唯一的追逐目標和興奮點。人們受進化論學說影響,爭當欺壓別人的強者,認為成功需要“匪氣”。一般人沒有隨便打人的權力,罵臟話就可以起到讓弱者畏懼、給自己壯膽的作用,“我是流氓我怕誰?”正是臟話背后天不怕地不怕心態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