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們的表現 第11集-黨文化的話語系統控制了人們的思想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黨文化的話語系統控制了人們的思想

黨話是以“系統”的方式存在于當今中國人的生活中。與自然語言不同的是,黨的一切建構了一個人為的“約定俗成”的政治話語體系,取代了正常社會自然形成的生活、思想和語言交際的內容,中國人就生活在黨話編織的社會結構里。

中共建政以后,“人民”大概是使用最廣泛的詞語之一了:政府號稱“人民政府”,軍隊叫作“人民軍隊”,錢幣叫“人民幣”,甚至走的馬路也叫“人民路”,還有“人民電臺”,“人民廣場”、“人民公園”、“人民醫院”、“人民銀行”……和一切共產國家一樣,一方面無處不在的被稱為“人民”的各種設施、機構、團體暗示著每個人的一切利益、權利似乎都有了具體落實,不必自己再費心了;另一方面,“人民”被戴上了如此神圣的光環,以至于小民百姓都戰戰兢兢弄不清到底誰是人民。

有這么一個故事,上世紀70年代某人到“人民商場”購物,“人民營業員”態度粗暴,顧客質問:“你這是為人民服務么?”答曰:“為人民服務?你代表人民?”顧客竟一時結舌。

當然,同樣的情形,也可以發生在和“人民政府”、“人民警察”打交道中……在中國,雖然“人民”沒有法律上的定義,但在中共黨文化里“人民”有著特殊的含義。在這里只有中共才可以代表“人民”,才有權劃定誰是“人民”,誰不是;而后者就將成為“人民的敵人”,可以不經法律程序而剝奪其權利。他們通常被冠以另一個特定稱呼:“一小撮”,盡管這“一小撮”有時候多達成百上千萬人,比如1957年給中共提意見的“右派”、1999年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人群等等。“人民”一詞雖然不是中共造出來的,但在黨文化中被賦予了特定的涵義,當人們習慣性的在各種場合使用著“人民”、“一小撮”等詞語的時候,已經在無意識中認可了中共對于誰是或不是“人民”的隨意劃定,或按照中共的意圖進行政治劃分和站隊。

類似這樣滲透生活方方面面的的黨文化詞句還很多。比如中共建政直到上世紀末,學生從學校畢業后,都要“分配工作”。“分配”一詞就表明“黨”具有支配權,所以很多人下意識中就覺得飯碗是中共“賜予”的,而不是自己通過努力獲得的。特別是很多警察在追隨中共迫害民眾的時候振振有詞:“共產黨給我的飯碗,我就得聽共產黨的。”

黨話系統是黨的意識形態、黨的意志、黨的運作實施的載體和工具,中共利用一切國家手段和國家功能完成黨語言的體系建立、規范和使用。所有標準話語產生的機構——輿論媒體都由官方占有,并配備中共獨家特色的中宣部以及下屬宣傳系統,干部培訓和組織生活系統,中央和各級黨校等思想教育機構。歷來報紙、文件、官方講話、學校教材都是統一傳播黨語言的制度方式。多次政治運動生造出大量新詞。各級組織帶領群眾使用并沉淀在日常生活中,形成黨傳統、黨文化的基礎。規范文藝、電影、廣播、戲劇,樹立黨文人、黨文化樣板,推行黨話語標準化。文字獄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的恐懼作用巨大而持久。在完成黨話語建立過程后,中共又立法使之具有合法性。這一切都使得黨話語系統成為中國人說話的主導。幾乎每一個中國人,在需要的時候,都可以隨口說出整段整段的極其標準的黨八股話。

“謊言重復一千遍就是真理”,這句話決不是僅僅具有修辭的意義。人們都討厭黨八股,可是從中共的文件、講話、匯報、總結、報紙社論、大中小學教科書、新聞、電視、電影等等等等,被大量重復的恰恰是中共制造的那些黨話,這些話并不因為人們討厭它它就不發揮作用。恰恰相反,它們以語言符號的形式儲存在人們的無意識深處,隨時都會發生作用,左右人們的思想和行為。

有一個故事,說有一個廚師,家人深受共產黨迫害,后移民到美國加州定居。在餐館廚房剁肉時,伴著一刀一刀的節奏哼著小調,煞是來勁。不過,對共產黨深惡痛絕的他,唱出的居然是“毛主席的書,我最愛讀,千遍萬遍下苦功夫”,別人給他指出,連他自己都哭笑不得。人們的思想中被灌輸的太多的黨文化的東西和太多黨文化的話語了,成為了人們思維邏輯和講話的自然部分。

中共建政之后,中共的老百姓就落入了中共政教合一的獨裁統治的牢籠,但中共卻宣傳為“解放”;中共對中華民族正統文化的傷害、對中國人的迫害超過任何一個異族,但中共卻稱之為“新中國”;中共的瑞金“蘇維埃”“革命政權”從事的其實是國家分裂活動,是投靠蘇聯的賣國政權;中共“長征”其實就是一場大逃亡;南泥灣“大生產運動”實際上是非法種鴉片的運動;中共的延安“整風運動”其實是一場駭人聽聞的人間地獄式的精神迫害;餓死幾千萬人的“三年自然災害”其實一場人禍;“文化大革命”其實是一場文化大破壞、全民大洗腦和政治大清洗;“改革開放”其實是暫時放松了專制高壓,是中共不得已的救命招數……諸如此類,如果還原歷史事件的真實面目的十分之一,就足以改變所有中共造出的那些詞的騙人光環。但是,因為中共的灌輸和話語壟斷,人們一直沿用,如果去掉這些詞,很多人真的會不知道怎樣去描繪去思考那些歷史事件,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

明明被共產黨迫害了,一旦“平反”,就又對其感恩戴德;一提人權,就說是“搞政治”;西方有人一批評中共,就說是“反華勢力”;海外華人抗議中共的暴行,就被認為是“不愛國”,是“抹黑”;聽說了中共出賣大量領土,反而去給賣國的找臺階,覺得黨這樣做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高瞻遠矚”(把他賣了還幫人數錢);聽中央電視臺一年365天的灌輸覺得很自然,收到幾個揭露中共惡行的電話、郵件,或者幾十分鐘的真相插播,就認為是在“破壞社會秩序”;對于一個行兇的犯人,人們要追根究底,繩之以法,而面對共產黨在歷史上罄竹難書的罪惡,人們反而總是認為共產黨善于犯錯誤,還會“有勇氣改正錯誤”…… 人們自然流露的思維中,那些詞語“平反” “搞政治” “反華勢力” “不愛國” “抹黑” “高瞻遠矚” “破壞社會秩序” “有勇氣改正錯誤”等等,都是中共高調宣傳的詞匯,卻早已成為了人們邏輯思維的理論基礎。

現代中國,人們的口頭禪很多都是很有中共黨文化的語句。比如“同志”,“貫徹”,“領導”,“號召”,“基本原則”,“基本路線”,“社會主義初級階段”,“XXX特色”,“將XXX進行到底”,“跟共產黨作對,沒有好下場”,“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聽共產黨的話,跟共產黨走”,“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團結就是力量”,“紅星照我去戰斗”,“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走在社會主義大道上”,“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形勢一片大好”……去掉這些黨文化話語,很多人可能覺得日常基本表達都會很吃力。黨文化語言對中國人的控制之深,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