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五:宣傳中常見的黨文化 第2集-不同時期的改頭換面
【希望之聲2012年7月9日訊】2)不同時期的改頭換面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也許很多人以為這句話是幾十年前的事了。但在中共的宣傳下,其中的“新中國”卻不只是指中共1949年建立的“新中國”,也指中共建政后各個時期的中國,這個口號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內涵和表現。

這句口號就是黨文化宣傳中的指導思想,各種具體的宣傳內容都是以它為指導。宣傳中用各種辦法,講各種口號,說各種好事,剖析各種社會現象,都要用來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我們看看這句口號在各個歷史時期的宣傳中的體現。

1949-1959 鞏固政權階段

文工團、秧歌隊、游行、標語、傳單中講的都是:“推翻三座大山,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翻身得解放,歸功于共產黨。”中共建政之前由于外敵入侵和中共為奪取政權而四處搞武裝割據引起的長期戰亂局面,正好作為“舊中國”的“黑暗”來反襯“新中國”的“優越”。
土地改革中宣傳“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在韓戰中宣傳“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意為沒有共產黨,中國就要亡國。事實上韓戰是金日成主動發動對南韓的侵略戰爭,導致聯合國通過決議進行干預,矛頭根本不指向中國。說美國覬覦中國完全是中共的杜撰。1950年秋林彪當年稱病拒絕入朝時曾指出:“美國無意侵略中國,否則三年內戰中早已介入。”而中共犧牲五十萬以上官兵參加韓戰,扶植的卻是屠殺餓死一百多萬本國人的北韓獨裁政權。其一意孤行的核武試驗,現在也威脅到了中國。

以《白毛女》為代表,各種形式的文藝從作品不同角度宣傳“舊社會”與“新社會”的對比。舊社會指1949年以前的整個社會歷史,包括國民黨統治、北洋政府、清朝乃至更久遠的古代等等,或稱舊時代。講“萬惡的舊社會”,“新舊社會兩重天”。以1949年中共建政為界,此前是反動、壓迫、黑暗、剝削、丑陋、愚昧、災難、恐怖、不義,此后是進步、解放、光明、福利、美好、文明、幸福、和平、正義……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中心就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社會”和“新中國”。

1959-1966 “社會主義”建設階段

中共在“大躍進”及“人民公社”運動中宣傳“畝產萬斤,鋼產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跑步進入共産主義”、“全民大煉鋼鐵”、“以鋼為綱”、“毛主席要咱們大躍進,公社化,實現共產主義”、“人民公社是攀登共產主義天堂的天梯”。

這種宣傳力圖使人相信,在共產黨領導下,中國“突飛猛進”實現了一個個所謂的“目標”,實現共產主義已不遙遠。所以中國強國要靠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實現共產主義”的“新中國”。中共至今不敢公開的是,中國有三、四千萬人因此而被活活餓死,卻被中共謊稱為“三年自然災害”。

1966-1976 文革階段

樣板戲、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大字報、電影、宣傳畫、教材等等向全國推廣,宣傳“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全國山河一片紅”、“解放全人類”、“做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為革命事業大顯身手”、“大破一切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實行無產階級在上層建筑其中包括各個文化領域的專政。”名為搞革命,實際還是要共產黨當領導。根本的意思是,必須時刻警惕和清除無所不在的“敵人”的“破壞和顛覆”,以免中國人又回到“萬惡的舊社會”,“吃二遍苦,受二茬罪”,鞏固和發展共產黨給中國帶來的“社會主義制度”下的所謂“新中國”。

1976-1992 專制統治下的經濟改革開放

1976年文革結束后,中共鼓吹“平反”、“打倒四人幫”“十年動亂”、“十年浩劫”、“四人幫的爪牙、余孽”等等,又用中共統治遇到危機而不得不停止對民族的瘋狂劫掠和破壞后,社會各層面開始復蘇引起的變化,來證明黨“執政的能力”和“糾錯”的決心,證明黨有“撥亂反正”的能力,中國走出混亂狀況,建設“新中國”還是要靠共產黨。

1979年后中共著重宣傳經濟改革和對外開放。指導思想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經濟上生活上一切好的變化,把中共放棄用馬列毛的思想強行“指導”經濟、科學技術領域后,社會從停滯走向發展,從封閉走向開放歸功于“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卻無視中共建政之前,中國一直實行開放政策,中國社會的封閉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1989年以后,中共反對“自由化”,宣傳六四屠殺的正確性。國民經濟擺脫中共的層層枷鎖后逐步復蘇、融入全球化經濟大潮,成了中共政權合法性的注解。中共藉機制造混亂邏輯,宣傳沒有共產黨鎮壓學生,中國就會解體、就會亂,就不會有今天的發展——還是宣傳中國離不開共產黨。

1992-1999 經濟發展時期

“GDP成長”、“宏觀調控”、“發展才是硬道理”、“抗洪斗爭勝利”、“申奧”、“香港回歸”、“澳門回歸”、“三講”、“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各種宣傳歌功頌德,說共產黨維護了祖國領土完整,領導了經濟建設,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歸根到底,由于中國的潛在消費量、中國人的勤勞,以及過去幾十年中共對社會經濟破壞造成的中國人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吸引了大量國際資本的涌入,還有巨大的經濟成本投入,以破壞生態資源、摧毀社會道德為代價的所謂經濟“高增長”,目前一定程度上滿足民眾物質需求。中共卻藉機繼續鼓吹,似乎一切成績只要靠中共才能取得。

1999-現在

“三個代表”、“揭批法輪功”、“和平崛起”、“八榮八恥”、“ 和諧社會”、“強國富民”、“經濟奇跡”、“保持先進性”、“抗非典”、“胡溫新政”、“科學發展觀”……中共在各種媒體中大肆宣傳物質的消費繁榮和GDP成長,宣傳富人的生活方式,宣傳房地產和各種建設項目的實施。由于中共所謂的“經濟改革”本質上是為了緩解社會矛盾、延續自己的統治,而不是為了國家、民族的長遠發展,盲目的經濟“高增長”伴隨而來的弊端逐漸引發社會不滿,如對生態環境破壞造成的污染、對自然資源的掠奪與摧毀引發頻頻出現的“百年”乃至“千年一遇”的自然災害、農村和城市、西部和東部發展的極端不平衡造成的社會貧富分化、對國家長久發展的基礎——教育方面的長期低投入、醫療方面不合理的政策,以及極端的物欲追求帶來的社會道德下滑和腐敗等等。為了在層出不窮的新問題中茍延殘喘,中共大力宣傳“和諧社會”、“胡溫新政”、“可持續發展”等,企圖用這些戴著“科學”、“現代”光環的新名詞喚起對現實不滿的中國人對未來的希望,給人以中共“有決心”根治種種問題的假象:中國問題最后還要靠黨來解決。

同時中共大搞國慶閱兵,用網絡和媒體宣傳軍隊和武器建設,鼓吹打臺灣、打日本,大國崛起,鐵血擴張,意圖顯示的是共產黨使中國國力軍力擴張,沒有共產黨建政以來做的“好事”,就沒有今天“新中國”的大國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