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五:宣傳中常見的黨文化 第9集-跟黨走的幾種類型
【希望之聲2012年7月20日訊】3)跟黨走的幾種類型

也許有人會說,共產黨也不是以前的那個共產黨了,再說,現在根本沒人信共產黨那一套。老百姓都在忙著奔小康,誰還在跟黨走呢?現在人們對共產黨,都是陽奉陰違,個別膽大的,還在考慮讓共產黨跟著他走呢,沒準兒哪一天共產黨真就脫胎換骨了。

這種看法,似是而實非。沒有付諸行動的思想就像沒有兌現的支票,本身沒有多少價值可言。共產黨并不怕你在酒桌上或日記里罵它,因為剝奪言論自由固然可以連暗室私語和腹誹的權利都一并剝奪,可是有了暗室私語和腹誹的權利卻不意味著就有了言論自由,因為不進入公共空間的言論無法轉化成具有一定普遍性的行動,也就無法對現實施加有意義的影響。

我們來分析一下,現在還在跟著“黨”走的中國人,有幾種類型。
明明白白跟黨走。有些人對中共的流氓邪教的老底一清二楚,但為了個人私利,順著黨的邪勁走,“黨”也利用這些人的心黑手狠,鞏固自己的地位。這些人和中共狼狽為奸、沆瀣一氣,是最邪惡的黨徒。
稀里糊涂跟黨走。中共靠暴力和謊言起家,不光騙了“敵人”、人民群眾、國際社會,連“自己人”也一樣騙。很多人就是被騙進中共,至今還陷在中共的謊言里不能自拔。這些人屬于稀里糊涂跟黨走的類型,在中國為數不少。

無可奈何跟黨走。有些人對中共的性質有一定認識,也不想和中共同流合污,無奈進得去出不來,于是只好得過且過,對于中國現實,抱一種無可奈何的悲觀態度。

以為沒在跟黨走。有些人以為看破了共產黨的紅塵,趁著共產黨的政策暫時對自己有利,抱著“今朝有酒今朝醉”或者“撈夠了就一走了之”的想法,不擇手段拚命撈錢。他們協助中共短期內在櫥窗城市造成了一個歌舞升平、醉生夢死的繁華景象,這個景象既欺騙了西方,又欺騙了中國人。其實,這些人暫時能夠撈一把的環境,正是中共刻意制造出來的;他們的貪婪、短視,一夜暴富之后一走了之的心態,也是中共有意引導的結果。這些人暫時給中共充當了樣板,可是他們的財富得不到保障,中共隨時可以在一夜之間把他們變成階下囚,因此他們活得沒有絲毫安全感。這些人以為自己在耍弄中共,其實是在被中共耍弄。他們和中共聯手制造的無解的社會難題最終會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人。

想讓黨跟自己走。有些人對中共有相當的認識,也有救國救民、澄清天下的志向,可是他們選擇的道路,是混入中共黨內,試圖一步步進入中共高層,從內部改良中共。很多人也把中國的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可是,這些人在中共內部一步步升遷的過程,就是一步步被中共同化的過程,因為中共官場的“劣勝優敗、逆向淘汰”機制不允許真正正直的政治家掌控“黨”的走向,胡耀邦和趙紫陽的被廢黜是最典型的例子。關于這一點,我們還可以再舉一個例子。

1959年到1962年中國發生了一場大饑荒,在安徽省餓死了700萬人。安徽如此嚴重的災害,肇因于當時的省委書記曾希圣堅決“跟黨走”。曾希圣后來又在1962年兼任山東省委書記。在那場大饑荒中,山東省有900萬人餓斃。曾希圣由于“跟黨走”而餓死了數百萬人,民憤極大,面臨被槍斃的命運。但是,因為他堅持的是毛澤東路線,所以毛說他是好人,把他保了下來。

曾希圣有一個副手,叫張凱帆,是安徽省的省委副書記。1959年聽說農村餓死了人,他就下去調查,去了無為縣。無為縣是全國的一個米糧倉,非常大的一個縣,有140萬人,而當時蕪湖市也只有30萬人。張凱帆調查的時候已經有90萬人餓死了。張凱帆良心難安,決定解散公共食堂,并開倉放糧。救活了50萬老百姓。可是張被曾希圣抓起來,戴上手銬腳鐐。毛澤東說張凱帆是個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判了20年。

對共產黨員來講,他們所處的就是這樣的一套邪惡機制。開倉放糧救活了50萬人,被老百姓稱為“青天”的張凱帆,恰恰是共產黨要迫害的對象,因為張沒有跟黨保持一致。而曾希圣餓死幾百萬人卻沒有關系,因為他跟黨保持了一致。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共產黨不斷這樣去訓練黨員的黨性,讓他們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首先從黨的利益出發,而不要從人性良知出發。這樣,在中共官場內一步步升遷的過程,同時也是不斷背上中共原罪包袱的過程。當他們自己也被染黑,其命運就和中共的命運捆綁到了一起。這時想不跟黨走,也身不由己了。

還有一部分人,企圖跟黨博弈,以“合力”的方式改變歷史軌跡。這些人認為,歷史的發展的方向,是各種社會力量的合力決定的。因此,他們試圖通過自己的努力,影響民眾和一部分中共官員,最后迫使中共妥協,改變它的運行軌跡,逐漸走上良性發展的軌道。這些人的初衷無疑是善良的。可是,中共掌握著全部的暴力機器和宣傳工具,壟斷了所有有關國計民生的大事的決定權。少數人改良的意愿和努力,和中共在全國范圍內的大規模禍國殃民比起來,簡直微不足道。如果把現在的中共政權比作一列正在沖向懸崖的火車,車上的乘客能通過整頓車廂秩序、打掃車廂衛生來避免車毀人亡的結果嗎?對于中國民眾來說,如果不能扭轉列車的方向,就只剩離開列車這一條路了。

4.黨叫干啥就干啥

一個正常人的行為是根據自己的判斷而進行的。這種判斷需要以準確的資訊和普世的道德準則作為基礎。人之所以不同于機器,就在于人的自主行為和判斷能力。但在中共的宣傳里,卻時時提倡“黨叫干啥就干啥”,而且把這當成“黨性強”、“覺悟高”、“組織紀律性強”的表現。

在三、四十年前的瘋狂的年代里,很多人滿懷激情地響應:“愿做革命一塊磚,東西南北任黨搬” 、“黨叫干啥就干啥”。“干啥”在中文里就包括了一切可能的行為,可能是正常的事情,也可能是謀財害命,殺人放火等等天理不容、絕不能干的事情。“黨叫干啥就干啥”一句話,就取消中國社會幾千年來的天理要求和善惡標準,把最高的指揮權和裁判權全盤交給了中共。那時的人們不會想到這是對中共的盲從和迷信,是一種荒唐與悲哀,反而有無上的光榮感。聽信了“黨叫干啥就干啥”的人們,不管是搞階級斗爭迫害自己的鄉鄰親戚同事朋友,還是戰天斗地破壞自然,或是檢舉告密,都一馬當先,以充當中共的馬前卒為榮,黨指向哪里打向哪里。

至此,中共從宣傳對中國人民的“恩”(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對中國人民的“情”(爹親娘親不如黨親),要求人們聽話(聽黨的話、跟黨走),發展到了要求人們完全放棄自己的大腦,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中共主宰,完全淪為中共手里的工具。在中共近幾年進行的“保先”運動,不僅要“黨叫干啥就干啥”,還要“黨不叫干啥就不干啥”。在歷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政權象中共那樣對民眾進行如此徹底的洗腦和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