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五:宣傳中常見的黨文化 第10集-黨讓人干什么
【希望之聲2012年7月20日訊】1)黨讓人干什么

1967年夏,橫貫道州盆地的瀟水河上漂浮著一具具浮腫的尸體,河面浮動著一層暗紅色的油膩。……到處是“斬盡殺絕黑四類,永保江山萬代紅”的口號,到處是“貧下中農最高法院”的殺人布告,整個道縣以及周邊地區完全處于紅色恐怖之中。
這是《湖南道縣農村大屠殺紀實》一文記述的文革湖南道縣大屠殺的慘狀。

這場發生在湖南道縣農村的大屠殺,在兩月有余的時間里,殺害所謂“四類分子”及家屬四千余人,全地區殺人達九千以上。被殺者主要是所謂四類分子及其子女,年紀最大的七十八歲,最小的才十天。
十九年后,大屠殺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原清塘區武裝部長,“紅聯”(毛澤東思想紅戰士聯合司令部)營江前線指揮部總指揮關有志,在監獄中接受采訪時,說了下面這番話:
“我50年當兵,在部隊入了黨,提了干。58年轉業回道縣,…… 我從來沒受過任何處分,總是黨叫干啥就干啥。…… 我天天學的就是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聽到的都是階級敵人搞破壞,要變天要復辟,蔣介石要反攻大陸,我這個管槍的,怎么放心得下?文革武斗時,造反派搶了武裝部的槍,又聽說四類分子要變天,反攻倒算,造紅色政權的反,我就自覺地站到‘紅聯’這一邊。”

和關有志一樣,很多在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殺人、打人、斗人、整人的人,事后不但不懺悔,還往往為自己鳴不平:他們只是“黨叫干啥就干啥”而已,自己只是黨的一個棋子、工具,并不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共產黨都讓人們做什么。事實上,凡是正常的生產生活活動,根本不需要共產黨讓人們做。在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里,人們都要工作、要婚喪嫁娶、要從事科學藝術活動、要進行發明創造,有精神追求,要進行人際交往。也就是說,正常的人類活動,都不需要共產黨鼓動人們去做。共產黨所大力提倡、宣傳鼓動的,可以說沒一件好事,沒有一樣是為了社會的穩定和人民的福祉,都是為了維護它的一黨利益。

當年中共宣傳只有自己才真抗日,把很多熱血青年騙到延安,可是進得去出不來,這些人被迫接受洗腦,后悔晚矣。其實,那時候日軍占領大半個中國,國軍進行著艱苦卓絕的抵抗,真要抗日的話,根本不需要躲到延安。“解放全中國”是全面發動內戰,推翻合法政府,把共產黨的極權統治從延安一隅推廣到全中國。“抗美援朝”,搭上百萬人命和高額軍費,幾乎拖垮了當時的經濟,幫助金家流氓政權茍延殘喘,給朝鮮人民帶來深重災難。大躍進,公社化,跑步進入共產主義,造成餓死四千萬人的大饑荒。文化大革命,造成全國范圍的大混亂,死傷無數,國民經濟幾乎崩潰,優秀人才花果飄零,傳統文化摧殘殆盡。“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千萬知青失去求學的機會,把大好青春拋擲在農村和邊疆。

因為中共宣傳的是無神論和唯物論,“黨叫干啥就干啥”這句話顯得尤其可怕。因為人們不再相信天理,只要能夠討黨的歡心,給自己帶來好處,就什么壞事都敢干。目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迫害法輪功。很多警察以迫害政策為借口,說是上頭叫干的,因而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甚至將人活活折磨致死,還有的跟黑心醫生勾結,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包產到戶”和“鄉鎮企業”被稱為中國農民的兩大創舉,其實都是中共在一定程度上放任不管的結果。老百姓自己最知道怎么樣管好自己的生活。中共什么也不做的時候是老百姓日子最好過的時候,中共一有所動作,必然給人民帶來災難。過去五十幾年的歷史,證明的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真理。

2)“馴服工具”為什么目的服務

中共不單單赤裸裸地號召人們“黨叫干啥就干啥”,利用煽動起來的政治狂熱和各種封閉式的洗腦,讓人們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愚弄、控制和指揮,同時,中共還往往采用欺騙手法,用什么“服從大局”,“為了人民的利益”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讓人們相信“黨叫干的”并不是齷齪、邪惡的事情,即使是殺人放火,即使是自殘自盡,也是為了“黨的偉大事業”。

中共的“馴服工具論”的騙人之處在于,中共還同時肯定了大公無私、積極努力、克己奉公、埋頭苦干等品質。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當有人指出中共破壞了傳統道德、造成全民道德大滑坡的時候,很多人表示不解:中共好像也很重視道德建設啊,還提出“社會主義道德”、“共產主義道德”、“共產黨員的修養”、“八榮八恥”等一系列的理論,發起“學雷鋒”、“學焦裕祿”、“學孔繁森”等名目繁多的運動,這些現象怎么理解呢?

稍加思考,我們不難發現,這種思維方式模糊了道德目標和處事態度之間的界線。如果一件事本身是好的,那么行為者本身的勤勞、忠誠、克己等態度會起到好的作用;反之,如果一件事本身是邪惡的,同樣這些品質只會提高做惡的效率。一個勤勤懇懇的竊賊顯然比懶懶散散的竊賊更可怕,謙虛好學、因而掌握了高科技的恐怖分子比技術手段平庸的恐怖分子更可怕。當整個社會被裹脅著為著一個邪惡的目標工作時,與其勤勞聽話,不如消極怠工。

中共鼓吹,為了“黨的利益”,黨員要“毫不猶豫地犧牲個人利益,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這就是共產主義道德的最高表現,就是無產階級政黨原則性的最高表現,就是無產階級意識純潔的最高表現。”“黨員不應該有離開黨的利益而獨立的個人目的。”顯而易見,中共提倡的“道德”、“榮辱觀”等,只是在表面上與傳統倫理有相似之處,骨子里是為維護中共的一黨專制服務的。

大家都很熟悉“南轅北轍”的故事。一個人要到楚國去,盡管他有能跑的馬,充足的旅費,本領高強的車夫,可是如果他把方向搞錯了,永遠也不能到達楚國。而且,在這種情況下,他的馬越好,旅費越多,車夫駕車的本領越高,只能使他離開楚國越遠。當人們聽黨的話,兢兢業業為黨工作的時候;幫著中共去欺騙國人,迫害百姓的時候;為中共歌功頌德、涂脂抹粉的時候,難道不是在大力幫助中共把中國社會拖向萬丈深淵嗎?

3)“黨叫干啥就干啥”的現時表現

現在的中國人變得越來越注重現實,不再相信共產主義,更不愿意為主義或者信仰而付出。于是,中共開始側重“黨叫干啥就干啥”這個口號的另一個方面:黨不叫干啥就不干啥。黨不叫干啥就不干啥,就是黨不喜歡的都不能干。老百姓最常聽到的說法是,“這件事中央都定性了,不讓干就別干了唄!”

潛移默化中,中共劃出了黨讓人干的界限:“創業”、“賺錢”、“一夜致富”、“炒股”、“美食”、“小資生活”、“時尚”、“白領”、“精英”、“汽車”、“房產”、“娛樂”、“休閑”、“聊天”、“激情視頻”、“出軌”“情色誘惑”……物質享受放開,任你放縱欲望,吃喝玩樂嫖賭抽隨便來,現在的中國社會在這方面非常“自由”。許多中共干部也是“與時俱進”、“以身作則”。很多人可能納悶為什么“越反腐敗越腐敗”,其實從嚴格意義上講,腐敗恰恰是在“黨叫干啥就干啥”的范圍里,黨要是真的不允許腐敗、不給黨員和干部好處和特權了,還有誰會給共產黨賣命呢?中共自己就沒法維持了。但是有一點,胡來可以,黨不叫干啥就不能干啥——不能給黨提意見,談政改不能動真格的,不能嚴肅探討社會問題,更不能對黨的統治有看法。要是退黨或者叫別人退黨,黨就更不叫干了。

在共產陣營崩塌,人們紛紛鄙棄共產主義的今天,中共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還是要打著共產黨的旗號進行獨裁。在這樣的統治下,社會問題層出不窮。貧富差距大,看病貴、上學貴、買房貴,就業難,缺乏社會保障,貪污腐敗盛行,道德敗壞,環境污染,沒有民主,百姓沒有說話的權利,治安差、黃賭毒盛行,不講法制,對公民上訪維權的要“截訪”。這些問題中共提可以,作為個人,就連說說也不行,不準“制作、查閱、發布、傳播”含有“泄露國家秘密,危害國家安全”“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的其它內容”。如果想為解決這些問題做努力,或者在被違法對待時維護自己的基本權利,那絕對是屬于黨不叫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