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访谈】从叙利亚看暴力“错”在哪里?
【希望之聲2012年7月23日訊】不管中共这次怎样支持独裁者阿萨德,都无法阻止叙利亚的变化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曹长青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著名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日前就目前发生在叙利亚的暴力冲突,既叙利亚民众不畏阿萨德独裁政权的暴力镇压进行武装反抗一事,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中分析指出,尽管中共再次就联合国拟对屠杀平民的阿萨德政权进行非军事制裁议案投了反对票,也不管中共这次怎样支持独裁者阿萨德,都无法阻止叙利亚的变化。最终叙利亚人民也将和埃及、利比亚人民一样,不再恐惧独裁者,而是相信民众觉醒的力量。所以阿萨德的垮台只是时间问题。
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曹长青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曹先生,您好!
曹长青:你好!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记者:叙利亚人民自去年茉莉花革命开始后一直进行着反独裁阿萨德政权的抗争,在这期间阿萨德政权对平民进行了残暴的血腥镇压,但人民并没有停止抗争。现在阿萨德政权已经摇摇欲坠,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曹长青:我觉得阿萨德统治一定会垮台,我前两天还写了篇文章,题目就是“叙利亚将是第二个利比亚”,就是指叙利亚的独裁者,会像利比亚的卡扎菲一样被人民打倒。叙利亚最终一定会获得自由。为什么做出这个预测?主要有两点:
第一个,一切专制统治都主要靠两点,一是宣传,用官方垄断的媒体制造假象,也就是制造他们统治的合法性;第二是靠暴力,一旦宣传不灵了,老百姓不买账,那背后的暴力就出来,镇压你。前一个宣传,特征是洗脑,让你价值颠倒,心灵毒化,这是一个认贼作父的过程;后一个暴力,特征是恐怖,通过高压,甚至屠杀,制造 一种恐惧。前一个宣传是唬住你,后一个暴力是吓住你。
但在叙利亚,这两点都不灵了。首先看宣传。叙利亚一直是家族独裁统治,老阿萨德在世的时候,钦定了儿子巴沙尔接班。可是老阿萨德死的时候,巴沙尔只有34岁。按叙利亚宪法,总统年龄必须年满40岁,结果叙利亚的议会,就跟中国的人大政协似的,完全是花瓶和橡皮图章,马上就修宪,而且效率极高,立刻把总统年龄改为34岁,这样巴沙尔就当上了总统。
可是巴沙尔才当政12年,就完全统治不下去了,最大的原因,就是人民知道了真相。电脑,互联网,手机,youtube, 脸书,推特等等现代科技的出现,打破了官方媒体一统天下、舆论一律的局面,尤其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发生革命,这些信息通过互联网等渠道,传到了叙利亚,所以原来的官方宣传、洗脑不灵了,人民开始要求政治改革。面对这种局面,巴沙尔政权只得把暴力搬出来,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独裁者的第二个武器,用屠杀制造恐怖,把人们吓住。但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的革命成功,激励了叙利亚人民,使他们也认识到,只要敢于起来革命,独裁者就是纸老虎。统治30年 的埃及强人穆巴拉克,在人民起来抗争之后,只有几天的功夫就大势已去。那个不可一世的利比亚狂人卡扎菲,更是在人民起义八个月后就被击毙。所以,叙利亚人 民也和埃及、利比亚人民一样,不再恐惧独裁者,而是相信民众觉醒的力量。所以阿萨德的垮台只是时间问题。跟当年的卡扎菲一样,也是大势已去。
记者:叙利亚人民勇敢的精神力量来自哪里?
曹长青:我觉得主要来自真实的力量。专制的宣传气球不管吹得多么大,里面是空洞的。任何“真实”的小针尖,都可以把它戳出个洞,无数的小洞在漏气,它早晚就会轰塌,倒掉。所以我觉得叙利亚人民的勇敢精神,主要是来自知道了真实、真相后产生的觉醒力量。
另一点,我觉得无论是叙利亚,还是去年革命成功的突尼斯、埃及以及利比亚等,那里的人民,尤其是知识分子,没有中国人,包括民运名人的那种什么“非暴力” “我们没有敌人”,谋求体制内改革的思路和理论。他们没有一个劲地要在共产党内找“改革派”,什么支持改革派,跟党内强硬派斗争什么的。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要推翻整个专制政权。当时埃及解放广场的口号是“我们恨穆巴拉克!穆巴拉克必须下台!”利比亚人民是一定要干掉独裁者卡扎菲。叙利亚人民现在的目标更是非常清楚,阿萨德必须下台,由人民投票选择国家领导人。即使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当选了总统的埃及,这个新总统也誓言,埃及绝不走伊朗的神权道路,而是选择民主土耳其的模式。
使用暴力的对错,有一个重要判断标准,那就是谁“先”使用。所有的独裁者都是首先使用暴力,残酷镇压本国人民。所以今天人民的武力反抗,是自卫,是捍卫自己的自由和尊严,是合理、合法、合情的。暴力的对错,也不在于谁暴力的强度更大。我们看警察使用的武力、暴力,其力度比罪犯强多了,但是合法的,应该的,就因为罪犯是首先使用暴力者。美国打塔利班的武力、暴力更是拉登们完全无法比拟的,但美国的全部正义性,就来源于是恐怖分子率先使用了暴力。
今天,一些中国文化人唱“非暴力”的高调,就是完全混淆了、模糊了谁“先”使用了暴力这个根本的问题。向率先使用暴力的中共政权喊“我们没有敌人”,向压根连暴力影子都没有的普通中国民众喊,“我们不要以暴易暴”,它起到的是什么作用?左边给独裁政府壮胆,右边削弱人民的反抗精神,并把人民反抗的行为推到了 “不合法”的框架内。无论唱这种高调的人主观想法如何,客观就起到延长独裁专制的结果。主观愿望没有意义,结果才是检验对错的标准。
无论在突尼斯,埃及,还是利比亚、叙利亚,都没有唱那种高调的知识分子们,所以他们的人民是幸运的,没有那么多谬论迷惑。
记者:您认为国际社会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曹长青:现在国际社会起的作用很小。联合国至今没有通过惩罚阿萨德政权的决议。而美国的奥巴马政府又不出头,用《华尔街日报》最近社论的话说,奥巴马政府对叙利亚的大屠杀是无动于衷。美国参议员麦肯甚至痛斥奥巴马团队的无作为是“可耻的”。因为美国的反应不强烈,就很难有大的突破。其实只要像上次对利比亚那样,在叙利亚设立空中禁飞区,就可以制止阿萨德的飞机轰炸屠杀平民,就可以对叙利亚局势起到一个重大的改变作用。但怯懦的奥巴马当政,这一点很难做到。很可能要等一百天之后,也就是美国11月6日的总统大选,美国有了新总统,对叙利亚和中东政策,可能就会有比较大的改变。
记者:近日中国再次否决了联合国叙利亚决议,并对叙利亚局势升级保持沉默。您是怎么看的?
曹长青:中国目前对叙利亚的立场,跟去年对利比亚的态度几乎是一样的,经济利益都不是关键,最主要是担心如果叙利亚的独裁者也垮台,叙利亚也像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那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阿拉伯之春的劲风,就会吹进中国,更会刺激和推动中国也发生变化,中国人也会要求用选票选择国家领导人,那共产党的统治就更难维持了。但是正像去年中共那样支持卡扎菲,甚至提供武器,但卡扎菲政权不仅垮台了,中共的老朋友卡扎菲还被枪决了。所以中共不管这次如何支持阿萨德,都无法阻止叙利亚的变化,那就是阿萨德政权一定会垮台。
记者:世界目前局势对中国的影响和去年有什么不同?
曹长青: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中东的茉莉花革命结出了第一批成果,这个成果将被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到,感觉到,从而影响中国的变化。这个成果就是今年埃及选举成功,八千多万人的国家,第一次有民主选举,相当成功。利比亚随后的选举,也是非常成功,而且亲西方派在议会赢得了多数,在政党票的80席中,亲西方派赢了39席,穆斯林兄弟会才拿到17席。 无论是埃及还是利比亚,在世界的经济地位和规模,文盲率等方面,都完全落后于中国,这样的国家可以选举,中国为什么不能?我想这个信息更会刺激中国人思考。更多的中国人不再接受当局的宣传,不再接受中国迂腐知识人的体制内改革的迷惑,不再恐惧独裁者,而是像中东茉莉花革命这些国家的人民一样,相信自己的力量,中国也会发生这种变化!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