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七 : 第5集-生活中的黨文化
【希望之聲2012年7月25日訊】2)夫妻是革命同志

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傳統文化都是以“家庭”為中心的。在工業化最發達的美國,有“家庭觀念”仍被視為重要的美德。

對于人來說,家庭是一個放松的地方,夫妻之間有恩義、有信賴、有體貼。夫妻之間敞開心扉的傾訴是消解心理壓力的最重要方式,也是維系人心理健康從而保持生理健康的重要途徑。

《詩經》上說:“妻子好合,如鼓琴瑟。”傳統的家庭中男主外,女主內,男人剛直體貼,為妻兒遮風擋雨;女人溫柔賢惠,主管家政,是丈夫的賢內助。夫妻如琴瑟一樣相互和諧,兩情相悅。婚姻的美滿重在互相寬容、能體諒對方,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就是這種狀態的寫照。

中共黨文化不光變異了人們的婚姻禮儀,管制人們的生育,同時也重新規定了夫妻之間的關系。中共批判傳統文化,把傳統的人倫關系稱為封建落后的糟粕,把家庭中的溫情與人性貶低成小資產階級的人性,是黨性和革命性不夠的表現,由此架空夫妻之間的人倫關系。人性被抽離掉之后,黨還要灌輸黨性,鼓吹夫妻是“革命同志”,不承認夫妻之間的感情和倫理。夫妻“同心”要同黨的心,“同志”要同黨的志。夫妻間的信賴絕不能超過對黨的信賴;夫妻之間的恩義絕不能高于對黨的忠心。

家庭生活是婚姻的目的,中共恰恰相反,男女結合并非為了組織家庭,而是為了黨,成為黨的一個單元,是黨搞革命的手段和工具,于是夫妻便成了“革命同志”。中共承認的十位“女革命家”之一、陶鑄的夫人曾志在她的回憶錄《一個革命的幸存者》中寫到自己的婚姻觀:對于一個共產黨員,夫妻生活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政治生命。

《共產黨宣言》中明確表示要“消滅家庭”:“我們用社會教育代替家庭教育,就是要消滅人們最親密的關系。”家庭、親情人倫乃天經地義,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與人的正常交往構成了人類社會。人類也因為有夫妻的家庭形式,才能在理性和道義的約束下繁衍和發展。然而,共產黨用“革命同志”間的利益關系,取代夫妻間的人倫關系,從根本上變異了人類社會的基本組織形式。

正如本書第六章《習慣了的黨話》所分析的那樣,夫妻之間稱呼“同志”,是讓夫妻在日常生活中時時記得自己的“在教身份”,使中共邪教的陰影凌駕在家庭之上。首先是“同志”,然后才是夫妻。若一方被中共劃為敵人,則不屬于“同志”之列,因此而必須劃清界線,拋棄配偶,靠攏黨組織。將夫妻等同于“革命同志”,打破了夫妻間的傳統親情,破壞了夫妻的恩義與信賴,人們連枕邊人都無法相信。一旦“革命同志”的關系被打破,夫妻之間的倫理也不起作用,直接造成了文革期間和各次政治運動中夫妻相互揭發檢舉,毫無人性可言。

對人造成最大傷害的常常是最親近的人,因為對方知道你幾乎一切的優點、缺點和弱點。一旦被最信賴的人傷害,人很可能會覺得天下滔滔,無處可以容身,人海茫茫,無人可以再信,進而懷疑一切。這正是共產黨所需要的。

“文革”結束后,革命的因素漸漸淡出,這種“革命同志”關系演變成了生活中的“同志關系”,只為了具體的目的和利益而維持家庭,夫妻之間情感的交流和相互體貼非常欠缺,家庭生活變得單調沉悶。很多家庭的孩子長大成人之后,夫妻甚至不知道今后要干什么。

3)男女都一樣,女人半邊天

俗話說男女有別,而在黨文化多年的影響下,提起女性,很多人自然地回想起“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婦女能頂半邊天”之類的話來。然而,男女本來就是不同的。

中國傳統文化講究陰陽平衡,其實是講了一個萬事萬物相互協調的規律,其中包括男女。男為陽,女為陰,男子的特性是剛直,女子的特性是嬌柔。二者剛柔相濟,和諧共生,而不是恃強凌弱。中國幾千年的倫理道德中提倡的是夫妻之間恩愛為重,男主外,要承擔家庭責任,要養家糊口,愛護自己的妻子,為她的終身負責;女主內,要上敬公婆、相夫教子,要疼愛自己的丈夫。

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單元,在古代中國社會里,家庭和家族更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古人的人生理想“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遵循的其實是同一個道理,“平天下”不過是把“齊家”之道推廣到更大的范圍。在家庭關系中,“夫婦”關系又是最重要的一個方面。《中庸》說:“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中共鼓吹“男女都一樣”,直接破壞了家庭的平衡與和諧,是中共顛覆傳統社會秩序的重要步驟。

在傳統社會里,女性雖然在政治、經濟、科研、軍事等方面沒有做出突出的成就,但在教育子女、維系道德和維系正常的社會秩序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別是母親將慈愛根植于孩子幼小的心靈,待孩子長成后才會把這種愛心傳遞給社會。像“孟母三遷”和“岳母刺字”的故事,幾乎每個中國人都耳熟能詳。如果沒有深明大義的岳母的教導,也許就沒有后來岳飛“盡忠報國”的壯舉。

中共鼓吹“男女都一樣,女人半邊天”,強行改變女性傳統的賢妻良母的角色,讓女人和男人一樣沖鋒陷陣,去干自己難以勝任的工作。另一方面,照顧老人、教育子女的擔子無人承擔或無法承擔好,對孩子的教育完全依賴上一代(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或者學校和社會,因此而造成復雜難解的社會問題。

鼓吹“男女都一樣,女人半邊天”,是中共進行全民斗爭的需要。因為傳統女性很少介入社會活動,這樣一來,中共能操控的人就少了一半。中共宣傳自己“解放”了婦女,實質是要鼓動女性參加所謂的革命活動,把從前溫柔賢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女性組成“鐵姑娘隊”和“紅色娘子軍”,把全社會都卷入中共的造反運動中。

“男女都一樣”表面上好像提高了女性的地位,殊不知這樣的觀念是建立在對黨文化的認同上。這種全然不顧女人生理上的不同而強迫她們做很多力不勝任的工作,用對男人的標準來要求女人,實際對女人是不公平的,是黨文化下對女性真正的奴役。

孔子說“君子和而不同”,恰恰是每個人不同的特點構成了一個多彩的社會。每個人各有所長,互相尊重,平等相待。而在中共那里,要“統一思想”,把社會變成一元化的社會。對于男女這種天地生成的不同,中共則灌輸“弱肉強食”的叢林思想,讓女人覺得如果比男人弱就會被犧牲掉,就會被壓迫。而女人如果想保護自己,就必須強悍起來。

女人棄柔從剛,等于放棄自己的長處,而以自己的短處去與男人的長處爭強,于是失去自己很多本色的東西。女人除學習工作外、又得做好賢妻、又要繁衍后代、還得為自己要不要作良母掙扎,又得當男子闖關奪將,又得做女兒描紅繡朵。中國女人自己也感到了這種壓力,感到做女人累。

“男女都一樣”的觀念導致了中華大地陰盛陽衰的現象。這種黨文化造就的女性形象就是劉胡蘭、李鐵梅、江姐、阿慶嫂……等等,她們個個杏眼圓睜,走起路來虎虎生風,講起話來氣壯聲粗。中國古代女人溫情的一面被人為的拋棄了。這一點,很多女性自己也從書報、影視上發現了,日本、韓國、臺灣的女人更會打扮,更有女人味。黨文化指導下的女人在男性化過程中失去了溫柔的特性,變得粗暴蠻橫,強調女性實現人生價值的核心就是戰勝男人的激進觀念,造就了當今許多失去女性特質的女孩子,也造成了今天男女之間的惡性競爭、婚姻家庭關系的緊張。

人們在被黨文化變異了的婚姻和家庭中很難得到有精神上的歸宿感。女人要去頂半邊天,做男人要做的事,勢必使女人也變得像男人一樣強悍。家里誰也不服誰,互相間的爭強斗勝使家庭失去溫馨。男人抱怨女人沒有女人味,女人也恨自己的男人不剛強,窩窩囊囊。被女人壓制的男人,不再可能頂天立地,擁有男子漢的尊嚴,變成了“妻管嚴”。很多男人在家里無法實現男人的尊嚴,就去家庭之外尋找女人對男人的順從和尊重,結果造成了更多的矛盾,人們更加淡漠對婚姻的責任感。現代中國社會的高離婚率和各種婚外情的泛濫,與家庭受到黨文化破壞有很大的關聯。

“男女都一樣”還表現在女性的著裝上。毛曾賦詩說,“不愛紅裝愛武裝”。其實,愛美是人的天性,更是女人的天性。中國女人到底愛什么怎么能由共產黨的男性黨魁說了算呢?在長達幾十年的時間里,中國女人只能穿三種顏色:藍、黑、灰,服裝樣式也限于列寧裝、綠軍裝幾種。一旦有人敢于穿帶點花樣的衣服,輕則受批評,重則被批判。共產黨曾經專門派人把女人高跟鞋的跟砍斷、把好布料做的褲子用剪刀剪開。外國人來到中國,看到中國女人的無性化裝束,著實嚇了一跳,還以為中國窮到女人連裙子也穿不起,只好把丈夫的衣褲穿到大街上。

現在人們的衣服雖然花樣多了起來,可是黨文化灌輸的觀念還在頑固地發揮著作用。和其它國家的人相比,中國女人著裝不得體,說話粗聲大氣,不夠善解人意,行為也常常顯得無禮。嬌柔、優雅、端莊、細膩、體貼等女性美的體現,被共產黨破壞得所剩無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