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之八 習慣性的黨文化思維 第8集-

2012-07-27|来源:

5.混淆黨與政府、黨與國家、黨與民族的概念


共產黨奪權之後,把改朝換代稱為“建國”,繼而以“救世主”和“締造者”的姿態在中華大地上開始了數十年的宣傳灌輸,仿佛我們五千年的歷史並沒有在地球上存在過。於是,政府成了由黨創建、永不變更的政府,國家成了由黨締造、終生領導的國家,民族成了由黨來救世、無條件代表的民族。沒有了共產黨,政府要成無政府,國家要成一鍋粥,民族要成亡國奴。黨給自己規定了“至高無上”的權威,淩駕在“政府”、“國家”和“民族”之上。

為了穩固黨的統治,中共嚴密地控制社會運作和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黨的機構從中共中央一直建到窮鄉僻壤,無處不在;行起事來從殺人放火到戰天鬥地,可謂無所不敢;就是節慶婚嫁和女人生幾個孩子,黨也要無所不管。黨所到之處,“政府”、“國家”和“民族”就變成了黨手中的木偶,線牽在黨手裏,為黨服務。

今天的許多中國民眾,不是不知道黨同政府、國家和民族是兩回事,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心理上黨的影子是如此沉重,如此微觀,“黨”成為左右中國人命運的解不開的符咒。最關鍵的問題就在於,人們覺得離開共產黨來談這個政府、來維護這個國家、來興旺這個民族,已經沒有什麼實質意義,就像離開水來談魚兒,覺得簡直是胡鬧瞎扯。於是,黨、國家、政府、民族等概念的理論區分擋不住經驗範圍內的混雜一處,民眾對國家和民族的情結也就全都轉融到了對黨的情結中。反黨就是反政府,就是不愛國,就是反華,就是賣國,就是給中國人丟臉,給民族抹黑。黨偽裝成政府的權杖、國家的化身、民族的代表。一言以蔽之,黨就是一切。

1)黨就是“一切”

(1)黨自封為“親愛的媽媽”

孔子說:“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孝悌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而孝道中對母親的孝順最為突出。共產黨就把自己比作了母親,甚至比母親還要親的親人,從而獲得民眾的百般孝順。兒不嫌母醜,共產黨再壞人們也願意去維護黨的形象。

(2)黨號稱自己養育著人民

黨不種地不織布,哪里能養育人民呢?正相反,是人民養育著黨,是“納稅人”的錢養活了共產黨。


但共產黨通過國家機器控制了全中國人的財富和資源,“共”了全中國的產。拿了原來屬於中國人的東西,再“恩賜”一點給百姓,人們自然覺得是黨送自己上的學,為自己分配的工作,為自己介紹的物件,為自己分的新房,為自己發的退休金。長期的封閉灌輸造成的母親情結,讓人們本末倒置地普遍覺得“共產黨再怎麼不好,但畢竟它對我有養育之恩啊”。其實恰恰相反,正常社會裏人人都要上學工作,成家立業,從來沒有聽說是哪個黨的功勞,一切是人們自己的勞動和付出所應該得到的,是正常的生活狀態。中國人生活的改善絕不是來源於共產黨,而是來自自己的辛勤勞動。而且,沒有共產黨的剝削和壓榨,中國人的生活肯定比現在更好。君不見,沒有共產黨的國家,不是有更多的人上學,有更好的工作,更大的住房和更多的退休金嗎?

(3)黨控制飯碗

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相信這個外來的邪勁十足的“母親”。不過,“人是鐵,飯是鋼,三天不吃餓得慌。”“黨媽媽”對於不聽話的人自有“大義滅親”的辦法。不給你飯吃,你怎麼辦?中共在“改革開放”之前壟斷了一切生產資料,任何一個人需要找工作,都得到黨那裏去找,這樣就給人造成一種錯覺,好像黨給了我們飯碗一樣。直到今天,黨只要願意,它可以不講任何道理地搶走我們的飯碗。這反而讓人感到——黨本來可以搶走我的飯碗,但它竟然沒有搶。由此人就對黨“感恩戴德”,覺得飯碗是黨給的,卻不想想“黨本來可以搶走我的飯碗”這個前提本身就是荒謬的。從心理學上講,黨越把飯碗控制得牢,人們也越覺得是黨給了自己基本生存的保障。人民是離不開飯碗的,當人把黨和飯碗等同起來的時候,“反黨”就成了“反人民”了。

(4)黨代表“先進”

共產黨熱衷於劃分“先進份子”和“落後分子”。“落後分子”是鬥爭的物件,而黨員必須是“先進份子”,是“先鋒隊”,是社會的“精英”,代表“先進生產力”,“先進文化”。於是,黨成為國家和民族的“棟樑”、“未來”、“走向”。在這樣冠冕堂皇的宣傳攻勢下,惡黨居然成為“好人”,於是人們的潛意識中就更加依賴共產黨。

(5)黨是“出路”

整個社會的權力被控制在黨的手中,不入黨就提不了幹,不入團個人前途就受影響,甚至不讓入少先隊都會成為奇恥大辱。加入黨組織成為人們在社會上找到出路的前提條件。黨同人們的事業和生活緊密聯繫起來了。

(6)黨摻和個人生活


黨支部書記不務正業,也沒有什麼正業,除了宣傳灌輸黨的方針政策,外加抓思想工作。這個思想工作不但有監督群眾是不是緊密團結在黨的周圍的這種政治思想,還包括鄰里糾紛、職工糾葛和家庭矛盾。於是,黨同人們的日常生活包括私生活都分不開了。

(7)黨標榜自己是“道德化身”

雖然共產黨社會的道德都很低下,特別是現在的中國大陸,道德危機成為社會的共識,但是共產黨在宣傳上總是一以貫之地把自己標榜成道德的化身。每個時期都有一堆道德口號,什麼“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學習雷鋒好榜樣”、“五講四美”、“精神文明”、“三個代表”、“以德治國”、“八榮八恥”、“和諧社會”等等。因為它宣導的道德觀只是忠於黨維護黨的道德觀,共產黨自己又是不講道德的,所以道德總是越來越下滑,到了今天已是亂象叢生了。但是,這些道德政治宣傳運動讓人們誤認為黨是強調道德的。在學校,道德課也是屬於政治課,同黨綁在一起,讓人相信是黨要求人們學道德的,雖然中共宣傳的道德的最終目的就是讓人“聽黨的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但是從小就灌輸黨是所謂“道德化身”的教育體制,讓人總是相信黨本身是好的,壞事是個別人幹的。這一切都把黨同它自己造成的道德敗壞分開了。

(8)黨以國家民族的代理人自居

愛國熱情和民族感情是最樸實的公民意識,而共產黨把這些感情的表達完全操縱在自己手裏。愛國主義和民族自尊的教育基本上是通過共產黨的少先隊、共青團和黨支部來組織宣傳的,宣傳的時候總是打著愛國主義教育用一堆一堆的謊言來灌輸對共產黨的熱愛。這樣,從小教育到大,習慣於從黨那裏接受有關國家民族的資訊,人們不但覺得共產黨是愛國和維護民族利益的,更重要的是,人們更加熱愛以國家民族的代理人自居的黨了。

中共在宣傳愛國主義時,有一個專用辭彙,叫“愛國進步人士”。這裏的“進步”就是指擁護共產黨。潛臺詞是什麼呢?就是說,只有支持共產黨的人愛國才有意義,才是正確的。反黨的人不配愛國,或者,愛國是“落後”的,是錯誤的。這種宣傳確實能把人們的思維弄亂了。愛國就是愛國,是超越政治的,中共的這套把戲反而說明中共是不愛國的。

中共還有一個詞,叫“反黨反人民”。它把這兩件不相干的事放在一起說,長期下來,人們也就習慣認為反黨的就是反人民的了。

(9)黨是一把手

中共喊了多年的“黨政分開”,但黨是不會放棄自己的權力的,根本分不開。從中央到地方到街道到鄉鎮,書記永遠是一把手。這種從上到下密密麻麻的一把手權力架構,讓人們無奈地接受“黨才是真正管事”的現實,人們也習慣於說“黨和政府”而不是“政府和黨”,覺得離開黨來談事情,沒有意義。

(10)黨從宏觀和微觀同時控制著政府

共產黨並不是給每個單位派個書記就完事了,而是本身從中央到基層有一整套的並行於政府機構的班子——“中央軍委”與“國家軍委”,“黨中央”與“國務院”,“省委”與“省政府”,“縣委”與“縣政府”,“鄉黨委”與“鄉政府”——政府有“公檢法”,黨有“政法委”;政府有“廣電部”,黨有“中宣部”;政府有“人事部”,黨有“組織部”;政府有“監察部”,黨有“紀檢委”。黨是一把手,黨委永遠領導政府。人們想像不出沒有了黨,政府部門該如何運作了。同時,政府官員都由黨系統任命,政府官員反過來絕大多數又都是黨員,官員身份的二重性進一步把黨和政府盤根錯節地繞在一起。正常社會裏,各黨派的黨員、組織機構不能由納稅人供養。但是共產黨卻直接附體到了政府身上,各類專職、半職的黨務機構強行由納稅人的血汗錢供養。

國家的運作本來靠政府,但是共產黨附體到了政府身上,並從宏觀和微觀同時控制著政府,掌握著政府大大小小的決策。從宏觀上講,行政部門層層由黨領導,“黨中央”領導“國務院”,所以政府要聽書記的;從微觀上講,政府官員本身又是黨員,在黨員小組會上,要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所以,宏觀上擺不平的事,黨通過微觀的手法一定會擺平。如此,一方面黨完全控制了政府,讓後者成為其傀儡,另一方面也讓人們難以分清到底哪個是黨,哪個是政府,由此而經常把黨和政府混為一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