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 之八 第10集-習慣性的黨文化思維

2012-07-27|来源:

【希望之聲2012年7月27日訊】4)愛國不等于愛黨

中國自古以來都不缺愛國者,但愛國并不是愛黨。真正的愛國者關心的是人民的疾苦,而不是忠誠于一個領袖、政權或黨派。因此,愛國者經常針砭時弊,批判現實。屈原曾“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杜甫則控訴“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些人都是中國真正的愛國者。按照中共今天的標準,他們很可能就會因為“惡毒攻擊政府”,“反黨反政府”的罪名遭到批判,身陷牢獄。

中國大陸如今流行的觀念,其實是要在中共政權的意志下,按照其規定的方向去行動,并為符合中共利益的成就歡呼,這就是愛國了。其實這是一種荒唐扭曲的愛國意識和愛國行為 。2003年薩斯(非典)爆發,衛生部長張文康信誓旦旦表示中國很安全,非典得到控制。但他顯示的是對黨的忠誠,而不是對人民的忠誠。他是愛黨,愛他的烏紗帽,而不是愛國,愛民族,這樣的愛黨付出的代價是中國人的生命。真正的愛國者是蔣彥永醫生這樣把薩斯真相公布出來,使薩斯能夠被重視,使人們能夠采取措施,挽救更多生命的人。真正的愛國,不是為了向中共表示自己的忠心而做出的種種“愛國”的表現,而是發自內心的對中國負責任。反對當權者對中國人民的迫害是真正愛國的表現,是因為中共的詆毀、中共混淆黨與政府、國家的概念才制造了種種思維誤區,讓人們不能理解被迫害者和平抗爭的正面意義。

5)誰在傷害中國形象?
對于批評中共的人,共產黨經常用的一個詞就是傷害中國形象,傷害中國人的感情。但非常清楚的是,中共不等于中國,批評中共當然不等于批評中國。事實上,真正傷害中國形象的恰恰是中共。中國古人講“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自己做好,在別人眼里的形象自然就會變好。中共對中國民眾的迫害,對信仰者、獨立思想者、敢言者的人權迫害,利用共產黨的體系搞殘暴統治,在國際上扶植暴君和獨裁者等等行為是國際批評中共的根本原因。因此,正是中共的高壓殘暴政策,傷害了中國的形象。而那些批評中共迫害民眾做法的人,恰恰是維護中國形象的人。它意味著中國人敢于捍衛自己的尊嚴,有勇氣去改正自己的錯誤。

2005年10月24日,美國一位名叫羅莎.帕克斯的黑人婦女辭世。50年前,她在阿拉巴馬州的一輛公共汽車上,拒絕服從不公正的種族歧視法令,拒絕向白人“讓座”。她的公民抗命義舉引發了一場如火如荼的民權運動,種族隔離制度因而被廢除。在她的葬禮上,國會參議員肯尼迪說,美國失去了一位真正的英雄。同樣身為黑人的美國國務卿萊斯發言說:“沒有她,我今天不可能以國務卿的身份站在這里。”

另一位受到美國民眾高度尊敬的民權領袖是馬丁.路德.金博士。1963年,他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組織了一次25萬人的集會,反對種族歧視,要求種族平等。就在這次集會上,他發表了著名演說“我有一個夢想”。次年他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他死后十五年,美國設立了國定假日“馬丁.路德.金日”以紀念這位民權領袖,他是除了華盛頓總統外享有此殊榮的唯一普通人。

沒有人會認為羅莎.帕克斯和馬丁.路德.金給美國丟了丑,損害了美國的國家形象。相反,他們帶給了美國榮耀,因為他們以巨大的勇氣捍衛了人權與尊嚴,帶來了平等與公義,贏得了人們的尊敬。他們的努力,改變了一個種族的命運,改變了美國,甚至也改變了世界。

中共詆毀人們對中共政權和中共迫害中國人的揭露,經常用的一個理由就是國家形象。但如果我們真正明白了正義者們的精神和目的,如果我們明白了中共是中國形象的真正傷害者,那么,我們會更容易理解今天無數反對中共暴政的抗爭者,尤其是千百萬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和反迫害的努力。維護信仰和制止中共對無辜百姓的迫害是中國人的正當權利。他們的努力,事實上維護了所有中國人的天賦人權和尊嚴,維護了中國人的形象。

6)喪鐘只為中共而鳴
有些受到黨文化洗腦深的人,一聽到中共要完了,就想我們該怎么辦啊?好像中共完了,他也完了。

在一次“九評研討會”上,一位老太太提問:共產黨垮臺之后,誰給我們發養老金呀?一位主講人回答到:沒有了共產黨,就沒有了這個龐大的官員系統,而這個龐大的官員系統是一群世界上最腐敗的官員,沒有了他們以后,中國老百姓的退休金要翻倍地成長。

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看看海外的華人就知道,沒有共產黨,日子完全可以過得更好。如果中國大陸不是共產黨統治,中國今天人均收入應該與臺灣類似,那么中國今天的經濟規模就是美國的兩倍,等于美國、日本、俄國等幾個強國加起來的總和。中國還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嗎?

對于中國的政府官員來說,沒有共產黨不是他們的末日,而是他們的真正解放。沒有了共產黨,他們才能真正施展才華,發揮才能。現在的官員都不得不主動順應中共的粗暴領導,或者干脆被黨的系統束縛住了手腳,想干正事干不了,想不墮落卻不行。

現在的中國人,大半生或一生都生活在共產中國。雖然這段歷史充滿了恐怖和荒謬,但很多人的青春、理想、友誼、愛情、婚姻、家庭、成就甚至整個人生都和中共統治的這段歷史不可分割地糾結在一起;那些為民主自由奮斗了多年的人,他們的智慧和辛勞也和這段歷史糾纏在一起。因此,很多人雖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認識到中共的罪惡,但在感情上還對中共和中共的黨文化存在相當大的依賴。比如,有人不自覺地唱所謂“革命歌曲”來配合內心的感情;或者拿這樣那樣的“紅色經典”當藝術;受到不公待遇的人懷念“毛主席”時代的絕對平均;對外來文化沖擊擔憂的人錯把黨文化當成中華文化而維護等等。這種懷舊情緒反過來又使人們無法真正理智地審視中共的歷史和中國的現狀。因為自己本身的經歷和中共聯系在一起,對自己的維護和珍惜不由自主地也分給了中共一份。一旦沒有了“黨”,有些人好像話也不會說了,手腳不知往哪兒放了,人生的意義也不知應該寄托在哪里了,心里甚至覺得空落落的。

其實,一個人成就一番事業,實現人生價值,有多種多樣的方式,是中共把人逼到了“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的空幻而險惡的小道。古來的圣賢在正常的社會里,通過自己的修為和涵養,達到了崇高的人生境界。“天生我材必有用”,各行各業的精英也都能以自己的方式為社會做出貢獻,從而青史留名。沒有了共產黨的中國社會,將會恢復仁、義、禮、智、信等中華傳統道德,人與人之間將會更加關愛和睦。

東歐共產黨國家解體后,在黨文化下生活的民眾從謊言包裝的生活下解脫出來。他們發現不用再看政府過濾后的假新聞,不用再被黨文化塑造自己的思維,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才是人真正應有的生活狀態。雖然中共媒體一直對東歐國家進行妖魔化宣傳,以表明中國人決不能選擇拋棄中共、和平過渡的道路,實際上除了少數國家外,東歐改革總體上說是成功的。東歐轉型到現在將近二十年,盡管共產黨可以再次組黨參加競選,但是沒有一個國家再次選擇共產黨,也沒有民眾再次選擇黨文化。拋棄共產黨和黨文化的東歐人,失去的是一座監獄,得到的是平靜地安享自由和正常人的生活,社會和國家非但沒有崩潰,反而更加生機勃勃。

因此,喪鐘只為中共而鳴;亡黨不等于亡國。中共是現代中國人苦難的根源。不理智的懷舊只會加強中共對你心靈的控制,使你無法擺脫昨日的夢魘。
解體中共,解體黨文化,對所有中國人來說,都意味著一種新生。

結語:回歸正常思維
人的頭腦就像一個口袋,裝進去金子他就是一袋金子,裝進去一袋黨文化,這個人就是一袋共產黨思想,不知不覺地成為共產黨的傳聲筒。中共的宣傳覆蓋了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國人從有成就的學者到普通百姓,離開了黨文化,都無法正常思考、無法正常說話了。

共產黨就是要讓黨文化、讓意識形態、對黨的恐懼滲透到每個中國人的細胞深處、心靈深處,形成條件反射。這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文化的產生與傳播,而是為了建立中共獨裁暴政所需要的“軟專政系統”,也就是思想專政系統。在黨文化里,不管是中共最高層的官員,還是一般百姓,都生活在黨文化里,難以逃脫黨文化思維的影響。這個惡果相當可怕。

中國人的黨文化思維不是一天一時形成的,它不是某個個人某個官員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普遍現狀。這個過程是中共長期有意識造就的。它運用一套扭曲的道德善惡標準,通過暴力灌輸和血腥恐怖,通過欺騙宣傳與扭曲邏輯,讓中國人對一個強行霸占中國社會資源的集團感激,讓人們恐懼,讓人們成為黨文化的囚徒和奴隸,樂于接受中共謊言而排斥正常思維。正是這種不正常的思維,維系著中共的謊言欺騙,維系著中共的暴力專政,維系著中國人的苦難與悲劇。

要改變一種定型的思維或心智模式,需要深刻的反思,一種集體的反省。但黨文化的思維恰恰不是內省的。在中共的資訊封鎖中,人們要想聽取不同的角度看法都很困難,更不要說一種新的視角對人們慣常思維的沖擊了。但是要想走出黨文化的陷阱,回歸正常思維,真正做自己心靈和思想的主人,我們今天就不能不正視我們曾被中共扭曲的思維,主動改變自己在黨文化影響下形成的觀念和思維方式。

要想真正愛國,真正為這個民族的將來著想,就需要拋棄黨文化的思維,用正常人的方式來思維。要真正得到健康的生活和社會,需要每個人清除自己的黨文化思維。因為中國社會是每一個中國人一起組成的,其中包括你。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