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 之八 習慣性的黨文化思維 第6集-
2)黨文化造就的心牢

俗話講,“初生牛犢不怕虎”。小牛因為沒見過老虎,自然不會認為老虎危險。而很多中國人并沒有直接受到中共迫害,但是這種思維卻幾乎人人都有。原因何在?是因為黨文化使中國人產生了不符合黨觀念的想法危險的意識,給中國人造就了心牢。

從心理上講,“危險意識”來源于“怕”。人腦子里想什么,別人又不知道,為什么會怕呢?因為人的言論和行為是受人的思想控制的。如果思想中有了不符合黨的觀念,保不準什么時候就露出端倪或者說漏了嘴,不就會遭到中共的整肅嗎?歷史上吃了這種虧的人大有人在。于是,人們為了保全自己,就連跟黨不一致的想法都不敢有,要自我約束。不但自己不能有,還要讓家人都不能有。整個社會造成了這樣一個環境,這個環境又反過來強化了人們的這種“危險意識”。

不符合黨觀念的想法危險的意識與中共長期的思想灌輸和高壓統治是分不開的。

中共自建黨以來,就周期性的殺人、鎮壓、搞運動,目的就是強化民間的恐怖記憶,鞏固中共的政權。中共歷史上的種種殘酷的鎮壓手段,給人們造成了深刻的恐懼心理。中共控制一切資源,掌握中國人的生殺予奪大權,其迫害手段沒有底線,也沒有預知范圍。持有與“黨”不同意見的人,遭到的是從小到大,從經濟、名譽、心靈、肉體、生命等各層面的壓制和迫害。不信和質疑共產主義邪說,不滿并批評共產黨一黨專制的人被定為“反革命罪”的重罪。即便是其黨的高級干部,如果存有不同意見,也會遭到嚴厲的清洗。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共仍然實行著高壓統治、特務統治和黑社會統治。其手段包括:封鎖自由資訊,監聽人們的言論,實行文字獄;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關押追求自由信仰、自由言論以及合法抗爭的民眾;監控海外歸國人士;挾持國家資源進行海外滲透,等等。

人與人之間的戒心也加劇了人們的恐懼心理。人們不知道誰最后會捅自己一刀,會告自己的密,黨監視的眼睛似乎無處不在,有時是自己的敵人,有時卻是自己的親朋好友,甚至是自己舍命相救的人。告密成為了中共統治下獨特的一道齷齪的文化景觀。為了保全自己,很多人就采取了與黨一致的做法,在稍微“敏感”一點兒的話題上,就不敢流露自己的真實想法。

于是,接受了黨文化的人們主動地用中共的思想考慮問題,揣摩中共的心思,體會中共的觀念。表現形式有:先假定自己是中共,跟中共保持一致,然后判定什么是符合目前黨觀念的,接著拿這個規矩去衡量自己或他人的想法;對自己是畫地為牢,努力排除自己不符合黨觀念的想法,連想都不愿想;對別人談論“敏感”話題進行阻止和勸說,更有甚者直接就去舉報或者打小報告,直接讓黨來迫害有不同想法的人;即便來到海外的中國人,在沒有黨控制的環境里,仍然“本能”地害怕,人們像機器人一樣服從黨的命令。

3)“危險意識”危害民族

有不符合黨觀念的想法危險意識,自動與黨保持一致的思維形成之后,人們變得處處小心翼翼,怯懦求全,習慣于通過唯唯諾諾、唯命是從來得到極權者和上司的恩寵,像奴隸般過日子,人的尊嚴徹底喪失了。六四時,有位參加游行的教授打出的橫幅是,“跪久了,站起來遛遛”。可見,中國人被奴役久了,連抗爭都有氣無力——遛完了,再回去跪著。可悲的是,有很多人真的又重新跪下去了。

中國傳統文化強調史官精神,春秋時代齊國的大臣崔抒殺了國君,被史官以弒君記錄入史。崔抒殺了這個史官,但第二個史官還是這樣記錄。第二個、第三個史官被殺了,其他史官還這樣堅持。這就是一種氣節,一種民族能夠長久生存的精神內核,也是中華民族的靈魂所在。但中共的黨文化灌輸和迫害手段卻無情地摧毀了這種精神,知識份子或遭脅迫,或被收買,助紂為虐,幫助中共編造更多謊言欺騙民眾,以維護中共的獨裁統治。

中國古人也強調“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的大丈夫氣概。歷朝歷代,都涌現出不少無畏強權、蔑視權貴、為了尊嚴與價值可以不惜犧牲生命的人。西方社會里,也有“不自由,毋寧死”的名言。但在今天的中國,在中共的暴政與黨文化灌輸下,中國人的勇氣卻空前消亡,取而代之的是無端的怕心與恐懼。

于是,中國自古的民族尊嚴消亡了,一個民族改變自己命運的能力被扼殺了。有人說,中國早已是亡國奴,是殖民地。不錯,自1949年之后,中國其實就在精神上亡國了。共產黨扼殺了中國的民族精神,所建立的不是“新中國”,而是從精神到肉體的殘暴專制帝國。

一位著名的盲人作家曾經說過:“我的身體不自由,但是我的心是自由的。”正常社會里正常人可以有各種各樣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有充分選擇的權利,生活豐富多彩,人們是自己生活的主人。而今天的中國人雖然有了吃喝嫖賭的自由,但是卻失去了自己的精神家園。“危險意識”使得中國人把自己關在思想監獄內,不符合“黨”觀念的一概不接受,甚至害怕,躲避。在這樣的一個嚴密體系生活過來的中國人,非常難以在黨給的思維體系外思考。在自己的心牢里只能擁有符合黨文化和中共觀念的東西,其看世界的方式也只有自己的框框里的那一點。思維立足于黨文化之中,受其精神奴役,失去了思想的自由和樂趣,人生變成了為中共而活。

4)擺脫無形的恐懼 主宰自己的頭腦

我們必須明確一個基本的常識:“危險意識”的想法直接違背了現代的法治精神。任何一個文明國家的法律所懲罰的都是人們的犯罪行為,而絕不能是人們的思想。也就是法律只能根據一個人做什么去懲罰他,而絕不能根據這個人在想什么去懲罰他。當我們覺得某些想法很危險的時候,我們應該意識到這是中共以思想入罪的野蠻做法的后遺癥。

“有不符合黨觀念的想法危險意識”這種習慣性黨文化思維、這種危險意識是非理性、無根據的。人的大腦由自己支配,想什么由自己來決定;一個人有自己的獨特想法,共產黨也并不能把他怎么樣。就其主觀意圖而言,共產黨的確想控制所有人的思想。可是,即使在共產邪靈最猖獗的時期,這一目標也沒有完全實現過。今天,共產黨對民眾進行思想控制的意愿空前強烈,但其控制能力卻空前虛弱。中國人需要從中共制造的那種無形的恐懼中走出來,也一定能夠從這種無形的恐懼中走出來。擺脫對共產黨的非理性恐懼心理,此其時也。

擺脫恐懼,我們才能恢復做人的尊嚴,才會擁有一個自由的社會。

4.黨文化使人習慣性的講八股話

“要認真學習×××的先進事跡和崇高精神,不斷保持和發展×××,繼續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在×××的偉大道路上奮勇前進。”

“要深刻認識×××的長期性、復雜性、艱鉅性,把×××工作作為×××的重大戰略任務,持之以恒地抓緊抓好,一刻都不能放松。”

“全黨同志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堅持以×××為指導,全面貫徹落實×××,為全面建設×××,不斷開創×××而繼續奮斗!”

這是在中共某次大會報告中的段落。這樣空洞無物、套話連篇的黨八股話在中共的大會小會、廣播電視、報章雜志中比比皆是。黨八股話是中共官員的典型話語系統,但黨八股話不僅僅限于官員,同時也在民間廣為普及。從官方到民間,講黨八股話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性的思維方式。

需要指出的是,中共黨魁毛澤東曾寫過一篇《反對黨八股》,可是他的真實用意并不是反對黨八股,而是以此為藉口,用“言必稱希臘”之類玄玄乎乎的話影射和打擊黨內有留俄背景的共產國際派,主要是被其視為奪取黨內最高領導權最大障礙的王明。換句話說,毛不是要反黨八股,而是要用自己的毛式黨八股替代別種樣式的黨八股。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文化大革命中全國人狂讀“老三篇”、狂背“毛語錄”、狂揮“小紅書”的時候,毛卻再也不提“反對黨八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