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越看越奇怪

2012-08-15|来源: 美国之音

【希望之聲2012年8月15日訊】齊之豐

1865年初版的童話、玄幻小說《愛麗絲漫游奇境記》是英國文學、世界文學名著。它講的是小女孩愛麗絲有一天在室外午睡進入夢中奇境,看到一只穿背心的白毛紅眼的兔子從身邊跑過,而且邊跑邊從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只懷表,口中還念念有詞,叨念自己要遲到了。

愛麗絲看到這些奇異的景象,不禁高叫“太怪了,太怪了,curiouser and curiouser”。于是,curiouser and curiouser也成為是全世界千百萬人耳熟能詳的世界文學名句。

2012年,報導中國新聞、報導中國共產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妻子谷開來故意殺人案及其審判的世界媒體記者,一個個也差不多都變成了對眼前的奇異景象感到迷惑不解的愛麗絲。

*名稱就是一大怪*

中國當局對薄熙來妻子谷開來(即中國官方所說稱的“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的庭審結束。中國官方的新華社也為此發表長篇通訊。

然而,從4月10日中國官方透露谷開來涉嫌故意殺人的第一天開始,圍繞故意殺人案中國官方與官方權威通訊社就開始跟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玩弄起閃爍其詞的游戲。

全世界、全中國都知道,薄熙來有一個唯一的妻子,名字叫谷開來。但一夜之間,薄熙來的妻子的名字神秘地變成了官方權威通訊社當中的“薄谷開來”。

在長達四個月的時間里,面對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的疑惑,中國官方和官方通訊社對這個謎語保持沉默,好像這個謎語并不存在,或根本就不成什么問題。

中國古代哲學家、政治家孔子有一句為人處世和行政治國的名言:“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然而,耗費納稅人的巨資大力在世界各國各地興辦“孔子學院”的中國當局顯然是至少在過去4個月的時間里鐵心要逆著孔子的名言來,結果是給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造成了更大的疑惑,也給中國當局造成了法律難題。

這種難題可以用一個類比來說明:有一個人據信被張三殺害;當局隨后指控李四殺人;于是,人們自然要問:當局是否找錯、抓錯了人?假如沒有抓錯,假如張三就是李四,當局就有責任向公眾陳述、證明張三何時、何地、緣何將自己的名字修改或篡改為李四的事實,以顯示被繩之以法的是一個真正的罪犯而不是一個倒霉蛋。

然而,在整整4個月的時間里,中國當局和官方通訊社拒絕說明張三就是李四,“谷開來”就是“薄谷開來”。中國當局對谷開來的庭審就是在這樣的名不正而言不順的情況下開場,收場,并將“擇日宣判”。

*官方權威通訊社制造笑話*

在其他國家任何一個開設新聞寫作課的大學和中學,甚至在當今中國開設新聞寫作課的大學和中學,新聞寫作行文嚴禁給讀者制造謎語是一個最最基本的要求。

然而,新華社的新聞卻一舉給全世界制造了一對笑話般的謎語:“谷開來”原因不明地變成了“薄谷開來”;在重慶死于非命的英國商人“Neil Heywood尼爾?海伍德”原因不明地變成了“尼爾?伍德”。

“尼爾?海伍德”如此沒有理由地變成“尼爾?伍德”也同樣給中國當局造成嚴重的法律問題,相當于張三殺了李四,但法院判定張三犯了殺人罪,因為他殺了王五;與此同時,法院或政府并沒有向公眾陳述并證明李四就是王五。

面對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的持續的不解和疑問,官方的新華社在谷來開故意殺人案庭審結束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10日發表長篇報導,題目是“薄谷開來、張曉軍涉嫌故意殺人案庭審紀實”。

新華社的最新報導對“谷開來”和“薄谷開來”的關系終于做出了這樣的一番簡單到極點的解釋:

“被告人薄谷開來,曾用名谷開來......”。

*大串謎語,大串奇怪*

然而,新華社的這番解釋又形成另外一大串讓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感到奇怪的謎語:

1)谷開來何時以及為什么要如此修改自己的名字?

2)妻子將丈夫的姓氏加在自己的姓名之前,這是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以來不再在中國大陸流行的做法;而2001年中國實行的新婚姻法第十四條規定“夫妻雙方都有各用自己姓名的權利”。是什么原因導致谷開來放棄自己的這種姓名權?

3)海外廣泛傳聞“谷開來”之所以變成“薄谷開來”,是因為她獲得了新加坡國籍,“薄谷開來”是她的新加坡護照上的正式姓名。這種傳聞是否真實?

4)這種傳聞假如是真實的,為什么庭審“薄谷開來”期間,新加坡外交官沒有出席庭審旁聽?

5)谷開來/薄谷來開還是不是中國公民?假如是,為什么一個中國公民在中國受審,要用她的外國名?

6)假如說,谷開來還是中國公民,同時也是新加坡公民,那么,這是否是表明中國政府是否現在已經放棄了長久以來不許自己的公民擁有雙重國籍的政策?是否是在雙重國籍的問題上對谷開來或其他中共及其政府權貴家族網開一面?

面對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一連串的疑問,中國官方和官方權威通訊社新華社依然保持著耐人尋味的沉默,令人不禁懷疑中國官方是否在試圖掩蓋什么。

在新華社大講“薄谷開來”和“尼爾?伍德”的同時,海外媒體,世界媒體壓倒優勢的說法依然是“谷開來”、“尼爾?海伍德”。

順便說一句,新華社最新的報導對“海伍德”變成“伍德”沒有任何解釋。按照新華社自己編寫的外國人名翻譯詞典,英語人名Heywood的正確譯音是“海伍德”而不是“伍德”。

審理一個全世界矚目的大案,中國當局可以把關鍵涉案人員的姓名弄得如此亂七八糟,莫衷一是,真假莫辨,這種奇景顯然比大白兔穿背心口中念念有詞掏懷表看懷表還離奇。

*奇怪的含含糊糊*

中國官方對谷開來故意殺人案及其關聯案件的審判疑點多多,而官方權威通訊社新華社的最新報導造成了更多、更大的疑點。其中最為引人注意的怪異疑點是新華社對谷開來殺人動機的陳述:

“薄谷開來供述,她和兒子薄某某同尼爾?伍德結識后,她曾介紹尼爾?伍德參與一公司的中介代理以及參與一土地項目的前期策劃(實際未開發),后尼爾?伍德因索要報酬等問題,與她及其兒子薄某某產生矛盾,并對薄某某進行人身威脅。

“公訴人當庭出示的尼爾?伍德和薄某某的多封往來電子郵件顯示,雙方矛盾因上述糾紛導致逐步激化。

“公訴人當庭出示的證據顯示,薄谷開來獲悉這些情況后,認為尼爾?伍德已威脅到其子人身安全,決意將其殺死。

“公訴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薄谷開來供述稱:‘在我看來這已經不僅僅是威脅了,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我必須拼死制止尼爾?伍德的瘋狂。’”

在4月10日,新華社曾報導說:“據調查,薄谷開來(薄熙來同志妻子)及其子同尼爾?伍德過去關系良好,后因經濟利益問題產生矛盾并不斷激化。”

新華社在今年4月賣了“經濟利益問題”的關子,讓人們頓時好奇谷開來、薄瓜瓜母子到底是為了什么樣的、多大的“經濟利益問題”發生你死我活的矛盾。

然而,四個月過后,在吊起了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的胃口之后,新華社的最新報導卻對那所謂的“經濟利益問題”吞吞吐吐遮遮掩掩起來,讓人無從知道谷開來到底為了多少錢而對海伍德起了殺心。

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記者基斯?里奇伯格根據采訪旁聽谷開來案庭審的一個人寫出的報導是,谷開來和兒子薄瓜瓜跟海伍德發生了價值兩千萬美元的經濟利益問題。

對這樣一個關鍵性的問題,中國官方和官方權威通訊社新華社選擇諱莫如深,可謂當今中國又一大怪,令觀察當今中國的人不禁要像愛麗絲高叫“太怪了,太怪了,curiouser and curiouser”。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