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轉移視線暗煽反日遊行卻「引火燒身」

2012-08-22|来源: |标签:反日軍警 愛國 釣魚島 保釣 遊行 

【希望之聲2012年8月22日訊】近日中國多省市爆發反日遊行,人數不等,小到百人,多到數萬人。新華網在遊行開始不久就搶先報導,但事後刪除,連網易、新浪上轉載的新華網報導也都拿下,但當天傍晚新華網重新再出通稿。對此次遊行,中青網發表反日遊行評論文章稱「暴力」愛國行為簡直就是自扇耳光。很多外媒反日遊行報導也一改以往大陸群體事件的模式,均引用新華網消息。外界認為大陸官媒頗為詭異。


著名學者、政論家和大陸媒體人根據此次民間保釣和反日遊行的架勢,認為背後推手是中共官方,利用民眾反日情緒, 轉移對薄谷案、十八大關注,然而這可能是雙刃劍,民眾憤怒轉移到中共身上。

外媒: 2005年來最大規模 被上面組織參加

8月19日美國《紐約時報》報導說,雖然新華社的報導稱中國各地舉行的反日示威都是小規模未超過200人,但從成都的遊行照片看似乎有數萬人。週日壽司店或其它被認為與日本有關企業遭到抗議者的襲擊,一些抗議活動似乎演變成暴力行動。而同一天英國《衛報》報導認為週日的反日抗議活動似乎是05年以來規模最大的。


近日中國多省市爆發反日遊行,人數不等,小到百人,多到數萬人。在一些城市,有民眾打砸日本產汽車。(網絡圖片)


近日中國多省市爆發反日遊行,人數不等,小到百人,多到數萬人。在一些城市,有民眾打砸日本產汽車。(網絡圖片)


近日中國多省市爆發反日遊行,人數不等,小到百人,多到數萬人。在一些城市,有民眾打砸日本產汽車。(網絡圖片)

而華爾街日報引述英國《每日電訊報》週日報導說,中國政府以往一直允許反日抗議活動進行,這種活動既能讓老百姓發洩怨氣,也能激發民族驕傲。一些觀察人士說,在深圳週日舉行的抗議活動中,一些示威者身穿顏色統一的T恤衫,這顯示他們是被上面組織起來參加示威的。

而日本共同社8月19日報導稱深圳、杭州、溫州等多個城市19日發生反日遊行,並焚燒日本國旗。深圳約2,000人在市區進行了示威遊行,杭州也有1,000人以上打著「小日本滾出釣魚島」等橫幅進行了示威遊行。

民間保釣背後推手是政府

著名學者何清漣撰文認為:近日大陸的「民間保釣」風波,其背後推手可能是政府。在登島事件發生當天,新華網、人民網、央視等都在顯要位置報導此事件。騰迅、網易、新浪、搜狐等都以首頁報導並滾動播出。其中,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媒體鳳凰網最積極,甚至在香港民間保釣活動中派出記者隨行,大有官媒同仇敵愾的氣勢。而以網民名義網絡上貼出「反日大遊行」告示,也未被刪除。

她表示根據以往經驗,憑直覺感到這「民間保釣」背後的推手可能是官方。她認為如果政府不想讓遊行發生,遊行連門都沒有,早就上門警告發帖者。

廣東東莞的「誕生在世界末日」微博也稱,不要天真地以為這些人是自發起來反日的,是某黨有計劃、有預謀精心策劃的一次轉移民眾視線的一招所謂的棋,是一場政治陰謀!

文昭:利用民眾反日情緒 轉移薄谷案、十八大關注

海外政論家文昭向大紀元記者分析表示:「當局不想鼓勵更多的遊行,讓表示一下群眾的『愛國熱情』就可以,中共當局利用反日遊行,一方面可以向日本當局施加壓力,表示在國內民意的壓力下,在釣魚島問題上『不得不』做一些姿態的表示。希望日方也不要姿態過於主動。」

他認為:「當局的主要目的還是利用部份民眾的反日情緒,轉移對薄熙來案、對十八大的關注,以及淡化之前一系列公共安全事件處置失措的持續影響。但又害怕民族主義情緒引火燒身,民眾反而藉機提出對中共的質疑。所以釣魚島就是控制民族情緒的一個水龍頭、閥門,需要的時候擰開一下,一看夠了,又趕快關上。」

實際上,在民間反日遊行中,成都民眾喊出「打倒共產黨」。因此,中共利用民族情緒,很可能成了雙刃劍,在當今社會民怨沸騰一點就燃的情況下,民眾憤怒很容易轉移到中共身上。

遊行靠獎懲 不參加者要罰款

何清漣披露推特上信息還顯示,不參加遊行交罰款。潮流毒物@yep365發佈推文:「轉載:肖申克的舅舅:身在國企的姐夫,昨天被要求今天去華強北參加反日遊行,不去的要交錢。然後……交錢了,今天果斷在家睡到了12點,誒。你們懂了吧。」

她評論說:「原來是『不愛國』就罰款,用這種方法將深圳人逼到街上去愛國?深圳這地方還真有經濟頭腦,它不學習中國駐外使領館從兜裡往外掏錢,出補貼動員海外留學生『自發組織』歡迎國家領導人;深圳的方法是你不去,就從你兜裡往外掏錢。不去的人多了,又是一筆帳外收入。」

遊行統一T恤 深圳遊行組織者之—— 一分局副局長

何清漣披露網易微博上,@三起三落默多克的微博附上一張深圳反日遊行照片,很多示威者都穿著統一的T-恤衫,他還表示「此中年男子是深圳『遊街』行動組織者之一,據說是深圳羅湖某分局副局長,求數據求人肉,看看背後都是些甚麼人在組織!」

記者留意在新浪上擁有11萬粉絲的《深圳熱點》微博也披露同樣一張圖片說:「此中年男子是深圳『遊街』行動組織者之一,據說是深圳羅湖某分局副局長,求數據求人肉,看看背後都是些甚麼人在組織!」

深圳的「自由搗蛋兔」也感慨道:「也只能在這種需要奉旨愛國的時候能上街散步了。」北京的一位攝影記者韓萌呵也說,拍過其中的一次。感覺是:有組織、有紀律。砸自己人的車,讓日本人看笑話。

何清漣女士對此評論認為「反日愛國」在中國有其特殊政治地位,這是唯一讓中國青年有可能參與的「外交事務」。她進一步分析:「一則是由於這個領域政府管制最松,安全係數最強;二則是由於一旦憤青扛上了『愛國主義』大旗,道義上頓時身價上漲:你對政府不滿?哪涼快哪呆著去。大敵當前,政府再差,也是咱的政府不是?我們得支持。三則是從1989年以後,除反日、反美之外,中國就沒有過甚麼遊行。好不容易由政府批準愛國遊行,大家也算是享受一下街頭狂歡的滋味。」

喉舌新華網第一時間搶先發文後再刪除

新華網19日在各地遊行剛開始不久就率先第一時間發出新聞稿《多地民眾舉行反日遊行》,報導說:「19日上午,在杭州市主城區武林小廣場發生規模不小的反日遊行活動。截至記者發稿時,已有數百人參加到此活動中,遊行隊伍行進到環城西路浙江省委省政府附近。」

在谷歌上用關鍵字「新華網」「反日遊行」中間加空格,可搜索到的相關文章,顯示的第一條是一天前的浙江在線?轉載的新華社報導,以題《新華社:杭州主城區發生數百人反日集會遊行活動》,點擊進去後文章不存在了。而一天前網易轉載新華網報導《中國多個城市民眾聚集舉行反日遊行(圖)》也顯示找不到了。同樣新浪網轉載的這篇《杭州主城區發生數百人反日遊行活動(圖)》也被告知不存在了。甚至在戰略網上轉載的這篇中國多地民眾舉行反日遊行,也一樣遭到刪除的命運。

當天傍晚時,新華網再發一篇通稿《中國10餘城市民眾遊行抗議日本右翼分子登上釣魚島》。報導稱,19日上午,北京、濟南、青島、廣州、深圳、太原、杭州等中國10多個城市均有規模不一的群眾聚集、遊行,並通過濟南一所高校的學生的嘴強調遊行是自發組織的,報導說:「參與遊行的濟南一所高校的學生說,遊行是大家自發組織的,就是為了抗議日本右翼分子登島,動員大家團結起來對日本施壓。」

因此有網友評論認為,在遊行剛開始新華網就出報導,被認為是太心急了一點,一看就是事先準備好的,難避嫌所以新聞發表後覺得不妥趕緊再刪。

官媒:「暴力」愛國行為簡直就是自扇耳光

這場由政府背後煽動的各地反日大遊行,因出現了打砸日貨,一些日制企業和一些日貨商店遭到破壞,華訊財經轉載新華網一篇評論:《反日遊行演變成打砸日貨引反思:「暴力」愛國行為簡直就是自扇耳光!》,對此進行譴責。

文章說:「8月19日,北京、濟南等10多個城市有規模不一的遊行,出現了不冷靜的行為,看到國人同胞在砸自己同胞的車,而日本人在另外一邊偷笑我們的愚蠢行為,讓筆者想到了『漢奸』倆字,簡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文章還說:「打著『抵制日貨』的旗幟打砸日貨,並且打砸的是同胞的私有財產,這場所謂的『暴力』愛國行為,到後來哭的竟是國人,笑的竟是日本人。」

20日,《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呵護愛國熱情,嚴懲打砸暴行》稱:如此蠢行,不是愛國,而是害國——這樣的「愛國」永遠無法得到喝采,只會讓真正的愛國者感到羞愧。文章還呼籲嚴懲打砸,「愛國」不是流氓的庇護所。

(責任編輯:劉曉真)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