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保釣勇士」衛什么國?
【希望之聲2012年8月24日訊】八月十五日,香港漁船啟豐二號闖過日本軍艦攔截,到達釣魚臺,船員登島「宣示中國主權」,轉眼都被日軍拘捕,手戴鋼銬,腰系粗繩,押解離島,兩天之后獲釋,七人搭飛機回港,手執五星紅旗走出機場;其余七人則乘啟豐二號回航,船上主桅五星紅旗飄飄。

那些「保釣勇士」顯然把中共之國奉為中國,但日艦縱橫釣魚臺海揚威耀武的時候,中共三軍不知哪里去了。我們只見中共一艘海監船,待日艦盡去之后,趁著夜闌人靜,悄悄開到釣魚臺附近「執行正當任務」。

魯哀公十一年,齊師伐魯,孔子門生冉求力勸執政的季康子出兵迎敵:「背城而戰,不屬者(不參戰者),非魯人也。」這時,魯國百姓已經紛紛持仗衛國,前國君的兒子公叔務人見了,慨然自勉說:「(強敵犯境),上(朝廷)不能謀,士(將士)不能死,何以治民?」于是和童子汪锜同赴沙場,力戰至死。由于朝野一心,魯國終于擊退齊師。孔子稱贊說:「能執干戈,以衛社稷……義也。」(《左傳》卷十二)

「背城而戰,不屬者,非國人也。」這條簡單道理,今天似乎沒有幾人明白。所以,中共向俄國、印度割地萬里,見日軍即退避三舍,無數新中國人還是奉中共五星紅旗為「國旗」。

日本犯境,五星旗國「上不能謀,士不能死,何以治民?」這問題的答案,隨便翻開報紙都可以看到。例如七月二十二日有一段新聞:河南光山縣文殊鄉民盛興元七月中旬赴浙江寧波,和另外十九名志愿者會合,準備駕船往釣魚臺,卻遭寧波市政府阻撓,無法成行。盛興元回鄉后,更遭公安囚禁了幾天,飽以老拳,原因是:「釣魚臺的事,要你管么?」拳頭就是中共治民的正道。

中國人總有一天要光復國土,但釣魚臺落在中共或日本手上,有什么分別,我不知道。唯一可以說的,是日本抓到登島的中國人,會肆意侮辱;中共抓到準備登島的國民,輕則毆打,重則以「尋釁滋事」罪名判處監禁十年。

同時,在中共之國,少女拒絕共干非禮,可以被斬三十四刀,還得忍氣吞聲,像八月十日江蘇靖江市一位小姑娘那樣;百姓有田地獲共干垂青,即使午夜夢中,也可以突然被抬到戶外,看著自己的房子被推土機夷平,像七月六日深圳黃貝嶺唐氏一家那樣。中國人今天僑居日本,大概都不會有這樣的奇遇。

高舉五星紅旗「衛國」的「保釣勇士」,不可能明白什么叫做「國家」,一如他們不可能明白孔子的話:「惡紫之奪朱也(可恨把邪色當作正色)。」詩云:「奉紫為朱古所悲,而今誰解孔宣尼?臥看叱咤風云輩,爭認喪旗作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