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關系:政府臺上言歡,百姓臺下受苦

2012-08-27|来源: 美国之音记者/布罗德黑德|标签:中國 非洲 投資 滲透 歧視 

【希望之聲2012年8月27日訊】香港-中國政府近年來大力增加對非洲的開發和投資,同時也向非洲投資者打開大門,試圖獲得政治、經濟雙豐收。可是在另外一方面,中國官員卻又歧視和刁難在中國生活和工作的非洲移民。香港大學的非洲問題專家博艾敦(Adams Bodomo)告訴美國之音,雙方官員在臺上握手,而老百姓卻在臺下受苦。


中國和非洲的往來可以追溯到15世紀。可是中國和非洲的關系再次引起國際社會的側目則是從2006年開始。

香港大學非洲項目主任博艾敦1997年到中國,花了10年時間研究中非關系。他說:“40多個非洲國家領導人到北京,參加中非合作論壇,這是非洲國家領導人到非洲之外參加會議人數最多的,僅次于參加聯合國會議的人數。”

博艾敦出版了一本書,書名是“非洲人在中國:社會文化研究及其對中非關系的影響。”


香港大學非洲項目主任博艾敦的著作<<非洲人在中國:社會文化研究及其對中非關系的影響>>

中非合作論壇從2000年起每3年舉行一次會議。博艾敦說,政府間的聯系促進了民間的往來。而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進一步導致原本在東南亞的非洲商人涌入中國。他說,因為中國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相對小,所以在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的非洲貿易家就近進入廣州。

不過博艾敦說,中國加強和非洲的關系并非完全出于經濟利益。他說,馬里和加蓬、尼日利亞等國家都沒有石油等自然資源,中國領導人胡錦濤最近訪問非洲國家馬里就表明了中國的政治動機。博艾敦說:“中國作為一個日益強大的力量需要盟友,拉攏非洲盟國對中國政治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是在聯合國投票的時候。”他說,當然非洲在政治上也需要得到中國的支持,政治不是孤立的。政治背后有很多經濟、文化議題,政治經濟是不可分割的。

中國企業在非洲的投資都是大手筆,而相比之下,非洲商人在中國的投資似乎微不足道。可是博艾敦指出,那是因為非洲政府不同于中國政府,并沒有大量參預對中國的投資。事實上,他說,南非在中國開設的AB米勒釀酒廠是中國釀酒產量最大的公司。而非洲商人在中國經營的紡織品和服裝廠也非常成功。

博艾敦說,非洲在中國的投資雖然是小規模,可是它們在中國的滲透力超過中國對非洲的影響。他說,在非洲的中國公司通常從中國雇用勞工,而非洲公司則直接雇用中國當地工人。

在談到中國和非洲民間矛盾的時候,博艾敦說,外界對這個問題存在很大的誤解。他說,在中國,非洲人社區和當地居民沒有沖突,沖突只在于非洲人和中國執法人員之間。他說:“非洲和中國關系之間最薄弱的環節是中國,特別在廣州,廣州警察和安全官員。”

博艾敦說,他親眼目睹了中國警察野蠻對待非洲人。他說:“一次我們在一個飯店吃飯,7名警察進來,對著所有的非洲人大喊,要我們出示證件。我很驚訝,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無法相信這一切。”博艾敦說,他希望非洲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為非洲人說話,也希望中國政府采取行動,改變這種狀況。他說,中非政府相互拍著肩膀說,我們是好朋友,可是非洲人卻在受苦。

博艾敦說,不管是在社區里還是在邊境,非洲人都比白人受到更多的檢查。

目前在中國的非洲人主要來自西非,包括尼日利亞、加納、馬里和幾內亞。博艾敦說,尼日利亞占非洲人口的4到5分之一,所以出國的人口也最多。另外一些非洲留學生畢業后,也選擇留在中國發展,甚至在中國成家立業。

他說,他上次和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弟弟通話時,他就居住在深圳,并且娶了中國妻子。

博艾敦說,他對中非關系感到樂觀,問題是雙方政府如何把甜美的政策轉變成對非洲人和中國人有利的可行政策。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