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三年內體制巨變 權貴資本正瘋狂 幾大跡象
【希望之聲2012年8月27日訊】中國處在“邦無道”的時代

問:你說現在中國處在“邦無道”的時代,怎么解釋?

答:是的。我發過一篇博客,引用的是我們的老祖宗孔子的一段話: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后面一句話的意思是:國家不好,富貴是恥辱。這是我們的孔老先生說的,不是我說的。

當今中國明明是一個原始資本主義的時代,卻偏偏不敢承認。因為原始資本主義時代的主要特征就是圈地運動。這在經濟史上都是很血腥的。不管是在什么階段,百姓一直被掠奪,也就是掠奪是永遠存在的,關鍵是百姓并不在乎被掠奪,而在乎認可目前的次序。只要還有希望,百姓就不會造反。關鍵是現在中國13億人有5.7億人看不見希望,這個社會就會大亂,次序不存,政府無信,常綱就會崩潰。

早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時,我們就曾向政府建議,請珠三角長三角當地政府就地安置突然失業的外來工,給于生活補貼。因為我們知道,他們盡管是藍領工人,事實上國家一直沒有讓他們享受藍領工人的基本待遇,什么保障都沒有,一失業就只有返鄉一條路。如果把他們留下來,危機一結束,企業恢復生產時,就不用重新招聘了。但是,當時政府沒有采納我們的建議,產生了轟轟烈烈的外來工返鄉潮。不出我的所料,外來工返鄉后,又回到過去的那種孤單貧窮而無事可干的日子,農活不愿干,別的事又找不到,再加上他們已經見識了外地的新生活,有了一些新思想,便在當地積聚起來,帶領當地人,向當地政府的不公行為挑戰,可以說是四處暴動。貴州甕安、湖北石首、江西南康、湖南湘西等等,一時烽煙四起。

現在想起來,2009年政府的刺激經濟政策出臺是多種因素促成的,這是中國歷史的必然。客觀的評價,也是一種無奈之舉。但是,造成的后果遠比 2008年要嚴重得多。2008年社會次序沒有紊亂。但是,2009年刺激政策出臺后,加上貨幣大量發行,導致中國房價大漲,政府的威信從此蕩然無存,投機客都在狂笑,而普通勞動者都在落淚。

這種顛倒價值觀的事都在發生,所以,只能說是邦無道了。這不是我的能力能夠解決的事,而是一種時運。

問:對中國資本的劃分源于什么考慮?

答:這是一件很頭疼的事。我找遍資本主義的起源,也沒有找到類似于中國這種現象。未來的史學家我想比我更頭疼。因為這個階段中國沒有人考慮未來,也沒有未來,所以,只考慮當下。主要社會生態就是,一有錢就移民。從來就沒有看見過這樣的國家。不僅如此,如果我們了解資本主義的起源,不管資本家在原始積累時如何的罪惡,至少有兩點是必須的,一點是完善的法制,二點是自由化市場體系。關于這點,大家可以看看我們的香港,香港就是一個資本主義的怪胎,他的法制體系和自由市場體系完全英國化,非常嚴明和完整,但是,他的政治體制到現在還是沒整明白,那就是原來稱作的港督,現在稱為特首,是派遣來管理香港的,不是港人自己選的。所以,香港人100多年來一直很郁悶。中國公民現在比港人更加郁悶。

先說法制,財產問題沒有一人敢公開,很簡單,只要財產公開,每個人都有財產來歷不明。這是一本爛賬,影響許許多多人。再比如你住的房子說你值錢是值錢,現在價格比全球其他國家還高;說不值錢就分文不值,因為土地沒有私有化,等于土地權不是不在而是根本沒有,鋼筋水泥根本就不值錢。誰都知道會出大事,買了一個房子一遇政治變革,可能分文不值。所以,誰也搞不清楚中國究竟以后如何?也完全不能對應什么主義,由得政府想怎么胡來就怎么胡來。所以,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只有一條出路,那就是:盡早逃離。

正因為如此,關于中國現階段的定義誰也做不出。當然,這個定義不由我來下,我也沒有資格下這個定義,所以,我只是把幾種資本現象作了一個羅列。上面講的三種資本現象是客觀存在的,國家資本、權貴資本和民族資本,在這個時代并存。真奇怪,中國這么大,這三種資本共處在一個經濟體中,如此協調,全球經濟史上十分罕見。不過,現在矛盾開始爆發了。一是上層建筑與經濟基礎的矛盾,幾乎已經不可調和;二是兩極分化極為嚴重,中國社會已經嚴重裂變,很多人把這個時代稱為——拼爹的時代,就是這種無奈的心態。三是民族的裂痕已經越來越深,已經在隔代相傳。

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把資本分成三種形式,做出分析。

問:你為什么說,權貴資本只有三年的好光景?

答:從歷史的眼光看,這三年中國的政治制度要發生根本性變革,否則,經濟無法轉型,可能有些制度會建立,我不能揣摩那些制度會建立,但是,人類歷史的發展說明,當一條路走到頭后,在完全走不下去以后,還是會選擇新的路徑。這是我的信念,也是我至今不肯移民的主要原因。所以,我說權貴資本頂多只有三年的好光景。

問:權貴資本這三年怎么賺錢?

答:他們現在已經賣空了人民幣資產,正在瘋狂購進美元資產,幾個跡象我已經看出來了,一個是美元不斷走強,所謂熱錢出逃,有一大部分是權貴資本賣空在中國的不動產四處在美國購買不動產,是美國房地產見底回升的主要購買力,溫哥華房價出現泡沫,澳洲海邊豪宅被中國權貴資本買空等等,都是中國權貴資本所為;二是全球糧食價格56月份大漲50%,很多人理解為美國干旱,這是表面的,實際上是中國權貴資本干的,他們在6.3元囤積美國的糧食,哪怕明年糧價沒漲,但是,人民幣貶值到6.8元,它僅僅只是賺取人民幣匯率的錢就是暴利。這只是我講的一個實例,很多我都看出來了,都是中國權貴資本干的。明年國家很可能放寬政策,擴大進口。而這些政策的制定,很多都是迫于權貴資本的壓力制定出臺。不信,等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