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中國:失去政治信任的十八大
【希望之聲2012年8月27日訊】據說今年內一定會召開的十八大,與中共歷屆同類會議相比,其最大特點就是在其召開之時,國人已經對當權者失去了政治信任。

政治信任三個不可分割的層面

政治信任通常是指一國民眾對政府行為(或政治系統的運作)將產生與他們期待相一致的結果的信心。

政治信任的內涵具有不同層次:第一個層次指公民對待政治制度、政府機構的態度;第二個層次指公民對作為個體的政治家如領袖人物的判斷和態度;第三個層次指民眾對待整個政治共同體――即民眾所屬國家的態度。上世紀80年代,是中共歷史上獲得政治信任最多的時期。

政治信任的多層次性,決定了這種政治信任既可以與特定的政治制度相聯系,也可與某一領袖人物相聯系,還可能與特定的政權相關聯。民眾對政府的政治信任度下降,既可能是民眾對政府行為不滿的反映,也可能是民眾對現任政治領導不滿的反映,比如胡錦濤第二任期(2007年至今)內的中國。

在專制極權國家,由于不可能通過民選更換政府領導人,通過社會監督改善政府行為,這種不滿最后往往累積為對政治制度的不滿,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等國的茉莉花革命,就是在這種情形下爆發的。

中國人喪失了對政治制度的信任

即使與胡錦濤任期內的十七大(2007年)相比,也能很明顯地感知中國人已經失去對政治制度的信任。

以“中國模式”這一提法為例,“中國模式”作為對中國政治經濟制度的概括,是在胡錦濤第一任期內出現的。2004年,美國高盛公司顧問喬舒亞·庫珀·雷默為討好北京,發表了《北京共識》(TheBeijingConsensus),宣稱中國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走出了一條高效、平等、可持續的獨特發展道路,北京共識(即中共的意識形態與發展觀)將取代華盛頓共識(美國的自由民主價值觀)。中國的新左派在此基礎上發展出“中國模式”理論,其要點就是鼓吹權力歸一黨掌控,資源財產等國有,對內用來重構政治合法性,對外用作輸出價值觀。

但到了胡錦濤第二任期,中國模式充分暴露出各種弊端,沒有監督的權力日益泛濫,腐敗成了中共的不治之癥;社會分配不公愈演愈烈,基尼系數已逼近0.5,貧富差距遠甚于江朱時期。可以說,胡溫治國的這10年,是中國生態資源耗盡、污染危及人民健康生命的10年,是維權運動遍地開花且慘遭高壓維穩的10年,是腐敗從千萬級上升到億元級的10年;是廣大社會成員在各種社會不公與政治經濟壓迫下養成仇官、仇富、仇警等“三仇”情緒的10年;同時還是政府濫發貨幣、造成高通脹的十年。

在這10年中,中國世界工廠地位漸失,大學生畢業即失業成社會常見現象。對內,高壓維穩成了政府主要工作;對外,中國幾乎成了孤家寡人。

中國人已經不再相信中共一黨專制下的經濟發展能夠讓人民過上小康生活。

這樣一個“中國模式”,讓烏克蘭人感嘆“我們從中國僅能學到壞榜樣”。中國政府也不得不逐漸放棄“中國模式”的說法。2011年中國社科院發布《世界社會主義黃皮書》,聲明“不會向外輸出自己的發展模式,不會把自己的價值強加于人”。

中共領袖群個人魅力不再

胡錦濤是在中國人對江澤民治績不滿的情況下登臺的。“收入差距”、“社會治安惡化”、“腐敗”等成為江澤民統治13年的標志物。江的好大喜功與虛浮更是成為北京坊間譏嘲的對象。就是在這種失望心情中,國人寄望于相對年輕、看起來沉穩的胡錦濤能夠為中國帶來一番新氣象。

那時候,不少國人對“中國模式”這一提法頗覺新鮮,對中國在世界“和平崛起”充滿憧憬與期待,胡錦濤、溫家寶更是被民間寄予厚望,“胡哥”“寶寶”成了中國網友對胡溫的匿稱,在網上,隨處可見自稱“我們都是什錦八寶飯”的胡溫粉絲團。不少人都將對國家、政府的信任疊加到胡溫身上,“胡溫新政”成了海內外媒體的共同用語。

其實,這種對胡溫的崇拜來自于民眾的膚淺。因為作為胡錦濤登基宣言的《西柏坡講話》無非表明他迷戀于毛式話語。胡任期內始終表現出兩大極端矛盾的工作取向:黨務工作向左轉,意識形態控制大大加強,政治用語日益還原到毛時代的話語系統;社會經濟政策向右靠,許多政策已經明顯地出現利益集團俘獲國家的痕跡,對腐敗問題更是放任自流;對于收入差距問題則采取“無為而治”的態度。在鎮壓底層反抗時,卻表現出一種對暴力的迷戀傾向,

到了胡的第二任期,“胡溫新政”的提法已悄悄退出媒體領域。今年中共出于權力斗爭的需要,對薄熙來夫婦的種種不堪曝光,讓中國人再次看到中共高層的陰暗卑污。習近平就是在這種權斗陰影下接任中共第五代掌門人。

習近平的運氣不佳,經歷過“什錦八寶飯”帶來的失望后,即使愚蠢如憤青,也不好意思再肉麻吹捧新的領袖了。加之2009年2月習近平在墨西哥痛批“有些吃飽了沒事干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么好說的”,這番話讓知識界敗類也無法再吟頌“習主席有一個政改夢想”,對他在政體改革上表示期待。在其個人操守上,今年習很不幸,國內媒體大揭薄熙來妻姐谷望江斂財1億多美元之際,美國彭博社也在7月報道了習近平姐姐姐夫因投資稀土等行業斂財3億多美元的事實。事后雖經海外槍手寫文說明習妻女并未斂財,但人們對領導者個人清廉的神話已經非常厭倦。

富豪精英正在拋棄中國這個政治共同體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政治共同體是中共實施一黨專政60多年、竭盡全力打造的,但現在最想逃出這個政治共同體的人群,恰好是官員與富豪這兩大飽受體制之益的精英群體。“裸官”在幾年前就據說高達120萬人之鉅,新近發布的《2011年中國私人財富管理白皮書》再次顯示,60%的富人有移民意向或已申請移民,其中東部和南部有移民意向的超過七成,億萬財富人群的海外投資比例更超過50%。

——體制的最大受益者都將中國這個政治共同體棄如弊履,說明中國人大都對中國這個政治共同體失去信任。在政治上,中國進入無夢時代。

中國每年花費逾GDP總量三分之一的巨額金錢來養活的這個政府,最后將一個國家治理得連自己都只當作淘金之地,這種情形下召開的中共十八大,除了完成權力再分配的政治分贓任務之外,對這個國家的人民與未來已經沒有什么意義。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希望之聲粵語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