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書記逃美:卷款知多少?為何能跑為何跑?
【希望之聲2012年8月31日訊】香港 - 中共遼寧鳳城原市委書記王國強今年4月卷款逃到美國,但有關他出走的消息剛剛公布出來。評論人士和網民議論紛紛。

*傳言逼出部分真相*

關于這件事的消息幾天前就在網上開始流傳。8月27日上午,記者到鳳城市政府網站上查看,看到領導成員里沒有市委書記王國強,而負責黨委工作的是副書記兼市長。而且王國強的名字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出現在這個網站的新聞里了,這對于以報道高官活動為己任,總是宣揚“領導很忙”的中國官方媒體和政府網站來說是很不尋常的,官方也沒有解釋說他病了或者出差了,那么他顯然是出事了。

后來,傳來了鳳城市副書記兼市長升任市委書記的消息。在網上輿論的壓力下,當地官方也打破了對此的長期沉默。

東北新聞網報道了遼寧省和丹東市有關負責人的說法。據悉,王國強去年曾經以赴美國參加女兒畢業典禮為理由辦理了出國護照,但沒有成行。他于今年4月被免去市委書記職務。4月24日他擅自與擔任丹東海關主任科員的妻子 從沈陽機場出境去美國,與國內失去聯系。4月28日,遼寧省紀委對王國強立案調查,發現他曾收受賄賂。司法機關啟動追逃程序。8月15日,遼寧省紀委決定開除王國強的黨籍和公職。

*夜來風雨聲 貪官拿多少?*

官方至今沒有證實王國強到底帶走了多少錢。不少媒體評論員已經把“卷款兩億”作為事實來陳述了。維權律師唐荊陵也相信兩億這個數字。

那么官方為什么對這個錢數保持緘默呢?唐荊陵告訴VOA:“因為當局可能需要經過很多調查程序,再一個,這涉及政府方面很大的一個丑聞,作為中共執政黨,它恐怕也不會這么迅速地給予證實。”

*小官發大財*

人們問道,一個縣級市的一把手, 不過是“七品芝麻官”,怎么就卷走了這么多錢?不過也有些人感到,小官貪大錢,在中國已經屢見不鮮了。

唐荊陵解釋了中國縣官的生財之道:“作為縣的最高官員,他們取得這種不義之財的途徑是很多的。包含商人們送給他們,包含他們截留政府的款項,還包含其他官員向他們買官交的賄賂,在中國這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買官的錢是很重要的一塊。”

*高官資產黑洞*

多年來研究中國問題的獨立學者鞏勝利告訴VOA,中國黨政干部,特別是地方上的一、二把手,在處理資產方面的黑洞是長期存在的,而缺乏官員財產申報制度是重要原因。他說:“財產申報制度,中國63年到現在沒有,這為這種資產的黑洞提供了當然的執政環境和社會環境。”

中國內部刊物《國情內參》的首席研究員鞏勝利說,中國的市縣最高官員對于財政如何花錢的問題一言九鼎,權力和金錢不分開,“中國的腐敗,好像就是這種權力和金錢緊緊緊緊地掛鉤的。”

這個案子又引起人們對于中國貪官、“裸官”、外逃之官的議論。唐荊陵把這個案子稱作裸官現象在官員級別上的新發展。而鞏勝利等人表示,中國貪官出逃的事例很多,已經見怪不怪了。

*逃避肅貪?拋棄危船?*

唐荊陵談到民間的一種猜測說:“他能夠逃掉,不排除是讓他出去,因為你不出去,可能會害死一大幫人。一旦他的腐敗丑聞被披露,可能很多官員就會受到牽連吧。”

關于王國強出逃的動機,有些人認為是避禍,因為他受到舉報,當局的反腐敗之劍就懸在他頭上。

但是香港東方日報的《華夏透視》專欄最新一篇文章說他是棄船而逃。文章說,官員們“拆卸大船的船板做自家的救生艇;頭等艙的精英階層也紛紛提前撤退”。文章還說:“內憂外患,民怨四起,貧富差距如天壤之別,官民對立似水火不容,道德淪喪世風日下,環境惡化”。這篇文章題為《風雨來臨蟻上樹 國之將亂官先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