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員:妻兒海外供著 二奶小三大陸養著

2012-09-01|来源: |标签:中共官员 妻儿 海外 二奶 小三 

【希望之聲2012年9月1日訊】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僅為方便讀者,提供更多更快的信息。如果您發現有版權問題,請及時通知我們( editor@epochtimes.com )。

【大紀元2012年09月02日訊】中國傳統描寫說法中,有所謂“以哀境寫樂情”,簡言之,以樂景寫哀情,就是用讓人心情愉悅的景物描寫來反襯人物的悲傷;我們如果以“以哀境寫樂情”的方式來描繪一把今天中國大陸的“人民公仆”,一些中共官員妻兒在國外供著,二奶小三是國內養著,則不妨謂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與“父子反目”。

“妻離子散”和“家破人亡”

今天我們的干部流行的是所謂“裸官”:有一定地位有足夠辦法的官員都喜歡將自己配偶子女都在國外定居,而自己只身一人留在國內干革命。這種情形是不是“妻”也“離”了,“子也“散”了;“家”也“破”了,“人”也“亡”了?表面上真是“慘不”忍睹。然而,這不過“哀境”而已,當事人心中卻“樂”不可支:須知這種家庭的“一國兩制”可以保證我們這些人民公仆“赤條條來回無牽掛”,在國內當官能撈就撈,能貪就貪,撈來貪來的錢也不愁沒去處,統統通過地下錢莊流到外國老婆孩子帳上。

公仆們在國內如果八字不好,東窗案發。則腳底下抹油溜之大吉,跑到外國夫妻團聚,闔家歡樂了。至于留下一堆亂攤子和一個個黑窟窿,自有偉大的國家和勤勞的人民來收拾殘局。

對于這些跑到國外去的“裸官”,司法部門也多次跨國追捕,可不僅困難重重,收效甚微,而且就是最后將個別人繩之以法了。為此耗費的司法成本更幾乎是天文數字。因為沒有了后顧之憂,所以這些干部干起革命來,格外投入——他們成天興致勃勃地對群眾大聲疾呼:“努力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有無比的優越性”、“熱愛社會主義祖國”。

暗地里卻心中有數地將貪污來的錢和各種非法所得,存到外國銀行去支援“資本主義國家”的高福利,為自己營造三窟之穴!雖然“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但遙想未來幸福日子,不亦樂乎?這些公仆。也算是“戰斗在敵人心臟”的“革命志士”了。

因為此境實樂,所以人數眾多——據全國人大代表、國內著名反腐專家、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林喆透露:“從媒體曝光的情況看,從1995年到2005年,我們現在有118萬官員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118萬是一種什么概念?也就是我們平均每個省都有將近4萬“裸官”,即使按照2,000多個市縣來算,每個市縣也有50多人。

這些“裸官”所以愿意這樣“妻離子散”與“家破人亡”,又有幾個不是為了實現其“狡兔三窟”的“長久打算”的?據北京市檢察院披露,“近30年來,中國外逃官員數量約為4,000人,攜走資金近4,000億人民幣,算起來人均席卷約1億元贓款。其中就包括那幾位赫赫有名的貪官: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楊秀珠、云南省委原書記高嚴、貴州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這組數字,出自不久前商務部的一項調查。”

幾個生動的例子

2006年,當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局長周金伙得知福建省紀檢部門要找其談話時,隨即在一張紙上寫下“我勤奮為黨工作幾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已經遠走高飛,你們就不要再費勁找我了”后,即取道第三地飛向北美,與早已持有美國“綠卡”的妻女相聚去了。2010年3月25日晚,中國移動四川公司資料部原總經理李向東突然飛離成都。事發當日下午,進駐四川移動的國家審計署工作小組曾約李向東談話。早在2004年,李向東的妻子姚紅突然從四川電信集團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位置上離職,移居加拿大……

近年來,媒體報導的此類公職人員的名單還有一長串:原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高嚴、陜西省政協原副主席龐家鈺、河南省煙草專賣局原局長蔣基芳、貴州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楊秀珠、溫州市鹿城區原區委書記楊湘洪……可謂滔滔者,天下皆是也。

尤其可慮的是,許多在任官員對這種“裸官”非常認同——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布2012年《法治藍皮書》。藍皮書指出,根據調查,有38.9%的公職人員認為配偶可以擁有外國國籍。接受調查的省部級、司局級和縣處級的公職人員超過半數認可子女擁有外國國籍或者外國永久居留權。(見2月21日《京華時報》)”看來,中國官員這種“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趨勢方興未艾,后繼有人!

事實上,這種“裸官“的存在掏空了中國經濟,敗壞了官場風氣,“裸官”外逃不僅帶走大量金錢,而且,他們在有了這樣的目的后,會大搞權力尋租,根本無視黨紀國法,容易引起民眾的強烈不滿,乃至造成階層對立,侵蝕政府公信力。這些官員只管自己撈足利益,不管走后洪水滔天。還應看到:這種趨勢對國家利益還具有深遠的影響:一些要害部門的公職人員,其配偶和子女擁有外國國籍或者外國永久居留權將影響政府部門的決策。

“父子反目”

近年來“出事”的貪官們也有一個共同特點:大多把子女送往海外“留學”。這些“公仆”所以喜歡將自己子女送往國外,不外是這幾個原因:首先是是望子成龍。一些領“公仆”愛子心切,總想為子女的成長創造一條金光大道,希望把子女送到經濟條件發達的國家去學習生活,但自身的經濟實力確實難以實現,于是把手中權力作為鋪就這條金光大道的工具。

其次是為了互相攀比。一些地方,領導干部送子女出國留學讀書成為一種風氣,有些人看到別人子女出國留學,認為這是“有能力”的表現,而自己的子女在國內顯得“沒面子”。為了跟風,他們想方設法貪污受賄,將子女送出國去留學深造。再次是為了招財進寶。一些手握重權的人以子女留學為藉口,暗示他人送錢送物,達到“創收”目的。

很顯然,這是一種典型的權錢交易,也是官員變相受賄的一種方式。最后是為了轉移贓款。利用親屬出國留學是腐敗分子轉移贓款斂財的一條捷徑,貪官通常先送孩子留學,再以教育經費流動資金,把贓款轉移到國外。這實際上是將黑錢“洗白”的一種方式。然而,這些官員大概沒有想到,他們這種做法其實是埋下了“父子反目”的禍根。這可以從兩方面進行辨析。

首先是子女在國外受的教育與貪官的觀念和行為背道而馳。這些個裸官送子女留學的國度首選美國,而后是歐洲,再則是日本、澳洲、加拿大等。所有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國家,其教育的基本點是自由、民主、博愛。試想,這些官員的子女長期浸透在西方這些現代教育思想理念中,將來還能與他們那深受階級斗爭教育、恨的教育、你死我活的傳統教育,和信奉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中國式教育的父母有共同語言么?這方面,西方也有清楚的意識:美國蘭德公司在一份戰略研究報告中宣稱,這些受過西方生活方式薰陶的留學生回國以后,“其威力將遠遠勝過派幾十萬軍隊去”。對蘇聯和東歐而言,后來蘇東的解體與一些親西方的領導人有著密切的關系。

美國新聞署發表文章公開聲稱:“美國應向中國正在成長的年輕一代灌輸美國的價值觀念,這比向他們傳授科學知識更重要。”他們認為,在這方面花點錢是值得的,對西方來說,這是一筆明智的投資,“我們決不要忽視訓練一批數量可觀的中國未來領導人的意義。”1982年雷根得知中國在美國有6,500名訪問學者和留學生,當即表示有“6.5萬人更好,這是長期投資”。

美國注意把留學生中的高干子弟和學習尖子確定為重點對象,同他們建立密切的私人關系,期望他們回國以后能夠擔任要職。“等到他們逐步成為中國社會棟梁,就可以通過他們的頭腦逐步使中國向資本主義演變”。如此這般,父子兩代反目,還不題中應有之義?

其父子反目還有個原因在于:這些手握大權的父母為了子女在外國留學開銷,大都不惜以身試法,大肆貪污受賄,而上得山多終遇虎,難免碰上紀委上門的時候,運氣不好就只能成為了階下囚,子女留學因此斷供,原先吃穿不愁的公子小姐不僅經濟上沒有了來源,而且會因此飽受白眼,對原先“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父母難免怨懟。

語云投資有風險,貪污當然更有風險。不知中國官員們在“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以及“父子反目”的道路上還能走多遠?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