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對他們的德行 我們笑而不語

【希望之聲2012年9月4日訊】【禁言博客】對他們的德行 我們笑而不語


對他們的德行 我們笑而不語

網上有篇署名氣橫秋的文章,題目叫:中國的民間表情:笑而不語。文章說:第66屆聯大表決,結果是133:12,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事實上“在聯大被孤立”,卻自稱“主持正義,講究原則”。中國老百姓對此笑而不語。大熊欺負肥雞的漁船,這樣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只能讓中國屁民笑而不語。對俄方的“粗暴執法、動用武力,造成中方人員失蹤”,所向無敵的城管、跨省追捕的警察、請人喝茶的國安,都表示情緒穩定。外交部出奇的“怒火般的表情”和“硝煙般的措辭”,讓中國屁民同樣是笑而不語。笑而不語,成了中國最流行的民間表情,讓有關部門摸不著頭腦,無法解讀背後的調侃與嘲諷。歷史上也曾有類似的一幕:八國聯軍攻打北京,當地居民在一邊袖手旁觀,居然沒拿起尚未實名製的菜刀,抗擊外敵侵略,甚至還推著小推車,為八國聯軍運送糧草。洋大人對此大惑不解,買辦曰:“國不知有民,民焉知有國?”今天,把“寧贈友邦、勿給家奴”發揚光大的一小撮執政者,說得比唱得還美妙動聽,但實際上卻是變公權為私產,視民眾為草芥。它們鯨吞國財,卻不允許你擺個小攤兒,它們無法無天,卻不允許你上訪維權,它們禍國殃民,不允許你說三道四。雲泥之別的美好承諾與殘酷現實,終於讓素質太低的屁民,看透了某一群體的可惡嘴臉。因此,它們無論再表演甚麽新把戲,都無法改變人們笑而不語的表情。在被代表了的時代,笑而不語,是非暴力不合作的一種形式,極盡委婉的表達出,無權無勢者對執政者不信任、不支持、不合作的政治態度。借用儲安平的話說:“一個政府弄到人民連批評它的興趣都沒有了,這個政府也夠悲哀的了!”高高在上的執政者,如不能讀懂這一民間表情背後的民心民意,那麽真就會,在人們的笑而不語中走下神壇。

向劉翔學習甚麽?

劉翔在倫敦奧運會上的表演,只跑了8步就“歐了”。賽後,中共國務委員劉延東,親自打電話,代表黨中央慰問劉翔,高度讚揚他頑強拚搏的精神,中國體育代表團也號召向劉翔學習。對此,“鳳凰博報”有文章評論說:看來這劉翔的團隊能力是真的強大,連劉延東這樣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都著了他們佈下的“道兒”。但凡理性一點的人,都不難看明白劉翔在幹甚麽。從北京奧運會一直到倫敦奧運會,劉翔的所作所為,就一直是在配合著廣告商。北京奧運會,劉翔明明知道自己不能跑,卻還依然煞有介事的上場。其目的就是為廣告商拉人頭、拉眼球﹔同樣,這次倫敦奧運會。劉翔來了一把苦肉計,也同樣是在配合廣告商。北京奧運會時的一步不跑,到倫敦奧運會的跑了8步就躺倒,劉翔為甚麽要這樣,不外乎有兩點:一是水平真的不行了,不敢上場與高手比試,一旦比輸了,劉翔商業價值的含金量,就一落千丈了﹔二是真的有傷。不管是基於哪一種原因,劉翔都不能上場比試,劉翔是輸不起的。這倒不是,劉翔本人輸得起輸不起的事兒,而是廣告商們輸不起。劉翔的團隊,這四年來一直就在粉飾劉翔的高大形象,目的就是繼續保持劉翔商業價值的牛市。劉翔配合的也是兢兢業業,惟妙惟肖。劉翔的飛人生涯是落幕了。如果問,人們學習劉翔甚麽,我覺得劉翔的商業道德還是不錯的。劉翔為了廣告商的利益,算是鞠躬盡瘁了。劉翔的商業道德遠遠高於體育道德。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