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評論】胡平:中共十八大會是民主改革的契機嗎?
【希望之聲2012年9月4日訊】據說,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已經結束。在這次北戴河會議上,上層各派爭鬥得十分激烈,以至於到現在,在政治局人選和政治局常委人數上都還沒能達成一致。

這也難怪。如今的中共上層,已經沒有強人,沒有誰能一言九鼎一錘定音。上層元老眾多,派別林立,誰也不服誰。十八大關係到最高權力的再分配,事關重大,各派都卯足了勁,力爭自家權益最大化,所以很難形成共識。

美國政治學家羅伯特.達爾(Robert Dahl)說得好:不管任何時候,只要存在合適的條件,民主就可以被獨立地發明出來和重新發展出來。譬如說,當某一個群體中的一大批重要人物,也許就是那些年長者,認為他們在統治這個群體的問題上,他們都享有平等的發言權。在這種情形下,民主的趨勢就很可能出現。

乍一看去,如今的中共似乎早已具備了這種條件。強人已經遠去,中共高層大員,誰也不比誰有多大的優勢,誰也沒能耐把別人輕易打翻在地;再加上有了任期制,到時候沒人能不下臺,指定接班人的辦法難以為繼,搞世襲更是決無可能。於是,彼此的地位日趨平等。在這種情況下,不搞民主,就無法理性地解決彼此間的政見分歧;不搞民主,最高權力的分配就沒有合法性,就無法讓別人認賬服氣--首先是無法讓同僚服氣。在這種情況下,不搞民主還幹嘛呢?

當初,被軟禁的趙紫陽也曾對這種演變趨勢抱樂觀態度。趙紫陽說:強人鄧小平走了,今後中央會有不同政見者出現,從而發生互相制約。這就會走上民主的道路。 可是他後來發現這個看法錯了。因為高層已經形成了利益集團,為了維護自己這個集團的既得利益,儘管在內部他們勾心鬥角,相互傾軋,但對外卻一致維護專制體制,無論誰當政都一樣。

籠統地說既得利益集團不合適。既然所有的統治集團都可以叫既得利益集團,何以別的很多統治集團都能夠改革,能夠走向民主,唯獨中共這個既得利益集團做不到呢?因為如今中共統治集團的既得利益與眾不同。這不但是因為他們的既得利益特別龐大,更因為他們的既得利益來得不正當不合法。關於這一點,他們自己是知道的,老百姓也是知道的,而且雙方都知道對方是知道的。

假如沒有六四屠殺,假如在經濟改革的初期就進行政治改革,共產黨無非是放棄它的政治特權,無非是和反對派和平地、平等地競爭權力,因此要他們這樣做還不算太困難。 可是等到現在,權貴私有化已經氾濫成災積重難返,在這種情況下實行政治改革,那不但意味著要共產黨放棄它在政治上的壟斷權力,而且還很可能使他們面臨經濟上的被追究被清算,那就很有可能把他們之中的不少人送上經濟犯罪的法庭,這不是更困難得多了嗎?

總體上說,今天的中共統治集團對民主更恐懼更敵視。在這樣的統治集團內部,即便有個別人登上權力的頂端,如果他們想自上而下地推動民主改革,也會陷入孤掌難鳴的境地無法施展。唯有和民間的力量相結合,唯有民間力量的發展壯大,才能使中國走出專制的泥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