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軍被押往北京時 一直擔心飛機會飛回重慶
【希望之聲2012年9月4日訊】王立軍向薄熙來攤牌,被薄打了兩耳光,打破了耳膜,逃進美領館之前就在醫院醫耳朵。重慶警察的確曾趕往美領館,不過四川警察未讓他們靠近,奉命請他們吃豆腐花。王立軍被押往北京時,還擔心飛機轉向,不停看方向……

曾為香港《大公報》總編助理的蔣兆勇是重慶人,最近他在微博上連續撰寫了幾十條關於薄熙來在重慶的帖子,提供了不少有價值的信息,因此擇要登出部份。由於在微博上發東西受到字數和敏感詞限制,有些文字比較曖昧,編者在括號中說明:

1、話說王(立軍)進(美國領)館。其實他在新橋醫院住院,醫的是耳朵,被薄三(指薄熙來,因為他在家中排行老三)雙風貫耳,打破了耳膜(指的應是1月28日王立軍向薄攤牌,薄震怒,打了王立軍兩耳光)。在重重監視下,把常用手機放醫院,用王鵬飛的車到成都。川趙副廳長(指四川公安廳副廳長趙健,但另有消息指這個副廳長是岳德松)設宴,後送至領館。久不出來有異,才報曾廳長(曾省權)。此趙副並未受處分,其實他舅子是重慶一個區的公安局長,現已殘疾,何因不清楚。請王局擬融洽關係,好像並無牽連。

2、2月7日晚九點,一朋友三次電我,都沒接著,我回過去。「王躲進美領館還沒出來!」微博上有魏汝久拍的現場照片,如臨大敵啊。護士長(指王立軍)在館拖延,想的是中央介入。美國務院發言人諾蘭:「他自行離開!」意即沒人逼迫。後來看是勸離,非武力。王護士長堅持坐民航飛機赴京,他還擔心飛機轉向重慶,不時查看方向。

3、話說重慶帶七十輛警車圍館,倒沒那麼多,但也不是有人(指黃奇帆)說的全是文質彬彬的高官。領館是四川警方控制,沒讓重慶靠近。後來,川警奉命請渝警吃豆花飯,事實上就是告訴他們,這裹沒你的事,呆一邊去吧。

4、話說黃哥(黃奇帆)進美館,勸說叛國者。還為叛國者和美帝國主義留下三方字據。黃哥說要護士長多崗位鍛練,幾次罵記者胡說八道。兩會結束,薄三沒走,其實也走不了。黃哥在重慶機場下了飛機,沒來得及接鮮花,又被專機拉回北京,同機的還有其他重慶負責人。是夜,無眠的人很多……

5、谷是薄第二任妻子,一任是北京市委書記李雪峰之女。薄谷婚禮當年也沒在北京辦,跑到(大連)金縣去操辦的。一個北大法律畢業,父親算是開國將領,還開律師事務所的聰明人怎麼會想到殺人來解決問題?她有一個怎樣的人格?!

6、一方面他注重形象,另一方面膽敢挑釁他絕不手軟。《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化名在香港雜誌揭露谷的律所洗錢,被判九年。現避難加國,每天都寫一篇「薄」文。

7、薄三是很狂妄的,不只把張曉軍之類警衛人員視為家奴,實際上「核心」 「宰相」(指胡溫)他都不放在眼裹,他的邏輯很簡單,他爸「浴血奮鬥來」的東西,他有份或繼承。所以在他眼裹,哪個不是家奴。

8、薄講話,個個認真筆記,個個一臉燦斕,眼神純潔而專注。3.14一片擁護之聲,有的官員還作咬牙切齒狀。所以政客無人格,變臉太快,包括魚兒與水一樣和諧合作的兄弟。

9、谷這個人厲害,欠兩次人命皆為瓜娃子。二十三年前(指1989年六四戒嚴期間),瓜瓜發燒,谷要司機強行衝關,司機斃命。來執行任務的軍人才不管是薄副總理(指薄一波)車。這次為瓜瓜被威脅,谷親自勾兌毒藥,用油壺滴灌海伍德。真不愧為瓜娃子的媽,政委的婆娘,兇悍!

10、今年兩會上,3月8日,薄沒有參加大會主席團的會議,全球媒體都在猜測,你說有領導談話吧,比他大的都在主席臺。他事後說感冒了。有報導說他回重慶了,坐大連徐總(徐明)飛機。難道回家與谷姐對口形?!

11、護士長在重慶規定,酒店拜訪要出示身份證。黑省某要人進希爾頓被索身份證,發生爭吵,要人打電話給護士長。王派警察荷槍實彈包圍希爾頓,好像裹邊有恐怖份子,當即查封。後宣佈其老闆攻擊打黑,涉黑,後被沒收個人財產。在論壇裹寫帖子述說此事原因的三個重慶晨報記者被剃了光頭,準備勞教。(摘自《新維月刊》,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