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在美國領導人面前的一個無法忽視的問題(圖)
【希望之聲2012年9月4日訊】【人民報消息】曾因報導1989年的東歐劇變而獲得海外記者協會Bob Considine獎的《華盛頓郵報》社論版副編輯杰克森.迪爾(Jackson Diehl),在美國雙月刊雜志《全球事務》(World Affairs)9/10月刊上撰文稱,中共獨裁政權面臨瓦解,但2012美國大選兩位總統候選人奧巴馬和羅姆尼對此都沒有作好準備。
具體而言,迪爾在文章中表達了如下觀點:一、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中共表面的穩定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的政治系統和經濟系統已經呈現嚴重問題,體制的改變已經不可避免——這一預測不僅來自異議人士、西方觀察家,同時也來自北京內部的中堅分子;二、競選正酣的奧巴馬和羅姆尼都表現出對中國可能出現的劇變毫無準備,也都沒有考慮中共和俄羅斯的動蕩對美國而言所面臨的機會或者危險,奧巴馬甚至忽略了王立軍投美使館所引發的中共高層危機。這樣的短視是前所未有的。

迪爾在文章的最后向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建議,在目睹了過去25年來,拉美、東亞、東歐、中東的獨裁政權接連瓦解之后,他們應該更好地做好準備,并鼓勵中國和俄羅斯“變天”。

迪爾的觀察應該說是相當敏銳的,給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提醒也是中肯的。而歷史也早已告訴世人,有些事的發生完全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記得二十多年前東德的垮臺,就完全出乎整個世界的意料。當時無論是西德政府、美國還是蘇聯,都沒有想到世界巨變在即。據說法國總統密特朗后期訪問東德的時候,還拍著當時的國務委員會秘書長克倫茨的肩膀說:“東德得繼續存在下去。”而對于東德高層來說,雖然老百姓人心思變,雖然有成千上萬人逃離了東德,但是他們還是相信能夠把東德繼續維持下去的。可是,誰都沒料到的是,隨著柏林墻的因東德領導人的“無心之舉”而倒塌,兩德走上了統一進程,隨之蘇東劇變,紅色陣營瓦解。

誰說歷史不會在當今的中國重演?在今日的中國,中共的一黨獨裁造成的諸多惡果已然使其無法維系,中共政權的公信力降到歷史最低點,民心也是喪失殆盡,拋棄中共已成為人心所向,而持續上漲的“三退”數字以及越來越多的民眾用腳投票就是民心最為直接的反應。

更為重要的是,中共曾經賴以欺騙民眾其政權合法性的經濟高速增長,如今也是原形畢露,民眾在承受著高房價、高物價、高稅收的同時,卻面臨著收入止步不前、貨幣不斷貶值、購買力下降等問題,人們是怨聲載道。而央視當紅主持人芮成鋼于9月1日晚在微博上發布的消息,更加清晰地透露出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巨大的危機。其寫道:“經濟繼續下行,PMI指數49.2%跌破榮枯線,再創新低。鋼鐵業PMI跌破40%,創近四年新低。珠三角港口業務大減,影射制造業疲軟,報關業務少三成,貨運生意一落千丈,近千名的貨運司機無活可干。中山港碼頭近三分之二的集裝箱是空的。”無疑,鋼鐵、制造業、航運業的蕭條很快將引起金融業、建筑業等行業的連鎖反應,當大量人口失業,無以為生之際,中共是否還有辦法平息這從北到南的火山口?

當越來越多的民眾被逼得忍無可忍之際,中共政權還會存在嗎?如果中共政權也在旦夕之間垮臺,美國領導人想好如何應對了嗎?亦或還是認為中共的垮臺依舊是遙遠的事情,等忙完大選再說?如果采取這樣的態度,就像曾經的喬治?布什總統否認蘇聯和前南斯拉夫發生變天的可能性以及奧巴馬對2011年阿拉伯春天的發生感到意外一樣,美國很可能再度陷入被動。

俗話說,還是有備無患、未雨綢繆的好,否則臨時抱佛腳恐怕就來不及了。其實,早在今年的5月10日,《華盛頓郵報》就刊登了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的評論文章,文章以中國歷史上兩個短命的朝代——秦朝和隋朝,來隱喻中共垮臺,并提出了一個敏感的問題:如果中共政權不復存在,美國該如何應對?這顯然是擺在美國領導人面前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的確,中共果如預測在某一天垮臺,美國該如何應對呢?奧巴馬或者是羅姆尼該如何應對呢?而且,他們是否想到,未來在檢視美國政府在中美關系中所扮演的角色時,身為美國領導人的他們是否可以坦然地說“美國秉承上帝的旨意,做了他應該做的,美國幫助中國人民贏得了自由”呢?

或許,競選正酣的奧巴馬和羅姆尼如果不想在未來身陷被動,還是抽時間聽聽來自擁有真正慧眼之人的忠告和諫言吧。

http://www.renmin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