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選政府新舉措反射中國新聞倒退
【希望之聲2012年9月5日訊】
緬甸民選新政府在廢除了出版物審查制度后,于9月3號承諾,將在未來幾個月內從新開放民營報紙。對于緬甸出臺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曾經在國內媒體工作的趙連海和楊先生都深感羨慕。

維權聯盟“結石寶寶之家”創始人趙連海也曾在媒體界工作多年。他在欣慰緬甸重獲新聞自由的同時,更對中國的新聞現狀表示擔憂。

【錄音】“從緬甸政府曾經也是這樣的專制國家,反觀到我們今天的中國,實際上我們今天的中國,不僅僅在新聞管制上沒有進步,在非常很多的方面都是沒有進步。在新聞管制方面,依然是實行高壓的統治、中央集權的這種法式。我曾經也在媒體工作過,對這些我都很了解。”

楊先生曾是黑龍江一家報社的記者,幾年前因報道了官員靠砍伐林木斂錢而受到了威脅,之后他辭去了記者職務。現在緬甸從新開放新聞自由的舉措,令他更加同情中國新聞從業者的艱難。

【錄音】“現在中國新聞也好,報紙也好或雜志,書面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啊,必須得經過新聞部主任,經他同意。那就是說,一些對政府敏感的東西都禁止發,所以你怎么寫也沒有用。你說你在下邊采訪到這些比較熱點的東西,它不給你報導,而且它反而免你的職,或者說怎么怎么地的,所以說非常不好干。民辦報紙,像以前我們也辦過,它不容許你,民政部門不批準,而且你整大勁了,它抓你。它是一黨執政,對它這個黨不利的事肯定不會讓你報導宣傳的。”

趙連海說,他很多在媒體工作的朋友不僅僅把記者作為一種職業,而是作為一種真理和理想去追求。但是在中國,他們卻無法一展抱負,不能憑借所學的知識做自己想要做和應該做的事情。

曾揭露三鹿奶粉事件的記者簡光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簡光洲是國內最早調查和揭露三鹿奶粉事件的記者之一。9月3號他在微博上寫道:在《東方早報》的十年,是他人生中最寶貴的青春,他所有的悲歡、所有的夢想、所有的忍受、所有的堅持都是因為那份純真的理想。他說,這個決定是經過無數個失眠夜的思考而作出的。但是理想已死,先撤了,希望在職的記者兄弟珍重!

趙連海說:【錄音】“我非常感謝簡光洲先生最早深入的披露毒奶粉的事件,得以讓更多的孩子少受更多的傷害。他這次辭職,我非常的理解,也是很感觸。我覺得個人的理想,這個有很大的程度。很多事情深入挖掘,但是最后是不允許報導。包括曾經我在報社的時候,經常要開會的,要傳達一些精神,哪些事情是最近根本不能報導的、根本不能碰的。”

新聞封鎖是獨裁統治者對民眾進行愚民教育、洗腦的辦法,趙連海最后告誡國人要拒絕這種洗腦方式。只有這樣才能早日新聞自由。

【錄音】“遇上今天的中國的新聞封鎖,導致的真正原因,就是對更多的民眾進行愚民教育。而這種愚民教育反過頭來,又堅固了他們的獨裁統治。所以說,更多的民眾應該自己要有一個清醒的頭腦,不要總是這種單方向的,接受這種來自官方的洗腦教育。”

過去一年多來,緬甸政府不斷推動改革開放措施,允許舉辦選舉、放寬對示威抗議活動的限制,并釋放大批異議人士,包括解除對反對派領袖翁山蘇姬的軟禁,讓她得以當選國會議員,并出國訪問。最近又再次將2000多人從入境黑名單中刪除。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韓菲、惜緣采訪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