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民教育》軟硬兼施洗腦種種
【希望之聲2012年9月5日訊】中共染紅香港遭到強烈反彈已引起世界關注,相信連“國教推手”都始料未及。盡管民眾強烈反對,并以接力絕食方式,希望政府撤回國民教育科,不過一直不肯承認“推國教”是政治任務的梁振英,仍無撤科的打算。

在今年七月五日全港各校收到30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和20幅相關海報。

第二天這本包裝成讓學生“全面認識祖國”的國民教育,幾乎成為香港各大報章的頭版頭條,洗腦教材被曝光,假象被揭開。媒體均大篇幅報導相關扭曲事實的內容,批評手冊充斥吹噓國情、貶低其他國家的內容,單向地灌輸“中國模式”。把中共一黨專制,形容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手冊》還褒揚前蘇聯列寧的“民主集中制”,詆毀美國式多黨制令人民當災。而對八九六四等的重大民運事件卻只字不提。

強硬洗腦 睜眼說瞎話 遭全城狂轟

洗腦模式:吹噓國情貶低別國
部份洗腦內容:
1.介紹“中國模式”是世界焦點,“華盛頓模式”則令拉丁美洲政治失序、發展困難,不可持續。
2.形容中國一黨專政“進步、無私與團結”,美國卻“政黨惡斗,人民當災”。

洗腦模式:反智參考資料
部份洗腦內容:
1.指肯德基進入中國為提高競爭力、擺脫“垃圾食品”印象,推出符合中國人飲食習慣及健康的產品。
2.對汶川大地震的死傷及豆腐渣工程只字不提,將救災褒揚成同赴國難。

洗腦模式:淡化國家黑暗面
部份洗腦內容:28頁內容中只有半版“反思”,引述如毒奶粉、動車追撞及綠壩軟件等國家陰暗面。

洗腦模式:染紅參考書目
部份洗腦內容:19本參考書中18本為大陸書,包括官方喉舌紅旗文稿、思想理論教育導刊等。

“洗腦教材”由教育局出資、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及浸大聯手炮制。香港教師團體直指《手冊》是一本洗腦手冊,同時要求即刻停止使用,以免荼毒年輕人的心靈。

潛移默化軟洗腦 偷換概念被識破

除了以睜眼說瞎話方式予以強行灌輸外,同時也使用“軟洗腦”潛移默化的洗腦方式。

據悉,官方教材適用于小一至小三(即6歲至8歲學童)的《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教材中,指示老師利用“黃河母子圖”,把黃河比喻作抱著兒子的母親,要求學生想像黃河給人“溫馨、依戀、安全的感覺,但也會有疲倦、生氣的時候”。有家長不愿子女認黃河為母親,建立盲目愛國情懷。

另外一套教材《救救水資源》以江西淡水湖鄱陽湖干涸的危機,要求學生從認識國家的山川地貌等,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根據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當中要求小一至小三的學生,透過了解國家地理、古跡文物等,體會國家的發展,從而萌發對國家的歸屬感。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發言人陳惜姿就表示,“認識中國河山大川當然不會反對,但我不想仔女認黃河做阿媽。”

超越個人國家主義 變相奴性服從

對于這種比擬母親的論調,曾在大陸深受中共迫害的旅日華人學者前國家一級建筑工程師夏一凡指,中共就是利用這種超越個人,國家主義至高無上的方式,人權與國權,“以國家利益”為名義從而令學生奴性服從,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洗腦手法。也有學者指,中共對香港的洗腦一步步的,先以山川河流比作母親,接著以國家為母親,然后以黨為母親就顯而易見了,黨國混淆,中共用這種比喻成功洗腦大陸,愛國即成了愛黨。

教育學院國際教育與終身學習學系一級專任導師李展華認為,教材對于初小學生過于艱深,與小四常識科內容重疊,而且教材內容以內地為例子,與學生生活脫節,教材只是隨意強行將內容與價值觀扣上關系揠苗助長,做法本末倒置,內容過于空泛。教師若以其他地區作例子、按現有學科課程授課,學生也可建立一樣的價值觀。

據《蘋果日報》報道,目前雖然只剩下六間小學表明會在新學年推國民教育科,尚有其他小學正按教育局課程指引,新學年加設一系列國民教育活動及課程,雖不獨立成科,但洗腦內容會“散落”在各個學科,實行“軟洗腦”。

遭民建聯成員滲透的五旬節靳茂生小學在新學年加插國民教育營及講座,一年級就要讀“我愛中國”的故事。又透過分辨中國人及英國人的特征,認識其中國人身份。

五年級生須參加國民教育日營,學生獲發名叫“國民護照”的學習手冊,評估方式是根據“教師觀察”;另設國民教育講座、中文及普通話日設攤位游戲;音樂課須學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被列為“洗腦學校”的沙田第一城浸信會呂明才小學,國民教育科內容首度公布,除了要學唱國歌外,學生還要聽到國歌感動流淚,更得高呼“我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高興”。

“從娃娃抓起”父母憂子女被染毒

除了中小學文字意識上的灌輸外,對待幼稚園的幼兒們又是另一種灌輸。在孩童們快樂的學唱歌中,“國旗國旗飄呀飄,大家拍手真高興……”的《我愛國旗》,利用洗腦兒歌灌輸。

另一首《中國生日》則歌頌國慶,教學生要對中國生日感高興。有家長就質疑指,10.1日中國生日,中國何止六十多歲,這種偷梁換柱,偷換概念的洗腦,令家長擔憂子女從小思想被牽制,從小被植入歪曲理念。

教育局去年花15萬元制作學前教育電視光碟,向全港逾千所幼稚園派發,其中題為“我愛中國”的教育電視節目,播放以上兒歌教學生愛國,面對國旗要拍手及感到高興。

臨床心理學家鄒凱詩分析,幼兒信任老師,當接受國民教育時毫無戒心,會輕易相信中國的偉大,加上兒歌易入腦,幼兒很容易會被洗腦。她建議幼稚園教師也應提及負面國情,不應單方面唱好中國。

網民揭發小先鋒滲透本港小學灌輸紅色教育,傳媒也相繼發現教育局多年來利用數以千萬元計的公帑資助洗腦團及毒教材。不久,一批關注孩子前途的家長宣布成立關注組,一周內集合過千家長登報聯署,并與學民等合辦7.29大游行,但只換來政府成立委員會虛應,教協揚言不排除發動罷課或罷教。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說,港人反對的不是國民教育,而是國民教育的內容,并對港府事前并未征詢港人意見感到不滿。港府推動的國民教育方向偏激,只能偏向歌功頌德,不強調民主和人權這種普世價值,不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