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面臨崩潰 左派試圖軍管清洗右派

2012-09-06|来源: 大紀元|标签:經濟 崩潰 左派 軍管 

【希望之聲2012年9月6日訊】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近日發表副編審鄧聿文的系列署名文章《胡溫的政治遺產》 ,對仍在位的胡錦濤與溫家寶執政中國十年內的政治遺產進行蓋棺定論,雖首篇文章列舉了一些成績,但緊接著第二篇即措辭嚴厲的指出中國社會在胡溫治理之下仍存在的十大問題,且「問題比成績還多」,致使中共自身面臨統治的合法性危機。但文章迅速被從財經網,鳳凰網等網站上刪除。


文章將一系列中國目前存在的突出問題都歸咎於胡溫治下,經濟結構調整不力,污染;貧富懸殊;老齡化;戶籍問題;能源危機;論理道德淪喪等系列問題。

中共黨內刊物在胡溫仍未離職,即開始措詞強烈地抨擊在任領導人,實屬罕見,也引起外界的猜疑。

大紀元獲悉:江派鎮壓法輪功的血債幫周永康、曾慶紅等聯合中共左派,目的即是借目前中國經濟崩潰混亂,借機攪局,意圖實現軍事管制,同時再以此清洗溫家寶、王洋等右派,制衡和最後從胡錦濤、習近平等手中奪權。

連日來,西方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甚至大陸的一些媒體及經濟專家都對中國經濟現狀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憂慮。

製造業放緩三年之最

匯豐控股和Markit9月3日聯手公佈最新報告顯示,中國8月份PMI(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終值下修至47.6,創41個月來新低,同時寫下連續10個月低於50的萎縮狀態記錄。從製造業到銀行業,中國經濟正在顯現越來越多惡化跡象。

匯豐銀行公佈的8月份出口訂單指數降到了44.7,低於7月份的46.7,創造了2009年3月份以來最低的水平。表明歐美等主要市場的經濟困境,給中國出口帶來了持續的壓力。8月份的就業指數是47.7,連續6個月低於50的分水嶺,這個跡象顯示越來越多的沿海企業開始裁員和關閉工廠,更加艱難的日子還在後面。

中國經濟持續下滑究竟到了甚麼程度?清華大學管理學院程致宇表示,一些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表明,按照綜合經濟指標構成的指數計算,現階段中國經濟實際增長僅僅是4%到5%,而不是所謂的7%到8%。

裁員潮、倒閉、外遷世界工廠凋落

愈演愈烈的企業裁員潮表明失業率在迅速增加,並且擴散到了所謂的白領。美國的摩托羅拉移動公司也無預警的宣佈大規模裁員,涉及到軟件設計、測試和維護、硬件設計等各個部門,有的甚至是整個部門全部裁掉。跨國品牌阿迪達斯宣佈,在今年10月31日前,關閉在中國的最後一家工廠。阿迪達斯在中國的直屬工廠與300多家代工廠,總計僱用了逾30萬名員工。

據日經新聞報導,日本大型服裝企業也正加速將生產重心從中國轉向東南亞。同時,中國製造商也在做相同的選擇。

分析人士認為,此次危機涉及的行業相當普遍,大到鋼鐵、採礦、汽車、運輸,小到電子、紡織、服裝、制鞋、玩具等行業。2012年上半年,企業倒閉率從過去的3%到5%上升到8%到10%。有專家預測,明年企業倒閉率將達到15%到20%,這意味著明年中國至少要倒閉300萬家企業,中國將迎來企業倒閉的第一個高峰之年。

大陸股市再創三年低點

2012年9月5日,大陸A股滬市收盤再創3年來新低2,037點,盤中更低至2,029點。大陸A股滬市一年來下跌23%,兩年來下跌達到41%。連年下跌令股民損失慘重,股市人氣缺失。

中登公司最近披露的週報顯示,8月參與交易的A股賬戶數平均僅佔全部賬戶數的4.6%左右,也就是說100個股民只剩下5個在炒股。

地方政府面臨發不出工資 紛紛賣地求財

中國地方財政萎縮愈演愈烈,有些地方政府面臨發不出工資,多個地方政府大擺「地產宴席」,靠賣地緩解財政壓力。即使經濟發達地區的溫州和北京,集中推出地塊的力度都相當強勁。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近日,溫州市政府大擺「地產宴席」,一次性推出52宗共計3,220畝土地,供應力度前所未有,一天的出讓金收入就高達54億元人民幣。

不僅溫州,8月27日,杭州佔地達456畝的主城區7宗地塊以前所未有的齊整陣容低調出讓,獲得出讓金總收入54億元人民幣。其中,5宗直接以起拍價成交。

同一天,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也公佈11宗經營性用地出讓公告,這是8月17日以來,北京市第三次集中推出入市地塊。

稍早之前的8月24日,石家莊公開出讓8宗土地使用權,多為二環以內位置絕佳的黃金板塊。武漢市也迎來2012年最大規模的土地拍賣,共有36宗地集中推出。廈門市發佈公告稱,該市將於9月7日公開出讓17幅地塊。

在多個地方政府爭相賣地的背後,是地方政府的財政極度緊張,以致於一些地方政府甚至連發工資都成問題。

財新《新世紀》報導稱,即便最有錢的地方也沒錢了。連深圳稅務部門都開始降工資。一名匿名的稅務人員稱,按級別高低降工資,級別越高降得越多,最高5,000元、3,000元的都有。而東莞很多鎮財政都到「最危險時候」,政府瀕破產絕非危言聳聽。

大陸媒體還有報導,無錫有政府部門發不出工資;山東有政府部門賣公車增加財政收入等。瀋陽則試圖採取「亂罰款」增加財源。

經濟觀察報引述杭州一位地方國土部門官員說:「土地財政也就是這五六年突飛猛進發展起來,現在好像離了土地,地方政府各方面都受到影響,包括髮工資。」

在一些基層政府,年終要拿一塊地賣了以後才能發工資。成都一位政府官員說,當地有一塊土地剛剛整理出來,有很多區縣政府表現出強烈興趣,但並不是開發,而是在銀行抵押進行融資。

專家認為,地方政府仍然熱衷於繼續賣地並開出了10萬億的空頭支票,這樣的發展模式,無疑將會導致中國經濟出現無預警性崩潰。

專家:200個家族控制200個行業

2012年6月7日,瑞士信貸銀行2012年中國投資研討會在杭州舉行,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任劍濤在會上對中國政治、經濟形勢進行了分析,任劍濤表示,中國權勢集團已經劫持了國家,劫持了整個國家的壟斷經濟命脈,200個家族控制200個行業。而中國經濟數據大都是做出來的,中國經濟將出現無預警性崩潰。

江澤民家族,19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其子江綿恆「悶聲大發財」,也贏得了「中國第一貪」的頭銜。近年來轟動國際的中國多起重大貪污案,如「周正毅案」、「劉金寶案」等都涉及到天文數字的貪污受賄、侵吞公款,都與江綿恆有關,1.2萬億的「上海招沽案」也直指江綿恆。

曾慶紅家族。曾家長期掌握石油、能源、化工行業。兒子曾偉是有名的石油大亨,並且在房地產領域開拓巨大。曾偉直接製造了山東魯能700億價值流失的事件,並將絕大部份財富洗到國外 。

李鵬家族。李鵬家族在電力行業樹大根深。其女李小琳是中國五大電子旗艦公司之一的中國電力集團的主席和總裁,掌管總資產近14萬億。她的弟弟李小鵬曾經是另一家大型電力公司華能集團的總裁,現在則是一名官員。據媒體披露,這些年來,李鵬家族的資產已達五百多億。

周永康家族。周永康家族長期掌管石油行業,非法獲得龐大經濟利益。維基解密曝光的一份2009年的美國外交電文評估顯示,周永康和兒子周斌等同夥控制著中國的石油龐大的利益。四川和中石油的信息源稱,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控制中國中石油系統,促成了重慶和四川高層官員的眾多陞遷。周斌在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幫助下積累了200億元的財富。

2007年11月5日,中石油從香港轉身大陸A股,一舉成為全球最大市值企業。此後幾年,石油價格、汽油價格不停上漲。國內油品質量雖然質次卻價高,油價竟然超過美國等發達國家。在油價翻了一番的2010年,兩桶油僅因價格上漲就都獲可觀利潤,中石油集團披露,中石油當年利潤1,676億元。在如此賺錢的情況下,中石油的總市值卻只剩下人民幣2萬億元,5萬多億元市值蒸發。股民們被中石油最大化地套牢。

王震家族。其子王軍長期擔任中信董事長,2006年王軍離開工作了27年的中信,自己另創「中國天然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向新疆發展。入股烏魯木齊市商業銀行,持絕對控股權,進而投資10億元收購三個煤炭基地加以擴充,又投入20至30億元進行煤炭化工和煤電項目投資。這些投資,都屬於王軍私人財富。其家族目前資產約在100億元左右。

吳官正家族。除絕對掌握著光大集團(光大淨資產150多億,市值400億以上)外。其家族商政兩道皆有後人,而且在房地產領域頻有斬獲。

學者、投資專家蔡慎坤在博客發文稱,中國經濟的發展模式只是促進了國有壟斷企業的畸形發展,大量的資本、投資、資源投入到大型壟斷國企,而這些國企又都是由太子黨組成的官員所壟斷。

今年上半年2,455家上市公司中報淨利1.02萬億元,其中16家上市銀行淨利潤5,452.29億,占比高達53.57%。如果再加上石油、電力、煤炭等壟斷企業的利潤,可以想像絕大多數上市公司及民企的艱難。

……

專家:權勢集團劫持中國 中央調控政策難行

蔡慎坤在另一篇文章中稱,表面上看,中國經濟在高速發展,但這個國家已在不知不覺中被利益集團所壟斷被綁架,連改革依賴的路徑也被利益集團所把持被控制。官僚利益集團和壟斷利益集團相互勾結,利用各種方式和能力來影響中國的各項決策,甚至影響中國的立法進程。

中國的社會財富在不知不覺中也被利益集團所掠奪所瓜分,這個社會處處呈現出弱肉強食的光景,即沒有任何規則、沒有任何道德、沒有任何良知、絕大多數人即所謂的弱勢群體被排除在財富掠奪的遊戲之外,社會穩定的基礎自然會越來越脆弱。於是,一種關於改革、增長、穩定的惡性循環開始了:越是不穩定,就越要推動GDP高速增長;越要推動經濟高速增長,就越要推動符合利益集團的改革舉措;而越是推動這種改革,就越是造成社會巨大的貧富差距和尖銳的社會矛盾對立。

任劍濤在瑞士信貸銀行2012年中國投資研討會說,中國利益分配不均,貧富的嚴重分化,以及更為重要的是權勢集團挾持國家,權勢集團對國有壟斷企業的脅持是一個公開的秘密,200個家族怎麼樣控制200個行業,是一個公開的秘密,這使中央政府的政策調試非常困難,這樣的權勢集團對國家的挾持上怎麼樣在政治體制上和在制度安排上進行反應,已經變成方方面面的利益集團協調和妥協的結果,期望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有怎麼樣一個改革不可能。

任劍濤認為,中國任何一個政治改革和經濟改革都牽一髮動全身,步履維艱,因為權勢集團已經劫持了國家。經濟權勢集團劫持了整個國家的壟斷經濟命脈,使得公共政策沒有公共性。單一權勢集團又劫持了國家政治,因而政治和經濟的開放程度都非常低。今天不能寄希望於任何一個共產黨的高官,登高一呼,叱吒風雲,迎刃而解所有問題。

薄熙來事件後 曾慶紅、周永康等左派伺機反撲

今年2月王立軍逃往美領館事件,意外地使薄熙來周永康聯手密謀政變的計劃曝光,也使胡溫一方藉此機會打掉薄熙來,同時使周永康失勢,並展開對血債幫全面的清除和切割。

但以周永康,梁光烈為代表的江系「血債幫」勢力為逃避被清算的命運,周永康及其政法委係統一直伺機反撲,在全國各地不斷製造各種恐怖暴力事端。從陳光誠逃美領館後家人遭脅迫,「300手印」聯名上書村民受打壓、以及最近的李旺洋「被自殺」、「被滅屍」,臺灣商人、法輪功學員鍾鼎邦被綁架,意圖在政治上綁架胡溫,同時又正利用中國經濟的蕭條來攪局,策劃實行軍管,政治上重新洗牌及重新分配權力。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