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劍:太子勢危,胡德平為習近平路線定調
【希望之聲2012年9月8日訊】在中共國家副主席,原計劃即將在下月的十八大上位的紅朝太子習近平缺席重要的外事活動,引發輿論大嘩之后,中共外交部為消除由此帶來的負面影響,宣布習近平將于9月10日會見來訪的丹麥首相,并歡迎媒體現場采訪。然而報名參與采訪的媒體又被中共外交部告知行程有變,需待進一步通知。可見即使是外交部都不清楚習近平何時能夠現身,此前關于習近平遇刺受傷的傳聞由此進一步升溫,明顯壓倒了由香港媒體放風的游泳扭傷之說。

由此可見,平素體格強健的習近平當前的健康狀況不允許他在近期以任何公開露面的方式出現辟謠已是不爭的事實,問題在于情況究竟有多么嚴重,是否有生命危險,是否會影響到即將在下月中旬召開的中共十八大?

最近網絡瘋傳北京將公布重大消息,稱國內多家媒體突然停休,等待重大新聞。六四天網還報導稱,國內多個要害部門亦要求全員加班官方恐發布重大消息。不過當晚官方并未發布任何通告。不過令外界感到風聲鶴唳的是:中國媒體人微博被勒令緊急上報,且得到不少媒體人在微博公開證實。

幾乎與此同時,路透社援引消息來源說習近平在幾周前會見了太子黨中的改革派代表人物,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并向胡表示中共必須進行有力度的改革以解決社會、經濟上的弊端,同時習近平稱中共太子黨中的極左派代表人物薄熙來不是他的朋友,與其劃清界線。

與民主國家的總統候選人不同,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護自己,免遭或明或暗的政治對手的攻擊或暗算,無論是胡錦濤還是習近平都充分吸取了胡耀邦和趙紫陽這兩位前“廢太子”的教訓,極力避免在上位前暴露自己的政治路線與立場。數周前與胡德平的會談是習近平這位此前一直低調韜晦的紅朝太子第一次明確表明自己的政治路線與立場。然而在他本人傳言遇刺受傷,至今遲遲無法出來做一個哪怕是最簡單的揮手露面,而十八大又即將在下月召開的背景下,這份姍姍來遲的政治聲明怎么看都像是一份政治遺囑。

如果習近平本人即將在幾天后神采奕奕地現身會見外賓,又何必由外人以放風的形式來為他的政治路線定調呢?由此可見,習近平這次遇刺并非只是輕傷,必是重傷,而且有性命之憂。不僅無法在數日后會見來訪的瑞典首相,甚至可能無法按原計劃在十八大上接班了。只有在習近平本人可能已經無法親自當眾表述自己的政治路線的情況下,才需要由別人出來代庖。而太子黨內的改革派領袖、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無疑是最佳人選。

以胡德平他們的才智,想必知道一旦通過這種對外媒放風的形式為習近平的政治路線定調,像我這樣的人一定會心知肚明,也會由此而知道習太子當前已經勢危。然而他們之所以這么做,也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有不得不這么做的苦衷。

究竟誰才是暗算習太子的幕后黑手,圈內人都很清楚。能夠在大內總管令計劃領導的警衛局重重嚴密的保護下暗算得手的,一定是中共高層內部自己的人,才會對習近平的日程安排與安保情況了如指掌。有能力做到的無非三大派別,其一是胡錦濤的團派,其二是江澤民、曾慶紅的上海幫,其三是習近平自己的太子黨。

首先太子黨可以排除,因為在薄熙來被剔除后,能夠代表太子黨的領軍人物只剩下習近平了。即使干掉了習近平,也不可能由王岐山取而代之,只是白白便宜了團派李克強,而王岐山在常委就更加孤掌難鳴了,所以不可能是太子黨干的。團派也不可能,因為從目前的政治格局來看,團派已經借薄熙來一案占據了上風,這從目前廣為流傳的常委名單中就一目了然。而且習近平在十八大的布局中是團派與其他派系不可取代的緩沖。習近平一死,好不容易才已經成形的整個政治布局就完全被打亂,橫空平添了變數。對于團派來說,顯然是得不償失,也不符合胡錦濤謹小慎微的性格。因此除非團派內部出現了無間道,否則不可能由團派的人出手暗算習太子。

最后唯一剩下的,也是最大的可能就是江澤民、曾慶紅的上海幫。在周永康、薄熙來試圖發動政變推翻習近平的陰謀因王立軍叛逃事件而曝光之后,不僅這個在鎮壓法輪功的十多年中血債累累的血債幫暗中選定的接班人薄熙來被廢,就連周永康苦心經營的根據地政法委都面臨在十八大后降格遭秋后算賬的局面。無論是誰,要啟動中國的政治改革,六四和法輪功都是繞不過去的血債,而江澤民卻都有份。

由于周永康參與政變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所以在北戴河會議上血債幫根本無力做有效抵抗,原先手中的兩大王牌政法委與宣傳口被踢出常委已成定局。以江澤民、曾慶紅和周永康這些人的陰險狠毒,怎么可能束手就擒,甘心按照對手的節拍一步步被剪除羽翼,最后被送上法庭呢?他們做困獸之斗是意料之中的事。

江澤民與曾慶紅的做法是一面對外作態與薄熙來做切割,支持習近平,并出面要求胡錦濤裸退,做個順水人情,顯示自己是站在太子黨一邊制衡團派的,另一面卻暗中布置刺殺習近平,以求得血債幫的翻盤。為何要刺殺的是習近平而非胡錦濤呢?一來是胡錦濤本來就到站退休了,殺了他只會加速習近平接班,而且團派大將多,不可能一一都靠暗殺解決。可是作為太子黨領軍人物的習近平就不同了。太子黨與團派、上海幫不同,本來就比較松散,互相之間也多有幾代人的恩怨,習近平完全是靠自己的家世、人脈、性格與作風才成為被廣泛接受的代表人物,太子黨內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人來。習近平一死,太子黨就群龍無首了。無論是薄熙來咸魚翻身還是曾慶紅東山再起都在這種亂局下成為可能。如此一來,后果不堪設想。就是因為看出了血債幫刺習的險惡用意與后手,所以胡德平才不得不在此時出來為習近平的政治路線定調。

胡德平此舉,是要在當前的混亂中為習太子樹起政治改革的大旗,完全與曾慶紅的血債幫、薄熙來的極左派劃清界限,以免這些笑面虎利用習近平的死亡或傷重分化太子黨,竊取習近平的政治資產,甚至掀起腥風血雨的權力斗爭。在當前的形勢下,這一步棋是必走的。

然而,對于中共來說,習太子的重傷甚至死亡正如泰坦尼克號撞上了冰山。無論甲板上的乘客還在怎么輕松玩樂,底下洶涌的海水已經滾滾而入。由此造成的權力格局的巨大漏洞與嚴重失衡,中共已經沒有時間,沒有任何辦法來彌補了。現在的中共,已經是正在快速下沉的泰坦尼克號。船上的每一個人要做的,就是第一時間奔向救生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