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劍鋒】:香港民眾的反洗腦與大陸的政治課教育
【希望之聲2012年9月11日訊】連日來,香港各界民眾數十萬人紛紛走上街頭,以示威游行、絕食、罷課等方式,抗議港府在中小學強推所謂德育和國民教育科,從而引發自2003年反23條惡法以來大規模的群眾性抗議活動。

將在大陸才有的德育課等教育內容推行至香港,這肯定出乎港人預料之外。當然,港府本身沒有這個能耐和創意,它必然是秉承北京當局的旨意而為的。由于該項事件的連續發酵,參與抗議的人群越來越多,原定出席在俄羅斯遠東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的特首梁振英,亦不得不停止與會,以便應對這場危機。

雖然包括港府和中共在內,都不承認推行德育和國民教育科屬于政治上的“洗腦”(當然這不值一駁),而且這場危機目前尚未結束,但至少有一點可以指出,中共原先標榜的也是港人引為自豪的所謂“港人治港”、“一國兩制”、“50年不變”等等,從此可以退出歷史舞臺了。它也印證了一個真理:不管共產黨作出什么承諾,都不可能兌現;只要相信共產黨,你就必然上當受騙。

由此,我們聯想到大陸的政治課教育。

中共的政治課在大陸已經推行60 來年。所謂政治課,亦即政治教育,主要內容就是系統學習有關中共的一套歷史及其各種理論。這是中共各類學校的一門主干課程和必修課,且已貫穿至整個社會,幾乎無孔不入滲透到每一個角落。在小學、初中叫“思想品德”,高中叫“政治(課)”,大學也叫“政治”,有時又稱公共課或必修課(指思想理論類),包括毛概、鄧論及三代表等,高考以及大學生、碩士生、博士生考試都是必考科目。作為一個中國人,你可以對共產黨產生前的整個中華民族數千年歷史(古代史、近代史)不熟悉,甚至一竅不通,但你必須不折不扣地學習自1919年開始算起的中共歷史,還得考試過關才行。

拋開政治在整個中國社會的無所不在不談,假使一個學生從小學一直讀到博士,那么政治課一直會伴隨他整個學生時代,大概22年左右(當然這22年間并非每年都要學習和考試)。中共的理論是一個反傳統的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以革命、斗爭和專政為主要手段的外來的邪教理論與歪理邪說,中共的歷史也是一部恣意篡改、歪曲和美化自身的歷史。如果從孩童時代就灌輸這些,給你反覆洗腦,那么大家可想而知,他頭腦中都裝進去些什么東西。這也是今天中國人深受中共毒害,很多人清醒不起來的一個主要的原因。

中國人的不幸在于,雖然每一個人都不愿學習這些編造起來的謊言理論與歷史,但又別無選擇。即使你走上工作崗位,不再是學生了,你也脫離不了中共的政治羈絆。

比如,中共有“政治學習”,一般每周一次,政府機關、事業單位(如學校)尤甚;入黨、提干得定期交思想匯報,搞政治類的進修培訓學習(如進黨校“深造”);黨員還得開“黨員民主生活會”(一般半年或一年一次);遇有重大政治事件,不僅黨員,幾乎全體中國人都得表態站隊,名為“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年終干部考核,中共規定出“德、能、勤、績”四個指標,“德”不是道德的“德”,而是“黨德”,即以對黨的忠誠與否放在第一位。如果我們觀察中國的一切大大小小的各種規章制度(可能成千上萬上億,因為每個單位都有),你就會發現其中的第一條幾乎都是清一色政治方面的內容,不外是“以馬列毛鄧江(三代表)為指導”,“ 擁護黨的……”,“自覺與……保持一致”之類。雖然這些不免是官話、套話,但“共產黨的黨八股”就是這么規定的,中共就是通過這些潛移默化的宣傳,無形之中把黨文化的一套灌輸給你。

所有這些,雖說不能與學生時代的政治課同日而語,但它依然是中共政治洗腦的體現,屬于另一種類型的政治課,同樣起到政治灌輸洗腦的作用。

思想、信仰的自由是人之所以稱為人的一個先決條件,也是一個國家民族發展進步與否的根本衡量標準。香港同胞和大陸中國人民一樣,有著五千年中華文明的積淀,他們知道怎樣做人,怎樣認同自己的祖國,用不著誰手把手去教。俗語說:酒好不怕巷子深。強行推廣灌輸,強迫讓人民接受的必定不是好東西。

同中國人相比,香港人無疑是幸運的,因為他們可以公開地走上街頭,為自己的命運抗爭,反對洗腦,反抗強權。我們贊賞香港同胞的勇氣和正義之舉,同時更期望廣大中國人民,都能從中共60年的政治洗腦術中猛醒,認清中共的本質,從中共的一舉一動中看透中共的一切騙人的伎倆,像香港同胞那樣為解體中共盡一份自己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