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習近平失蹤成娛樂
【希望之聲2012年9月12日訊】中國國家副主席、內定即將擔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失蹤,有關習近平失蹤的謠傳滿天飛。與此同時,中國官方不作出解釋,或者發布前后矛盾的信息。

中國當局在過去的幾天里明顯亂套了。于是,世界媒體記者又像喝了濃咖啡甚至是興奮劑,表現出十二分的興奮。做記者的都知道,報道這樣的新聞最讓人覺得來勁,因為這樣的新聞最吸引眼球。

*習近平失蹤的嚴重性*

在任何一個國家,王儲、太子級別的人物不明原因地失蹤都是一件大事。

然而,中國不是一個一般的任何國家。中國實行的是所謂的“民主集中制”,即最高權力由一個人大權獨攬。用中國執政黨共產黨的話語說就是: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中央服從最高領導人。因此,習近平的失蹤有可能在中國造成一種所謂的“群龍無首”的嚴重局面。

于是,習近平的失蹤可以說是一件超級大事。然而,對這樣的大事,中國官方選擇諱莫如深,不加解釋,并竭力禁止民間議論。這一切怪異做法給世界媒體記者免費提供了最好的新聞素材,因為這樣的新聞絕對是重要性和娛樂性兼備。

在這里應當說一句并非題外的題外話,這就是中國的記者很吃虧,最好的、最能展示自己的才華的報道題材擺在眼前卻不能碰,不敢動,不知如何可以報道。借用中國著名文學家、文學批評家錢鐘書的一個很是刻薄、而且已經政治不正確的比喻說就是,很有些皇宮中的宦官雖然可以密切接觸宮中成群的麗人卻深感無能無力的味道。

*穩定變成可怕*

對于習近平的失蹤,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發表記者伊安?約翰遜星期二從北京發出的報道,其報道的題目很是直截了當: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失蹤,招致中國謠傳滿天飛”

在這個題目之下,約翰遜借題發揮,充分展示了他最妙的記者文筆。他舉重若輕的行文雖是貨真價實的新聞報道,但讀起來卻像是深藏若虛、曲徑通幽的偵探懸念小說:

“中國內定的新領導人把本來是要展現中共穩定的一年變成了可怕的一年。在過去的一個星期里,新領導人習近平錯過了三次事先安排好的外賓會見活動,包括上個星期三會晤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這個星期一會晤丹麥首相。截至目前,中國有關官員拒絕解釋他為什么該露面卻沒露面。

“這一局面導致互聯網上傳聞四起,許多人猜測59歲的習近平或者生了病,或者生了政治病。一些外交官表示,他們聽說習近平游泳或踢足球的時候拉傷了肌肉。還有媒體報道(該報道后來被收回)說,習近平在一場車禍中受傷,當時一個軍官試圖對他行兇報復,試圖打傷或殺死他。北京的一個消息靈通的政治分析家在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說,習近平可能是輕微心臟病發作。”

*習近平失蹤的笑話*

習近平不明原因地失蹤,官方顧左右而言他拒絕做出解釋,這已經成了國際間的大笑話。本星期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以間接的方式默認/承認/確認了這種國際笑話。

說到這里,我們需要引用一段美國之音記者艾德從北京發出的可圈可點的報道:

“在星期二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例行記者會上,有人問習近平的健康狀況。發言人洪磊表示,他對此沒有任何相關信息。有人問,習近平是否還活著,洪磊的答復是,他只回答嚴肅問題。”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的一般健康如何,該國的外交部發言人居然可以非常嚴肅地表示沒有相關的信息可以提供,顯然就等于是這個國家向全世界宣布它是個笑話國家。有人問習近平是否還活著,洪磊的答復是,他只回答嚴肅問題,這顯然就等于承認習近平如此失蹤已經是一個公認的國際笑話。

中國當局向全世界提供的笑話不僅僅是這一個。這幾天,世界媒體在津津樂道中國龐大的互聯網信息管制當局如何殫思竭慮地采取各種怪異措施,阻止中國公眾議論習近平的神秘失蹤。

讓世界媒體覺得特別好玩的一個怪異措施是,中國當局把“副主席”也列為中國網民不能在微博上搜索的禁忌詞。哪位網民不識好歹去搜索,會被嚴肅地告知: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副主席’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中國當局總是解釋說,實行互聯網信息封鎖,就是要封鎖色情或顛覆性的信息。現在人們還不清楚,“副主席”從何時開始在中國大陸卷入了色情或顛覆活動。

順便說一句,早些時候,中國外交部發布消息說,習近評將會晤訪問中國的丹麥首相。但會晤并沒有發生。現在尚不清楚中國外交部發布那樣的消息,是因為不嚴肅,還是有什么無法對世人言的變故,還是錯發了消息。

*習近平失蹤太奇妙*

習近平如此這般的失蹤,讓世界媒體報道中國新聞的記者們一個個特別機靈、激動、興奮起來。中國的首都是北京,習近平的活動基地也在北京,但這不妨礙英國《每日電訊報》駐上海記者湯姆?菲利普斯也來寫報道,湊熱鬧。

菲利普斯星期二發表的報道的題目是:“中國下屆國家主席習近平健康問題言傳紛飛,習近平(失蹤)之謎加深”。報道說:

“人們廣泛預計在今秋的中國領導層換屆的時候,習近平將被宣布為中國的下一屆國家主席。星期二是習近平最后一次公開露面之后失蹤的第十天。

“但北京至今沒有對習近平從公眾視野中消失提出一個正式的解釋。于是,網絡間有關的謠傳越傳越多。”

接下來,菲利普斯用白描的手法描寫了中國當局正在表演給全世界看的笑話和鬧劇:

“習近平千呼萬喚不出來,導致互聯網上的謠傳越傳越邪乎。于是,中國的互聯網管制當局赤膊上陣,在社交網站屏蔽了一系列相關的搜索詞,其中包括‘背部受傷”或“副主席”。

“星期二,鑒于習近平的名字、職位和“背部受傷”之類的詞都受到屏蔽,有人使用“太子”來搜索有關消息。但“太子”的搜索結果也被屏蔽。”

*中國網民打游擊戰*

遇到這樣的重要又娛樂的中國新聞,世界媒體里面當然少不了法語媒體。要是少了,就相當于美國人過感恩節少了火雞,中國北方人過年少了餃子。

法國《世界報》星期二發表駐北京記者布里斯?佩德羅萊蒂的報道,題目是“習近平的神秘失蹤讓中國網民驚奇欣喜”。

佩德羅萊蒂在報道的頭一段,首先介紹了習近平失蹤之神秘,以及面對四處流傳的傳聞,中國官方應對的可笑,笨拙、怪異。他注意到的中國官方的一個怪異應對是在星期一,也就是9月10日,官方媒體重發習近平9月1日在中共中央黨校的講話。

接下來,這位法國《世界報》記者大段描述了中國網民如何跟強大的互聯網信息管制當局打起非常富有娛樂性的信息游擊戰:

“鑒于習近平的名字與中共其他領導人的名字一樣屬于禁忌詞,中國的網民就用英語的She來替代指稱習近平,因為She的發音接近‘習’。于是,有一位網民就可以在互聯網上發問,‘She真的是被靠邊站了嗎?’網民woshenanla則問,‘She受傷?Who干的?’這里的She指習近平,Who則是指國家主席胡錦濤。最多的人用英語發問,‘Where is she?’(習到哪里去啦?)”

說到這里,笑話已經不是笑話,簡直成了繞口令。

中國當局的合法性雖然受到中國國內外許多人的強烈質疑。但是,中國當局的娛樂性無人能夠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