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習李“安內”三關可過 “攘外”八難無望
【希望之聲2012年9月17日訊】
【新唐人2012年9月17日訊】(新唐人記者隋念綜合報導)習近平與李克強兩人將於一個月後在十八大成為中共新一代領導核心。面對中共內外交困的政治局勢,“攘外必先安內”,在黨內穩固自己的地位和權力是他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有外媒認為,習李“安內”有三個指標,如果均衡好各方利益也許可以通過;而“攘外”要面臨八項嚴峻的挑戰卻各個是共產黨的死穴,牽一發必動全身,實在難以過去。

《世界新聞網》署名文章指出,習李固權,首先要面對的是胡錦濤是否繼續兼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常委人數是七人或九人以及是否隔代指定下一代接班人等三個因素。

1.江澤民戀權留下先例

文章指出,黨指揮槍是中共權力運作傳統,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與軍委主席「三位一體」,則是觀察中國最高領導人權力是否鞏固的製度性指標。問題是,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於2002年「十六大」後,僅交出黨與國家兩職務,卻保留軍委主席一職,直到2004年4月,才將軍委主席一職交予胡錦濤。

由於江的賴權不退導致了軍隊出現了要服從黨的總書記胡錦濤、抑或軍委主席江澤民的製度性爭議。如果胡錦濤十八後也選擇半退,這就關係到習近平能否掌握軍權握穩槍桿子的問題了。

不過,就目前各方放風及觀察人士的看法,胡錦濤很可能在十八大後全身而退,把他栽培的李克強推進軍委。

2.打破江澤民時代的九人常委製

就中共黨史看,政治局常委人數7至11人均有過,並無制度性的規定,9人制是十六大後出現,與江澤民有關。在十六大以後,江澤民為了避免血債幫被清算,把宣傳部長和政法委書記塞進政治局常委。

隨著王立軍事件的骨牌效應及十八大的臨近,越來越多的消息稱十八大中共要恢復到以前的7人政治局常委。

香港《明報》在本月初報導說,中共的思想宣傳及政法當局已成為大部份民眾不滿的目標。即將退下來的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胡錦濤支持政治局常委七人制的原因,是因為它能“提高制訂決策的效率”。

該報導還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稱,如果繼續維持九人制,“太子黨”、共青團以及地方勢力可能在政治局常委中分別取得一席,這不利於共產黨內產生共識及未來推行改革。

故此,七人制常委將打破派系平衡,並有助於以習近平和李克強為首的新任領導層“樹立威信並建立其特有的管理風格”。

3.接班人不定 黨內角力不斷

中共政治局7人或9人除涉及黨內利益分配外,更影響第6代領導人是否隔代指定的問題。綜觀中共黨史,接班人問題從未制度化,前1、2代不說,江澤民是六四後鄧小平臨時欽點,胡是鄧小平隔代指定。除了習近平和李克強,無論是剩下是5人還是7人,十八大後的政治局常委會若無隔代指定人選,恐會造成習李體制的黨內權力鬥爭不斷問題。

所以對習李體製而言,十八大後的未來5年,兩人先要處理彼此間的政治磨合問題,以及各自派系的利益分配,更要平衡黨內其他派系的利益,單是黨內權力鬥爭已是習李二人大考驗。

4.“攘外”八難 關關難過

《世界新聞網》的這篇報導還引述了英國金融時報12月31刊登的一片特約評論員馬國川的文章,稱習李未來十年有八個挑戰,它們分別是“政府權力越來越大,司法改革偏離正途,經濟增長方式難以轉變,利益集團不斷坐大,腐敗越演越烈,思想爭論激烈、社會共識破裂,社會不滿累積、群體性事件頻發,外部世界不確定性增強。 ”

透過這八大挑戰可發現,當前的中國幾乎已病癥全出、無一完整,幾近爛到根了!關鍵是,問題在哪大家都清楚,但要如何解決?每個問題都牽一發動全身。

如要解決“政府權力越來越大”,那麼共產黨必“自宮”。

如要解決“司法改革偏離正途”,那麼共產黨就要放棄“人治”,其政權本身即不合法,哪裡受得了“司法獨立”?

如要解決“經濟增長方式難以轉變”,全球都知道要技術創新,創新則需要言論自由做土壤,如若放開“言禁”,黨的“筆桿子”就要喪失,政權也要完蛋。

如要解決“利益集團不斷坐大”,中國的大利益集團都是太子黨紅色家庭的後代,如何解決?共產黨抓權就是要保證這些“利益集團”不斷坐大。

如要解決“腐敗越演越烈”,民間至理名言“不反腐亡國,反腐就亡黨”給出了最標準的答案。

......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的中國已經病入膏肓,爛透了,中共政權這個癌癥病根不根除,中國不會健康。目前有傳言習近平也頻頻向改革派示好,也許他本人確實有著良好願望,但是觀前車之鑑,無論他和李克強如何有能力,如何有法學背景,如何重視“依法治國”,但是如果他們還是背負著中共這個血債累累的大包袱,不僅他們本人的治國抱負實現無望,他們本人也會遇到重重險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