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民主改造中國學生?
【希望之聲2012年9月20日訊】在臺灣的第一年,中國大陸留學生“保羅”把多數時間都花在書店和圖書館里——不是針對自己的學科埋頭苦讀,而是那些大陸的“禁書”。

“我半年時間內讀了超過12本禁書……關于共產黨的歷史……還有許多歷史書。”
相關內容

這位20來歲的學生希望我們用化名來稱呼他,以免在大陸有麻煩。他說:“我認識到(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還發生過許多斗爭,中國人民的勇氣絕對不止于此。”

也許,他讀書的時間比觀光還要多。

他說:“這些書很詳細的講述了那些在大陸被抹掉的事情。這讓我改變了對許多中國歷史事件與人物的看法——讀得越多,明白得越多。”

在兩岸緩和敵對狀態,關系前所未有地回暖之際,中國去年開始允許像保羅一樣的大陸學生到臺灣攻讀學位,希望兩岸青年能增進彼此了解。

這被視為化解彼此偏見,進一步推進友好關系的重要一步。

然而,讓這些易受影響的心靈來到臺灣,北京得到的也許比他們所要求的還要多。

大陸居民首次獲準在臺灣長時間逗留——最長達四年之久——親身體驗在一個華語社會內的民主是如何運作。
“生活方式”

去年,臺灣共有1000名大陸學生入讀本地大學,現在他們已經完成了一整個學年。跟留學英美的最大分別是,這里不存在語言障礙。

就連那些對政治漠不關心的學生們都注意到臺灣社會的開放風氣,尤其是在1月總統選舉臨近之際。

一些同學參加了競選集會,除了現任總統馬英九的集會外,支持臺灣獨立的在野黨參選人蔡英文的集會同學們也沒有缺席。

希望被稱呼為“亨利”的大陸留學生就說:“我覺得蔡英文承認落敗的時候展現出很好的素質。”

面對眼前的大千世界,許多人都開始比較為什么某些事情在臺灣會這樣發生,但在中國卻大相徑庭。盡管他們認為:“我們都是中國人。”

最近,臺北一家姓王的家庭對抗拆遷改建的事件震撼了許多大陸留學生。

支持王家的維權活動人士和學生發動連場靜坐抗議,政府最終修改法律,收緊開發商迫遷居民的條件。

亨利說:“要是中國有一家人像那姓王的一樣的話,沒有人會支持她們。他們都怕事。這是很大的落差。那家人會無法抵抗政府的強勢。”

“但是在臺灣,有民眾的參與,政府也不會采取鐵腕手段,反而會迅速回應民眾。臺灣的做法很人道。”

除了逛書店,一些充滿好奇心的學生還尋訪了旅居臺灣的六四學運異議人士王丹和吾爾開希。一些人經常出席王丹主持的“民主沙龍”,討論中國民主的前景。

種種跡象顯示,時刻警惕的北京當局希望控制大陸學生接觸這些事物的程度。一些學生在來臺之前就被地方臺辦要求避免與異議人士,以及在大陸被禁的法輪功人員有任何接觸。

他們還被告知,一旦有機會與臺灣總統碰面,不應稱呼他為“馬總統”,而應該說“馬先生”。

也有跡象顯示,北京試圖監控赴臺陸生的行蹤。一名參加過王丹“民主沙龍”聚會的大陸學生回到家鄉時就被公安局召見。

另外一位學生曾經發表過贊揚臺灣的厚道文章——還被臺灣報章接連轉載——就在北京一場面向即將赴臺學生的座談會上被引用為行為不當——公開發表個人意見——的事例。

學生們的經歷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到他們個人以至于中國的未來,見仁見智,但臺灣教育官員說,這肯定會有影響。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主任王業立教授說:“那影響不是你能在幾天之內就能看見的,而是長遠的,尤其是如果來的人越來越多,這肯定會給中國大陸帶來影響。”

“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他們在臺灣的時間里,無論是四年制的學士學位,博士學位,還是兩年制的碩士學位,都總會經歷民主生活。”

王教授說:“當他們回到中國,面對同樣的處境,這將影響到他們如何分析情勢,如何看待問題的解決方法。”
雙贏?

這些學生將帶著離開的,還有對臺灣截然不同的觀感。

有別于他們在大陸電視中所看見的臺灣典型的“混亂”社會——尤其是立法院里面的扭打場面——他們發覺這其實是一個井然有序的民主社會,一個總統經常出來道歉的社會。

要求化名“邁可”的另一位留學生說:“這里一點都不亂。”

“在臺灣,也許突然之間會有幾百萬人上街抗議,但這反映的是臺灣的民主。這是他們的權利。”

許多學生甚至改變了對極其敏感的臺灣主權議題的態度。

在中國,許多人都學習過官方的說法——內戰結束了幾十年,臺灣仍然是中國的一個省,終有一天要統一起來,如有必要,不惜動武。

保羅說:“來這里之前,大家都覺得兩邊必須統一,不過來了這里以后,好多人覺得倒不如維持現狀。”

“何必強迫人們按著某個方向走呢?這應該由臺灣人民來決定。”

臺灣教育部政務次長林聰明相信,允許大陸學生到臺灣留學不僅能幫助改善臺灣大學的入學率,還可以讓更多大陸人認識到不干預臺灣自治的好處。

林聰明說:“讓他們更好認識臺灣的現狀,對于兩岸未來和平發展會很有幫助。”

不過,并非所有人都對臺灣的事物由衷贊嘆。不少人認為臺灣的媒體明顯地政治歸邊,被政客與商業利益操控,也有人擔心如果親大陸商人加強對媒體的控制,就會出現自我審查。

學生們也不一定認為臺灣的民主能在中國行得通。

亨利說:“我們想,中國未來也會有民主這一天,但是很難說是什么時候。我們的情況很復雜,運作不好的話,會帶來反效果。”
臺灣親獨示威者在臺北海基會門外舉起“臺灣中國一邊一國”標語(8/8/2012)

一些大陸學生來臺后改變了對臺灣現狀的看法。

“臺灣的民主也不是一天建成。我們的人多許多,路途會更漫長。”

目前,陸生來臺數目少于預期,部分的原因是,人們擔心陸生將從本地學生手中搶走獎學金和就業機會。這導致陸生被限制申請政府獎學金或者就業。

盡管如此,許多學生相信,他們還是會帶著學位以外的東西離開。

林聰明說:“我們經常從陸生口中聽到的是……他們對臺灣最深的印象就是民主。這會給他們的事業帶來影響。”

許多學生都是萬中求一的菁英,他日可能成為中國大陸的公務員甚至政府官員。

盡管他們認為臺灣的管治體系并不完美,他們對民主的認知與渴求在這里變得更強烈。

邁克說:“臺灣可以幫助大陸走上民主之路。當學生來到這里,盡管他們不知道大陸如何能變成民主國度,至少它們知道中國人的民主會是什么模樣。”

“觀察美國和法國的選舉不一樣。這是中國人的。許多人會問這能否在中國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