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見十余次 王立軍律師:他說只能選擇這條路

2012-09-25|来源: 大紀元時報

【希望之聲2012年9月25日訊】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被控四宗罪后卻被輕判15年。有評論認為,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不僅幫王立軍保住命并扳倒薄熙來,有質疑認為,王立軍與中共高層一開始就有交易從而得以輕判。王立軍案律師對德媒表示,“(王立軍)認為對于他來說,只能選擇這條路了,這是唯一能選擇的路。”著名人權律師張思之表示,“一個耳光”打掉了薄熙來的“前程”,接下來應該很快開審薄熙來。


王立軍律師:“他認為,這是唯一能選擇的路。”

9月24日,四川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王立軍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案作出一審宣判,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王立軍當庭表示不上訴。這一判決結果在網路上引起反彈,民意認為此案判得太輕,這不是判刑是行賞,中國的法律又一次被踐踏。

很多評論人士也認為,如果王立軍當時沒有夜闖美國駐成都使館的行為,或許他個人的命運更加悲哀。

王立軍案的代理律師王蘊采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披露,從8月份開始接受王立軍的聘請擔任律師以來,到目前她與王立軍會見了十余次。王蘊采說她不愿簡單評論定性王立軍;王立軍張揚的個性、復雜的官場、整個事件都留給歷史去記錄和在未來公開。

王蘊采認為,相比較今天,過去王立軍所處的環境更為兇險:“我就這個事也與他交流過,他認為對于他來說,只能選擇這條路了,這是唯一能選擇的路。”

張思之:“一個耳光”打掉了薄熙來的“前程”

著名人權律師張思之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也認為當局對王立軍的判刑屬輕判,王立軍有可能在早前就和當局達成協議:“這個案子肯定是有問題,我覺得有過溝通,我大膽作個揣測,我覺得王立軍應該說掌握了薄熙來的具體情況,他是向中共中央作了說明或交待的,但是目前是不是往外拿,怎么拿,好像高層還未下最后的決心。”

張思之認為,接下來應該很快開審薄熙來:“時間來不及了,因為你判完王立軍之后才能決定薄熙來的問題怎么辦,薄的問題下來后才能決定七中全會,七中全會完了才能開十八大。”

張思之也特別請媒體關注在新華社公布王立軍庭審情況的通稿中提及的“一個耳光”和“重慶市主要負責人”之間的聯系,他認為正是這個耳光打掉了薄熙來的“前程”,“這一耳光很重要,說明很多問題。也就預示著薄的前景未必那么美妙。”

王立軍“神情沉重”:更大的債沒有還

之前,薄谷開來因謀殺罪被判處死緩,谷出庭時神情輕松,比起半年前,她胖了。但王出庭時,從照片上看,王立軍的神情沉重,比以前顯得憔悴,人也比以前消瘦,顯得心事重重。

海外時政評論人士夏聞分析表示,熟知中共規則的王立軍不相信黨內申訴程序,而是選擇逃入美領館,這出其不意的一招,保住了自己的命。在現在來看,王保命的目的已經達到。王逃入美領館的第二個目的就是倒薄。根據薄熙來的個性,如果他還在位,那不管王立軍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仍然會是處境危險,躲過一時,躲不過一世。所以除了保命外,王要達到的下一個目的就是倒薄。

以王立軍事件作為直接導火索,薄熙來在3月15日被免職,拘禁至今。薄熙來無緣中共十八大權力交接分配,仕途已經終結。應該說王的倒薄目的也已經達到。

既然這些都已達成,那么王還有什么需要心事重重的呢,王還有什么其它的在此次審判中都無法了結的死結呢?

夏聞認為,對于王立軍來說,他知道在此次審判中,自己只是在還自己所欠債的小小一部份,不管此次判決結果是如何的溫和,自己的最大的債主們其實在此次審判中并未出席,但他們索債的腳步卻是正在越走越近,而那恐怕將是王立軍必須要用命去償還的。

此前,大紀元曾報導,王立軍案與不久前開庭審理的開谷來案一樣,都指向一個核心內幕:周永康、薄熙來、谷開來及王立軍利用中共政法委控制的中共公安系統的資源,進行罪惡的器官活摘和尸體買賣勾當。卷入此事的英國人海伍德(NeilHeywood)因被懷疑泄密,去年11月遭毒殺。

王立軍在遼寧時就追隨薄熙來親手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在重慶參與殺死海伍德后與薄熙來鬧翻,同樣面臨被滅口,便上演了逃美領館大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