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欲斬溫家寶 砍中江家幫

2012-11-05|来源: 大紀元|标签:溫家寶 江家幫 張大衛 「紐時事件」 

【希望之聲2012年11月5日訊】要說在薄熙來即被庭審和中共18大你死我活爭座次的最後時刻,《紐約時報》熟諳中國事務的駐滬主筆突襲溫家寶沒有政治因素,中國人都笑了。


這笑,並非完全因為張大衛主任「不報導北京政治動向」的說辭太過失真,更因為此事件引起的反彈和效應恰恰砸到背後謀劃的江家幫腳上。

2012年最大政治事件莫過於王薄事件及其引發的一系列政治地震,而《紐時》張大衛的一些報導實際上是選擇站在薄一邊的。在張大衛扔出這枚重磅炸彈前,日媒已經報導了薄谷夫婦向海外轉移60億美元資產,溫為胡溫習倒薄聯盟的中堅力量的事實已家喻戶曉。但張明白無誤地報導了兩件有利於薄、帶有明確「政治動向」的事:一是4月25日和30日兩次發表文章專門為薄瓜瓜駕駛紅色法拉利「闢謠」解圍(後一篇是與《紐時》駐京記者黃安偉合寫);二是不去追究薄更大的60億,及江家幫(江、周、曾等)的巨大貪腐,卻在關鍵時刻向溫的「27億」開炮。

長期在中共專制的政治生態中混,很能適應且游刃有餘,放著許多貪腐大案、特別是大規模活摘和販賣人體器官賺錢的驚天黑幕不去挖掘,陷入挺薄倒溫,卻推說不懂報導的政治含義和影響,無非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作為一個來自自由民主之邦的記者,道德良知何在?

有許多分析已經從周薄收買媒體用於政變和駐京多個媒體均收到對溫的厚重「爆料」等方面,指出了溫政敵或政法委係統餵料的可能性。這裡且不深究張報導在事實和證據上存在的諸多質疑及張的主觀意向,就談「紐時事件」的客觀政治作用。

第一,「紐時事件」把注意力社會注意力集中到溫身上,轉移對薄罪行及其後臺江家幫的視線。倒薄後,江家幫在各方面急劇失勢,審判薄已經指向背後的周薄政變陰謀和江系血債幫用活摘器官屠殺法輪功學員的驚天罪行。在這種情況下,「紐時事件」成了轉移視線很好的幫手。江家幫的算計是:中共高層為維護眾多官員的貪腐及中共不致因此崩潰,不會同意溫公佈財產的提議;而溫從法律上與《紐時》的對峙或提出證據證明清白反而會把事情越炒越大。只要人們熱衷此事,江家幫就得逞。

第二,通過搞臭溫,一方面打擊胡溫習聯盟,使倒薄失去合法性;另一方面給江系殘餘勢力和正在揣摩風向的中共官員(尤其中央委員以上)製造江家幫勢力大的假象;再一方面,剝奪或減弱溫在誰入常上問題的發言權或力度。這樣,如果決定18屆政治局常委名單時採取某種形式的「差額選舉」的話,「紐時事件」的效應可能會有利於江系人馬入常。而常委會派系比例將在江家幫是否遭到清算上起重大作用。

但是,這斬向溫家寶的一刀,雖然給溫出了難題,卻恰恰砍中了江家幫。胡溫習立即反擊,加劇了打擊江家幫的速度和力度。說這是一起「自殺性」的威脅舉動,恰如其分。

首先,「紐時事件」反而促使胡溫習加快加重處理薄。就在「紐時事件」發生的10月26日深夜,中共高層立即通過媒體宣佈升級薄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對薄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這意味著,薄案既然由最高人民檢察院起訴,也會由同級人民法院,即最高人民法院一審判定終結。也就是說,把薄定死與「四人幫」一樣的「世紀大案」,使薄沒有申訴機會,不能翻身。

其次,胡溫習立馬加固聯盟,破天荒地公開站在溫反擊《紐時》的立場上。中共高層同意10月27日溫家人委託律師對《紐時》報導發佈聲明,並且在30日向海外多家中文媒體透露,溫願「率先公佈個人財產」,希望中共中央對他和他的家庭進行專案調查。同時,有知情者說,溫向胡和政治局常委們建議,儘快落實領導幹部財產公佈制度。如果從上做起,這就必然牽涉江家幫腐敗大案,反彈到真正巨貪們的身上,引起江家幫極度恐慌。

再次,胡習很快直接對江下手,清除江在軍隊的最後影響。11月1日,據報導,江在軍委「八一大樓」的辦公室被封。之前,胡習已罕見地在18大前就公佈了由胡習提拔的軍內四總部將領名單;之後,在17屆7中全會公佈了兩名新任軍委副主席。

再其次,胡溫習有意通過17屆7中全會透露溫仍握有發言權。17屆7中全會上公開肯定了胡溫第二任聯合執政的成績,給即將召開的18大程序定了調,而且不公開地由溫主持廢除勞教制度的討論。據港媒《爭鳴》透露,溫希望在胡溫執政結束以前徹底廢除勞教制度,但政法委和維穩系以縮短勞教期限的所謂改革取代徹底廢除這一制度。

最後,最有意思的是,江家幫本欲藉《紐時》指責溫不乾淨,無資格用貪腐審判薄,結果反而逼迫胡溫習考慮從謀殺和活摘器官罪的思路來定罪薄,從而為清理江家幫打開缺口。從邏輯上講,如果《紐時》傳達的信息是,胡溫習無資格用貪腐重判薄(因為「彼此彼此」,而且先前也用同樣方式搞過習),那麼胡溫習要徹底扳倒薄就不得不另辟途徑。

這個另外的定罪途徑就是殺人罪。英國《每日電訊報》11月2日報導,最高檢察院高級法醫專家、中國法醫學會副會長王雪梅認為,谷開來不會僅僅因為「有人威脅到她的兒子就會這麼幹」。她說,「我相信這起謀殺,是為了阻止有人洩露秘密,這個秘密不是性關係,而是更大、更複雜、難以言表的秘密。」

王相信,海伍德謀殺案背後真正的原因,要追蹤回到薄熙來在大連1993年至2000年任市長期間與海伍德的關係。

這個「更大、更複雜、難以言表的秘密」正好與目前被揭露的薄谷在大連殺人,以及薄谷與海伍德合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販賣器官和屍體賺錢的罪行不謀而合。胡溫習能夠讓王雪梅不受干擾地說出此事,又讓英媒報導流傳,不正是江家幫製造「紐時事件」砸自己腳的結果嗎?

老子說過,「天欲其亡,必令其狂」。無獨有偶,古希臘悲劇作家歐底庇德斯也有一句名言:「神欲使之亡,必先使之狂。」本來江家幫不鬧事,胡溫習還猶猶豫豫,江家幫死的還消停點。這一反撲,反而激起胡溫習的強烈反擊,江家幫死的更快更慘。真是找死不挑日子。從這個意義上說,「紐時事件」正好促成了清理江家幫的轉折。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