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海】:朱鎔基的99口棺材與王岐山的行頭

2012-12-11|来源: 新唐人

【希望之聲2012年12月11日訊】人們對前中共總理朱鎔基印象深刻并不是因為他曾經是一名〝右派〞,也不是因為他是朱元璋的第十七代孫以及其顯赫的家世,而是因為他任總理的時候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那時,中共的貪官突然多的像牛身上的毛一樣數也數不清,而且十分猖獗,于是朱總有一次當著各國記者的面撂下了狠話,說,〝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我這里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爾后,大陸各地的報紙上就出現了朱總的一張頗有個性的照片:滄桑的臉上有一雙恨得冒火的眼睛,還有一張因憤怒而變形的嘴巴,兩片嘴唇緊緊地抿著,嘴角向下,看了讓人不寒而栗。從此,這張成就他個性的照片,配上他的那句話,令朱鎔基總理世界聞名。


無獨有偶。朱總有個衣缽傳人,叫王岐山。雖說他是朱總的衣缽傳人,但與朱總相比,卻并不怎么遜色,甚至有可能青出于藍勝于藍。人們第一次正面領略王紀委書記的風采,是在中共十八大后七常委首次公開集體亮相的時候。11月29日,中共七常委來到了國家博物館,參觀所謂的〝復興之路〞。在新華社配發的圖片上,七常委成一字排開,但見王書記站在右一的位置上,緊繃著臉,嘴巴抿得緊緊的,嘴角向下,頗有一股肅殺之氣,讓人望而生畏。僅憑王書記的這張嚴肅的臉,就比他的前任賀書記更適合當紀委書記。怪不得他改行了,由搞金融改為搞紀律檢查。其實,給人印象深刻的還不只是他的那張很有殺氣的臉,還有他的那身行頭。只見照片上充滿凜然之氣的王書記,兩手相疊垂于腹下,上著一件深色西服,下穿一條牛仔褲,腳蹬一雙休閑鞋。一眼望去,七常委中,身材高矮幾乎一致,沒有誰比誰更高的問題,而只有誰比誰更個性、更出位、最耀眼的問題。王書記知道,大陸民眾最喜歡看熱鬧,最善于從衣著判斷出領導的個性。他鐵定會成為百姓心目中的草根,成為百姓心目中的希望之星。

說起王書記的這身行頭和朱總的〝九十九口棺材〞,這兩個東西,看似有些風馬牛不相及,但實際上是有著緊密聯系的。人們只要一提起朱總的〝九十九口棺材〞,眼前便會出現朱總那張憤怒得變了形的臉;同樣,人們只要一提起王書記參觀〝復興之路〞時穿的那套西服配牛仔,腦際里便會立刻浮現出一臉肅殺之氣的王書記。他們兩位相比,表現形式各有不同——一位是看重聽覺效果,說起話來振聾發聵;而另一位卻是看重視覺效果,亮起相來光彩奪目。但最終他們殊途同歸,都收到了良好的視聽效果,贏得了人們的交口稱贊,成為民眾心目中的清官,成為反腐英雄,成為中國未來的希望。

想當年,在蛤蟆江〝悶聲發大財〞的鼓動下,中國的貪官像雨后的春筍一樣,突然之間遍地都是。朱總為了遏制貪官,稱得上是嘔心瀝血。最終,他想出了一個〝高薪養廉〞的辦法來,也就是說,把當官的薪水加得多多的高高的,心里想,看你們還貪不貪!結果,貪官的薪水的確提高了許多——比如科長、處長、局長、廳長、市長、省長、部長、還有這個〝總〞那個〝總〞什么的,他們的薪水可不是像如今的工人一樣,按百分之幾的比率增長,而是翻著番地增長;再比如一個中央級的國企總經理、董事長、CEO、總裁什么的,一年的薪水少則百萬,多則千萬——當官的薪水是高了許多,可是〝廉〞卻沒有養成,貪官也一點也沒有減少。豈但沒有減少,而且還越來越多,還把貪來的錢成億成億地存入了外國銀行!朱總瞧著那群瘋狂的貪官們,那個氣、那個恨呀……

朱總不愧是名門之后,他不僅有治國的方略,還有富國強民的創舉,最大的手筆是發明了〝國稅〞。也就是說,大大小小的地方企業在交完了地稅之后,還要交國稅。于是,那時起,全國各地就有了國稅局了;于是,那時起,國家就開始大大地富強起來了——要不然,哪有錢買瓦良格和戰斗機?哪有錢支付高昂的軍費?哪有錢給政法委〝維穩〞?哪有錢供當官的搞三公消費?哪有錢買校車送外國人……但是,民眾不但沒有富、沒有強,反倒越來越窮、越來越弱了,鄉村學校的學生都窮得要帶板凳上學了,民眾都窮得有病不敢上醫院了……

要說,這也不能怪朱總,因為在他的上面還有一個總書記蛤蟆江。實際上,朱總算不了什么〝總〞,只有蛤蟆江才是真正的〝總〞,只有蛤蟆江說的話才能算數。蛤蟆江一說〝悶聲發大財〞,貪官們就趨之若鶩,踴躍響應。任朱總的臉氣的變了形,任朱總為他們準備了多少口棺材,就是沒有一個人害怕。貪官們心里都明白,蛤蟆江才是當家的領導,蛤蟆江只會讓他們悶聲發大財,怎么會讓他們進棺材呢?所以,直到現在,那九十九口棺材還閒置在那兒。其實,真要讓貪官們睡進棺材,九十九口棺材哪夠啊?就算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不,就算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不不,就算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不不不,就算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也遠遠不夠啊!沒聽說啊,中共百分之九十幾的官員搞貪腐、包二奶;百分之九十幾的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在境外銀行開設了賬戶;他們中百分之九十幾的老婆孩子都出了國拿了綠卡……如果真要替中共準備棺材,恐怕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也不一定夠!但是,有誰知道,如果把貪官們都弄進了棺材,誰來治理國家、為人民服務呢?所以嘛,當年朱總只說了個最低數字——九十九口棺材。可問題是,到如今,一個貪官也沒有進棺材!朱總這是壯志未酬啊……

這些年,朱總一直為自己說出來的話未能兌現而感到惱怒。一次偶然的機會,朱總突然想到了他的徒弟王岐山,他深信歷練多年的王岐山一定能完成他未盡的事業。于是,十八大還沒有召開的時候,朱總在家里就呆不住了,早早地跑出來聯絡他早年悉心培養的王岐山,想推薦他做十八大的常委、中紀委書記,希望王岐山能把大貪官都裝進他早年準備好的棺材。此外,還要讓血債幫幫主蛤蟆江、殺人惡魔薄、狗頭軍師曾、百雞之王周、六四兇犯李,也統統裝進棺材……好在王岐山的形象不錯,而且,他還是革命元老的女婿,算得半個太子黨;再而且,他曾經受到過蛤蟆江底下的人的提攜,還算得上半個江系;再再而且,他當年在北京市政府同捧蛤蟆江臭腳丫的劉淇對掐的時候,團派老大胡總為他主持過公道,他還算得上半個團派——各種背景他都具備,將來就好辦事嘛!終于,王岐山得到了各派的支持,被選上了常委、中紀委書記!于是,常委們在參觀〝復興之路〞公開集體亮相的時候,王書記為自己細心打扮一番——上著深色西服,下穿牛仔褲,腳蹬休閑鞋,將自己打扮成一個典型的草根形象。于是,在新華社記者給常委們拍照的時候,他擺好了pose,臉上表現出清正廉潔、嫉惡如仇的肅殺之氣,站在右一最顯眼的位置上,等待〝咔嚓〞一聲,將他的形象載入史冊……

王書記表面上看上去是個行事高調、大大咧咧、虎虎生威的人,就像照片上的他一樣。但實際上,他是一個很細心的人。比如他接手中紀委書記一職,就有很多很多的思考。思考得多一點的,是他的師父朱總。當年,他的恩師當著中外記者的面,誓言要將貪官們裝進九十九口棺材,可是臨了,九十九口棺材一口沒少,還原封不動放在那兒,上面都積滿了灰塵,成為坊間的笑話。所以,他,一個剛剛上位的中紀委書記,要吸取恩師的教訓,斷不可把話說大了、說過了。

他思考得更多一點的,是習總書記和其他幾個常委。首先,習總是他的〝班長〞,加上他馬上要做他的拍檔了,他不能不琢磨琢磨習總這個人。不過,習總這人其實用八個字就能概括——言行謹慎,深藏不露。其實,此主沒有多少學識,只不過因為家父習仲勛早年受整,加上自己年少時經歷坎坷,因而變得小心謹慎而已。用北京話說,這哥們有點兒裝深沉。境外媒體說習總是個弱主,他有些認同。其實,不光習總是弱主,所有常委都弱,弱不禁風。在那幫革命元老面前,不能不弱啊。首先,中共現在實行的是,集體領導,元老干政;其次,胡總十八大政治報告已畫好了圈——不走老路,不走〝邪路〞,政治向左,經濟向右——習總敢不執行嗎?習總現在能做的事情,第一是反腐,第二是沿著小平同志的路繼續搞改革開放。否則,元老又要出來反對了。元老要是出來反對了,總書記就干不成了……其次,他還琢磨了其他幾位常委。如張德江、張高麗,他倆是蛤蟆江的跟屁蟲,是蛤蟆江的忠實擁躉者,得小心這兩個家伙聯手;而俞震聲,則是個見風使舵的東西,別看他人模人樣的,家世顯赫,卻是個十足的小人,須謹防;至于劉云山,也是個墻頭草、兩面倒的家伙,同俞震聲一樣,早年都受惠于蛤蟆江,他們都捧過蛤蟆江的臭腳,須小心這個反骨頭;至于李克強,他最單純,是個技術官僚……最后,他決定,他要同習近平、李克強站在一起,同總書記和總理連成一氣……

他思考得最多的,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小平同志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他佩服小平同志英明,說起話來是那樣地耐人尋味,深入淺出,意味深長。他反覆尋思小平同志這句話的意思,終于悟出了其中的道理,一個字,即〝度〞——凡事有度嘛!那就是說,小平同志要同志們在反腐與不反腐之間拿捏出一個合適的〝度〞來。只有拿捏準了這個〝度〞,就既不亡黨,也不亡國。可是,怎樣才算合適的〝度〞呢?在下一步的反腐當中,他和習總如何去把握這個原則呢……終于,王書記考慮成熟了——第一,〝六四〞和法輪功不能平反。這是底線。否則,元老們要找我們拚命了。因為平反〝六四〞就意味著打倒鄧小平,平反法輪功就意味著共產黨垮臺;第二,關于薄熙來案,既不能涉及政變丑聞,更不能涉及活摘器官,只能涉及違紀、斂財和玩弄女人等問題。所以,薄熙來不能被判的太重,當然更不能判死罪;第三,周永康和薄熙來企圖政變搞掉習近平,習近平是不會放過周永康的。但監于元老們不許涉及政變丑聞和活摘器官問題,所以周永康的問題同薄熙來一樣,以違紀、斂財和玩弄女人等問題判周永康有期徒刑;第四,為了體現新常委反腐的決心,部級或副部級的高官打擊幾個做做樣子,每個省、市的省級或副省級打擊一到二個,廳級或副廳級打擊三到四個,局級或副局級打擊五到六個,處級或副處級打擊七到八個……官越小打擊的數量越多,官越大打擊的數量越少,至于中共中央常委一級的,比如涉上海社保基金案的俞震聲,就不追究了……關于這一點,他要向各省紀委發一個文,要求各地方紀委按級別完成人頭指標……了解了元老干政、集體領導的現實,領悟了小平同志關于〝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的思想理論,王書記搞起中紀委這個工作來,也就游刃有余了……

王書記是個干什么都非常出色的料子,想當年他負責金融的時候,工作起來那是有聲有色、像模像樣。如今要搞紀律檢查工作了,他自然要好好思考一番、謀劃一番,以便拿出一個絕招來,一招制勝。終于,王書記將〝貪〞與〝色〞聯系在了一起——哪個貪官不愛色啊——對,反貪先從〝色〞抓起!說來也巧,王紀委書記一上臺,便發生了一系列因小三、情婦而出事的中共官員。重慶淫官雷政富、接著黑龍江雙城人大代表、重慶涪陵公仆、中石化河南分公司領導、廣東國土廳副廳長、深圳前副市長等相繼出事。還有一件因女人互相殘殺的事,河北石家莊兩名官員為爭睡一名女下屬而大打出手,其中一個被砍成重傷,被摘除內臟器官!瞧,他一出手,反腐工作在中國大陸就弄得風生水起,還顯得妙趣橫生,連黃色娘子軍也用上了,正如香港媒體總結的那樣,〝婦女能頂半邊天,反腐要靠娘子軍〞。王書記又成功了!

不過,王書記是個善于觀察情勢的領導。他擔心過多地反腐宣傳會吊起老百姓的胃口。他相信時間一長,境內外媒體和大陸老百姓,尤其是網路上的那些線民,就會看出,他和習總的反腐不過是個噱頭。畢竟,中共的貪官多如牛毛。眼下,七常委中,政治局中,就有好些個是貪官,特別是俞震聲,早就名聲在外了。這讓他如何是好?他以后如何對付境內外的媒體、記者和大陸線民……為此,在他新官上任的時候,他曾召開過一個專家反腐座談會,希望專家給他支招。可是,有專家卻讓他搞官員財產公開。對此,他裝作沒聽見一樣,來了個王顧左右而言他。其實,聽了專家的這個建議,他心里直是好笑——官員財產公開是萬能的嗎?你以為共產黨的官那么好對付嗎?你以為他們只會貪腐而不會隱瞞財產嗎?只要共產黨不垮臺,沒有共產黨對付不了的事兒!真是一群書呆子啊!不過這話他沒說出來,也沒有正面回答。因為他無法正面回答,因為這個建議在政治局和常委會中根本就不能通過。看來,專家們是在替民眾當傳聲筒。近些年來,大陸民眾、尤其是線民們,一個勁地鼓噪官員財產公開。專家們的立場有些問題。于是,他又召開了一個紀委反腐座談會,讓反腐大員們支招。座談之余,他話鋒一轉,向反腐大員們推薦一本好書——《舊制度與大革命》……

王書記是個有危機感的領導。他是個學歷史的出身,直到現在他還喜歡研究歷史,喜歡看書,喜歡和別人分享讀書心得。他曾經就向他的同僚們推薦過一本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的一部重要著作——《舊制度與大革命》。他佩服托克維爾敏銳的眼光。當托克維爾看到革命產生民粹,民粹孕育暴政,然后暴政又輪迥獨裁,于是他警告,人性因陰暗和弱點而導致悲劇;如果不約束人性,革命必定重演。他從托克維爾的〝輪迥論〞中看到了中共的影子,看到了中共不久的未來,于是他擔心中國有可能爆發大革命。畢竟他跟中共元老的千金結了婚,跟中共元老、太子黨搭上了關系,所以他不能不像其他太子黨一樣誓死捍衛中共政權。于是,他把這本書推薦給他的同僚,讓大家都警醒,不要進入輪迥。

反腐大員們當中有許多人知道這本書,跟王書記的同僚們一樣,聽說了托克維爾的〝輪迥論〞之后,他們沉默了。他們是深深感嘆了?還是默默認同了?王書記從他們的臉上讀出了一種復雜的表情。于是他嘆了口氣,心中暗暗發誓:以后再也不會向別人推薦這本書了,再也不提托克維爾倒霉的〝輪迥論〞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