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南周事件折射的社會分裂

2013-01-06|来源: BBC

【希望之聲2013年1月6日訊】最初的《中國夢,憲政夢》一文被審查刪減,以另一題目和形式發表見報。


發韌于1月3日的“南周事件”跌宕起伏。6日,南方周末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發的新年獻詞,系該報編輯配合專題“追夢”撰寫,特刊封面導言系報社一負責人草擬,網上有關傳言不實。“

此語剛落,南周采編人員通過微博“@南周編輯部2013”發表聲明,稱“南方周末官微失守!所做聲明不能代表南方周末采編人員態度,為有關當局施壓南方周末管理層的結果。南方周末采編人員將與此不實聲明抗爭到底!”

南周員工宣布罷工,據說這是繼2005年12月底“新京報事件”之后發生的又一起新聞界罷工事件。

支持的道義基礎

從1月3日南周編輯、南周前編輯記者與南周前實習生發表的三份聲明本身來看,反對的似乎只是廣東省委宣傳部“嚴重違反新聞出版流程,并造成嚴重事實錯誤的重大出版事故”,但其實矛頭所向,是中共宣傳部門對媒體嚴苛的監管。

國內媒體人對此心領神會,幾乎一邊倒地支持南周。在國內微博不斷封號禁言,媒體生態與自媒體生態不斷惡化之際,由公信力強的南周出面打這場陣地戰,雖說有如兔子向獅子叫板,但為了守護媒體信念,這是一場必須要打的攻防戰。

在習近平再次聲明“道路就是黨的生命”,并吟詩“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以表示自己不怕被國際國內“說三道四”,可以預知沒有勝算,但雖敗猶榮。

南方周末微博

南方周末微博聲稱新年獻詞由“本報草擬,網上傳言不實”。

我支持南周的抗爭。《南方周末》從它誕生之日起,就一直在以它的價值信念與堅韌,將自身鍛造成中國一張具有真正媒體理念的報紙。

它多年來的深度報道,見證了中國那風雨兼程的改革與盛世中的陰影;它與宣傳部門之間的艱難博奕,則見證了中國媒體與黨的宣傳部門的關系:一只惡貓爪子下的夜鶯。創辦人左方向接任者江藝平交班時曾語重心長地說:“南周總編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寫檢討。”

在此須解釋一下,左方先生此語的意思是不要怕“犯錯誤”,要學會“打插邊球”。中國的媒體人是戴著鐐銬跳舞,每家中國媒體都有與宣傳部門打交道的痛苦經歷,作為中國媒體領頭羊的南周所經歷的自然數不勝數。

如果將來有南周人將該報多年來與宣傳部門斡旋的經歷寫成回憶錄,并配以被槍斃的稿件清樣圖片,一定可以成為中國新聞史的重要篇章。

我曾在《霧鎖中國——中國政府如何控制媒體》一書中詳細分析過《南方周末》的存在的意義,以及它遭受閹割的痛苦掙扎。我還指出它有如中國媒體的黃埔軍校,一代又一代的南周人散落在中國各種媒體當中,改變了中國的媒體生態。

推特圈的反應

南周事件在推特圈的反應與國內微博大不一樣。國內微博的支持者占主流地位,形成一波撞向北京這艘巨船的大浪,推特圈云集中國海內外反對者、異議者與維權者,還有一批散落在世界各地與北京政權離心離德者。他們對國內公共事件的反應,代表了如今中國的反對力量能否捏沙成團及其認知高度。

追夢文章

題為“追夢”的新年專題序言,文中出現多處錯誤,引起嘩然。

推特圈的意見歸納起來,主要有如下幾種:一、不應該支持南周,它是黨報系列,這次所謂南周事件可算作“二奶”撒嬌;二、南周不是中國最優秀的媒體,就算過去是,但現在已經不是;三、看不出南周反對什么,為了幾個文字上的毛病,無關新聞自由,不支持;四、南周近年墮落了,沒有什么好的報道。還有一些強詞奪理之辭,如當初在薄熙來案發后,左派網站被關,南周沒表態譴責;南周在方舟子與韓寒事件上拉了偏架之類。

這四個問題帶有普遍性,我在推特上一一予以回答。

爭取新聞自由

關于南周是黨報系列問題。南周與南都周刊等南方系列確實是中共廣東省委機關報《南方日報》的子報,由于中國政府對媒體有一套不同于西方國家的管理制度,任何媒體在申辦時須有主管、主辦單位(其資格有很具體的政治要求),中國因此不存在所謂“自由媒體”。

但這并不代表所有報紙都甘心做黨的喉舌。事實上,就是《南方日報》的黨報身份給其子報南方系列提供了政治保護,才使《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等媒體無數次逃過死亡命運。這是中國的特殊國情下媒體管理模式,如果要將南周稱之為中國政府的“二奶”,中國所有的報紙都是“二奶”。如果以此為標準,中國將無一份達標的報紙。

關于“南周不是最優秀的報紙,因此不應該支持”。我的看法是:我支持南周,不是因為它是最優秀的報紙,也不是它每篇都是精品。而在于以南周為核心的媒體人反對的是現行的媒體監管體制。有人認為不必要糾纏于文字錯誤等細節(或者認為爭端就是這些細節),是對此事件的背景缺乏了解。

南周事件發生后,媒體人反對的是什么,胡錫進這種所謂的“御用文人”一眼就看出來了,其主編的《環球時報》稱“《南方周末》的這件事,是媒體管理模式遇到挑戰的突出例子。”如果中國人要真正的新聞自由,挑戰現存新聞監管模式是遲早之事,因此,應該支持南周。

關于南周的“墮落”問題。我在《霧鎖中國——中國政府如何控制媒體》一書里,曾對南周創刊至2003年的報道做過文本分析,并將那一年作為南周發展的轉折點,指出中國當局為了將南周這朵帶刺的玫瑰變成一枝塑料薔薇,幾乎是竭盡全力,從審查、撤換負責人到編輯記者大換血,無所不用其極。

事實證明,南周雖然被迫且戰且退,但一直在為信念努力掙扎。我承認,它的質量確實無法與上世紀90年代高峰期相比,但與“墮落”一詞沒有半點關聯。

如果說近20年中國還有一份一直滋養著青年大學生群體的媒體,恐怕非《南方周末》莫屬。如果說《南方周末》的命運折射了不甘淪為喉舌的中國媒體的命運,那么有關此次南周事件的討論,其實也折射了中國時下反對力量利益上的分裂。

但是,爭取新聞自由,不應該受這些利益的制約。因為不管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只要中國想邁向民主政治,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將永遠是這條跑道的起跑點。

愿這次以南周為主力的媒體人的抗爭,成為今后中國媒體掙脫枷鎖的開端。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